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章 归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求书帮】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乘警盯着他们的原因,是因为沈城大北监狱里面有人逃了出来。

    而且还是极其凶恶的重刑犯,他们干掉了武警,手里有武器。整个辽东省的警察和武警,都在寻找这两个家伙。警戒级别,堪比当年偷四六三医院军人服务社的大王、二王。

    在此背景下,穿着土黄色军棉袄,留着小平头的李枭和方强,引起乘警的注意就不奇怪了。

    “还要感谢两位解放军同志。”乘警很客气,估计是刚刚的事情有些后怕。

    “没关系,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李浩嘴里说着这年头常说的客套话。

    两个人正说着没营养的废话,方强用胳膊肘直捅李浩。

    “干嘛!”趁着乘警低头写笔录的机会,李浩小声问方强。

    方强没说话,最使劲儿向后努,眼睛斜的像个中风病人。

    身后另外一边座位上坐着一个女人,确切的说应该是年青漂亮的女人。看衣服,应该就是刚刚那个被劫持的倒霉蛋。

    刚刚头发遮住了脸看不清楚长相,现在看清楚了。杏核一样的眼睛挂着一对双眼皮,鼻子挺翘的像滑雪板,嘴不大,粉红色的嘴唇一张一合小声说话。一看就是受过良好教育,气质上属于秀外慧中的那种。

    “美女!”方强声音小的像是特务在接头。

    “你上,我掩护。”

    “好!”方强“蹭”一下站起来。

    “解放军同志,你干什么?”乘警吓了一跳。

    “上厕所!”方强说得大义凛然,然后大踏步走向车厢前端的厕所,目不斜视!

    面对敌人凶狠如狼,面对女人怯懦如羊。方强完美展现了什么叫做有贼心没贼胆儿!

    此时的李浩,没贼心也没贼胆儿。

    做完笔录之后,余下的时间都在餐车里面渡过。李浩歪倒在座位上,想着怎么能弄到一笔快钱。方强军姿坐定,双手放在膝盖上,目不斜视做正人君子状。

    火车停靠在家乡所在小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半。

    还是那座小火车站,一天只有两班火车发车。火车站萧条到站前连个小旅馆都没有!

    乘警亲自送下火车,与李浩和方强握手告别。

    走出火车站的时候,看到墙上悬挂的横幅。

    一人参军全家光荣!

    当年从这里走的情形似乎还在眼前。戴着大红花,耳朵里面听着军歌,亲人们站在月台上泪眼朦胧。好多人手里拿着照相机不断给各种人合影!

    回来的时候悄无声息,只有检票员的吆喝声:“车票看一下!”

    走出火车站大门,迎面走过来一哥们儿:“西头去不,十块钱。”

    “西头五块走不!”

    当两口家乡口音撞到一起的时候,jiāo易很快达成。这是一座东北三线小城,通常情况下打车都是五块钱,远一点儿十块。需要事前讲好价格那种!

    出租车沿着熟悉的道路行驶,两旁全都是熟悉的街景。三年过去了,道路两旁的建筑却没有任何变化。如果硬要说有变化的话,似乎是稍稍旧了一点儿。

    “浩子!咱去金刚山吃一顿?”

    金刚山,小城里面的著名烧烤。以量大,便宜,火bào,以及排座等号时间久著称于小城。

    “兄弟,这时间金刚山估计要下班了。”出租车司机chā了一句。

    是啊!现在还是九八年,大多数饭馆晚上九点之后停止营业。想要喝酒,街边上有蛇皮尼龙布围起来的大排档。鸡骨架十块钱四个,这季节的啤酒全都是冰镇,喝在嘴里冰得牙疼那种!

    “我知道一个地方,烤串儿不错,就在你们那不远。”很快出租车司机再次提议。

    “冷不冷!”

    “现在没有街边排挡了,都进屋了。大冬天的,谁还遭那个罪。”

    李浩看了一下时间,晚饭时间已经过去很久,这时候爸妈一般都在家里看电视,还是不折腾他们。

    小饭馆儿就在马路边上,名字很有意思——太熟悉!看里面喝酒的场面非常热络,门口摆着烧烤架,混杂着孜然香味的烟雾蒸腾而起,顺着风自然的飘进鼻子里。肚子叽里咕噜的叫起来,充满了对家乡烧烤的肯定。

    谁能想到,二十几年后这东西会成为东北一大特色。有人笑称,东北的轻工业是直播,重工业是烧烤。

    走进并不熟悉的太熟悉,随便点了点烧烤。重点是鸡骨架!这东西和啤酒最配,号称排挡双雄。

    上了二楼的一个靠窗雅间,李浩和方强放下行李,服务员很快拎来六瓶啤酒。在东北吃饭,可以先不上菜,但一定要先上酒。

    “今天火车上那女孩儿真漂亮,那气质,一看就是大学生。”方强起开两瓶绿牌大雪花。

    “看上了?”

    “嗯!”李浩很罕见的在方强脸上看到一丝羞涩,揉了揉眼睛,对就是羞涩,没看错。老天爷!这是幻觉。

    “那你不去搭话?一路上军姿坐的不错。”

    “想着去搭个话,可咱……好歹也是解放军叔叔,要注意形象。”

    “滚!”

    李浩没好气白了这货一眼!

    “真事儿的,咱好歹也穿着军装呢……!”

    李浩抻了抻身上的黄军棉袄:“就这……!”

    “算了!不说这个,走一个。”举起酒杯碰了一下,哥俩灌了一杯。还是家乡的老味道,有些苦的爽口。

    窗外就是棚户区,按照前世的记忆,大概十年后这里会拆迁。

    后来挖地基的时候还出过大事情,当时在工地门口摆摊卖馄饨的李浩,对这件事情记忆犹新。对!这就是机会,一个穿越者的机会。

    李浩一下子来了精神,眼睛雷达一样的搜索着。

    对了,就是那颗老柳树边上的民房。当时李浩在工地边上卖馄饨,对那颗老柳树记忆非常深刻。

    在火车上的时候,李浩还绞尽脑汁的想第一桶金。没有金子,这第一桶……李枭觉得手心发热,现在理解了什么叫做摩拳擦掌。

    “外面黑咕隆咚的,你瞅啥呢?”方强跟着李浩的眼神儿向外看,除了一片棚户区啥也没看见。

    “打住!”李浩连忙阻止。

    现在他很怕听到“你瞅啥”之类的字眼儿,太他娘的吓人了。这在个满是醉鬼的太熟悉里面,说这话尤其吓人。

    “你说有戏没戏?”方强很有种锲而不舍的精神。

    “啥?”李浩一时半会儿没弄懂。

    “我和火车上那女孩儿啊,孩子的名字我都想好了。”

    “呃……!”

    s:新书求推荐票!

    支持:求书帮,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