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一章 咏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求书帮】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第十一章咏鹅

    转了个弯跑到马路上,人一下子多了起来。这是个菜市场,没有收摊的菜贩和下班晚买菜的人摩肩擦踵。

    那些人根本就没敢追出来,这里是京城,警察巡逻比别的地方密集得多。

    李浩再一次靠着墙喘气,没点儿五公里的底子,根本跑不过来。被他抓着手的姑娘,手撑在墙边上“哇”“哇”的吐。

    “李浩大哥!”

    “雨涵……!”

    喘匀了气,两个人几乎同时惊叫出声。

    “你怎么回事儿?”李浩不明白,她一个女孩子黑咕隆咚的跑到那片拆迁区干嘛。

    “我去学校门口超市买东西,碰到一个老太太。她说一天没有吃饭了,管我要两块钱买碗面条。我看老太太可怜,就想带着她去校门口小饭店吃点东西。可她说那边胡同里面有个小店便宜,非要……!”

    “这个恶当你也会上?”李浩震惊于雨涵的单纯。这年头,女大学生就这智商?这也太好骗了!怪不得有那么多女大学生被拐卖的新闻。

    “现在怎么办?”毕竟是闹市区,那些人没敢追出来。雨涵像一只受惊的兔子,手抓得李浩胳膊很疼。

    “怎么办?凉拌!这附近有派出所么?”李枭没有手机,雨涵也没有手机。

    “我看看,那边……!”

    “快去派出所报警。”

    两个人慌忙跑去了派出所,派出所很重视,立刻派警力去调查。可那些人贩子早就跑了!

    做笔录做到了晚上十点多钟,从派出所出来的时候街上已经没多少人。

    “学校宿舍门关了……!”雨涵很是无奈。

    “哎……!”李浩也很无奈,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每次碰见雨涵都会与警察打jiāo道。

    “跟我回小旅馆吧!”宿舍关了门,雨涵也没办法回学校,只能跟李浩在小旅馆凑合一晚上。

    小旅馆门口,那老板看两人的眼神儿,那叫一个暧昧。学校边上的小旅馆,这种事情见得多了。白天还装清纯,到了晚上……嘿嘿……还不是跟着小伙子回来了?

    对于老板那猥琐暧昧的眼神儿,李浩选择xìng无视,雨涵低着脑袋,可以看到玫瑰色的脖子。

    带着雨涵回到房间!

    旅馆虽然小,暖气还算是暖和。问题是……床只有一张,被子……也只有一床。那床是一米五的床,说双人不双人说单人不单人。

    “你盖被子我盖这个!”军大衣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必要的时候可以当被子盖。

    “李浩大哥……!”雨涵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儿,暖气给的还不错。我忍一宿没问题!”李浩拍着xiōng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不是,我想上厕所。有些……害怕。”

    “……!”走廊里面灯光很昏暗,脑袋一个姑娘家家的,不敢一个人上厕所。厕所没有门,只有两个布帘子,左边门上面的帘子写着男,右边门上面的帘子写着女。

    虽然是冬天,还是能闻到一股带着潮气的霉味儿。

    雨涵掀开门帘走了进去,李浩点了根烟在外面等着。当兵的时候没少站岗,还真没在厕所门口站过岗。厕所里面发出的声音很大,有点像高压水龙头冲水泥地面,门里门外的人都很尴尬。雨涵走出来的时候,脑袋几乎要埋进xiōng口里面,根本不敢抬头与李浩对视。

    回到房间之后,雨涵老鼠一样钻进被窝里面,连身子带脑袋蒙住,看样子今天晚上不准备出来了。李浩无奈的盖上军大衣,腿蜷起来挨着雨涵躺下。

    “咯吱!”“咯吱!”

    “嗯嗯啊啊!”“嗯嗯啊啊!”

    小旅馆的隔音效果很明显不咋地,隔壁一对男女正大声背诵着“咏鹅”。床头撞击墙壁的声音“咣”“咣”响!“呃”“呃”“呃”的叫声魔音一样往脑袋里面钻,让人不自觉的心跳加速。

    我的个老天爷!李浩敢保证,这他娘的绝对是煎熬。没有掀开雨涵的被子扑上去,绝对是受部队教育多年,道德修养不断提高的结果。当然,对刑法的敬畏也起到了良好作用

    还好,咏鹅的二位虽然战况激烈却不持久。在李浩忍耐力还剩下好多的时候,叫声戈然而止。

    雨涵的被窝明显在颤抖,看得出来她的内心也不平静。

    李浩尽量不想身边有个漂亮姑娘,只是想着刑法里面放条文,三年起刑!

    严重的后果,让李浩的心跳、血压快速恢复正常,连带身体的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也恢复了正常。

    刚刚平复了心情,邻居的二位居然再次大声背诵起来。还真他娘的短平快,但胜在频率高。这俩货他娘的是猫变的不成?

    三年起刑!

    三年起刑!

    三年起刑!

    邻居的两位消停下来,不过休息了没半个小时,又他娘的来了。李浩觉得,这一宿他娘的不用睡了。

    “你起来!”雨涵蒙住脑袋的被子一下子掀开,噘着嘴赌着气推李浩。

    “干嘛!”李浩有些懵,不知道这丫头要干嘛。

    “你去走廊里面站一会儿。”雨涵的脸红的跟红富士苹果似的,气吼吼的一指外面。

    “天han地冻的……!”李浩差点儿跳起来,外面虽然有暖气,可没房间里面暖和。再说,自己这是好心收留。

    “我喊你耍流氓了。”雨涵眼睛一瞪,东北女人的泼辣尽显。这时候哪还有小姑娘的温柔,就是一个东北悍fù。

    “我靠……!”李浩没办法,只能选择退了出来。在走廊里面点着一根烟,心里那叫一个憋屈。

    刚出去没一会儿,自己房间里面的床开始“咣当”“咣当”的撞墙。那声势那气魄,让人感觉来了拆迁队。李浩很担心,屋子里那一米五的单人床经受不住雨涵的蹂躏。

    这小娘们儿在里面干嘛呢!

    咏鹅那两位很快就不喊了,自己房间里面还在“咣当”“咣当”。过了足足五分钟,李浩听见“啪”的一声。

    “看看人家爷们儿!”

    “咣当!”

    “咣当!”

    很快声音再一次响起来,不同的是女人背诵咏鹅的声音更大,床撞击墙壁的声音更猛。

    雨涵那边儿,也很配合的整出更大动静。貌似……两个女人在比赛。

    李浩一度有了地震的感觉,旁边那屋的房门打开。一个高高瘦瘦的小伙儿从里面一边点烟一边走出来,开门的一刹那,女人的叫声陡然拔高了一度。

    小伙儿看到了在走廊里面抽烟的李浩,拿着烟的手僵在空中,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看着,相对无言。

    支持:求书帮,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