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三章 求我办事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求书帮】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第十三章求我办事儿?

    马先生!后世古玩界最知名的牛人,而且还是牛人中的牛人,网络上露脸的机会比国家领导人都高。今天居然近距离见到了活的,李浩怎么能不激动?

    如今是一九九八年年末,百家讲坛还没有开讲。社会上没有形成收藏风,各种鉴宝节目也没霸占各大卫视。马先生除了京城古玩圈里的人,认识的并不多。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李浩下了很大决心才没有上前要签名。

    马先生如今蹲在一个地摊前面,他的头发还没有像后世那样花白,也没有穿着考究的中山装。穿着羽绒服围着围巾,深蓝色的裤子和黑色皮鞋。乍看上去极其普通的一个人,属于扔人堆里面就找不见那种。

    李浩就距离他身后三米远的地方看着,马先生手里拿着一个小碗,正在和摊主讨价还价。

    “这一堆我包圆,两百!”马先生捡了几个东西,手在上面一划拉,伸出俩手指比划。

    “您给的也忒少了点儿,您好歹加点儿,这大冷天的,在这生冻了一上午,也让我赚个仨瓜俩枣的。这个数!”卖东西的伸出一个巴掌。

    “不成!不成!就二百,您看您这物件都掉茬儿了,您看这……。”马先生价钱咬的很死。

    “要不您再看看,实在够不上。”

    马先生站起身来转身就走!

    “认识?”大金牙扭头看着李浩。

    “不认识。”李浩看到马先生走了,立刻蹲到地摊前面。

    拿起那个小碗一看,李浩心里“咯噔”一声。

    这玩意不是别的,正是大名鼎鼎的成化斗彩鸡缸杯。二零一四年的时候,苏富比拍卖会上,一个卖了两亿八。这位摊主的摊位上,一口气摆了四个。

    李浩感觉脑袋“嗡”“嗡”的,因为马先生不止一次展示过他的鸡缸杯。而且还很烧包的介绍了购买过程,两百块钱在地摊上买的,那时候是怎么怎么和人划价。还装着不买走掉,然后回去给人加了四十块钱。成功买到一套鸡缸杯!

    “这一套,我四百块要了。”李浩拿着鸡缸杯不撒手,今天就是抢也得把这东西抢到手。一个两亿八啊!

    “五百!”摊主懒洋洋的扔出来一句,同时看着李浩,准备跟李浩砍价。

    五百……!李浩眼珠子差点儿掉下来,这价格不答应还等啥。“成jiāo!”

    李浩话一出口,大金牙无奈的一撇嘴。一看就是古玩行里面的生瓜蛋子,哪有不还价就成jiāo的,那不擎等着挨宰?

    果然,看到李枭这么痛快。摊主一把抢过李浩手里的鸡缸杯,仔细看了两眼。“您请!不卖了!”做古玩生意的,脑子都灵的厉害。先后两个人来买这东西,说不定就是个值钱物件,回去之后得好好找高人好好看看才行。

    “别!”李浩害怕把鸡缸杯摔了,才没敢跟摊主争抢。

    “这位大哥,我是写的。刚刚出二百买您东西那位,他是《青年文摘》的编辑姓马。我有个稿子在他手里,他看好了这物件儿我就想着买来送他办事儿。

    您行行好,五百块卖给我。真的,我前途都在他身上了。您看我一个外地来的穷学生也没几个钱,浑身上下也就五百多块钱,您瞧剩下的都是零钱。”李浩急中生智,掏出了老爹临出门给的那一沓钱。

    果然,百元大钞里面夹杂着的都是零钱。

    听了李浩的话,摊主的脸色变了变。刚刚还以为是自己走了眼,如果说买来办事送礼,这就好理解了。一个外地来的生瓜蛋子,想来也没见过啥是古玩。

    这东西三十块钱收来的,卖五百块钱已经是赚了不少。

    “大哥,您行行好。我就留个吃饭钱,回去路费我再找人借成不成,五百块您卖给我。”李浩几乎是在哀求,两亿八一个啊。这他妈有四个!

    “哎……!成,那就匀给您了。这年头,出来办事不容易。”摊主终于被李浩打动了,接了李浩的五百块钱。把鸡缸杯往李浩面前推了推!

    李浩乐得鼻涕泡都快冒出来,鸡缸杯啊!五百块!还是一套!

    宝贝似的抱着鸡缸杯就走,身后跟着大金牙。

    “我说小哥儿,您这不和规矩,这算是撬行啊。”大金牙跟在后面叨bī叨。

    “管他呢,附近有没有卖箱子的。”李浩现在哪里管这么多,最重要的就是找个妥善的箱子装起来。真要是不小心摔了一个“啪”,两亿八!

    听这种响就是造孽!

    “那边,那边就有。咱不是说好了zhà酱面……!哎,您等一下。”大金牙倒是认得马爷,但也没闹明白,为啥李浩看到马爷就买下这一套瓷碗。这物件,没上手也看不出真假。他怎么就敢下手买?

    一个两亿八,怀里捧着四个。还他娘的zhà酱面,龙ròu都不吃。

    “zhà酱面就不吃了,我家里还有些大洋,回头我给您带回来。”

    向大金牙这个地头蛇问明白路,李浩拐了几个弯来到卖箱子的地方。一眼就看中了一款密码箱,银白色的外壳看着就结实,很像是银行里面拎钱的那种,就它了!

    “那个多少钱?”李枭指着密码箱。

    “五百八!”女营业员看了看李浩的穿着,一身橄榄绿军大衣,脑袋上戴着绒线帽子。脚上穿的还是大头鞋,这种人也就买蛇皮袋,问什么密码箱。你家里有能配得上密码箱的东西么!

    “要一个!”李浩懒得跟这种女人废话,直接掏钱,六百块。

    “啊!哦,您稍等。马上就来。”营业员脸上的表情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眼睛笑成了弯弯的月牙。腮帮子上也有了甜甜的酒窝,大眼睛朝着李浩“唿扇”“唿扇”的眨。

    李浩对营业员小姑娘完全无视,问明白密码箱怎么用之后。又找了泡沫和报纸,把鸡缸杯包裹得严严实实,用包装泡沫固定住上锁,这才算是放了点儿心。

    不成,这得立刻回家。身上拎着十几个亿溜达,李浩还没这么大心脏。

    转身就往小旅社走,拿了行李回家,把鸡缸杯藏好了再来京城卖其余的大洋也不迟。现在大洋是次要的,鸡缸杯才是重中之重。

    十二月底的han风,吹在脸上好像小刀子在刮脸。李浩脸红红的,浑身燥热的脑门儿冒汗。实在太离奇了,太离奇了!居然就在地摊上遇见了马先生,居然就在马先生手底下买走了鸡缸杯。

    一个两亿八,四个就是……十一亿二!

    十一亿二,我的个老天爷,换成百元大钞足够把自己活埋,再立块碑!

    不过这是二零一四年的价格,如今只是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一号。

    激动的李浩抱着装鸡缸杯的密码箱,心里不断念叨!十一亿二!十一亿二!走起路来步子都是飘的,浑身血yè激dàng流淌,李浩觉着自己现在chā上翅膀就能飞。

    心情激dàng哼着歌的李浩终于乐极生悲,他……迷路了。

    小旅馆本来就在小马路里面,而对京城不熟悉的李浩,看哪条小马路都差不多。打听人又说不出具体位置,只能凭借野外生存训练出来的方向感,向一个大致的方向前进。心里不断告诉自己,京城的道路都是横平竖直,很好找!

    马先生转了一圈儿,回到地摊上却找不见了那套鸡缸杯。

    “那几个碗儿卖了?”

    “卖了!”

    “卖谁了?”

    “您甭管卖谁了,反正最后还得落您手里。”

    “这怎么话儿说?”马先生有些不明白。

    “您是《青年文摘》的编辑姓马?”

    “对呀!不过我已经……你认得我?”

    “那就结了,有人要找您办事儿。回头啊,那几个小碗儿一定给您送府上。”

    “找我办事?”马先生听了地摊老板的话,一时愣在了han风中。

    支持:求书帮,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