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六章 岳美眉上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咱屋里说吧”李浩看到岳翎的身子有些发抖。

    进了屋,屋里也不比外面暖和多少。李浩铲了一铁锹煤,倒进了炉子里面。岳翎想说什么,又呡住了嘴。

    “煤多少钱一吨”李浩拿着火条通炉子,火很快就旺起来。橘黄色的火焰映照着李浩的脸,屋子里好像有点儿热乎气了。

    “啥煤多少钱一吨”岳翎不明白李浩为啥这么问。

    “外面煤场里面卖,最好的无烟块煤二百一一吨。面煤,一百吨。你这小铲子,一铲子下去就算是一公斤,也不过就是两毛一分钱。

    你知道感冒yào多少钱么你知道得了肺炎,又得多少钱么不在大处算计,就在小事上算计。”李浩推销着他的算账理论。

    “扑热息痛五块钱买好多片,比煤便宜。”

    “”李浩差点儿被岳姑娘噎死。还真是脑洞惊奇,李浩一时间居然无言以对。

    “那个进里屋坐吧。”在东北的平房,一般来说有炉子的地方都兼厨房。一家人生活的地方都在里间。

    又进入了这座han酸的房子,现在是白天看得比那天晚上还要清楚些。房子很老了,靠近北墙的地方结着一层霜。当桌子用的箱子上面有一个碗,里面是黑乎乎的咸疙瘩头。

    在东北,这是一种最为廉价的咸菜。以能够齁死人的咸度著称于世,因为咸可以更好的下饭。咸菜旁边,放着一个啃了一半的苞米面饽饽。

    这是后世很流行的减肥食品,岳美眉的身材吃这个

    ,绝对不是要减肥。在李浩看来,岳美眉不是应该减肥,而是应该增肥。

    很明显,岳美眉这两天没能出去,连白菜帮子也没有了。也是,这姑娘现在跛着脚。既不能出去找活干,也不能去大菜市捡白菜。

    李浩知道,岳翎心底里还是想回厂里上班的。毕竟,国企职工曾经是多么好的职业。这个年代好多人的眼里,进了国企就是生老病死都在里面。年青时在企业上班,退休之后在企业领退休金,甚至于死了也在企业领抚慰金。后来改了个名叫丧葬费

    生老病死都有人管,国企工人是骄傲的。岳翎还想保留这种骄傲,所以她宁愿去捡白菜帮勉强糊口,也不愿意去给私人打工。在这个年代的观念看来,给私人打工是件很丢脸的事情。

    以后世的眼光看起来相当荒谬,但在这个时候的东北,好多人脑子里根深蒂固就是这样的观念。

    “打算就这么下去”李浩裹了裹大衣,炉子里的温度还没有传播的那么快。

    岳翎不说话,她知道回厂里的难度相当大。或者说,变得有些不可能。除非除非她从了马宝财。前几天从厂里的一个姐妹嘴里得知,有人主动投怀送抱,结果真的回到了厂里,而且被调到了厂部。

    后来她老公听到了风言风语,去厂部找她的时候,居然把她和马宝财堵在了办公室里面。听说最后闹得警察都来了,现在两口子正在闹离婚。

    这女人一辈子的名声算是完蛋了体制内岗位的固化,导致了人员的固化。一个人生

    老病死都离不开企业,自然也离不开企业里的人。名声就变得尤为重要,如果名声臭了,被人骂都还不了嘴。

    尤其是女人之间,背地里甚至当面都会有人极尽尖酸刻薄。无论是影视剧里面还是现实当中,都不缺少这种人。

    “我认识你。”答非所问的一句话把李浩闹愣了。心里有点儿小庆幸,校花美眉居然认得自己。难道说,自己没有发现身上的风流倜傥本质

    “你叫什么”紧跟着的一句话,把李浩心里刚刚升起那点儿自豪击了个粉碎。

    “你确定你认识我”疑问句,这时候必须是疑问句。

    “你住在前边那楼里面,几楼我不知道。上中学的时候,比我大一届。胡同里面,我碰见你好几回。”

    李浩有些沮丧,这就是岳美眉对自己的全部认知。看起来,上学时候自己没有丝毫显露出一点儿魅力。至少校花美眉是没有兴趣,对自己进行更加深入的了解。

    “我叫李浩,刚当兵回来。”

    “我叫岳翎”

    “知道”大名鼎鼎的校花姑娘,那时候全学校男生没有不认识的。

    “哦”岳美眉好像也知道,自己那时候的名望有多大。

    场面陷入尴尬

    “你还没回答我。”

    “什么”

    “你打算就这么过日子”

    “脚好了就会去找个活儿干”岳美眉的表情有些落寞。从国企职工到打工妹,这个转变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

    “真要出去找活干”李浩有些不确定,岳美眉到底会不会从心底放弃国企员工的身份。

    “姓马的现在当厂长,我一个大活人总不能饿死。”

    李浩点了点头,果然马宝财才是事情的关键。岳美眉还是没准备低头,用身体去换工作。

    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李浩还记得那时候有个姿色不错的有夫之fù,主动献身给马宝财。虽然短暂回到了工厂上班,但没过多久工厂彻底支持不下去,马宝财被上调到局里。这女人不但失去了工作,还因为马宝财的事情跟丈夫离了婚。

    工作没了,家也没了。据说那女人去了南方,后来听说在某个点着小粉灯的地方下海。厂里原先的人出差时,还有人见过。

    “我雇你,你愿意么”李浩忽然问道。

    “你你雇我干嘛”岳美眉翻着大眼睛,看着李浩。

    “螃蟹豆腐会做么”

    “会啊”

    螃蟹豆腐是小城的一种特别小吃,具体来说就是把螃蟹榨出来的汁yè做成豆腐脑一样的东西。虽然做起来有些麻烦,但家里的女人大多会做。

    “就是做螃蟹豆腐。”

    “做螃蟹豆腐”

    “对”

    “你雇我做螃蟹豆腐你你能给我多少钱。”

    “一个月五百块,你得帮着再找俩人。你一个人玩不转”

    “都是五百块”岳美眉瞪大了眼睛,五百块钱可不少,岳美眉上班才两三百块。

    “你要负责管理,而且干的活儿多。你是五百块,其他人四百块。你负责找人,记住要找老实的,嘴不碎的。”

    “行”岳美眉很犹豫,她不知道应不应该信李浩。月底李浩不给开工资,如果是她自己还没问题,就算是被李浩骗着干一个月就算了。加上别人就不行了,自己得对别人负责。

    “这是一千五百块钱,一千三给你们开工资,剩下的你jiāo两百块电费。”

    “不不用”嘴里勉强着最硬,眼睛却很诚实的看着李浩手里的钱,现在她实在太缺钱了。

    “院子里那手推车还能用吧。”

    “能”

    “明天我去买点儿煤,需要用很多煤。”

    “啊你要干嘛”岳翎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s感谢书友耿师傅,gaga\\\\的打赏感谢感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