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9章 错在哪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可以快速找到你看的文

    第59章 错在哪里

    “哎呀,既然刘根琴没什么大事,我们就明天再来吧现在都十一点多了,我得赶紧回去,明天生意还得做呢”张翠香又说。

    那张强和他爸不敢轻易走开,见楚羽白是这家的当家人,干干笑了笑,搓着手走上了前去。

    刚走到楚羽白面前,又立马反应过来什么似的,赶紧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来,抽出一根递给了白色衬衫的男人。

    楚羽白轻轻皱了眉,“对不起,不抽。”

    那中年男人把烟收起,连忙揩了揩手,为难的笑了笑说,“兄弟,你看要不我们先去把医yào费付了,今儿个我们就先走,你也知道我工地上的事情根本离不开我”

    还不等楚羽白说话,中年男人又说,“你放心你放心,我先拿两万出来算是营养费,接下来赔偿我们再慢慢算,你看行不行”

    楚羽白看向姜若,“你的意思呢”

    姜若点了点头,“好,那就先这样吧”

    这家人态度还算不错,刘根琴也暂时脱离了危险,接下来就是赔偿的事情了,都杵在这里也帮不了什么忙,让这几个人先走也行。

    中年男人听了这话,立马喜逐颜开,“行行,那我就先去jiāo钱。”

    安正海一脸警惕的跟了上去,临走时又对姜若说,“姐,现在这边没什么事了,你要是忙的话就先回去,妈这边有我守着就行。”

    还不等她开口,盛珩也点了点头看向她,认真的说,“是的羽蔓,现在已经晚了,我送你回去,你妈这边,我会帮忙看着的。”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先回去了,毕竟她是从盛珩那里好不容易才有机会溜出来的,要是回去得晚了,不知道这个男人会怎么发作。

    “你不用送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姜若又说。

    “大晚上的,你一个女孩子不方便。”楚羽白眼神一黯,据理力争。

    要是被楚羽白发现她没有回出租屋那还得了她只得又说,“现在我妈这里需要人,你不能离开,你要是离开了,小海一个人可应付不来。”

    听她这么说,楚羽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又把她的肩膀握得更紧了一些,“你信任我”

    姜若心底暗叹一声,脸上却牵出了淡淡的笑意,“当然信任。”

    “好,那我就和小海守在医院,你到家了给我发信息。”楚羽白脸上笑容更明显了一些。

    姜若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医院。

    打车回到池山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她缓缓走进了像欧式城堡一样的别墅,在暗光之下,摸索着打开了女佣房的房门。

    打开灯,她立马吓了一跳,黑色西装的男人正斜斜坐在她的床尾,眼眸混沌不清,有一抹若有似无的酒气蹿进了她的鼻腔。

    “你、你怎么在这里”姜若有些吃惊,按理来说他现在应该正和苏菲菲在卧室里缠缠绵绵才对。

    “过来。”男人的声音带着些许柔意,脸颊浮起一抹淡红,一副微醺的模样。

    姜若皱紧了眉缓缓走过去,“你怎么在我房里待着苏菲菲呢”

    盛珩却一脸温怒的看着她,语气却始终凶不起来,“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待着”

    他用手指指了指地上,又说,“这里,是我的”

    是是是,这里是你的地盘,你想去哪就去哪可是她还是疑惑,为什么丢下苏菲菲一个人来了佣人的房间

    无聊了还是喝多了

    男人又微微一斜,双眼迷离的指着姜若,“你也是我的”

    姜若愕了一下,这个男人还真是喝多了,否则要是平时,早都已经讨人厌的命令她干着干那了。

    盛珩说完,身子一软,倒在了她的床上。

    姜若顿在原地,这可怎么办难道她只能去别的房间睡

    看来只能这样了,幸好盛家别的不说,房间倒多。

    她深吸一口气,转身偷偷走出了房间,合上了房间门。

    令她吃惊的是,这里的女用房似乎都被锁上了,难道是因为那些女佣每个人都认领了一间的缘故

    她总不可能去二楼睡吧罢了,她还不想死。

    片刻之后,姜若又悄无声息的回到了房间,床上躺着的那个男人眼睛轻轻阖着,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落下了两道yīn影,碎发轻轻落在眼尾的方向,平时那嚣张不可一世的xìng子似乎在这个时候完全看不到了。

    就好像浑身长刺的人忽然刺全部拔光了,只剩软软的身子一样,完全没有所谓的气场和震慑力。

    这样的盛珩,好像比任何时候看起来都要顺眼和温柔。

    她缓缓靠近了床沿,坐在床尾看着男人的睡颜,不得不说,这个男人还真长了一副好皮囊,这张脸从任何角度去看都是无可挑剔的。

    姜若轻轻推了推盛珩的胳膊,试探着轻声说,“盛珩你去你自己的房间睡好不好”

    男人没有反应,依旧阖着双眼,呼吸沉稳绵长。

    该不会是睡着了吧姜若又用了更大的力气推了推黑衣男人。

    还是没反应。

    看来他不是微醺,而是完全断片儿了啊估摸着是喝多了找不到自己的卧室,才不偏不倚摸到了她的房间来。

    “盛珩”姜若又用手指chuō了chuō男人的胳膊,男人完全没有反应。

    她又忍不住想去chuō一下男人的脸颊,平时不敢在老虎头上拔毛,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姜若瞬间有些放飞自我。

    “盛珩”她又chuō了chuō男人的脸颊。

    仍然没反应。

    这样的盛珩,还真是挺可爱,比那凶神恶煞的盛珩强太多了。

    姜若整个人顿时放松下来,也软软躺在了盛珩的身边,要是这个男人一直都这么软软的好欺负就好了,可惜偏偏这是个蛮横又霸道的主,一生气恨不得房顶都得掀了。

    这个危险的男人姜若在心里暗斥。

    她缓缓斜眼看了一眼盛珩,又见他脖子上的纽扣系得太紧,这么躺着肯定不舒服,她只得缓缓起身,想要帮忙把他的纽扣解开两颗。

    否则怕他憋死了。

    她伸出手去一颗一颗解着男人的纽扣,却发现那纽扣细细小小,不是很好解,于是只得微微撑起身子来,往男人身上凑了凑。

    一双狭长的眸子缓缓睁开,深邃的眼睛里带着一抹迷离。

    姜若没想到他会突然醒过来,立马吓得将手松开,男人眼眸慢慢流转,薄唇轻启,“你在做什么”

    “你这领带勒得这么紧,我只是看你快被憋死了,才想帮你”姜若慌乱的解释着。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