手机上阅读

第1630章 温欣的灯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qiushubang.com

“希望可以成功。”马元宏靠在沙发上,感觉身体很劳累。

    张清扬把“姐姐”张素玉送回房间,两人马上就变成了另一翻光景。“小玉,能留下几天吗?”

    “不行,我明天就要赶回去,省里还有很多事,多亏这次利用公事,要不然哪有时间跑出来。”

    张清扬长叹一声,说道:“难道只有等到我们退休了才能天天在一起?”

    “天天在一起?”张不玉拍了一下张清扬的头,苦笑道:“你做什么美梦呢,我们几个……可以天天在一起吗?”

    张清扬有些尴尬,说:“那个……你们都认识了,我想……会没事的。”

    张清扬没理她的醋意,闭上眼睛畅想着今后的生活,会不会有那么一天呢?在一处独立的小院中,自己同红颜知己们共同生活在一起……

    “喂,我发现楠楠好像变漂亮了呢!”张素玉拉着张清扬的手说道。

    “胡说八道,不老就不错了,怎么会变漂亮!”张清扬心虚地说道。

    “真的啊,我看她脸色很好,是不是谈恋爱了?我们都是过来人了,这点事还不懂?“行了,别乱说话,楠姐身边哪来的男人。”张清扬不安地说道。

    “你不是男人吗?”

    “小玉,我们之间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其实我和她……”

    “行了,懒得听你的解释,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又不是黄花大闺女,懒得管你了!”

    张清扬头皮发麻他实在不知道怎么说。他与郝楠楠之间的情感与其它人都不同,复杂得难以解释清楚。

    张素玉见他不说话了,拍着他的脸说:“清扬,你要注意身体。”

    张素玉刚要说话,房门就被敲响了,把两人吓了一跳,谁这么不开眼呢?张清扬没动地方,张素玉起身开门,郝楠楠笑嘻嘻地出现在门口。

    “楠楠,你怎么来了?”

    “怕你一个人无聊,就过来陪……”郝楠楠惊讶地看到了张清扬,笑道:“哟,省长也在啊!”

    张清扬翻着白眼,气道:“你装什么装!”

    “楠楠,你坏死了!”张素玉拉着郝楠楠的手,她明知张清扬在这边还有意说不知道。

    “呵呵,打扰了?”郝楠楠含笑坐下,妩媚地看向张清扬,眼里满是春意。

    当天晚上,当张清扬与张素玉举行“告别之礼”时,省政府秘书长张建涛也在同他们做着同样的事情。

    在一套两居室的小房里,室内亮着温欣的灯光,中年男子正是张建涛,而身上的女人是同他保持了二十几年关系的老情人。

    女人试探地问道:“老张,你真的不想再和马书记来往了?”

    “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马书记怎么也是一把手,你原本就是他的人,张清扬能完全相信你吗?”

    “你别忘了小妍的事情!”张建涛恼怒地说:“你们女人啊……这么快就忘记疼了?他当初是怎么对我们的?小妍……这事能算吗?”张建涛坐了起来,扳着女人的脸:“老马是不是又给了你什么好处?”

    “你别疑神疑鬼的好不好!”女人也不高兴了,坐起来盯着张建涛的眼睛。

    “我疑神疑鬼?”张建涛愤怒地捏着女人的下巴,“你忘了?”

    “你为什么总提那件事?都说了我不是有意的!我们那天喝多了,马书记不是那种人!”女人推开张建涛的手,满脸悲伤地哭诉着。

    “马书记确实不是那种人,我也相信他喝醉了,可是你呢?”张建涛一想起那件事,心里的愤慨就无处fā xiè。

    “姓张的你什么意思?我跟了你二十多年,得到了什么?你好意思这么说我?老娘我是犯贱,可是对你一心一意!”女人趴在床上痛哭:“我对你还不够好吗?你为什么总提那件事,我……我只是想保住驻京办的位子,如果你有能力,我用得着那么做吗?我……”

    女人的话刺痛了张建涛,他将女人抱起来,擦着她的泪脸说:“对,是我没用,我连自己的亲人都保护不了,更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我恨我自己,可我什么也不能做,我就像狗一样跟在别人的身后,外人感觉我很光鲜,其实我就是一条狗!”

    “建涛,你别这么说,”女人伸手挡住他的嘴,“我不该这么说的,其实……我也很后悔,可是事件已经发生了,我努力忘记那件事,你就不能忘记吗?”

    “其实……我不是怪你,我是恨自己,我知道你对我的心,这些年你什么好处也没有得到……”张建涛痛苦地搂着女人,眼角也湿润了。

    “好了,别说这件事了,我们谈正事。”女人将话题转回来,“我觉得你还是跟着马书记走才有希望。”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张建涛恼怒地摇着头。

    “亲爱的,我这是为了你好。”

    “完了,不可能了,我不和能再和老马好下去了,他也不会相信我!”

    “不,他会相信你的,”女人靠在张建涛的xiōng口,“因为他还需要你。”

    张建涛一瞬间振动了,他仿佛猜到了什么,低头盯着女人,问道:“是不是他找了你?”

    “我……”女人想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说:“他想把我调回来!”

    “哼,这个老不要脸的,他这是jiāo换条件吗?”

    “建涛,我这个驻京办主任再干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你愿意我整天像个公关小姐一样四处跑关系吗?这些年……你知道我受了多少委屈?那些部委的领导总是占我便宜,我……”

    “好了,不要再说了,求你不要再说了!”张建涛心中一紧,额头的青筋都跳了起来。

    “建涛,你再替我想想好不好?”女人摇晃着张建涛的手臂,“省委办公厅主任,你说多么好的位子?”

    “你就是一个官迷!”张建涛气道:“省委办公厅怎么了,我们永远都是听别人的,在哪干不都一样?”

    “不一样,我还年轻,为什么不争取?”

    “可是……我不想你离他那么近!”

    “你怕什么?难道你还担心那样的事情发生吗?”

    “我是……不想害张省长!”张建涛直直地倒在了床上。

    “建涛,你别忘了是马书记一路提拔你,没有他你算什么?”

    “你忘了小妍的事情吗?”

    “小妍出事,我也心痛,可这也不能完全怪在马书记的身上,他……”

    “好了,别说了,你再说……我就回家!”张建涛起身就要走。

    “不……你别走,我回来一次不容易……”女人抱紧了张建涛,她也知道此事要慢慢来,便温柔下来。

    送走辽东客人之后,张清扬一行人赶往松江市。经过长达几个月的谈判,素有双林省钢铁摇篮之称的松江钢铁集团终于被美国cer公司成功收购,双方达成共识。

    5月28日,双林省政府与cer集团代表、松江钢铁集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暨cer公司重组松江钢铁集团协议正式签署。张清扬、秦朝勇、张建涛、王云杉都领导干部出席了签约仪式,张清扬在仪式上致辞。本来还邀请了马中华,但是马中华并没有出席。

    一想到之前被打散的松江班子,马中华实在没有兴趣跑来庆祝张清扬的胜利。签约仪式由省政府秘书长张建涛主持,原本口才出众的张建涛竟然在主持仪式时破天荒地出现了拿稿忘词,甚至中途莫明其妙停顿的意外事件。张建涛糟糕的表现令众人不解,张清扬来时就发现张建涛有些不对头。近来他刚刚从侄女张妍受伤一事中振作起来,怎么又心事重重了呢?

    张清扬清楚张建涛过去被安排在自己身边的原因,对他一直都很关注,心里暗下决心回省城后找他谈谈。庆祝午宴之后,彭翔趁着休息走进他的房间,汇报了一件事。

    听了彭翔的汇报,张清扬脑子里不停地思索着,难道说张建涛的反常是受到了某些人的影响?还没等张清扬想清楚,cer公司亚洲区总裁迪奈儿小姐求见,张清扬只好将她请进房间。

    “清扬,你看……这个就是那家美国的公司,也是李四维寻找的助手,据说资金雄厚。如果没有此家公司的资金支持,他无法完成对第一农机的收购。”上官燕文jiāo给了张清扬一份文件。

    张清扬放下茶杯,接在手里看了起来,摇头道:“国外的公司……只通过材料看不出什么来。”

    “是的,美国的投资公司那么多,如果不是那边有人,很难查到它的根底。”

    张清扬将文件收起来,说:“我试着调查一下。燕文,你拿这些东西……没引起他的疑心吧?”

    “放心吧,这是公司内部文件,高管都可以拿到手,不算太保密。”

    “那就好。”张清扬点点头,劳累地靠在了沙发上。他从松江回来没有半刻休息,接到上官燕文见面的电话之后就赶了过来。

    “他最近与马中华的来往很多,经常见面,还有马元宏。”上官燕文也喝了一口茶,翘起了二郎腿,雪白的小腿从睡裙中露了出来,平添了一些美丽。

    “他们最近谈得最多的就是第一农机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求书帮】m.qiu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