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8章 还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不可抑制地想到今年大年初一,知道卫府被抄时冷静如常、一滴眼泪也没掉的丽妃,却在二月初十卫将军服刑时,崩溃嚎啕了大半个白天的事。

    那哭声,实在太过凄厉惊心,叫人很容易就联想到yīn曹地府的怨鬼和冤魂,执念和不甘都与魂魄融为了一体,永生永世地盘踞在轮回道前,放不下,过不去。

    听到我这么问,刚才还挺放松地和我聊闲天的小聂,突然警觉起来,也顾不得擦头发了,又拿起短剑走到我身边,还把它比在了我脖颈下面:“说,你什么也没听到。”

    这也太yù盖弥彰了。

    她越是紧张、越是bī我承诺没听到,我就越觉得丽妃对她哥哥的喜欢是只能出现在小说册子里的、非常之禁断的喜欢。

    但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ròu,我不敢触她的逆鳞,于是举起手虔诚重复:“我什么也没听到。”脑子却不太配合,已经自动脑补了上万字的禁忌之恋。

    虽然短剑最终退去,可她比划这动作的时候依旧用力过猛,在我脖颈处又留下了一道口子,血水再次溢出来,以极缓的速度,没入我前襟——

    此刻的我,感觉自己真的很像案板上的一条鱼,她在我身上割开无数刀,若再撒几把盐,倒一些酱,铺一层葱花,塞几片生姜,就可以直接端去清蒸了。

    我真是太想说脏话,也太委屈了。

    “小聂,我如果死了,你其实也活不成的,”我不知道姜域会不会来、会不会给我报仇,但我无比确定,姜初照若是知道,肯定会翻天覆地也要把她找出来弄死,于是最后一次劝她,“你若是放过我,现在就逃走,离京城远远的,或许还能活下去。你不是很恨我吗,为了我把你自己也搭上,其实是个不划算的事情。”

    小聂再次沉默。

    我一点也不清楚她在想什么。

    但我心态却不如最初那么好了:两辈子了,我从来没有主动招惹并威胁过别人,每一天每一秒都想着好好活,但为什么总有jiān人要害我?

    “其实是很划算的,”她忽然笑了,半面脸被烛光映红,另外半面融入暗夜,她整个人显得yīn森又怪异,她的笑声亦是如此,“你是尊贵的太后,我是低贱的丫头,拿我的命换你的,简直是赚到了。况且,我已无父无母无兄长,死了也算一了百了,无人思念我,我亦不思人。”

    “怎么会无人思念你?”我很想抓住一切机会劝说她,但看到她这玉石俱焚的认命模样,又觉得所有的力气都是白费的,无奈之下也笑了,亦以认命的语气,最后劝了她一次,“且不说你为了丽妃这般卖命,丽妃肯定不会忘了你,就说你明面上的小姐余知乐吧,这么多年你二人形影不离,她肯定也是牵挂你的,毕竟你替她出那么多次头呢。”

    她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唇角抽搐了几下,连带着面颊的肌ròu都跟着抖动:“乔太后,你真的是太蠢太可怜了,到现在都没有看透余知乐这个人。她永远只想着自己,是不可能把别人放在心上的,更谈何挂念。就拿你来说,你对她并不差,但余知乐并不领情,反而很不喜欢你。”

    “不喜欢就不喜欢呀,我又不是金子,怎么能让所有人喜欢?况且我也不是很喜欢她,我并不亏。”

    谈到她假的主子,小聂就完全不避讳了,甚至欢愉地笑出声来,把曾经余知乐搞过的弯弯绕绕讲给我听:“你知道林替去找你时拿着的那封信,出自谁的手吗?就是你这位表妹。她当时那样喜欢太子,太子写过的所有诗、所有文章余知乐都揣摩了无数遍,文字结构了然于xiōng,词句诗章倒背如流。可怜你却没看透她,还把她召进了宫里,帮她达成夙愿。”

    我骇然抬眸。

    这段话。

    是我今年以来,听到的最坏的话了。

    十六岁的冬日,我被一封字迹、语气和姜初照无异的信诓骗,被恶人掳至北疆,恰逢月事,死里逃生,可天不怜我,逃跑路上我又坠入冰河。是清晨时yīn差阳错见过一面的姜域,策马去北疆救了我。

    回到京城,很快就过年了。我染上极重的han症,小小年纪就卧床不起,下腹整日里如刀搅一般疼。

    大年初三,姑母带她来乔家,虽然我们没有那么亲热熟络,但她却带着自己做的糖糕和福袋进了我的厢房,还把福袋放在我枕下,她自己也乖巧地趴在我床头,还温柔地给我掖了被子,安慰我:“姐姐这样太叫人心疼了,希望姐姐能好好吃yào,快些好起来,等春上,我们一起去放风筝。”

    说这话的时候,动人的眉眼里,全是难过,甚至能瞧出闪闪的泪光。

    该叫我如何去想象,那时的她就是装的。

    又叫我如何去想象,她嘴上说等我好起来一起去放风筝,实则可能想让我这辈子都下不来床呢。

    小聂见我噤声,幸灾乐祸地问我作何感想,为何不说话了。

    我彻底输了,因为我什么感想都没有。只是有些恍惚,两辈子了,我才知道当初的信,来自于我这位表妹。

    就在今年年初,我还反驳了姜初照,替她辩解了几句呢。

    太可笑了。

    不知在地xué中呆了多久,不知外面天色如何,亦不知这次还有没有可能活下去。

    只知道,对面的石笋滴下的水,让我数满了无数个一百,数到我眼皮都开始变沉。

    小聂闲来无事,又在我手臂脚腕处把口子划得更深了一些,却留了我的眼睛没有动:“眼珠子还是等六王爷过来的时候,当着他的面挖出来更叫人痛快。”

    我没有等来姜域。

    却等来了姜初照。

    该怎么形容呢?

    是暗无天日的深窟里,落下了耀目灼眼的光芒,把所有yīnhan的角落都用温暖填补上。我听到他的声音,都觉得这地府yīn曹被辉光充斥,俯伏于血污的厉鬼被穿过的明朗刺破,涌动在腐泞的恶魂也被降临的神祇碾碎。

    我知道自己没有被放弃,也很感慨,我没有先于他救我之前,就放弃自己。

    多年不见姜初照shè箭了。

    但他好像一直在刻苦地练着,从未放弃这门手艺,所以能赶在小聂把短剑刺入我双目之前,一箭刺穿她的手掌,动作万分娴熟,异常果决,就连力道都拿捏得很精准,将将能穿破小聂手掌,却不会整个穿出、刺到我身上。

    从被绑到现在,忍了又忍,把牙都咬酸了,一滴眼泪也没掉的我,看到短剑从小聂手中脱离的那一刻,宛如丽妃附体,竟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我在上辈子,也是听说过姜初照命人把小聂的尸体挖出来,又给了不是全尸的死法的,但却从未亲眼见过他狠戾癫狂的模样。本以为这一次能有幸得见,可他却先把自己的袍子解下来遮住了我的脸,让我只能听到箭镞没入血ròu的微响和小聂尖锐刺耳的哭喊,却看不到面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似是确认小聂被束缚住了,他才给我松了绑,也知道我站不住了,于是利落地把我横抱进怀里,手掌一次一次地抚过我的额头,边往洞口走,边安慰我:“没事了,没事了,阿厌还好好的……还活着。”

    嗓音里的哽咽和颤抖藏也藏不住。

    以至于我都分不太清楚,他是在安慰我,还是安慰他自己。

    我已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虽然自己身上的袍子已经被血水给污得差不多了,但还是不想抹在自己身上让袍子更脏,就揪起他裹在我身上的袍子,又愧疚又用力地抹了一把:“呜呜呜呜——你可来了,你再不来,我眼珠子就被挖走了。”

    姜初照打了个清晰的哆嗦,恍惚了好一会儿才开口,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又看:“她方才……是想挖你的眼睛?”

    我哭得一抽一抽的,像几岁时候被欺负了回家跟乔正堂告状一样,一桩一桩地跟他说:“是啊,我躲过去了一次,但耳朵尖尖和头发却被削到了。手臂上,脚踝处,也都被她割了好几次,做了好几遍记号,她还要砍我的手脚呢。”

    我相信姜初照是我的救星。

    而且他身手不凡,坚强勇敢,他还能帮我把仇报回来。

    但是你说为什么,等到走出洞xué,天光破晓,我适应了外面的光亮后,为什么会看到一个泪雨滂沱,比我哭得还凶的姜初照。

    只是他哭的时候一点抽泣的动静也没有——

    “乔不厌,这一夜到处找不到你,我觉得自己好像死了。看到你还活着的时候,觉得自己也跟着活了过来。可现在,我却觉得有些生不如死。”

    滚滚泪泽跌跌撞撞地落下他眼眶,他明明颤抖着,不敢看我,却还是把目光落在我脸上,手指还轻轻地碰了碰我被伤到的那只耳朵的边缘:“我珍藏着的、自己一动也不敢动的宝物被别人绑了去,还又打又骂,又划又刺。我真的要,心疼死了。”

    后来,姜初照告诉我,消息是姜域派人送进皇宫的,他二人分别往南山行动,几乎同时到达了南山。御汤馆被卫府那群不要命的余孽整个控制了,几个守卫和一众小美人都被下了迷魂yào,睡死过去,姜域留在馆内同这群亡命之徒周旋,姜初照找到地xué救我——他二人分工很明确,只是姜域要抗衡的力量更大一些。

    我修养了半个多月,除了手脚处的伤口太深、血痂还没完全脱落以外,其他的伤口都差不多好了。

    许是怕我看到身上的口子会想到被绑时的绝望,所以姜初照、果儿、苏公公连同陈太医给我搜罗了好多yào方,大多是祛疤的。有一个yào膏很管用,是文修允文大夫做的,他托高婕妤送到了宫门口,还写了用法用量和忌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