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二章 与岳父的交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沐家原本热闹的大堂内空dàng,一些侍女也躲在自己的房间中不敢出来。

    沐芷蹲在床边的角落里,泪水不住下流,她的脑海里是自己与父亲这一辈子所有的画面。

    她不敢,也不能忘却。

    可她是当真不喜欢那个男人,父亲却要自己终生许诺给他。

    孝与本xìng在心中不断斗争,她的表情愈发挣扎,不知道如何是好。

    ……

    同样是沐家,庭院之内。

    可以看出沐承德对自己家的院子十分讲究,他种了至少有十种植物在内,每一种都具有芳香,引得不少蝴蝶在其中飞舞。

    在庭院的小径上连一片落叶都不曾有,每两个小时就会有佣人定时清理,显然沐承德除了练武之外,最喜爱的地方就是这里。

    秦历迅速将信息全部收入脑海,他看着一直带路,未曾开口的男人。

    两者终于停下,这里是庭院的最中心,由大理石打造的凉亭坐落于此,中间摆放着一张刻着棋盘的桌子,在灰色的石制桌旁有两张长凳。

    走进凉亭后,秦历注意到桌上还有一副木盒,里面应该是棋子。

    沐承德先行入座,看着同样坐下的秦历,没有着急说话,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大约五分钟左右,一位侍女推着木车从小径深处而来,一股茶香随着凉爽的秋风飘来。

    沐承德接过木车,摆了摆手,侍女便自行离开了。

    他首先拿出一个木盆,用滚烫的茶水将瓷杯简单清洗了一遍,在洗完茶杯后,他又将茶壶里本来不多的茶水全部倒出,再一次倒入热水。

    做完这一系列之后,他把圆润娇小的茶杯倒上绿色的浓茶,摆在秦历面前。

    后者学着他小抿一口,将杯子轻轻放在桌上。

    “今日的事情我很抱歉。”沐承德看着对方的眼睛,眼神很是真诚。

    “咱们都已经是自家人了,何必计较这么多。”秦历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倒是有几个疑惑想请沐,呃,岳父指教。”

    见沐承德没有表示,秦历继续开口:“不知道岳父对我了解多少?”

    前者抬头扫了秦历一眼,端起茶杯吹了吹:“十有七八。”

    秦历露出一个微笑,心里却有些发毛。

    果然与自己猜测的不错,沐承德知道王子做过的绝大部分事情,这也是为什么他排除了木华城内那些贵族子弟,而挑选了自己的原因。

    所以,自己的岳父并不是想要一个强大的依靠与助手,而是要一个明面上不出众,暗地里能成事的人?

    他难道也在惧怕被人发现什么?

    秦历学着他端起茶杯吹了吹,在心里将这些闪烁出来的问题全部压下去。

    “您对暗中盯梢的人有什么了解?”秦历终于打破沉寂。

    沐承德正色起来,将茶杯放下,看着对方的眼睛说道:“他隶属于长股国不错,但实际上也是失意阁的杀手,据我所知,他应当是一位银牌杀手。

    一旦你有什么危险xìng的作为,他可以先斩后奏,然后以失意阁的名义背下罪名。

    以目前你的实力,还是不要去招惹他。”

    秦历装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但对于如何刺杀杀手的计划又多了几条。

    不过沐承德对那个暗中盯梢的人了解这么多,居然不知道小柔的底细,中很高。

    “既然您对我知根知底,那我也就不隐藏了。我现在急需一笔财产,一旦我拥有这些东西,我就可以帮助你完成大部分心愿,甚至帮你回到巅峰时期也有可能。我也可以铲除暗中的杀手,成为你有力的助手。”

    秦历的脸色无比严肃,他这一次算是撇弃了所有的伪装,极其认真的与岳父jiāo谈。

    后者看了秦历一眼,嘴角居然露出一抹微笑,说道:“我很了解你,但你并不了解我。”

    “此话怎讲?”

    “如今的沐家上上下下,能够掏出来的金钱屈指可数。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来自于皇室的提供,而他们不提供钱。

    你也许想知道为什么皇室会给我们提供事物?”

    不,我不想知道了。

    秦历的表情十分木讷,一瞬间居然想抽身走人,做一个俗世的凡人。

    “因为我们沐家,是上一任皇帝的家族。而我巅峰之时,更是皇帝的亲兄弟,你说,你有了一笔钱财,可以让我回到巅峰之时?”

    沐承德饶有兴趣地看着对方。

    自家岳父的一袭话语彻底打乱了秦历想讨要那一笔财产的节奏,他现在yù哭无泪。

    自己这穿越的待遇差距太大了吧!

    自身就是一个亡国公子,时时刻刻还有人盯梢,摆在明面上的敌人就是一个国家。原本还想入赘来转移一部分视线,可这一下子就是彻底暴露在世界上了。

    他使劲挠了挠头,说道:“你不是还有我那一笔财产?人生还长远,但起步一定要稳。”

    沐承德狐疑地看了秦历一眼,说道:“这个好说,你想要拿到那一笔东西,首先得证明你有这个资格。”

    后者看着岳父衣袍下若隐若现的肌ròu,表示出一副洗耳恭听的神色。

    而自家岳父也看着自己,在等待对方的话语。

    两人沉默了一会。

    原来是要我开条件啊,秦历幡然醒悟。

    “我喜欢夜间外出,且自有办法绕过暗中的刺客。但我不想让这家里人知道,毕竟隔墙有耳。”

    沐承德点了点头。

    “我需要一个伪造的身份,这好让我出入其他地方。

    我需要城内一切能够赚大钱的路子,这件事是最为重要的。”

    沐承德连续点头,对方提的条件,不得不说,太简单了。

    秦历想了想,好像就这么多了。

    见对方没有话语,前者站起身来,就准备进入房间,这时候秦历叫住他:“如果有必要的时候,能否请您出手?”

    白袍男人回头,看着面前书生面容的王子,说道:“有必要时再与我说。”

    秦历内心大喜,表情却是一副遗憾的模样。

    ……

    离开庭院之后,沐承德一路走到自己的房间内。

    这房间内十分简洁,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凳子,就没有其他的家具了。

    在桌子上,摆放着一个金黄色打造的事物,其上面雕刻着一头奇异的生物,它三头六臂,五只尾巴,看起来像是魔鬼,面容却无比和善。

    这是一目国的国玺。

    他坐在桌前,伸出自己的手,抚摸着国玺,说道:“亡国王子,与亡国公主,可不就是天作之合么?”

    “有必要时?我可是将全身心压在你身上了。”

    说到这里,他悲伤的神情一变。

    “还好,我未曾看错过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