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七章 小误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林府的废墟上空。

    抱着林清浅的谢远一个闪烁,自半空之中现出身来。

    他好似忽的感知到了什么,不由转头。

    林府后山被阵法遮蔽,什么都看不清晰,但他却感受到了那一瞬间极其强烈的天地波动。

    那种感觉……好似在哪里见过。

    但谢远还是按捺住了再折回去看看的想法。

    他不知道那人究竟是不是林惊龙,但对方绝对不正常。

    在最后两人神识短暂jiāo锋的那一刻,载物为了震晕林清浅溢散了一丝神识之力,谢远隐约从中窥见了一点东西。

    神识力量来自灵台,而灵台其实也算是修士精神世界的折shè。

    死寂、黑暗,如崩坏的山崖和腥臭的大海,满是绝望和疯狂的气息……

    这就是谢远惊鸿一瞥间感受到的东西。

    这也是为何,谢远没有丝毫留恋,直接带着林清浅离开的原因。

    在谢远有些出神的时候,xiōng膛上忽的感受到了一些湿润。

    他低头,林清浅不知何时已经醒来。

    她静静趴在谢远怀中,看向林府后山的方向,却是泪眼婆娑,眼神茫然。

    “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好像……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可是我不知道是什么。”

    林清浅呓语一般的说道,双手绞在一起,泪如雨下。

    “哦?”

    谢远皱眉,随即叹

    息一声,伸手抹去了林清浅的眼泪,“别想了,假设他真的是林惊龙,至少他还活着,这就是一件好事不是吗?”

    林清浅微微点头,不再言语,只是抓紧了谢远的衣服。

    谢远知道她心中应该极难受,只是这种事却也不是言语可以安慰,便也不再说话,神识四下一扫,随即脚下一动,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

    百丈之外的一处残缺凉亭之中,李晟和唐世嫣正在此处等候。

    随着“啵”的一声,看到谢远和林清浅出现,两人迎了上来。

    “呀,大师姐,你没事吧?”

    唐世嫣见林清浅面容憔悴,不由问道。

    林清浅勉强牵动了一下嘴角,摇了摇头。

    李晟看向谢远,见谢远没有解释的意思,也就明智的没有多问。

    “其他人呢?”

    “清扫完这片战场后,大师兄就带他们去城中抢……咳咳,去查看情况去了,好像是因为收到了大长老的传讯。

    哦,好像六长老也来了,就在南城外,说是收到了齐欢师兄的传讯来接应我们的。”

    “这样么……”谢远沉吟起来。

    李晟却是有些迫不及待,“要不我们也进城去吧,现在还不时传来轰鸣声,这青州灵脉就是大,真他娘的耐zhà!”

    谢远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他却在思索着另外一件事。

    若不是刚才变故连连,谢远早就动手了,但现在……或许

    也不晚。

    “先将她们送到六长老那里,你和我进城去。”

    有了决定,谢远也不再耽搁,拉着林清浅冲天而起,李晟和唐世嫣随后跟上。

    ……

    青州南城外的一处浅坡上,有两人并肩而立。

    左边的一人身形魁梧,一头火红色头发颇为醒目,背负一柄长约一丈的巨大阔剑,奇怪的是剑却好似并未开锋。

    天阳门藏剑锋,四长老,唐东。

    右边的人则是一个身形矮小的老者,白发飘飘,可谓仙风道骨,面容也是极为和善,和左边之人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天阳门长生峰,六长老,马某人。

    此时,两人盯着烟尘漫天的青州城,都是眼神闪烁,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马,刚才感觉到了吗?”唐东开口,打破了寂静。

    “呵呵,今日这青州城动静颇多,却不知道四长老您说的是哪一桩?”马某人笑呵呵的说道。

    “六长老,说了多少次了,叫我唐东唐疯子都行,我都没和您老见外了,您总是这样客气我很难搞啊!”唐东无奈的说道。

    “该讲的礼数还是要讲的,人心散则世道乱,马某人如此顽固,倒是让四长老见笑了!”马某人笑道。

    “礼数礼数……都认识几十年了还不知道你真名叫什么,这算礼数吗?”唐东嘀咕了一句。

    “四长老何必拘于世俗,我等修道人士,皮囊、名姓有何重要?”马某人笑眯

    眯的说道。

    “说起来,那个什么吴彦祖真的不是你的弟子?”唐东像是想起了什么,狐疑道:“虽然门主已经否认过,但我怎么还是不太信?”

    “自然不是。”马某人摇头,叹息道:“七峰长老以我马某人修为最弱,不过是痴长了一些岁数,莫非四长老认为我能调教出这等弟子?”

    他妈的,就没见过你长生峰首席那个叫王什么玩意的弟子出过手,鬼知道你调教出了什么弟子!

    唐东暗自腹诽,脸上却只是云淡风轻的“呵呵”了一声。

    “今日过后,极东之地大变将至啊。”

    唐东注视着烽火漫天的青州城,目光深处有潜藏的xìngfèn。

    “哦?四长老猜到了?”

    马某人笑道。

    “废话!内门精英弟子几乎被抽空,我唐东即便再迟钝,此刻也猜到了十之……剩下的,就只有对门主五体投地的敬佩了!”

    唐东感叹道,“换做我的话,哪怕是打破脑袋也不敢这么玩!”

    “门主此举多半也是无奈,弟子们或许还不知道,但我们这些长老哪个不知,天阳门地底那条灵脉早在数月之前便已经枯竭……”马某人摇头。

    “是啊,若非门主运筹帷幄,早早布局,门内弟子早该在上个月修行就要陷入停滞了。”

    唐东说着,心情也是畅快起来,“此番青州灵脉再收获一番,至少一年半载内倒不用再为灵石发愁了。”

    “四长老恐

    怕高兴的太早了。”马某人却是叹息一声。

    “怎么?”唐东不解道。

    “四长老恐怕忽略了,青州或者说整个极东之地,可不是只有我天阳门的灵脉在枯竭啊……”

    “你是说?”唐东只是心思略微一转,就明白了马某人的意思,不由脸色一变。

    “今日过后,天阳门就将成为众矢之的,此事到底是好是坏实在难言,马某人连占数卦,唯独到了这一步,却不知道门主究竟是何打算?”

    这一刻,马某人的眼神陡然变得深邃无比,那一瞬间的沧桑感如同千年之树,只是唐东并没有察觉到。

    “也不至于这么严重吧?”唐东笑道,“今日之事,以我的猜测,多半龙虎山和浮光剑宗也有参与,并非我天阳门独占,况且……

    我天阳门青州第一的名头,却也不是吹嘘出来的,我倒要看看哪个宵小之辈敢打我天阳门的主意!”

    “四长老只怕是忽略了,我天阳门可还手握一条完整的灵脉没有开采啊!”马某人若有深意的说道。

    “哪来的灵……”唐东先是皱眉,随即也想到了什么,顿时不语。

    “说来也奇怪,这数月大长老为了灵石之事殚精竭虑,也曾数次提起那条灵脉,但门主都好似刻意忽略,却又不知道其中又有什么门道哟……”马某人自语道。

    “想那么多做什么,门主自有他的打算,他怎么说我们怎么做就完了。”唐东也想不通,但他很快就摆摆手,不再纠结。

    马某人摇头一笑,也不再言语,只是眉心一动,抬头看向高空,“有人来了。”

    “嗯?这么快就出来了?不会吧?”

    唐东也抬头看去,天际正好是出现了四道身影。

    “好似不是那些人,草,是……李晟这臭小子!”

    唐东仔细一看,顿时大怒,“这小王八蛋还敢出现在老子面前?”

    ……

    与此同时,高空之中,李晟也遥遥看到了下方那两道身影。

    “喏,谢远,那个白发飘飘好像得道仙人一样的就是长生峰的六长老马某人了,你估计没见过,他旁边那个……我草,四长老怎么也在!”

    李晟怪叫一声,在谢远愕然的目光之中转身、拔腿、提速一气呵成,眨眼就到了百丈之外。

    “他这是怎么了?”谢远不解的看向唐世嫣。

    “哦,我听晟哥说过,他好像和四长老有什么误会呢……”唐世嫣有些懵,随即眨巴着眼睛说道。

    “误会?”

    “嗯,应该不是什么大事,晟哥说都是些小误会啦……”

    也就在唐世嫣解释的时候,一阵狂风从三人身边刮过,直追李晟而去,却是暴怒的唐东。

    “混账玩意,你给本长老站住!

    老子说了多少次了,你敢再去灵湖zhà鱼,老子就扒了你的皮,你他妈竟然敢和田幸直接抽干灵湖的水?”

    “可是四长老,你只说不准再zhà鱼,没说不可以抽水

    啊,再说要不是抽干灵湖的水,哪里吃得到那头九百年的老鳖,四长老你也吃了的,不能赖账啊……”

    远远地,李晟发出了弱弱的辩解声。

    “混账,一点边角料泡酒就把老子打发了……呸,老子介意的是这个吗!

    那老子问你,上一期《八卦周刊》又是怎么回事,老子几时暗恋过大长老!

    还有藏书阁那场火灾又是怎么回事……”

    谢远一边听着唐东的怒吼,一边目瞪口呆的看着唐东拔出了剑,毫不留情的一剑斩了出去。

    李晟惨叫一声,应声而倒,从半空直挺挺的栽了下去。

    谢远看了一眼呆滞的唐世嫣,忍不住嘴角抽搐,“这就是你说的……小误会?”

    ……

    “弟子李白,见过四长老和六长老!”

    浅坡之上,谢远朝一直审视着他的两人行了一礼。

    至于李晟……

    此刻已经被五花大绑的捆在一边,气息萎靡,还不时发出“呜呜”声,弄得旁边的唐世嫣转来转去,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谢远却懒得正眼看他。

    唐东那一剑看似无情,其实没有伤到李晟的要害,这bī就是在装可怜罢了。

    林清浅心情不佳,此时也没有出声,只是默默的看着远处发呆。

    而唐东和马某人,从落地之后就一直盯着谢远看,看得谢远多少有点头皮发麻。

    “真叫李白?”唐东似笑非笑的说

    道。

    “四长老,名字不过是个代号罢了,不重要。”谢远轻咳一声道。

    “跟老马的说辞如出一辙,你确定你不是长生峰弟子?”唐东狐疑道。

    马某人也是一怔,随即看着谢远笑道,“你的面相有些意思。”

    谢远起初不在意,因为他此刻并非本来面目,但等对上了马某人的眼神,他却是一惊。

    因为在对方的眼睛之中,倒映的竟然是自己的真实面貌。

    谢远是真的有被惊到。

    他这是“翻脸”之术,可不是寻常伪装,印象中,这还是第一次被人看穿。

    “呵呵,小子,六长老对占卜、命相一道可是大有研究,不如让他给你看看相?”唐东笑道。

    虽然不知道马某人是怎么做到的,但谢远还真起了一点好奇心。

    拜九叔所赐,他自己对卦术也略有一些研究,只是并不精通。

    “那不知道六长老觉得我的面相如何?”谢远问道。

    “呵呵,你的命相还真有些奇特。”马某人先是一笑,“看命宫像是横死之人,只是不知为何又突然命格一转,大道无量,咦,等等……”

    马某人本来笑的很随意,忽然之间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目光一凝,竟是变得严肃起来。

    连唐东都罕见他这般模样,不由也专注的等待着下文。

    “这是……”

    谢远正对着马某人,清晰得看到了他眼神之中的一系列变化。

    从随意到凝重,随即是震惊,最后竟好似还生出了一些恐惧……

    “啊!”

    没等谢远回过神,马某人骤然惨叫一声,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双目竟是流下了猩红的血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