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五十三章 你也要像唐元冥一样软禁我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这样的温柔,却不是盛莞莞想要的。

    盛莞莞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凌霄的手,撑着身体坐了起来,han意顿时从四面八方涌向她,“好冷。”

    盛莞莞打了个冷颤。

    凌霄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浓烈的烟草味扑鼻而来,盛莞莞的心揪紧了下:他到底抽了多少烟?

    如果他们之间有一点信任,他就会知道,女人是他的,孩子也是他的,何至于如此烦恼?

    盛莞莞走出阳台洗漱,凌霄为她装好水,并将牙膏挤好递给她。

    如此体贴,凌霄还是第一次。

    吃饭时,格外安静,双方都无话。

    饭后,盛莞莞对凌霄说,“我想回家。”

    她的爸爸和外公外婆还在家里等着她回去。

    凌霄在她面前蹲了下来,一双深邃的眸子格外犀利,“我送你回去,下午跟我一起回凌俯。”

    他的态度摆得很低,声音虽然也很柔和,语气却毫不商量的余地。

    他想让盛莞莞跟他回凌俯,唐元冥不知去向,只有她呆在他的身边,他才能安心。

    但是这只是他的意愿,盛莞莞平静的看着他问,“跟你回凌俯,以什么身份?”

    凌霄说,“等孩子生下来,我们就复婚。”

    为什么不是现在,而是要等孩子生下来?

    她现在是未婚先孕,难道他想了一夜,也没想过要给她和孩子一个名分吗?

    盛莞莞掀了掀略苍白的唇,“那就等孩子出生后再谈。”

    说完,盛莞莞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莞莞。”

    凌霄喊了她一声,盛莞莞脚步都没停一下。

    一路有人认出了她,盛莞莞不得不加快脚步,腹部仍在隐隐作痛,但是她不能停下来,也不想停下来。

    凌霄一直追到医院门外,才追上盛莞莞,从身后扯住她的手,身体一弯将她抱了起来。

    盛莞莞没有挣扎,她一只手揪着他的衣领,平静而坚定的对他说,“我要回盛家,不去凌俯。”

    凌俯很大,但那不是她的家。

    冯越将车停在凌霄面前,凌霄没有回答盛莞莞,抱着她上了车。

    “回凌俯。”

    凌霄面无表情地道。

    那一刹那,盛莞莞脸上的血色尽退,平静的声音夹杂着深深的恐惧,“你也要像唐元冥一样把我囚禁起来吗?”

    盛莞莞眼底的惊惧,让凌霄的心头刺痛了下,沉默数秒,他才改口道,“去盛家。”

    劳斯莱斯,缓缓往盛家开去。

    盛莞莞靠在椅背上,双眼看向窗外,她在想,凌霄会不会变成下一个凌华清。

    如果孩子生下来,他一定会带孩子去做dna吧,所以他说,等孩子出生后,他们再复婚。

    她知道孩子是凌霄,但是凌霄不知道。

    他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不是已经考虑好了,如果孩子

    不是他的,她就没有资格成为他的妻子?

    凌霄看着盛莞莞精致的侧脸,心头有一种无力的疲惫感,他只是担心这次的事再发生,所以才想时时刻刻将她守在身边。

    但她好像并不能够理解他内心的惶恐。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一句jiāo谈。

    回到盛家,盛思源夫fù泪流满面,又喜又泣,盛灿更是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盛莞莞看着一夜之间,又苍老了几岁的爸爸,眼睛又酸又胀,“爸,对不起,让你们为我担心了。”

    盛灿直摇头,上下检查着她有没有受伤,细细检查了几遍后,才抱着她哽咽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盛莞莞这次并没有受重伤,除了手腕上浅浅的几道口子,就剩手臂上子弹擦过的伤痕,好在盛灿没有发现。

    好一阵,他们的情绪才平静下来。

    盛思源看向沉默的站在不远处,却让人无法忽视的凌霄问,“是你救了莞莞?”

    盛灿和祝文佩都看向凌霄。

    凌霄没有回答,盛莞莞被陈云帆绑架,救她的人不是他,而是唐元冥。

    他只是将她从唐元冥手中夺了回来。

    盛莞莞替凌霄回答,“是,是他从唐元冥手里救了我。”

    盛灿几个愣了愣,为什么是从唐元冥手里救了她?

    难道莞莞被绑架,还与唐元冥有关?

    盛灿面色沉重的问盛莞莞,“莞莞,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是

    被陈云帆绑架的吗,怎么会牵扯到阿冥身上?”

    盛莞莞不想瞒着家人,唐元冥的可怕远超他们想象,告诉他们,才能让他们心生提防。

    至于那些不堪的事,她没有对盛灿几个说,只说唐元冥囚禁她,想带着她出国。

    盛灿听后,脸上尽是难以置信,“阿冥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那么优秀的孩子,打小他看着长大的,怎么突然就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盛思源对唐元冥可没那么多感情,连连庆幸道,“他看着是个不错的孩子,没想到背地里还有这样可怕的一面,幸好你没有选择他。”

    祝文佩也想想就后怕,忍不住上前抱了抱盛莞莞,“好孩子,让你受惊了。”

    一番解释后,他们见盛莞莞脸色不好,就让她上楼去休息。

    然后盛灿向凌霄问起了关于这个案子的事,毕竟死了五条人命,是个大案子,现在唐元冥走了,他怕盛莞莞从无辜的受害者,变成嫌疑犯。

    “伯父放心,这事怀疑不到莞莞头上。”

    凌霄对盛灿解释道,“唐胜文如果想保下唐元冥,自然会送替死鬼出去,他不敢动莞莞。”

    “那就好,那就好。”

    盛灿总算松了口气,紧接着又唉叹道,“阿冥怎么这么糊涂,救了莞莞把那帮坏人送到警察局就行了,自有法律会制裁他们,为什么要自己动手?”

    救个人,却把自己变成了杀人犯。

    祝文佩见凌

    霄脸色不对,于是对他说,“莞莞受惊了,你上去陪陪她吧!”

    凌霄点头,迈着修长的腿上楼了。

    凌霄走后,祝文佩皱起眉对盛灿说道,“你说那么多做什么,没看见凌霄脸色不对?”

    盛灿莫名其妙,“我说什么?”

    他只是叹唐元冥不该那么糊涂,他没说什么了呀!

    盛思源也道,“我看这两小口不太对劲,凌霄身上一股浓烈的烟味,都快呛死人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