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章 召兵事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吱呀。

    木门被推开,穿着红色旗袍,带着侍女的女子走了进来,她取下自己的面罩,露出了让所有男人垂涎三尺的面容。

    在旗袍之下,她无比自信的身材也展露无遗。

    但坐在大堂内的男人没有对这女子多看一眼,只是给她倒上一杯茶,说道:“你去找秦历了?”

    “嗯。”女子低下头。

    “希望你没有做出冲动的事情,至于其他的,我不会管。”男人叹了一口气。

    “谢谢父亲。”女子坐在桌前,接过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所以,他人怎么样?是否与传闻当中那般荒诞无度?”男人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

    “我只和他说了短短几段话,他在见到我后眼里有明显的惊讶神色,显然证实了传闻中垂涎女色的名声。

    他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我是否要进行退婚,可见他对于此事并不反感,没有作为一个男人的志气。

    他脸色很不好,估计是前几段时间为了自杀导致的。”

    女子坐在那里连一分钟都不到,就能够看出如此详细的消息。

    男人叹了一口气,看着自己的女儿,说道:“阿芷……”

    “不用安慰我,父亲。虽然我与他结婚,但并不会与他有任何jiāo集,在您的目的达到后,我也会与他离婚。”沐芷说完,便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男人看着茶杯里漂浮的茶叶,半晌没有说话。

    ……

    秦历走回自己家里,顿时感觉背后的汗毛立了起来,他能够清楚感觉到有一道暗中的目光死死盯着自己,且杀机凛然。

    现在,是下午一点四十分,按照王子给的消息,这人应当还在睡觉才是。

    因为我刺激了小柔,所以引起了这人的反感?

    秦历对于自身的危机防护顿时提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他的脑子疯狂转动,想着如何能把这家伙弄死。

    就目前来说,自己一对一肯定是打不过的,而且也难以bī对方现身来战斗。

    但有一个好处就是,自己现在拥有系统,可以以对方想象不到的方式变强。

    秦历的目光扫过桌上的信,脸上浮现一抹悲伤与后悔的神色,坐在大堂里抽泣了一会,然后回到了自己房间。

    回到房间的那一刻,他浑身紧绷的身子顿时送了下来,那一股目光消失了。

    秦历从兜里掏出剩余的九十七圣火币,想着今晚的比赛自己要如何溜出去。

    他打开系统的面板系统,发现自己能够做的事情只有一个。

    召唤民兵。

    “在召唤自己的兵种之前,您需要确定自身的国号。”

    一道声音从秦历耳朵旁传来。

    “国号,肃慎。”

    秦历心道。

    话语刚落,他的面前便多出来一个人影,他面貌十分平凡,身上穿着农夫一般的装扮,手里拿着一把劣质长刀。

    秦历的嘴角一抽,看着对方头顶上的几个大字:民兵一号。

    “民兵的战斗力比起一般的民众要高,并且战术素养也比较好。比起那些雇佣兵,这些士兵对于您是无比的忠诚,甚至会下意识地为您去死。”系统似乎察觉到了秦历的失落,带有安慰地说道。

    “关于他们的武器与盔甲,在进行升级过后,他们会自动获得。并不需要您进行购买,当然,如果您想的话也可以为他们替换装备。”

    比一般的民众要好?那有啥用啊?

    秦历只觉得自己头疼。

    “您可以查看士兵的属xìng,来决定他最初的职业。不同的属xìng带来的职业影响不同,您需要谨慎选择。”

    秦历一皱眉头,问道:“最初的职业?”

    “没错,他们最初诞生都会是民兵,但您可以使用金钱来修改他们的初始职业。

    比如力量属xìng高的,民兵就是最好的选择。

    智力属xìng高,则可以选择策谋。

    敏捷属xìng高,便可以选择斥候,相信您对于这些职业都有一定的认识。

    魔力属xìng高的,可以选择术士。”

    “在这里,我必须要提醒您一句,不同的职业提升的难度也很高。民兵的升级关键在于战斗,这也是最为简单的。

    但策谋则需要不断的布置计划,且成功之后才能获取经验值。

    斥候则需要带来具有价值的消息,才会获得升级的经验值。

    术士需要足够熟练运用自己的技能,才能够升级。

    所以,当一位士兵的属xìng较为平均,您的最好选择还是民兵,因为他们的提升空间很大,且是最好升级的兵种。”

    秦历点点头,满怀期待地打开面前民兵的属xìng面板。

    力量:1

    智力:3

    敏捷:5

    魔力:0

    “您的运气不错,这位民兵适合转职为斥候。”

    秦历感觉到自己手里的圣火币又少了两张,为了给这位民兵转职,又花费了自己二十圣火币。

    士兵身上的衣装忽然变幻,从农夫装扮变为了一袭黑衣,带着面罩,只漏出一双漆黑的双眼,若是在一片黑暗当中,以ròu眼根本看不出其存在。

    只见他猛地转过头去,看着门外,说道:“主公,我能感受到外面有一个人。”

    秦历的心里一震,连忙问道:“你能感受到他的具体位置吗?”

    斥候一号摇了摇头,说道:“这得要我的敏捷达到七点才能够做到,目前我只能感受他是否存在。”

    秦历点点头:“那你能不能带我悄无声息地溜出去,不让他引起怀疑?”

    斥候一号的眼里闪烁着骄傲与自豪:“没有问题!”

    ……

    “小姐,明日就是您大婚之际,您应当睡觉才是。”侍女有些焦急。

    沐芷站在窗边,她已经站立了足足有两个小时,外面是匆匆而过的行人,与秋风扫落的树叶。

    夜晚的秋风很凉,侍女给她盖上了一层外套。

    “大婚?明日注定是被万众嘲笑的时候,为什么一个男人的废物,我也要跟着被耻笑?”沐芷的眼里满是愤怒。

    “小姐,我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讲。”侍女声音很细。

    “说吧。”

    “老爷说过,不能因为一个人的表现而否决他所有的事情,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的表现而承认他的成功。

    因为他始终在表现,也许在暗处,是您看不清楚的东西。”

    沐芷的瞳孔一颤,眼里的愤怒神色更浓:“他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就在,两个小时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