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三章 豺狼叔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吃完饭,老妈一边在刷碗一边嘴里嘟囔。说马宝财这样做,会遭报应,肯定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李浩和老爸在屋里抽烟,看着没营养的新闻。这年头,大多数家庭饭后都是这样度过。

    “咚”“咚”“咚”有人敲门。

    李浩去开门,方强出现在门口。这家伙穿着暗红色羽绒服,脑袋上扣着摘了帽徽的棉军帽。看这样子,似乎烤地瓜事件带来的心灵创伤已经不yào而愈。

    “浩子打台球去叔,我找浩子去打台球。”看到李浩老爸出来,方强连忙补了一句。

    “早点回来,别打仗。”这年月父母对半大小子出门前的习惯语言。

    在东北,打架不叫打架,叫打仗或者干仗

    或许东北人认为,打架这个词汇过于官方。真正打起来,那就是你死我活跟战争一样。打仗这个词儿,能很好体现东北人搏斗时那股舍生忘死的劲头。

    “知道了”李浩应了一句,穿好外套跟着方强走了出去。

    “你出门总是戴着口罩干嘛”方强对李浩出门就戴口罩的习惯十分不理解。这年头,只有上岁数的老太太出门才戴口罩。

    “习惯了”李浩没办法说,后世有个叫的东西有多厉害。

    “以前没见你有这毛病。”方强摇了摇头。

    前边就是台球厅,可方强没有丝毫要进去的意思。

    “干嘛去”

    “喝酒去”

    “我刚吃过饭”

    “让你喝酒又没有让你吃饭”

    被方强强拉硬拽,果然又是个小烧烤。下岗工人越来越多,实在没营生就找个师傅学两天。然后两口子租个小房子,在里面摆上几张桌,外面支起个烤ròu炉子。

    鸡骨架、鸡脖子、鸡皮、猪尾巴、豆角、韭菜、--求书帮--、小河鱼、蘑菇后来发展到,只要能上炉子烤的基本都有。

    主食一般都是馄饨,或者水饺。不过李浩从来不吃这里的馄饨、水饺,经常有传言他们水饺里面的ròu来源可疑。

    小烧烤摊子上已经有人在等,李浩认识,小学同学绰号因为名字里有个江字,绰号大江。依仗老爹的关系,在石油公司弄了个差事。这年头的同学们普遍没工作,兜里都很紧吧。人家已经挣上了工资,而且是一个月好几百块。属于手头比较宽敞那类人

    李浩不喜欢这个人,原因就是这家伙经常喜欢说人是非。而且还是表面上热心肠,背后说人是非那种。

    果然,刚刚坐下喝两杯。这家伙就开始了表演“你们记得咱们小学同学大伟吗”

    “知道”方强有一段时间和大江走的非常近,临当兵前方强请客喝酒的同学里面就有他一个。

    “前几天大伟来找我,说是有一张中石油的大票。好几百吨”

    “真的”

    “我一看就是假的,这小子”

    李浩低头啃着鸡骨架,一句话不说。也实在没啥说的,大伟这个人从小顽皮好打架。李浩还被他欺负过,初中时候辍

    学不念书,开始混社会也没混出个啥名堂来。

    “大飞还记得吧,他去洗浴中心”

    李浩不咸不淡的听着,也不chā嘴。也chā不上嘴,这家伙口若悬河,根本不给你chā嘴的机会。喝着酒,听着他们扯闲篇。太怀念上小学的时候,这家伙结巴的状态。

    很好奇,哪儿治好的。广州军医院

    好容易得着空,方强扭过头神秘兮兮的对着李浩说道“我今天去民政局报道,你猜我看见谁了”

    “谁”无非就是以前的战友,或者是同学啥的。李浩还是专注的啃鸡脖子

    “徐丹”

    “别扯淡,她要保送上军校的。怎么会退伍”李浩放下手里的鸡脖子,盯着方强看。

    “幸亏今天没当面撞见,不然那娘们儿得扑上来挠我。

    我打听了,都是让我给闹的。我去她们连队闹了那次,影响太大。加上她们那也有人盯着这事儿,结果咱们回家十几天之后,她也回来了。”方强的口气里面,带着一丝丝愧疚。

    李浩呡了一口酒,这是没办法的事情。部队上想上军校的人很多,被人咬住这个尾巴,保送上军校甚至是在部队待下去都很难。徐丹的军校梦,还是被方强的指天吼地给弄夭折了。

    心里想着徐丹的事情,李浩低着头喝闷酒。大江在一边八卦之火已经熊熊燃烧,很好奇的跟方强打听徐丹是谁。

    喝酒喝到快十点,李浩已经有些醉了。揣着手走在黑咕隆咚的小胡同里面,心里想着现

    在的徐丹应该是多么的沮丧。

    还有她那对绝对默契的父母,不知道要怎么埋怨她。好像前世并没有这样的结果,或许历史走向没有变,只是自己那时候醉生梦死,不知道她的消息,谁知道呢

    小胡同很黑,临街的窗户里面有些有灯光shè出来,有些则没有。绝大多数房子里面,都会传出电视机的声音。电视机绝对是这个年代娱乐业的主力

    “砰”一户人家的门被撞开,一个人影窜了出来。接着另外一个人影也窜了出来,这明显是个高大的男人,他一把薅住前面的人。

    “你再这样我喊人了”是一个女孩儿的声音。

    “哼你一个姑娘,喊了这一嗓子看你以后还嫁不嫁的出去。”

    “我家小峰回来会杀了你。”女孩儿被那人按在墙上。

    “岳峰那个小兔崽子,我一只手指头就能按死他。叔现在是厂长,这针织厂将来就是我家的。小翎,你今天从了叔,今后就跟着叔吃香的喝辣的。想上班,明天就上班。再也不用受人白眼,去大菜市捡白菜梆子。”

    “呸把你是脏手拿开。”

    “啊小娘皮,你敢咬人。”

    “啪”李浩清晰的听到了耳光的声音。

    现在李浩算是知道,这俩人是谁了。真没想到马宝财这个王八蛋,居然打的这个心思。

    可怜老岳,如果他看到这一幕,估计能从骨灰盒里面蹦出来。

    马宝财嘴里喷着酒气薅着岳翎的头发往屋里拖,忽

    然间肩膀被人拍了一巴掌。

    “他妈的谁”脑袋刚转过来,脸上就挨了一板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