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九章 魔法的力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可惜的是没有人能看见他璀璨的笑容。

    台下的观众意味深长地喊了一声:“哦~”

    显然,所有人都听懂了梦魇的意思,而他们此时也在起哄。

    “哼!”

    星仆的表情明显变化,他愤怒地耳朵都在颤抖,至于在兜帽下如何看出来,看他正在颤抖的帽子就知道了。

    他握法杖的手也跟着颤抖起来,大堂内的烛火也跟着摇晃,此时他恨不得生吞活剥了面前这个浑身黑色的男人。

    主持人多看了梦魇一眼,默默走到一旁,说道:“棍子落地,比赛开始。”

    秦历虽然嘴上轻浮,但心里还是很严肃的。

    这是自己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上直面魔法,他尚且不知道这里的魔法与自己想象中的有什么区别,所以必须要认真对待,不断的去试探对方的底线。

    在面对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时,人总是带着几分畏惧。

    咚!

    沉重的圆木棍砸在鼓上。

    带着兜帽的星仆迅速从袋子里拿出来一大串绿色的颗粒,它们看起来像是某些植物的种子。

    绿色的颗粒洒满钢铁特制的地板上,他手上法杖的绿色宝石随即亮了起来。

    秦历的瞳孔猛然一缩。

    只见钢铁打造的地面上,居然真的长出了几道植物,在对方法杖的催动下,这些植物生长的飞快,一下就到了他膝盖这么高。

    秦历深知不能给魔法师读条的时间,他迅速朝着前面跑去,手里的长剑不断劈砍地上长出来的植物。

    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梦魇,星仆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屑的微笑,他将立在地上的法杖抬起,地上的植物顿时停止生长,只见其将法杖往前面一推,从绿色的宝石上暴涌出一股巨大的力量。

    嘭!

    秦历只感觉自己xiōng膛被人重击了一下,这攻击透过前面的板甲与链子甲,直接碰撞到了躯体。

    他接连倒退两步,眯起自己的眼睛。

    在击退梦魇后,星仆继续将法杖立在地上,那些植物便又开始生长。

    这是bī迫自己与他近身?是他很有自信,还是当中有诈?

    看着地上的植物越来越大,秦历很不情愿地再一次发动攻击,他这一次转变了自己前进的步伐。

    只见身穿黑色衣物的梦魇在台子上闪转腾挪,时左时右,但一直在往前进,双方的距离被他拉的十分靠近。

    星仆摇了摇头,再次举起自己的法杖,将其在地上狠狠一锤。

    咚!

    一声巨响从地板上响起,地上不知何时已经长成的藤蔓窜了起来,其顶端形成锋利的尖端,足足数十道刀刃般的藤蔓朝着梦魇腹部而来!

    后者将剑平举肩头,使出平生最大的劲力,一股带着刀刃锋利的狂风掀起,居然将那些藤蔓全部吹飞,不仅如此,它们一一断裂,散落在地上。

    但秦历的表情依然很是凝重,只见那些被斩断的藤蔓落在地上,居然还能继续生长。

    防守,还是进攻?

    秦历的脑海里接着出现第二个问题,这是他之前战斗从来没有碰到过的。

    “颤抖吧,无知的蠢货。在魔法面前,一切皆是徒劳!”星仆见对方面露难色,呛声道。

    台下的观众不论新旧,都被魔法的力量所折服,虽然力量感与打击感没有qiāng爵那般强悍,但这种奇异的事件对他们的刺激更大。

    秦历的目光迅速扫过台上所有的东西,几道植物的信息钻入他的脑海当中。

    藤蔓,沉眠草,食人花。

    一个计谋在他脑海中闪过,随着敏捷而迅速的思路迅速构成。

    他倒退两步,离开了藤蔓满布的区域。

    这个举动使星仆哈哈大笑起来,手上的法杖光芒更盛,那些植物疯狂生长,已经与成熟无异。

    地上的藤蔓如若dú蛇从地上腾起,再一次朝着秦历刺来,铺天盖地的绿色,象征着奇异的力量。

    这就是魔法的力量么?

    一些高级战士也纷纷咽口水,如果他们身处这种境地,恐怕也是束手无策吧。

    许多人将眼神放在一旁qiāng爵的位置上,可那里却没有坐人。

    “qiāng爵呢?”

    ……

    木华城,一座巨大的府邸。

    在一座比沐家大院还大的后院里,坐着一个人,他摸了摸自己从黑色紧身衣内传来的热流,抬起来一看,鲜红的血yè显然可见。

    他将刀鞘卸下,从兜里摸索出一根卷烟,再点燃火柴,准备吸上第一口。

    一阵微风从旁边吹来,熄灭了火柴上的弱火。

    穿着重型铠甲,头带钢盔的持qiāng男人坐在对面,他卸下头盔与铠甲,把qiāng也放在一边,摘下口罩说道:“少吸烟……”

    “我不需要你管。”穿着黑色紧身衣的人继续点烟。

    烟草点燃,吸上熏熏然的第一口,他的心情才有所好转,看着一旁yù言又止的男人,说道:“你是来劝我戒烟的,还是又来跟我说女子无用那一套的?”

    “都不是。”

    “那你是来找我要一根的?”鬼刃抬头,在自己哥哥面前,她装作凌厉的眼神才有所好转。

    “我是来道歉的。”qiāng爵才说一半,又被鬼刃打断了。

    “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也打不过很多人。不就因为我是个女的么?就算我将头发剃了,把身材藏住,但比起男人还是有很大的区别不是吗?”鬼刃嗤笑一声道。

    “倒也不是。”qiāng爵卸下面罩,“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谁又能想到未尝败绩,心狠手辣的鬼刃是个女孩子呢?我不是来跟你说女子无用那一套的,我是来鼓励你的。”

    鬼刃愣了愣,看着qiāng爵的眼神宛若陌生人。

    “你似乎很诧异?”qiāng爵呵呵一笑,“以后我们能溜出来的时间就很少了。一个月后,你chéng rén礼一过,我就会接管家族。

    到时候,我需要你的帮助。”

    鬼刃的眼里居然闪烁着一些泪花:“好。”

    “不过我在离开那里前,要进行我最后的一场战斗,到时候我会揭开面罩,告诉天下,我们家族从此走上正轨了。”qiāng爵站起身来,脸上满是昂扬的战意。

    “整个地下搏击场你都已经没有对手了,你难道还在意这点噱头吗?”鬼刃白了一眼。

    “不,我觉得还有一个对手。”qiāng爵嘴角带笑。

    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人影。

    身穿黑衣,同样带着面罩,使得各种千奇百怪的武器,拥有鬼神一般判断力,且战斗意识极其出色的战士。

    梦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