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学长,你刚才是在和谁说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顾乐梓的母亲沈婉,沈家的独生女,是沈老爷子捧在掌心都怕磕着碰着的心尖宠,被顾海那副英俊的皮囊和虚伪的温和蛊惑,铁了心要嫁给这个男人。

    当时顾海也只是个小公司的老板,沈婉一个包都能比他那小破公司一个月的流水多。

    沈老爷子看不上顾海,但自家女儿喜欢的要紧,沈家家大业大,不在乎男方这点钱,只要顾海对沈婉好就行。

    沈家自掏腰包给女儿办了个极其盛大的婚礼,将沈婉的手jiāo到了顾海掌心。

    沈老爷子走得急,半夜突然心脏病发,撒手人寰。

    沈婉哭红肿了眼,以为从此能依靠的男人只有顾海一个人,结果婚前温柔体贴的男人在老爷子去世第二天就撕破了那和善的伪装,露出潜伏已久的滋着dúyè的獠牙。

    顾海全面接手了沈家的产业,暴躁易怒,大男子主义,沉迷酒色,以前隐藏的恶劣习xìng全部肆无忌惮地暴露出来。

    顾乐梓没觉得母亲逃跑有什么错。

    顾海那么虚伪的一个人,在外人面前总是装出一副温柔和善的模样,回到家就会更加恶劣地fā xiè自己的暴躁和怒气。

    母亲逃是应该的,不逃跑的才蠢笨。

    即使沈婉并没有带上他。

    顾乐梓理智可以明白母亲的难处,却仍对这种近乎抛弃的举动han了心。

    他只能听顾海的要求,尽力把自己的一切都做到最好,以让自己少挨几顿藤鞭的苦。

    顾海不允许他笑,只是因为顾乐梓的唇和沈婉异常的像。

    顾乐梓一笑,顾海就会想起自己那些卑躬屈膝讨好沈老爷子的日子,觉得顾乐梓的笑就是在嘲讽他吃的软饭。

    顾乐梓便小心收敛了神情,每日在顾家都是那种面无表情的状态,看起来清冷不易接近。

    顾衡母子在沈婉逃跑的第二年被顾海接进了家门,顾衡只比顾乐梓小了半岁,每看到一次那张容貌相似的脸,顾乐梓内心对顾海的厌恶便更浓重几分。

    顾衡的母亲与千娇百宠长大的沈婉截然不同,温顺听话像个没有自主意识的机器,完全满足了大男子主义的顾海对于婚姻的想象。

    只可惜玩了两年就腻味了,寻了处房子打发走,又去寻找新的刺激的。

    他现在什么都拥有了,钱财权力,还有两个与他血脉相承的儿子。

    顾乐梓漂亮出色,还未成年,就已经有一堆商业上的伙伴早早瞄上了这株好苗子,来找他商量喜结良缘的事。

    陆璐就是他从小就定下的未婚妻,两人原先按照家长的设想等到18就要订婚。

    却没曾想,顾乐梓终于攒够了足够的钱,在十六岁那年像他的母亲般,逃跑了。

    顾乐梓其实逃跑的很拙劣,甚至顾衡都能轻而易举找到他,顾海却没有派人追来,大抵是觉得他呆在家里也碍眼,等到有用时再叫回来就可以了。

    更何况手里还有沈婉留下的旧宅作为把柄。

    沈婉爱花草,沈老爷子就专门给她买了一栋私人别墅让她来伺弄那些花草,小时候和母亲一起去那栋别墅里玩,是顾乐梓最珍贵的回忆。

    ......

    顾乐梓给易平平讲这些事时讲的很慢很慢,一字一句说给小男生听。

    说了一半自己的眼圈也红了,他本就生的俊美漂亮,一双浅淡的凤眸氲了些水光,波光潋滟地映照着面前俊俏男生的倒影。

    易平平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光洁的脸颊往下淌,听完后抱住顾乐梓呜呜地哭,小身子一抖一抖,又开始打刚才好不容易止住的哭嗝。

    “我说的这些学长都听懂了吗?”顾乐梓一下一下抚摸着小家伙róuruǎn顺滑的头发,缓慢地问道。

    “听...懂了呜呜呜......”易平平哭着道,“乐梓...我的...心好疼呜呜呜......很难受......”

    “因为学长喜欢我,所以心疼我。”顾乐梓手按在男生纤细脆弱的脖颈,感受着上面真实跳动的脉搏。

    顾乐梓跟易平平抱了一会儿,然后放开他,拉着易平平的手强调道:“所以学长不能离开我,我不想再受一次那种和最亲近的人分开的痛苦了。”

    “学长会答应我的,对吗?”顾乐梓盯着易平平那双哭的黝黑湿润的眸,又问起这个已经说过很多次的问题。

    易平平抿紧了唇,哽咽地点头。

    顾乐梓双手捧着易平平的小脸,亲了亲他哭的shīlùlù的脸颊,温声道:“明天我们不去学校了,我带学长去我母亲的旧宅看。那里有很多漂亮鲜艳的花,还有绿色藤蔓围绕的秋千,学长一定会喜欢的。”

    易平平也shīlùlù地去亲顾乐梓泛红的眼角:“乐梓在...呜呜哪......我就......呜呜喜欢哪...嗝呜呜......”

    顾乐梓任他把哭的乱七八糟的泪渍蹭到自己脸上,轻轻拍着易平平的背。

    快睡时顾乐梓又捏了捏怀里人软软的脸颊,说道:“学长今天帮我教训了顾海,他肯定会怀恨在心,想报复学长的。”

    “那个老混蛋!”易平平望着顾乐梓还未消肿的脸,先愤愤地骂了一句,而后茫然问道,“他会怎么报复我?”

    顾乐梓沉默了片刻:“我也不知道,不过学长以后都尽量和我呆在一起吧,我们不要分开,这样比较安全。”

    易平平乖巧地嗯了一声,心里却在想自己要保护乐梓,再也不能让乐梓受这种伤。

    等顾乐梓睡着了,857又蓦地出声,叫醒了也快迷迷糊糊睡过去的小乌龟。

    【宝贝,宝贝!醒醒!今天还有任务呢!】

    易平平晕晕乎乎睁开眸,软糯道:“什么?”

    【你忘了吗?!血啊!宝贝,快拿出你的小瓶子,要男主的血!】857催促道。

    易平平迷糊地哦一声,小爪子在空气中一伸,一道淡绿色的光芒闪过,那个粉色的小瓶子就出现在男生白嫩的掌心中。

    【快做快做!】857激动道。

    易平平小手拉住顾乐梓修长漂亮的手指,露出小尖牙准备下口时,又犹豫了。

    【又怎么了,宝贝?】857心焦道。

    “857,万一我们血yè现在就融合,我会立马被传送走吗?”易平平问道。

    【不会。】857果断道,【是需要宝贝你自己打开穿梭隧道的,所以还可以再停留一段时间。但那段时间内宝贝你的灵力会飞快消逝掉,直到维持不住人形变回小乌龟,然后被强行传送。】

    【这样宝贝你获取的灵力也会大打折扣的,划不来划不来!】857拒绝道,【还是按照常规步骤比较好。】

    易平平蔫蔫地哦了一声,又默默把顾乐梓的手放了回去,小瓶子也收回了灵力空间。

    857顿时急了:【怎么啦宝贝,我们好不容易把好感度刷到80,现在可是大好时机啊!】

    857不知有多担心小乌龟再闯什么祸,转瞬给它来个好感度暴跌。

    如果真那样857可能会想原地去世。

    易平平看着顾乐梓还残留着淤青和yào雾的脸颊,软声软气道:“乐梓的脸受伤了,今天想先给他疗伤,不想再给他添伤口了。”

    易平平是只修炼不精的小妖怪,每天能使用的灵力只有那么一点儿,用到这处就管不了那处。

    顾乐梓睡着时也蹙着眉,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易平平的心颤颤的,伸出小爪子轻轻抚摸顾乐梓受伤的那部分脸颊。

    一道轻柔的淡绿色光茫过后,顾乐梓脸颊上的淤青和肿胀霎时消退了,重新恢复成那张光洁白皙的脸,像只应该摆放在贵重橱窗的精致瓷娃娃,怎么看怎么漂亮。

    857看着小乌龟痴痴望着顾乐梓的目光,叹了口气:【算了,只差一天也没关系。宝贝,明天一定要做啊!】

    易平平轻轻嗯了一声,把小脑袋埋在顾乐梓xiōng膛:“晚安,857。”

    【晚安,宝贝。】857道,少年带了点空灵的机械音消失在空气中。

    像是感觉到怀里人的动静,顾乐梓抱着易平平腰肢的手也收紧了,将男生牢牢束在自己怀里。

    等到易平平呼吸轻浅平缓,确定他睡着后,顾乐梓蓦地睁开了眼睛。

    那双平日澄澈潋滟的凤眸此刻在黑暗中显得有些晦暗不明,垂下眸,直直盯着怀里小人露出的纤细的仿若一只手就能扼住的雪白脖颈。

    刚才男生摸上自己脸颊时,顾乐梓突然感觉自己的脸上的伤不痛了。

    现在伸手摸了摸,白日的被打出的肿胀已经完全消失了,刚刚还稍微一碰就火辣辣的痛,现在连使劲按都没丝毫疼痛感。

    顾乐梓放下手,抱紧怀里的男生,沉默了良久,轻轻问道:“学长,你刚才是在和谁说话?什么传送走,857又是谁?”

    使用灵力后困倦极了的易平平丝毫没有回应,只是在梦中咂了咂嘴,又往顾乐梓怀里拱,小脸在顾乐梓结实温热的xiōng膛蹭了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