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章 掘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求书帮】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第八章掘金

    “笃笃笃!”

    李浩敲响自家房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

    “哎呀浩儿,你怎么这时候才回来?等着,妈给你做饭去。”看到李枭背着行李走进家门,老妈的嗓门儿立刻高了八度。

    估计普天下当妈的看到远行归来的儿子,都是这句话。

    “妈我吃过了!”李枭进门换鞋,放下行李。

    “咋就在外面吃了,等着妈给你下面条吃。”

    “妈你不用忙,真吃过了。”

    “回来了!”老爸走了出来。

    李浩愣了一下,灯光下的老爸是那样年青。头发只有鬓角边上有些白发,完全跟印象中那个满头银发的老年人不搭界。

    “爸!”

    “回来就好!”老爸憨厚的笑了笑。他属于那种典型的技术工人,除了技术之外的东西,语言表达能力非常差劲儿。

    “真吃了?”老妈用怀疑的眼神儿看着李浩,当妈的大多数都担心两件事儿。一是吃不饱,二是穿不暖。以至于后世流行起,你妈觉得你冷,你妈觉得你饿的词儿。

    “吃过了就吃过了!你还唠叨个啥。”

    “你个死老头子,没吵够是不是。在厂里窝窝囊囊,到了家里就成龙了?你怎么不说说,新来的厂长是怎么挤兑你的?你说你……”老妈开启了演讲模式,一张嘴里面冒出来的话,估计够老爸说一年的。

    李浩很快听出来个大概,厂里效益不好,需要一些工人放假。

    放假,当然没有工资。其实就是变相的下岗!

    “怕啥!我一身车钳铆锻焊的本事,走到哪里不能吃饭?”老爸被老妈说得絮烦,顶了一句。

    “你有本事,咋不去私人那里打工。你看看人家老张,一个月一千块钱,还有隔壁老王,人家早就去南方打工,一个月听说……!”见到老爸居然敢顶嘴,老妈又开启了吧啦吧啦的演讲模式。

    摆事实讲道理,从各方面论证了,老爹早就应该走出工厂,去社会上私人办的工厂上班挣钱。

    其实李浩理解老爹,在他年青的时候。工人,尤其是国企工人社会地位很高。那时候能穿上一身国企工作服,是一件很牛bī的事情,找对象都比别人好找。在把自己的青春献祭给企业之后,老爸代表的这一代技术工人突然发现,自己赖以生存的企业不要他们了。

    常年生活在熟人圈子的企业里面,他们除了自己一身技术之外并没有其他特长。他们本能的对外部世界感到恐惧,尽管他们都是成年人。

    这个年代是他们那一代人充满迷茫的年代!

    老爹点着了一根烟,以无声作为抗议。老妈认定这是老爹认怂,口如悬河变本加厉。

    “妈!我回屋睡了。”李浩决定拯救一下水深火热之中的老爸。

    “别,我给你收拾收拾。”老妈趾高气扬的去给李浩收拾房间。

    “今后有什么打算!”老爸看了李浩一眼。

    “年前跟战友去京城倒点儿山货,挣点钱再说。”

    “山货?”老爹对经商一窍不通,有些诧异的看着刚刚复员的儿子。

    “对!黑龙江那边的山货,京城人有钱,都讲究养生。爱吃这种野生纯天然的东西,我们弄一些到京城肯定好卖。”

    “野生的……,孩子,咱犯法的事情可不能做。倒卖野生动物犯法!”

    “爸你想哪去了,不是野生动物。而是野生的山蘑菇,榛子,松子啥的,这东西不犯法。”李浩也挠头,有时候老爸的脑袋木讷。可有时候,脑洞却大的很,而且回路很惊奇。

    “哦!”老爸点了点头,又抽起了烟。常年生活在东北三线城市国企中的他,对做生意这三个字非常陌生。

    “还是我儿子行,知道做买卖挣钱。”老妈听到李浩的话,立刻从李浩房间窜了出来。

    李浩给了老爸一个我帮不了你的眼神儿,果然,老妈又是吧啦吧啦,又一顿数落老爸。

    “浩儿啊!你对象是不是也复员了,明天带回来让妈见见?”刚说了几句,脑回路精奇的老妈话题神转折。

    “呃……!妈,我困了,睡觉了。”

    “你这孩子,还害臊起来了。”老妈又开始吧啦吧啦模式。

    喝了酒有些累,躺在床上不一会儿睡着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李浩一时间有些恍惚。奇怪昨天晚上为什么没有人喊自己起来站岗!

    睁开眼睛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兵,而是地地道道的复转军人。

    老妈在做饭,老爸在洗漱。想到老妈的唠叨神功,李浩决定还是再睡一会儿。

    “浩儿!早饭在锅里,我和你爸上班去了。”老妈打开门喊了一嗓子,不管李浩听到没有,和老爸打开门上班去了。

    李浩洗漱吃早饭,然后找一件军大衣穿上。想了想,又把拿掉帽徽的棉军帽戴上。东北十二月的天气,还是不敢小觑。

    脚下的积雪“咯吱”“咯吱”,李浩来到昨天晚上见到的那棵老柳树边上。

    水泥墙面上用粉笔写着两个大字,出租!

    揉了揉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真的。这运气真是好到bào浆!看样子,自己的第一桶金有着落了。

    xìngfèn的李浩走到门前,手在嘴边上哈了口气。

    “邦邦邦!邦邦邦!”han冬之下的铁门声音有些脆。

    没人答应!

    “邦邦邦!邦邦邦!”

    李浩敲得手都快木了,也没能把人敲出来。

    “有人吗?”李浩试着喊了一嗓子,没人搭腔儿。

    “喊什么?吵吵嚷嚷的!”门还是没开,旁边的门里面钻出一个苍老的脑袋来上下打量李浩:“啥事儿?”

    “大爷!我找这户人家。”

    “知道你找这户人家,啥事儿!”

    “我想租房!”

    “租房?租房干嘛?”

    老头一脸警惕的看着李浩,好像在抓特务。

    “前边烧烤摊子买卖好,我也想在这里开一个。”这是李浩昨天晚上想了一晚上,想出来的借口。这段马路虽然不临街,但紧邻着一条支线小马路。在这里开烧烤摊子,也算是说得过去。

    “烧烤摊子?”老头再一次仔细打量一下李浩。

    “我当兵的刚刚复员,不想在家里吃白食,想自己干点啥挣钱。”

    “哦!这样啊!”这个年岁的老人,对当兵的有种特殊的好感。

    “这年头,像你这样的小年青不多了。一月三百块,半年一付,上打租!”终于,老人开了口。

    三百块租这样一个院子,价格稍稍有些高。这年月,李浩出去打工一个月差不多也只有三百块钱。

    “大爷!我这刚刚复员,手里面也没多少钱。能不能少点儿,这房租看看能不能一个月一付。都不容易!”李浩没想到,这老家伙就是房东。李浩说着话,递过去一支红梅。

    “呲!”划着火柴给老头点着了火。

    “成吧!一个月二百四十块钱,房租三月一付。”老头很好说话,估计还是复员兵的身份起了作用。

    “成!大爷您贵姓。”

    “姓张!”

    “这房子是您的?”

    “不是!”老头晃了晃脑袋,李浩鼻子差点儿没气歪。

    不是你的房子,跟老子这搭话搭了半天。

    “我儿子的,全家去广州发财去了。剩下这院子没人住,我老头子租出去弄俩钱花。”

    “张大爷好!”

    上午租完房子,下午李浩就以装修的名义,扛来了工具。只是老张头不管怎么看,这铁锹和洋镐都不像是装修房子的。

    “大爷!您看这房子也没个下水管,我准备刨一条沟,把屋里的脏水直接引到井里去。好歹咱也是饭店,洗菜洗碗的脏水不能装桶里往外倒。”这是李枭想好的另外一个说辞。

    “水泥地面弄坏了……。”

    “大爷,弄坏了我这饭店还咋开。回头一定给您抹平了!”

    “水电钱自付!”老张头点点头,背着手回了自己的院子。

    李浩站在远处,当年自己卖馄饨的地方,仔细比划了一下。确定,这房子下面就是自己要找的地方。希望这些年的记忆没有出差错!

    部队挖光缆沟打下的底子,李浩一下午工夫,就在地上刨了一个大洞。刨开坚固的水泥,再刨开地基砖层。下面就是土地面!

    尽管现在是冬天,但地下大概一米深的地方土质还是比较松软。地洞下面啥也没有,李浩不得不向四周扩大。现在他只希望,老天爷不要跟自己开玩笑。

    挖到差不多一米半深的时候,铁锹发出“当”的一声。这声音明显不是石头,李浩赶忙蹲下身子,手在土地上不停的摩擦。手电光下,李浩看到一片反光。

    是个坛子!

    按捺住xìngfèn的心情,李浩拿着小铲子,在旁边顺着坛子挖。

    坛子并不大,大概半米左右高直径差不多有三十厘米。这是一种东北常有的腌咸菜的坛子,李浩顺着往两边挖,很快又找到了个一模一样的坛子。

    小心翼翼的打开坛子,手电光照的地方,是一片银色的反光。

    就是这东西,大洋!

    当年这里拆迁,李浩在门口卖馄饨。亲眼目睹了农民工挖出了两坛子大洋,农民工一阵哄抢。李浩还花五十块钱买了一个,钻个眼挂跟绳子在脖子上戴了好些年。

    据说这一片解放前是风月场所,老人们都说这大洋肯定是窑子娘们儿藏起来的。

    找出准备好的麻袋,把坛子里面的大洋倒出来。土层下面的密封还是不错,大洋撞击起来的声音非常好听。看看外面天已经黑透了,李浩背着一袋子大洋回了家。

    这应该就算是第一桶金了吧!

    支持:求书帮,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