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五章 误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李浩还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安全已经亮起了红色警戒。现在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那个丑男的身上。

    只家伙变着法的想占便宜,明明女神ose已经摆的很好。可这货愣是要说,这边高一点儿那边低一点儿。选衣服,也是尽量选暴露款的。好几身衣服,都被李浩紧急叫停。例如眼前这件旗袍,开衩都开到腋下了,这他娘的跟披着两片麻袋片有什么区别。

    “这是艺术,你再这样我不拍了。”丑男讲着一口流利的国语。

    “狗日的你拍不拍我不管,今天搞不好,砖头肯定拍你脑袋上。”

    “不要装黑社会,我也是道上混过的。四海帮听说过没有”丑男撸开袖子,露出胳膊上的刺青。

    “四海浴池就听说过,少他娘的废话。”

    薅着丑男的脖领子,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份量很轻,估计也就八九十斤。李浩不明白,宝岛黑道是有多么渴求人才。这种瘦得跟鸡崽子似的家伙,也有脸号称黑社会这是给黑社会丢人来了

    “你放开手我们是文明人,君子动手不动口,大家以和为贵。”看到李浩发飙,丑男立刻一副要死的表情。明明都要哭出来,却还是硬挤出笑脸。

    没办法,在我国东北地区,常年盘踞着一群打架不要命的人。尤其是对着这种港台腔的家伙,没有任何好感。其实他们也不是专门欺负港台腔,他们是欺负一切比他们看起来还怂的人。

    所以在东北,你要么就特和善人畜无害。要么就愣

    的要死,面对七八个壮汉,仍旧喊出你瞅啥这样的豪言壮语。

    当然,喊过之后你可能会得到两种待遇。护士小姐姐的关怀,或者亲友们的缅怀。

    “赶快拍”

    经过这次发飙,丑男的工作态度端正了好多。毕竟,在东北待的时间长了,对东北人的火bào脾气多少还是有些了解。一般来说,东北人能动手就不会吵吵。好像古惑仔里面那种指着对骂的场面,不适合这片黑土地。

    这会儿薅脖领子,下一秒大嘴巴可能就抽上来了。

    工作态度端正了,照片拍的就快。选片的时候,李浩选了一张圆领红色礼服的。明眸如水,秀发如瀑;冰肌胜雪,纤手香凝。看着相片,李浩觉得这就是女娲娘娘最成功的作品。

    “这位先生,还满意吧”丑男龇着大板牙,一副武林高手的姿态。

    这货他娘的就是女娲娘娘最打败笔

    照片制作还要有过程,李浩约定过几天来取。只拿了这一张照片,打着车回家。

    这几天大力海苔已经生产了不少,包装的事情已搞定,自己就要去京城搞推销。这种东西,在小城卖会赔死。

    如今的京城,虽然还没有日后超级城市的规模但已具雏形。一千多万的人口规模,造就了一个巨大的市场。庞大的市场规模,造就了很多先富起来的那波人。李浩要瞄准的,就是他们的口袋。

    “跟我回家一趟,有事情说。”出租车直接停在了李浩家楼下。

    “干嘛

    ”岳姑娘很警惕,看李浩的眼神儿像是在看大灰狼。

    “咱们这大力海苔,最后一味yào就在我家里。我得告诉你怎么放,如果放多了,会出人命的。”李浩嘴里的最后一味yào,就是万艾可,现在的医学名字叫做西地那非。

    在一九九八年这yào物在中国大陆还不太知名,不过从这一年开始,一种蓝色的小yào丸迅速开始热销全国。不管身体有没有毛病,都喜欢在事前来一粒大振雄风。男人,还是很在意裤裆里的那点儿面子。

    处于对这种yào的敬畏,李浩只是稀释之后,添加进大力海苔里面。可千万不敢加的多了,不然yào效太过猛烈心脏会受不了。

    小报上,可是每年都有xìngfèn过度马上中风的新闻出现。李浩可不想自己的客户,将来拿着这东西来向自己索赔。

    “哦”听到李浩这么说,岳姑娘哦了一声。不过样子还是很警惕

    现在是下午三点半钟,老妈一般要到五点才回来。李浩也不想让老妈看到自己带着岳翎回家,就老妈那张嘴,估计第二天全小区都知道了。

    回到家,把纸袋子放好。李浩从床底下拿出一个袋子,里面装着的就是西地那非。

    “这是什么东西,不会害人吧”岳姑娘越发警惕,脑袋里面很自然的联想起电影里的读贩子。

    “一种美国人研制出来的yào,给男人吃的。这东西要化在水里,一定要用八十度开水,不然yào效会”

    李浩正在说,忽然间有门锁转动的声音。

    俩人同时一惊,岳姑娘甚至有些惊慌失措。

    “你先坐着”李浩心里默念,千万别是老妈,千万别是老妈,千万别是老妈重要的祷告说三遍

    漫天神佛无视李浩心中的祷告,门开了老妈手里拎着一篮子菜。

    “你啥时候回来的今天街口有卖鲢子鱼的,这大鲢子鱼才八块钱。”老妈费力的举了举手里的大鱼。

    李浩连忙接过来“妈,我嗓子有点儿疼。您受累下楼给我买瓶六神丸”理由很蹩脚,但这是紧急情况下李浩唯一想到的理由。骗人,真不是李浩擅长的项目。

    “嗓子疼啊要紧不,妈看看”听说宝贝儿子不舒服,老妈立刻紧张起来。

    “不用,您给买瓶六神丸就成。”

    “哦,好”果然,宝贝儿子的病情要紧。老妈二话不说,转身拧开了门锁。

    李浩暗自窃喜,只要老妈一走,再把岳美眉送走,完美多么精妙的主意,谁想出来的人才啊

    “不对”老妈忽然间站住,又把门锁上。

    “这鞋是谁的”

    糟糕,老妈看到了门口岳翎的鞋。细节决定成败,细节啊

    “这”李浩开始饶舌,第一次发现自己还有说唱的天赋。

    老妈甩掉了脚上的鞋,撞开还在想辙的李浩,两步走到李浩房间门口。然后然后她就看见了一身阿迪,秀发披肩的岳姑娘。

    “噢”老妈恍然大悟。

    “我去给你买yào,买yào”老妈嘴角带着

    暧昧的笑,走过李浩身边的时候,还掐了一把李浩的脸。

    “妈你回来”李浩急得去拉老妈,这还买个屁啊

    “买yào买yào你忙你的,买完了yào妈去你王姨家坐会。五点半才回来”老妈一个劲儿的推李浩的手,挣扎着要出门。

    我靠老妈你想哪儿去了。

    我跳进辽河都洗不清了。

    s感谢书友耿师傅和书友珠趣儿的连续打赏,感谢感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