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章 姜所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求书帮】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cāo!打官腔。”周宝华骂了一句,哥儿几个碰了一杯。

    李浩刚刚把酒灌下肚,就看到白天撒泼打滚的老太太,带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半大小子走进了小饭店。

    “老板!今天整的带劲儿不?”老太太对着对着方强挤着笑脸。

    “嗯!整的不差。”方强对老太太今天的表现很满意。

    “这钱……!”

    “哦!”方强反应过来,赶忙拿出钱来数出几张递过去。

    “谢谢老板!”接过钱,老太太笑得见牙不见眼。

    “你叫什么?”李浩盯着老太太身边的小伙子看了老半天,越看越眼熟。

    “这是我儿子,叫沈贺。”老太太很爱怜的拍了拍儿子的后背。

    “你儿子?你多大啊!”方强看看老太太,又看看那小伙儿。这年龄差距有点儿大啊!

    “我今年刚四十,显老!”哥儿四个一起捂眼睛,这哪儿是四十,说六十都有人信。

    沈贺!李浩咀嚼着这个名字,眼前的小伙儿有些腼腆。眼睛还是那么小,额头好像也没那么显大,更没有充满yīn柔的女里女气。谁会知道,若干年后他会带着发卡,穿着跑偏的大裤衩。倾情演绎苏格兰餐厅里的服务员,在本山大叔的提携下火遍大江南北。一年演出收入,以亿为单位计算。

    李浩今天还记得,苏格兰打卤面,卤不要钱!这一句经典台词。

    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今后也会涌现出许多手擀面店,门口大多贴着这句,卤不要钱!

    “咋啦?”看着李浩直勾勾的看着儿子,沈贺妈把儿子往身后拽了拽。

    “没啥!挺好,你这儿子今后肯定能有出息。”李浩对着沈贺点了点头。

    “真的,老板看着中,就跟着老板混呗。”沈贺妈立刻打蛇随棍上,也不知道从哪里看出来,李浩像老板。

    “呵呵!算了,我现在养活自己都难。”李浩无奈摇了摇头,提携这小家伙的任务,还是本山大叔来做吧,自己就不跟本山大叔抢人才了。

    “这是二百块钱,收着!好好去学二人转,今后你能靠这个挣钱。”李浩拿出二百块钱,塞进沈贺手里。

    “你咋知道我在学二人转的呢?”沈贺的眼睛里面充满了迷茫。

    “呵呵!”李浩尴尬的一笑,拍了拍沈贺肩膀。他nǎinǎi的,还是说漏嘴了。不过当初看《不差钱》的时候,这小子给自己带来了不少快乐。

    “谢谢老板!”娘俩道谢之后,狐疑着走出了饭店。

    李浩眼神儿跟着小沈贺出门,再过些年想这样跟他说话,可能会有些难。

    娘俩儿刚出门,小饭店门口走进来一个穿着皮夹克的家伙。进来之后,径直来到李浩他们这桌坐下。

    “你谁啊?”方强眼神儿不善的看着这个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的家伙。

    “这是派出所姜所长。”周宝华在边上提醒一句,他在派出所做笔录的时候见过这位姜所长。

    李浩眼仁立刻缩成针鼻大小,这是个难缠的角色。不是后世经验,而是单纯的直觉。

    “你们几个是你主事的吧!”扫视了一圈儿,姜所长把眼光落在李浩身上。

    “强子,给姜所长拿个杯子。老板!添一副碗筷!”李浩没有回答姜所长的话,自顾自的说道。

    “拿个杯子算了,碗筷不用。”姜所长气定神闲,对着方强好像很熟络似的一挥手。抻着头看这边的老板,听他这么说,又转过头去看新东方。

    方强拿过酒杯,李浩起开一瓶老雪给姜所长倒满。

    “小伙子不错,我老姜当警察快三十年。三教九流见过的人多了,有你这份镇定的真不多见。来,干一杯。”姜所长主动端起酒杯。

    李浩没说话,端起酒杯和姜所长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怎么称呼?”

    “李浩!”

    “这事情搞的很大,你准备怎么收场?”姜所长自顾自的倒了一杯,看了一眼李浩。

    “我们年纪小,姜所长您给指点一下?”

    “呵呵!好说!好说。我今年四十八岁,比你们应该大个二十多岁。论辈分,让你们叫声叔叔也不算是占便宜。”姜所长端起酒杯,一边自己呡一边说着。

    “那就请姜叔您给指点指点。”

    “其实我也挺烦马小宝那混蛋的,可有人托到我这里来,我也只能做个和事佬。给你们两万块钱,这事情就算是过去了,怎么样?”姜所长还是一边呡着酒,一边看着李浩。

    两万块钱!在这个平均工资只有三四百块的年代,可以算是一笔大钱。周宝华、老吴、方强一齐扭头看向李浩。

    “那张发票是真的!”李浩端起杯和姜所长碰了一杯,倒进嘴里一口喝干。发票是真的,说明至少有六千块的成本。

    “呵呵!三万!”姜所长也一口喝干,笑着又说出一个数。

    “姜叔给面子,我李浩得兜着。只不过我是本市人,您这……!”

    “你放心,今天就我一个人来的,没带人。所以说,也没别人知道是你们做的。马小宝只认得他!”姜所长指了一下周宝华。

    周宝华一脸的满不在乎,他是哈尔滨人,暂时没有搬家的打算。

    “好,钱拿过来。明天律师事务所门口不会再有人闹事儿!”

    “妥了!你等会儿,我出去打个电话。”姜所长笑着摆摆手,转身走了出去。

    姜所长来到饭店门口,回头看看没人跟出来。找了个黑暗的地方,掏出手机打电话。

    九八年,手机远没有像后世一样普及。但姜所长这样的人,还是揣了一部。

    “老马!事情谈妥了,五万块钱人家不再追究。什么?敲诈?那你告他们去吧,别找我。

    你得把事情搞搞清楚,现在刀把在别人手里握着。五万块能摆平就不错了,新闻媒体都盯着呢,新东方都来采访了。现在让我抓人,这不是把我架到火上烤么?

    你想平事儿,二十分钟把五万块钱送到市医院门口。过时不候!”姜所长说完,挂断电话向着不远处的市医院走了过去。

    支持:求书帮,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