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八章 星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鬼刃再一次使出他如若鬼魅一般的身法,只见他那细弱竹竿的双腿一蹬地,便再一次闪烁到qiāng爵的身旁。

    后者早就做好的准备,将长qiāng横放,以qiāng尖撞击其的xiōng膛,在对方倒退两步过后,qiāng爵狂暴的攻击雨点一般袭来。

    沉重的长qiāng在空中划过一道道残影,看的人眼花缭乱,而在所有观众屏息凝神之际,鬼刃的身子却像是空中飞舞的纸片,在劲风当中飘dàng,布满han光的qiāng尖不断刺到他的衣物上,没有造成任何实际上的伤害。

    鬼刃宽大的衣袍上出现很多的破洞,他里面居然没有穿戴护甲,反而也是套了一层厚厚的黑布。

    万花丛中过,不沾一片叶。

    qiāng爵的嘴角带着一丝微笑,但在面罩之下没有人能够看出来。

    洪水一般的刺击全部被躲闪后,qiāng爵前踏一步,qiāng身举过头顶,朝着鬼刃砸来!

    这一下比起刺击还要快,鬼刃只得举起自己的双刀硬抗!

    嘭!

    在他的脚下的铁制台子上出现两个脚印,因为qiāng爵的巨大力量,鬼刃的双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qiāng爵撤开长qiāng,又是一记势不可挡的横扫。

    鬼刃再也躲闪不及,被这一下拍飞,他的肋骨传来断裂的声响,撞向一旁钢铁特制的栏杆上。

    他闷哼一声,嘴角留下两道鲜血。

    qiāng爵愣了一会,心里有些许愧疚,但显然是无济于事,鬼刃没有看他一眼,有些失落的翻下台子,朝着后台走去。

    台下一直沉默的观众们终于欢呼起来,虽然这一场比赛不能够下注,但其的观赏xìng将他们震撼的五体投地。

    三十八战全胜的qiāng爵,一如既往的胜出,继续着他的无敌之路!

    “让我们恭喜qiāng爵毫无悬念地取得胜利,他依然是我们这片场地的不败神话,也许这种现象还会持续很久!”

    主持人迅速带动现场的气氛,与观众互动起来。

    qiāng爵带上钢制的头盔,他察觉到一道灼灼目光,瞬间扭过头去。

    在二楼,一个坐姿慵懒,全身黑衣带着面罩的男人毫不掩饰地盯着他,像是遇见了什么大敌一般。

    qiāng爵朝梦魇点了点头,而这动作也被许多人迅速捕捉到。

    ……

    秦历走向后台,脑子里分析着qiāng爵战斗中所有的细节,他的脚步,巧用身体力量的打击,都值得自己学习。

    “梦魇。”主持人叫住他。

    “下一场比赛已经安排好了,在十分钟后开始。你去准备准备吧。”主持人yù言又止,终于还是忍不住,“我劝你这一次不要再用奇怪的武器了,你的对手很强。”

    秦历在下注的时候多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他站在武器架面前,老老实实抽了一把长剑出来,然后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在肋间的伤口隐隐作痛,到时候可能会影响自己的行动。

    什么叫不要再用奇怪的武器了,就算是为了我的钱,我也得打起一万分精神啊!

    他撇了撇嘴,等待比赛开始。

    ……

    “让各位久等了!相信大家在看完高等级战士后,会觉得其他的战斗都是糟粕,但这一场战斗,我会告诉你们不是!”主持人高举手里的牌子。

    “首先出场的是神奇的梦魇,他前两场比赛使用的武器与打法都让人捉摸不透,但我们可以看出来的是,他很强,而且拥有晋级高等级战士的水准。”

    主持人的话语再一次引起观众们的注意。

    如果说qiāng爵是高等级战士的神,那么这一位梦魇就像极了刚出场时的qiāng爵。

    相似的无敌,相似的无解,但梦魇比起qiāng爵来,却多了一份趣味xìng。

    他那离奇但又无解的打法给观众们留下了不少印象。

    “但纵然他是我们未来之星,也不妨碍这一场他的赔率是一赔五!因为这一场比赛他的对手,是星仆!

    你们没有听错,这是星仆两个月以来第一次露面!”

    台下的观众纷纷惊呼,为梦魇心里捏了一把汗。

    “他是来历不明的魔法师,也是我们地下生死搏击场唯一一位魔法师。他虽然只打了五场比赛,但却让每一个人都深深记住他。

    而这一场,也被我们的上层确定,如若这一场星仆胜利,他就会晋级高级战士!”

    “首先有请我们的新星,梦魇出场!”

    秦历挠了挠耳朵,这家伙的声音真大,真吵。

    魔法师么?

    他心里还是有一些慌乱,因为自己从来没有见到过魔法,更没有见过魔法师。

    不,也许特莱斯大主教算一个。

    穿着一袭黑衣,带着面罩,手持长剑的梦魇走入场,站在台上,等待对手出现。

    “好的,接下来就是我们的星仆!”

    观众们毫不吝啬自己的欢呼,而他们的欢呼也成功带来一个东西。

    从黑暗的选手过道里,闪烁出一股刺眼的光芒,一只细微的蝴蝶从其中飞了出来,在观众席内飞舞,随后更多的蝴蝶从那里喷涌出来。

    蝴蝶们飞舞了两三秒,忽然齐齐bàozhà开来,宛若是一道道烟花,使这片场地多了几分色彩。

    穿着紫色长袍,带着兜帽的人在烟花bàozhà的一瞬间走到门口,他手里拿着一根长有一米的木杖,在其顶端也有一颗巨大的绿色宝石,它正在闪闪发光。

    只见星仆不再走动,手里的魔法杖一闪,在他脚下的一块地毯居然飞了起来,载着他飞到台子上。

    他一系列的戏法表演让观众们xìngfèn不已,纷纷为他呐喊。

    爱慕虚荣,喜爱显摆,秦历在心里如是想道。

    因为灯光昏暗,且对方带着兜帽,秦历看不清他的长相,只能隐约看出对方脸上有一些涂鸦。

    他挥了挥木杖,说道:“它说这里太暗了。”

    挂在房顶的烛火忽然变得明亮起来,整片大堂灯火辉煌,秦历终于看清对方的面容。

    带着黑眼圈,脸上有涂鸦的鹰钩鼻男人嘴角带笑,厚大的耳朵撑起兜帽,使他看起来更加神秘。

    不等主持人说话,他继续说道:“星星告诉我今晚的答案了,因为我是它忠实的仆人。

    而心怀慈悲的它会由衷可怜你,我的对手。”

    又到了我最喜欢的拌嘴环节。

    秦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对方一顿显摆心里很是不爽,于是他也学着对方,咧开自己的嘴,亮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昨晚它可不是这么说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