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后记》第111章:你就是我的白马王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qiushubang.com

甜甜十里香面馆,是杨甜甜开的。

    那个娘们当前正在飘渺乡内,掰着手指头,盘算着距离李南方再次驾临飘渺乡,还有多少天——

    那么,是谁霸占了她的小面馆?

    尤其她才离开青灵县没几天。

    李南方满腹的疑惑,看向了背对着门口和面的女人。

    恶狼吃骨头吃的多了,哪怕是闭着眼,只需用鼻子嗅嗅骨头的味道,能辨别出这是肘子骨啊,还是腿子骨。

    同样,李南方现在只需看女人的背影,就能根据腰肢、胯骨宽度等特征,辨别出胖瘦——

    哦,是个娘们,还是个妹子。

    这是个妹子。

    pì gǔ虽然浑圆,特有手感的样子,但在低头和面时,却只是腰肢来回轻扭。

    这要是换上地主婆那样的纯娘们,百分百是pì gǔ乱筛,腰肢不动。

    “这背影,有些眼熟啊。”

    李南方喃喃说了句,又看向了等着吃面的那对男女。

    扯着嗓门让妹子快点做面的年轻人,也恰好抬头看来。

    沃草,这张碧莲,怎么看上去也很眼熟呢?

    怪不得他能说出沈轻舞,和杨逍的名字——李南方看到这张脸后,立即傲然笑了个,示意这沙比,快点狼嚎一声人生何处不相逢,今天又在这识君。

    这个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结婚前诲人不倦,结婚后被秦老七父女合力管成狗的叶小刀。

    能够在最沮丧时,看到最好的兄弟,当浮一大白。

    然后,李南方再听他仔细哔哔下,杨逍怎么就要和沈轻舞结婚了。

    杨逍是李大爷的老婆之一,xìng别女。

    沈轻舞号称当世第一渣女,xìng别也是女。

    虽说沈家娘们表面看上去浪的不行,但却是清白之躯,既然洗心革面要做良家了,怎么不去找个男人嫁了,却偏偏缠上杨逍的事,李南方表示略知一二。

    无非是杨逍老婆行走江湖时,总爱母鸡打鸣,凭借比李南方还要俊俏的小白脸,愣是把沈轻舞这个大龄凤凰女给迷住,有事没事的就要献殷勤罢了。

    杨逍也是,担心亮明身份后,会伤了沈轻舞的心,始终捏着鼻子,假装是个站着撒尿的。

    这才是真正的诲人不倦——

    至于叶星辰说杨逍要和沈轻舞大婚的话,李南方没当回事。

    叶小刀说出来的话,可信度比狗屁强不了多少。

    但就在李南方露出八颗牙齿,等待叶小刀的问安时,这厮却抬手,满脸嫌弃的样,冲外挥了挥,接着搂住他老婆的小蛮腰,柔声说:“老婆,别理睬这叫花子,以免坏了胃口。”

    叶小刀的老婆,小名默默,李南方记得,更知道这是个不同于她那个泼fù妈的好女孩。

    嫁给叶小刀,还真是一朵鲜花chā在了狗屎上。

    默默低声啐了声什么,推开他的手,站起来快步走出了面馆。

    “叶小刀这沙比,就是不如默默好。”

    李南方心里骂了句,主动伸出了右手。

    他正要用无比虔诚的语气,建议默默最好和叶小刀离婚,再找个好人家——

    默默拿出一张钞票,放在了他手里,随即用抱歉的语气,轻声说:“抱歉了啦,今天出门没带太多现金。但这十块钱,也够你在这吃碗面了。她家的面,据说量大价廉,特实惠的。”

    啥?

    真把我当叫花子了!?

    李南方顿时沙比。

    等他终于不再沙比后,下意识的低头看去。

    他在飘渺乡内呆的那几天,别看整天净干些不愿干的事,也累个半死,但变化并不是很大。

    变化大的是,他在去飘渺乡之前,和轻盈整天在海上风吹日晒,不张嘴,再闭上眼,丢在煤堆里保证看不出来。

    自从叶小刀和默默大婚后,李南方还没见过他们。

    那么,当不是太注重穿着的李南方,还是穿着一身破衣服,以这形象出现在默默面前时,人家把他当成叫花子,很正常。

    实际上,现在他自个照照镜子,都不一定能认出自己。

    也就地主婆吧,一颗芳心都系在他身上,休说当前的鬼样子了,即便化成灰,也能认出他。

    默默已经回到了面馆内。

    叶小刀抱怨道:“老婆,你看他身强力壮的,干啥不能填饱肚皮啊,非得要饭。就这种好吃懒做的沙比,绝不能可怜他。”

    他的话音未落,就听到个yīn阳怪气的声音说:“老天瞎了眼,才让你这个没有爱心的沙比,能娶个如此心地善良,貌美如花的老婆。”

    叶小刀抬头,眼珠子一瞪,抬手就拍在了桌子上:“我特么的,你还——”

    “好啦,好啦,你莫要动不动就对人发脾气。乞丐,也是有尊严的。”

    默默连忙抱住叶小刀的胳膊,低声埋怨着,又冲走进来的叫花子,抱歉的笑了下。

    唉,英俊如我,竟然也让默默看走了眼,真是作孽。

    李南方心中叹息,随便扯过一把椅子坐下,抬手就把那张钞票,重重拍在了桌子上,嚎叫:“老板娘,来一碗红烧牛ròu面!ròu低于半斤,大爷我今天就拆了你的面馆。”

    叶星辰拍桌子时,就吓了正在和面的老板娘一跳。

    她刚转身,还没看清是谁在拍桌子呢,李南方就来了一下。

    老板娘立即——抬手,就把菜刀拎起来,重重剁在了案板上,瞋目娇喝:“爱吃吃,不吃滚!什么狗屁东西,也敢和老娘拍桌子砸板凳的!”

    李南方蔫了,连忙低头,心中暗骂怎么是这死丫头。

    麦青。

    这个杨甜甜才走没几天,就霸占了她面馆的老板娘,正是当年李南方在明珠时,认识的某校校花之一,麦青。

    她爹是个赌棍,和闵柔老子能喝一壶。

    这丫头看上去很贤惠的样,其实特不是个东西——

    李南方隐退后,就忘记了麦青是谁。

    却真心没想到,今晚会在杨甜甜的面馆内,看到她。

    麦青霸气测漏后,不但让李南方没啥脾气,就连叶小刀,也闭嘴不语了。

    刀爷碰上美女后,三句话后要是还能保持正经,那就是老天爷喝多了。

    默默不在时,叶小刀当然不会在意正经,不正经的。

    正经的人生,多无聊?

    可默默在,他要是再那个啥,会遭雷劈的。

    一刀震住俩吃饭的后,麦青斜着眼冷笑了声,放下刀又开始和面,pì gǔ不动,腰肢乱颤。

    默默抱歉的对李南方笑了下,开始和丈夫低声说话:“你觉得,他们还能来这儿吗?”

    “女的,我不敢保证。但那个挨千刀的沙比,百分百的会来。要不然啊,这家面馆也不会开门。”

    叶小刀说话的声音很低,却又看了眼李南方,岔开话题:“唉,默默,你说那个沈轻舞,眼珠子也不小,怎么就公母不分,非得要嫁给大魔头?还得让荆红十叔当证婚人,让老子来当伴郎。”

    默默犹豫了下,才说:“也许,她早就知道什么了。只是,她却深陷某种感情内,无法自拔。索xìng自欺欺人——知道柏拉图般的爱情吗?”

    叶小刀立即追问:“啥柏拉图?”

    默默还没说什么,就听旁边的乞丐,小声骂道:“连柏拉图般的爱情都不知道,还真是个不学无术的沙比。”

    “沃草,你特么没完没了是吧?”

    叶小刀大怒,站起来抬脚,狠狠踢了李南方左腿一脚,快步走向门口:“走,不吃了。也不等那沙比了,咱们回省城希尔曼大酒店,再吃。”

    “哎,面都做好了啊。”

    默默站起来,秀眉皱着看了眼李南方,却终究没说什么,只好追了出去。

    默默没认出李南方,叶小刀又怎么能认不出他?

    如果叶小刀连李南方都没认出,也就没必要说这些话,让他知道荆红命要给杨逍、沈轻舞主婚,就在明天的省城希尔曼大酒店。

    叶小刀装傻卖呆,是看出李南方认识老板娘后,立即意识到了什么。

    老婆伺候左右时,刀爷实在不好掺和某些事,只能借机走人。

    李南方也想走。

    他实在不愿意和麦青会面,以免再发生啥美丽的误会。

    可麦青绝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儿。

    他得搞清楚怎么回事。

    “都走了?走了好,也省的我伺候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求书帮】m.qiu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