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章 老吴的出身(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求书帮】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在经过与老吴的畅谈之后,大狼狗很有些自杀的冲动。李浩和方强,谁也没有勇气把他带回家住。最后没办法,干脆在金刚山附近找了家宾馆开了个房间。

    后来又担心这家伙半夜跑出去,搞个打人毁物之类的事情出来,哥几个一商量也都没回家,就在宾馆里面横七竖八的睡了。

    李浩是被渴醒的,宿醉最显著的症状就是口渴。

    打开灯,李浩吓了一跳。

    老吴盘腿就坐在自己边上,眼睛好像恐龙一样看着自己。李浩不确定,这货究竟是梦游还是神灵附体。

    “你干嘛!”看着老吴直勾勾的眼神儿,李浩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俺知道你们瞧不起俺,背地里说俺抠,眼光浅!”老吴身子不动,眼睛不眨,甚至表情也没有。就是嘴在那以极小的幅度一张一合,很诡异!

    太他妈吓人了!

    李浩不敢喊,也不敢说话,他不确定老吴现在的状态。听说惊醒一个梦游的人,那人会晕厥或者是留下其他后遗症。

    “你们不懂啊!不懂!俺家生活在一个啥样的地方。

    俺家住在大山里面,农村!俺们那个村子有多穷嘞?从俺们那里到最近的县城,要走上两天。这不是直线距离,后来我在地图上量过,也就一百多里地。可你就是要走上两天!

    村子上不通火车、汽车、甚至是马车驴车。都是山间小路,或者说那根本就称不上是路。村里人想出去,靠的只有一双脚板。

    俺们村,属于是最偏僻的那种地方。想要到隔壁村子,也需要翻两座山才行。俺一直到十三岁上,才第一次去县上。

    家里几个弟兄穿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裤子,不出门的就在家里光着腚。你们不要笑话俺,俺们那儿就是这样过日子嘞。上次问你们说,俺上电视老家里人能看到不。你们说有线电视,可俺家里连电视都木有,更别说啥有线电视。

    十三岁那年,俺村里来了个教书先生。是个女先生,听说还是大学生。俺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毛衣。

    俺那时候不知道什么叫做美,反正俺觉得先生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她走到哪儿,俺就跟到哪。俺们那儿对教书的无论男女都叫先生。在俺们眼里,他们都是有大学问的人。

    现在想想,先生那时候也就二十刚出头,年青的要命。她喜欢穿红色的褂子,在山里头特别扎眼。她爱笑,牙特别的白,白的刺眼。不上课的时候,就给俺们讲故事。全村的孩子,有事没事的都爱往她那里跑。

    可是俺爹娘不让我上学,因为俺已经大了,可以帮家里干活了。他们可能觉得俺们祖祖辈辈都是扒山里这口饭的,也不会有什么大出息,能活着就不错了。

    先生不这样想,她帮着俺娘晒玉米。帮着俺娘捡地瓜,俺还看见她教俺娘裁衣服。

    有事没事就跟俺娘俺爹说让俺上学,并说书本费都由她出。

    后来俺偷偷问过她为什么对俺这么好,她说,俺聪明,俺一定可以考上大学的。只有知识才能挽救被贫困湮没的命运——这是她说的。当时俺不懂这话什么意思,可是俺太想太想变得像她一样有学问,像她本上的事。那时的俺简直跟中了魔。

    俺爹娘终于同意俺去上学,条件是家里的活儿不能落下。那年先生第买本,带着俺看城里的学校。

    cāo场上有好多穿着一样衣服的小学生,他们在cāo场上笑着戏耍。上课铃一响,他们就像兔子声传出来。

    俺羡慕极了,扒着学校的铁栏杆,眼珠子都要快看进教室里面。俺好想跟他们一样,可俺知道俺跟他们不一样。俺是农村人,小时候家里连条裤子都不给穿。俺像这些孩子那么大的时候,还光着腚满村疯跑嘞。

    上十岁,俺才有了自己的裤子。还是俺娘用麻袋片改的!

    自打县城回来,俺就下了决心,,学好学问,将来走出大山。在城里混出个人模样,然后衣锦还乡,让大家伙看看,光着pì gǔ长大的娃娃也会有出息。

    一年多一点儿,也就一年多一点儿。俺学会了小学生六年的东西,这。有时候,还帮着俺干活儿。这是家里的条件,干不完活不许读书,也木有饭吃。

    她很帮着俺,很看中俺,俺也很用功。

    然而……现在回想想,这都是命。俺命里,就不是个应该读书的人。

    十四岁刚过一半儿,早些年村里出去闯dàng的狗子回来了,说是从一个叫做上海的地方回来。他要挑二十个人,管吃管住,每个月还给五百块工钱。

    五百块钱,那时候玉米才四毛五一斤。一月五百块钱一年就是六千块钱,这在俺们村绝对是一笔大钱,村里多少壮劳力红了眼。

    上海,上海那是什么地方?在俺们能想象到的世界里,那里是天堂,是俺们做梦都不敢做到的地方啊!爹妈听了后眼睛都红了,拼命托人要狗子收了俺。

    狗子在村里招了二十个人,说什么要赶工期,连夜就动身往县城里面走。

    俺没有跟先生告别,因为俺没脸见她。俺觉得对不起先生,对不起她的关心和爱护。可没办法,家里孩子多,半大小子吃穷老子,饭都快吃不上了还哪有心思学习。要怪,就只能怪俺家实在太穷了。

    那天下了好大的雨,黄豆大的雨点子砸在身上生疼。大伙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县城走。狗子说,明天早晨能赶到县城,就能赶上午的汽车到省城。

    有时候做梦,还能想到那场大雨。天那个黑,伸出手去都看不见五根手指头。雨那个大,雨水好像要把整座山都吞没,像野兽一样咆哮倾泻。大家伙摸着黑,冒着雨闷声不响的走。

    刚刚翻过三四个山梁,黑夜里忽然听见有人喊俺的名字。俺还以为自己在发梦。可是,真的是,真的是她……先生一听说我跟狗子走了,晚饭都没吃就追来了。

    她一个女人家,实际上还是个女孩子,一个人,追了近三十里山路。那么漆黑的夜里,那么大的雨里,她怎么能追出三十里路,只为了一个不告而别的学生?”

    大滴的眼泪顺着老吴的脸往下淌,嘀嗒在猩红的地毯上。

    支持:求书帮,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