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三章 任务推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甄家是青陵山中段的一个小家族,原本没什么名声,你没听过也是正常的。”

    李道阳抚摸着胡须笑道:“不过前些日子,甄家的老祖甄获突破了牛叉境,便让人送了份请柬过去,甄家离青陵城不近,想必是还在路上吧。”

    “甄获?”李飞雪有些好奇的笑道:“爷爷,这名字倒是有趣,既是真货,那还有假货不成。”

    李道阳摇头道:“雪儿可不要开玩笑,这甄获年逾百岁,算起来,还算是爷爷的前辈,如今突破了牛叉境,那多少还是要给几分面子的。”

    李飞雪微笑应声,心中却并不以为意,毕竟她可是年方十八就已经牛人九重天的天才,青陵城一带不少家族的家主都还不如她,甚至很有希望在二十岁之前突破牛叉境,这种上百岁才突破牛叉的自然不被她放在心上。

    “甄获也就罢了,范家那位怎么还没来?”李道阳问道:“范家老祖可也是几十年的jiāo情了,按理不会迟道才对。”

    管家回道:“刚刚范家的人来了,但是范家老祖没到,说是前些日子受了伤,正在养伤,所以不能亲自前来,便遣家人送来了贺礼。”

    “受了伤?”李道阳倒是吃了一惊:“怎么受的伤?范家老祖实力不弱,这青陵山一带能打伤他的人可不多。”

    管家摇头说不知,李道阳沉吟片刻,开口道:“也罢,之后派人送些yào材过去吧。”

    眼见着宾客差不多到齐了,李道阳正要宣布寿宴开始,便听入口下人报:“青陵山甄家老祖到!”

    这是最后一名入场的宾客,一时间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入口。

    “臭小子,带你来现现眼,结果净给老祖我丢人,多大人了还晕机,你看这都快迟到了。”

    只见入口之处,一名身穿素色锦衫,须发皆白,仪表不俗的老爷爷,手中拄着一根漆黑的龙头拐杖,正竖着眉头教训身边一个肤色黝黑,身材壮实,浓眉大眼的少年。

    少年不知道为什么脸色有些苍白,正低着头接受训斥。

    “你——”老爷爷还想继续训斥,这才注意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自己这边,顿时表情一僵,马上咳嗽一声,抚摸着长须。

    “小牛,注意形象,别喧哗。”

    甄小牛有点委屈,明明是老祖宗你在教训人,我一句话都没说,怎么就让我别喧哗了?

    而且之所以差点迟到,不是因为老祖宗不知道为什么在天上东倒西歪的乱飞,结果把自己给晃吐了,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了好一会么。

    这毫无疑问得赖陈默了,这些天他没少飞,自己一个人飞起来已经有模有样了,但是一带上人还是原形毕露。

    天可怜见,甄小牛这辈子都还没上天飞过,这第一次被老祖宗带着飞行,就快留下心理yīn影了。

    当然和老祖宗顶嘴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只能听话站直挨骂才能维持生活这样子。

    这一对有些奇葩的组合让不少人瞩目,甄获不少人都是认识的,就算甄家此前还是整个青陵山最弱的家族,但他好歹也是一家之主,年逾百岁,整个青陵山牛叉境之下都很难找到比他辈分高的。

    当然,这是因为大部分人突破不到牛叉境,也就是常人寿命,很难活到他这个年纪就是了。

    不过也因此伴随而来的给甄获的可不是什么好名声,如今他能突破牛叉境,很多人也是十分意外,毕竟像他这种八九十上百岁还没突破的,那基本就是没有潜力,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至于甄小牛那就真是没人认识了,毕竟在被陈默发现他的潜质之前,他只是甄家庄最普通的一个弟子……额,还是倒数的那种。

    因此不少人看着两人的目光还是带着轻视,甄获就算突破了牛叉境,以他上百岁才突破的天赋,这辈子估计也再难有多少进步了,而甄小牛更不用说,长得黑黝黝的,其貌不扬不说,此刻脸色还十分难看,走起来脚步都有些虚浮,一看就没什么实力。

    再看看在场其他的年轻人,一个个都是玉树临风白面公子,丰神俊朗剑眉星目的,和甄小牛一对比那差距简直不忍直视。

    陈默也发现了这一点,说起来他一直有些好奇,自己上百年的记忆中,见过不少天才,好像还真有个规律,年轻人天赋越好的皮囊也越好。

    就像不远处的李飞雪,不管是天赋还是外貌都令其他人望尘莫及。

    虽然甄获很少出门,但是李飞雪在青陵城这么大名鼎鼎的,陈默当然是能认出来的,相比之下自家的小牛那真就是丑小鸭跟大白鹅的对比了。

    陈默有点后悔带甄小牛来了,这种场合讲的就是一个脸面,反正又不会当场测试天赋,外表说不定还重要一点,早知道就带甄俊过来了,能被甄纯选出来带去范家提亲,甄俊的长相还是很对得起他的名字的。

    李道阳也没想到几年不见,甄获不但境界突破了,xìng情好像也大变了。

    不过来者是客,他还是笑着准备迎上去。

    就在此时,却有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声音中还带着些许嘲讽:“这不是甄获么?来的这么迟,不知道还以为今日是您老的寿诞,让我们都等着你呢。”

    陈默眉头一挑,转头望去,只见众宾客之中,一名身着紫袍的鹰钩鼻老者,正面露冷笑的看着陈默。

    这是……陈默迅速在记忆中找到了对象的信息。

    这是同在青陵山中,刘家庄的老祖刘雄。

    没想到来参加个寿宴,一上来就碰上找茬的了。

    至于为什么找茬,陈默也很快就想到了原因。

    刘家庄和陈家庄在对面的两个山头上比邻而居,而且世代姻亲,两家的关系极好。

    之前陈家庄的几个小崽子被自己整了一下,并且大出血了一波,吃了不小的亏。

    看来这刘家老祖是想要替陈家出气啊。

    陈默嘴角一勾,刚想说话,便听刘家老祖道:“甄获啊,听闻你甄家庄最近颇为红火,今日城主寿宴,还来的这么晚,想必是准备了什么厚礼咯?何不让我等开开眼?”

    “厚礼?”陈默嘴角的笑容僵住了。

    他终于想起来,参加寿宴,还得准备贺礼来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