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章 一群大男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求书帮】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第二章一群大男孩

    “怎么着?搞对象这事儿还顶饱?饭都不吃了?你成仙了?”方强放下搪瓷饭盆,里面的饭菜还热乎,估计是这货一直放在暖气上。

    心里有些感动,战友之间的情谊。其实就是从留一份饭,替一班岗这样的小事建立起来。绝大多数时候,三年里建立的情谊可以持续终生。

    “噢!”李浩应了一声,开始吃饭。

    应该说穿越不是普遍现象,除了后世穿越的主人公,李浩还没碰见谁是穿越人士。既然中了头彩,那就有必要把这辈子活得精彩一点儿,也算是对得起老天爷,也对得起自己。

    头彩……!李浩想起了双色球,仔细想了一下,这年月好像还没有双色球。到底有没有,李浩也记得不清楚。

    二十年前卖两块钱,二十年后还是两块钱。要说良心企业,二十年没涨过价的福彩中心应该算一个。多么好的一个致富捷径,李浩摇了摇头。就算是有双色球,他也不可能记得开奖号码。

    看了看墙上缺了一角的日历,再有十六天就是一九九九年。

    一九九九年,一个风起云涌的年份。

    这一年马华腾和张志东注册了sz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这一年的三月,马芸正式辞去了公职,后来被称为十八罗汉的马芸团队回到杭州,凑够五十万元人民币创建阿里巴巴,开始了新一轮创业,开发阿里巴巴网站。

    这一年,一个叫做李彦宏的人从美国回到中国。

    风起云涌,真的是风起云涌。

    许多年后一个叫做雷军的人说过,站在风口上,就算是一头猪也能飞起来。

    李浩仔细审视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拿掉嘴边的饭粒。不管怎么看,镜子里这小子似乎都比猪聪明些。

    当然!也比猪好看。

    “都冻成那样了,还在臭美。”方强嘟囔了一句,然后就加入到饭后娱乐——拖拉机。

    李浩笑笑没说话,按照上一世剧情的发展。这时候他应该摔掉饭盆,打烂玻璃,在墙上砸出那个触目惊心的血手印。然后用马扎、床板,把方强和另外一个战友开了瓢。

    再然后,就是冲出去手持拖把一个人k全连。

    是的!上辈子李浩差点就被打死在复员前夜!

    二十年后,再见连长的时候。那老兄仍旧心有余悸的指着李浩:“这小子太虎了!”

    错误之严重,连身为副团长的叔叔都摆不平。李浩被当成全师典型关了七天禁闭,然后已经封口的档案被拆开,里面塞了个处分,由专人送回家乡武装部。

    背着处分自然没有好工作,经过长达一年的等待之后,发配一样的被分配到铁路上做检修工。就是住在铁路边上,一个不足十平米的房子里面,整天拿着小铁锤对着铁轨敲敲打打,看看铁轨有没有坏掉的工作。

    刚刚看到十平米小屋,李浩就有一种逃跑的冲动。肮脏、破旧、窗户上的玻璃碎了,用白色医用胶布粘起来,阳光照耀下灰尘四散飞舞。

    阳光透过脏兮兮的玻璃窗照shè进来,一个年迈的检修工端着搪瓷缸子喝着开水。阳光照在他脸上,犹如电影中的大特写。

    苍老的皮肤皱皱巴巴沟壑纵横,和山上的松树皮相似度极高。佝偻的身子浑浊的眼睛,胡子拉碴两鬓斑白。带着李浩来jiāo接的那王八蛋说,老先生只有四十六岁。这他娘的哪里是四十六岁,李浩觉着说六十四岁都算年青。

    不敢想象自己二十五年以后也是这副模样,李浩连行李都没放下,就决定打道回府。

    调转工作自然是行不通的,不过辞职就喜闻乐见了。反正大把的人想进铁路吃皇粮,农村里有许多小伙子转着圈儿托关系,想要找这么一份检修工的工作。

    李浩算是自动放弃分配,民政局自然也不会再管。从此李浩就踏上了打工的路,当过服务员,当过维修工,当过搬运工,开过出租车。彻底的沦为社会底层!最艰难的时候,他甚至有些后悔没当铁路检修工。

    在穿越之前的那段时间,刚刚离婚的李浩还想着,是不是学着写部网络,说不定可以一pào而红改变人生际遇。

    “我说,不至于吧。就是跟对象见个面,就成了这副德行?别咬了,你把饭盆给吃了,我们还得送去你卫生队。”方强说完话,一屋子大小伙子开始起哄。

    对象,与干哈,嗯呐,等一起,成为最有东北特色的方言代表。后世都改成了女朋友,文绉绉的,一点儿都没有对象显得亲切。

    李浩这才从回忆中抬起头,发现玩拖拉机的人都不玩了,手里拿着扑克牌在看着他,好像他脸上长了花一样。低头一看,发现饭早就吃没了。自己刚刚发癔症的时候,把饭盆啃得“叮当”作响。

    什么时候发癔症也能发到浑然忘我的地步,李浩对自己的新技能非常惊奇。

    “没事!没事!”李浩讪讪的摇了摇头,拿了暖瓶倒了些水,用喝水来掩盖自己的尴尬。

    “肯定是想对象了,我说,你是不是把人家肚子搞大了。”提起女人,周宝华眉飞色舞xìngfèn莫名。

    周宝华!

    黑龙江人,睡在李浩上铺的兄弟。这货就是一个活宝,复原前指导员找老兵们谈话。问他们是不是愿意留队,如果部队让他们留队,他们会怎样?

    这位宝华大哥的答案堪称石破天惊。

    逃走!

    惊天地泣鬼神的两个字,让李浩每每回忆起来,都佩服这位兄弟的勇气。后来听说,这位兄弟在亚布力滑雪的时候,失误撞了某位大人物家的公子。然后他把人家揍了一顿,再然后……就木有然后了。

    “八成!”

    一群牲口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起生理卫生知识,个别自诩为西门庆的家伙,就开始吹嘘自己和女朋友的那方面经历。

    李浩笑着看这一群即将退伍的大小伙子,其实他们还都是大男孩儿。三年的军营生活,让他们部分脱离了时代。很多事情他们都知道,但是缺乏亲身体验和思维方式的跟进。

    尤其是对于女人,这一军营中的稀有物种。青春期的大男孩们,充满了懵懂、好奇、以及……渴望!虽然也看过香港的那种片子,但远远不能满足大男孩儿们的好奇心。事实上,他们大多数人,没有摸过姑娘的手。

    果然,赌博和女人是男人永恒的话题。有人挑起话题来,就有人迅速跟进。

    李浩上铺的周宝华以过来人的身份,给大男孩们现身说法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据他说,去年春节回家探家的时候,他曾经和女朋友亲密接触过。

    “我对象,那身材可好了。第一次的时候,出了好多血。咕嘟!咕嘟的冒!”周宝华眉飞色舞口水横飞,四周一片“咕嘟”“咕嘟”咽唾沫的声音。

    “不能吧,那不是大出血?”一个惊讶的声音。

    “且!你啥也不懂,真事的,哗哗的淌血,还往外喷。”周宝华对那个声音不屑一顾。

    “你把动脉捅漏了?”方强挠挠脑袋,弱弱问了一句。

    “噗……!”李浩实在忍不住,刚刚喝下去的一口水喷在了窗户上。

    s:新书期,请各位书友举爪收藏,投推荐票。老龙拜谢!

    支持:求书帮,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