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七章 枪爵之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跟着早就赶到的斥候,秦历回到沐家大院里。

    他坐在后院的凉亭中,看着自己手里的八百九十七块钱,心里一阵暗喜。

    在知道勾辰那柄剑的价格时,他就明白自己需要的是一个机遇,而要把握自己的机遇,就只能把自己变强。

    所以他在为自己的兵团做打算。

    秦历打开系统面板,看着建筑一行,忍痛购买了两个东西。

    一个是兵营,价格四百圣火币,另外一个是粮仓,价格三百圣火币。

    他感到自己的心跳猛地加快,像是心脏病一般,手里的圣火币居然只剩一百九十七了!

    看着自己手里两个被透明胶囊包起来的模型,他叹了一口气。

    果然,自己还是要去那个地方——王子之前私养雇佣兵的地方,那里应该不会引起注意,但想要再引开暗中的刺客,就显得很难了。

    得想个办法。

    秦历看着翻墙进入的斥候,说道:“我们两个人有把握杀他么?”

    后者果断摇了摇头,说:“禀告主公,我目前是斥候,并不拥有战斗能力,如果我升级为刺客,主公都不需要出手,我们就可以解决他。”

    秦历点了点头,利用自己的十点智力想着如何不让对方注意。

    ……

    次日,清晨。

    因为前两天的yīn沉,加上今日的太阳,使淡薄的雾气在空气中飘dàng着,整个木华城都变得朦胧起来,有一分格外的魅力。

    秦历打消了与自己岳父沟通的念头,免得岳父对他好感下降,他从沐家的武器库里顺了一件贴身链子甲,装作散步地朝外面走去。

    一踏出沐家大院,他就能感到那一股敌意的目光。

    他定然是故意的,看准了王子没有反击能力,以此来让对方寝食难安。

    秦历随意转转,看似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木华城东郊。

    而这时候,太阳已经彻底升了起来。

    四周变得清晰可见,在深山老林、荒无人烟的东郊前,是一个已经被烧毁的村子。

    秦历的眼里闪烁出伤感的神色,嘴唇微微动了动,可没有说出话来。

    丛林里传来声响,那是银牌刺客在警告。

    前者摸了摸自己穿在里面的防具,双手也探到了兜里,毫不畏惧地朝前面走去。

    他想要知道自己与这银牌刺客到底有多大差距,而他也赌对方现在不敢杀了自己。

    嗖!

    在高耸入云的大树之上,飞下来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他的眼睛充斥杀意,双腿在其他树上接连轻踏,如若上一世里的轻功。

    银牌刺客从空中俯冲直下,更像是一头看准时机的猎鹰。

    空中闪过两道极其冷冽的han光,那是阳光照在了他银色的匕首之上。

    秦历一瞬间只感觉自己被锁定了一般,身子居然也凝滞下来。

    他脸色无比凝重,强行忍住了召唤两个民兵出来的念头,也让远处的斥候不要轻举妄动。

    他从兜里掏出两根短小的圆木棍,不退反进,居然朝着银牌刺客冲来!

    “找死!”

    脸上带着伪装的刺客冷笑一声,将手里的暗器在空中甩了出去,从圆木棍上出现两根缝隙,其便瞬间分裂开来。

    刺客身轻如燕,从十多米的地方落下来却没有任何影响,他一踏地板,身子贴地飞行,放在腰间的两柄匕首蓄势待发!

    秦历的瞳孔猛然放大,这一瞬间,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杀机!

    这人比自己在地下搏击场打过的两个对手加起来都强!

    他迅速调整自己的脚步,舍弃掉自己的右半边身躯,朝着左边扑倒。

    就算他反应神速,动作也十分灵敏,依然躲不开刺客的双匕,两道血yè从前者身上喷薄出来,洒满一地。

    由精钢制作的链子甲,如若无物。

    秦历捂着自己的两边肋间,看着手上的血,脑海里消失了一大半如何杀掉银牌杀手的想法。

    太强了,不愧是银牌杀手!

    就算自己舍弃掉右半边换取左边身躯的完好,也依然没有躲过对方随意的攻击。

    衣衫褴褛的乞丐没有继续发动进攻,反而是钻入森林之内,没有再出现。

    秦历随意给村子那边瞟了一眼,他看见了一个人影,与两个平地升起的建筑。

    目的达成了,虽然自己大可不必受伤。

    身上流血,面色苍白的肃慎国王子站起来,一瘸一拐地朝着城内走去,看起来无比落寞。

    ……

    正午,沐承德正在家中散步。

    脚步慌忙,很是焦急的侍女跑过来,还未见其人,已闻其声:“老爷,秦姑爷他受伤了。”

    沐承德皱了皱眉,快步朝着大堂而去。

    一袭白袍,腰背笔直的沐承德站在大堂门口,看着坐在里面,正在包扎的秦历。

    他这才放下心来,坐在秦历身旁,拿起未开瓶的烈酒,说道:“死心没?”

    “确实很强。嘶!但不是不能杀他。”秦历苦着脸,看着自家岳父将一瓶烈酒全部倒在伤口上。

    他想起勾辰,便充满了希望,前者加上斥候与自己,三人必然能够击杀银牌杀手。

    “对了,有没有快速赚钱的路子?”

    “你指哪一方面?”

    秦历挑了挑眉,静听岳父说话。

    后者见他这样,也不再卖关子:“听说,木华城内前三家族之二,李家与公孙家,正在暗中抢夺什么东西,这个消息已经酝酿了很久,现在才bào发开来。

    有人说他们可能会bào发一场小规模的‘斗殴’。

    但我觉得,目前这种事对于你来说还太过遥远,毕竟你还是孤身一人。”

    沐承德帮秦历包扎好伤口,拍了拍他的肩膀,朝着外面走去。

    后者龇牙咧嘴,不过生理上的痛苦比不上心里的愉悦。

    能让享尽荣华富贵的两大家族撕破脸皮,大打出手的宝物,定然价值不菲!

    不仅仅能让自己购买到勾辰的剑,更可能会引起沐承德极大的信任,那笔财产可能就到手了!

    这是一个莫大的机缘,而自己一定要做好十足的准备。

    自身的实力,和兵种的强大,都要跟上来。

    他决定今晚顶着伤,也要再打一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