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04章 在丰子睿面前秀优越感的神秘人 竹子岭遭遇战 宫北漠现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丰子睿,你到底想干什么?”,对于夕照帝所提的城西竹子岭,苏君琰并没有表露出任何强烈的兴趣来,他鹰隼微眯地看着虚空某处,而后语调不善地追问起丰子睿来。

    苏君琰又不是傻子,这个时候丰子睿亲自打电话给他,还极力怂恿他前往竹子岭,美其名曰那里正有好戏上演,非让苏君琰去凑这个热闹,摆明了就是……有诈。

    有了这样的心理觉悟,苏君琰当然更加不会随随便便就一头扎进某人特意为他而设的陷阱。

    哪怕是隔着手机屏幕,丰子睿都能够明显地察觉到来自苏君琰的戒备跟不信任,但夕照帝并没有因此心生挫败之感,更别提沮丧了,早在打电话联络苏君琰之前,丰子睿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他知道苏君琰没那么容易上钩,所以,丰子睿连替代方案都一并想好了。

    既然a计划不成功,那么就直接改用b计划咯。

    作如是想的丰子睿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笑意却没有抵达眸底,略微思索了一下,丰子睿便再度薄唇轻启道,“我无非就是希望你去竹子岭一趟,要知道,你那绝世好堂妹苏紫宸也来了,你真的忍得住,不去那边看看她吗?”

    丰子睿突然话锋一转,再度跟苏君琰提到了许久都没有露过面的紫宸郡主,说起紫宸郡主苏紫宸的时候,丰子睿的表情相当耐人寻味,黑眸之中的算计更是未加掩饰。

    苏君琰一听丰子睿这话,眉头都快要打成死结了,俊脸更是浮现出一抹疑惑

    跟惊诧jiāo织的神色来,片刻沉默过后,苏君琰声线低沉道,“你说紫宸也在竹子岭?现在就在那边?”

    很显然,苏君琰还是有些怀疑丰子睿带来的情报,要不然也不会再三跟丰子睿确认了。

    闻言,丰子睿当即就耸了耸肩,黑眸精光乍现,他伸手摩挲着自己那棱角分明的下巴,而后再度语不惊人死不休道,“倘若你去晚了,估计就真的见不到她了。”

    丰子睿说完就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声让人一度有些头皮发麻。

    从始至终,丰子睿都没有隐藏自己的恶意,所以苏君琰的感受更是直观,从他那越发紧皱的眉头就可以看出苏君琰对丰子睿的厌恶究竟有多深。

    “你最好别骗我。”

    撂下这话之后,苏君琰就直接掐断了电话,再也没有跟丰子睿啰里啰嗦了。

    丰子睿轻扯薄唇笑了笑,笑容却有些凉薄,他看着自己那早就显示出‘通话结束’字样的手机,低啐了一句什么,无人听清,不过此刻夕照帝的心情貌似有所好转,从他不再流露出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表情就可见一斑了。

    约莫过了三分钟,丰子睿再度翻了一下自己的手机通讯录,而后从底部捞出一个许久都没有联络过的号码,当场拨了过去,很快,电话就接通了,电话对面响起了一道略显沙哑的磁xìng嗓音。

    “丰子睿,你居然敢联络我?”

    来人直呼丰子睿的名字,而且话语之中也透露出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不免让人越发疑惑

    这个敢对丰子睿出言不逊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那人话刚落地,丰子睿就皮笑ròu不笑地跟电话对面的神秘人说道,“我还有什么不敢的呢?阁下难道忘了一句老话……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从眼下的情况来看,显然你才是那个穿鞋的,而我就是那个一无所有,只剩勇气的光脚汉。”

    丰子睿当场就内涵起他所联络的神秘人来,而且从他那满目的嘲讽就能看出,他跟这个人关系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可以说是完全对立的,只不过他们两人之间的渊源究竟是怎么回事,恐怕就无人能说清了。

    丰子睿这话一出,电话那端的人先是短暂地沉默了一下,片刻之后,那人就轻笑道,“你倒是一如既往的直接,跟你对话,总是最让人省心,无需费脑子地猜来猜去,这一点算你优点,保持得不错。”

    面对神秘人的夸奖,丰子睿非但没有流露出半点高兴的神情,甚至整张脸都漆黑如锅底,捏着手机的指关节,也因为情绪控制得不好,太过于用力,正泛着不太正常的青白色。

    好在丰子睿的理智还在线,不断地提醒丰子睿冷静,冷静,所以最终丰子睿还是没有让自己当场暴走,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皱眉想了想,而后就再度跟电话那端某个悠闲得令人发指的神秘男人说道,“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将苏紫宸出现在竹子岭的事情都透露给苏君琰了,我相信他一定会亲自过去查看情况的,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别再给我发布任何辅助类的任务,不然的话……”

    丰子睿没有继续往下说,但眉眼之间的煞气跟yīn蛰却让人不敢与之对视,但凡眼不瞎的人,都能看出丰子睿心情的不爽,只要智商没掉线,估计没人会选在这个时候跟丰子睿正面杠,再刺激某帝一把。

    丰子睿这话一出,电话对面的神秘人当即就低低地笑了起来,心情很是愉悦,倒是跟丰子睿形成了鲜明对比,丰子睿眉头越发紧皱,垂落在身侧的左手更是握紧了,松开,松开了握紧,显然又被某人激怒了。

    好在神秘人也明白‘含蓄’的重要xìng,所以很快,他就收敛了自身行为,而后嗓音清冷道,“你放心,我不会再使唤你,毕竟你的出场费太高了,多差遣几次,我恐怕也要面临破产的窘状。”

    面对神秘人的调侃,丰子睿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多余的表情来,他只是依旧板着脸,薄唇都快紧抿成一条直线了。

    见丰子睿不吭声,神秘人也不再跟丰子睿东拉西扯,他只是再度话锋一转,而后如此提醒丰子睿道,“刑堂那边,你最好还是盯紧点,不管是灵约,还是玉卿,都不是省油的灯,我相信就在这两天,刑堂会再度bào发更大的乱子,你还是小心为妙。”

    神秘人的出声打断了丰子睿的出神,丰子睿黑眸闪过一缕暗芒,转瞬即逝,他轻吐口中浊气,而后如此跟电话那端的某人说道,“你既然都已经来了津南,为什么不亲自去刑天查看一番,权当摸底不行吗?”

    说这话的时候,丰子睿眉头皱得死紧,更是一脸的不赞同,很显然,他还

    是觉得某人太过于‘潇洒’了,完完全全将自己当成了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做,这特么不是懒汉又是什么?

    丰子睿的负面情绪并没有感染到电话那端的神秘人,神秘男子只是轻扯薄唇笑了笑,笑容给他的面容平添了几分yīn险之感,他那修长如玉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叩击着桌面,想了想,很快,男子就再度薄唇轻启道,“丰子睿,我知道你眼红我,我也知道你不服气,但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不公平,劳苦未必功高,你若还继续墨守成规,到时候提前出局的恐怕就是你了,我的夕照帝,你还是早点认清现实比较好。”

    男子这话乍听上去好像是在好心地点拨丰子睿,但落在丰子睿的耳里,却完全是另一种意思,反正丰子睿内心很是膈应,从他那陡然yīn沉了不少的面容就可以看出丰子睿到底有多抓狂了。

    丰子睿深呼吸了两三次,这才渐渐地平息了自己心中的那团无名火,他语气很是生硬道,“我的事就不劳烦你费心了,你还是管好自己吧。”

    撂下这话,丰子睿就直接挂断了电话,他可不想被某人活活气死。

    丰子睿低声咒骂了某人一句,而后就拿起自己的外套跟车钥匙,快步地走出了太过于冷情的别墅,很快,丰子睿就从车库取了车,而后发动引擎,一脚油门,飞也似地离开了,谁也不知道这个时候,丰子睿到底打算去哪里,又有什么目的?

    让我们再度将视线转移到苏君琰这边,苏君琰在挂断丰子睿电话之后,就直接乘坐电

    梯去到一楼,电梯门开启的时候,苏君琰就看到了神色匆匆,刚进办公楼大门的容逸。

    苏君琰看到容逸的时候,容逸当然也看到了苏君琰,四目相对的时候,两人都齐齐皱眉,很快,容逸就一溜小跑来到苏君琰身边,容逸表情略显狐疑地打量着苏君琰,而后率先开口追问道,“你这是要去哪里?我刚去过馨鲜茶肆,被盖雅茜拖住了,这才迟了些。”

    容逸先询问苏君琰,而后又赶紧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何会迟到二十多分钟的原因,毕竟此刻苏君琰脸色不太好看,容逸误以为苏君琰是等得不耐烦了,这才打算负气离开。

    容逸话音一落,苏君琰就眉头轻皱道,“刚才我接到丰子睿电话,丰子睿跟我说紫宸现在就是竹子岭,而且那个魂淡还神神秘秘地说那里正在上演一场精彩夺目的好戏,极力推荐我去看。”

    说起丰子睿的时候,苏君琰脸色格外难看,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寸寸收紧,可想而知,他对丰子睿的抵触跟厌恶到底有多深。

    一听苏君琰这话,容逸脸色也一变再变,略微思索了一下,容逸如此跟面色yīn沉的苏君琰说道,“那我跟你一起去竹子岭好了,开我车。”

    尽管容逸也不知道丰子睿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yào,但为了尽快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容逸打算跟苏君琰一道赶往竹子岭,毕竟此事牵扯到苏紫宸,容逸也不敢掉以轻心,哪怕丰子睿极有可能只是利用苏紫宸的名义‘诱导’他们前往?他们也不能真的……无动于衷。

    闻言,苏君琰沉默了一下,而后点头道,“好吧,我们一起。”

    苏君琰并没有拒绝容逸,毕竟眼下情况不明,如若到时候竹子岭再bào发别的冲突,身边有个人照应也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么一想,苏君琰当然不会为了反对而反对,更何况,他跟容逸本来就算‘一家人’,大家同样出自‘璇玑皇族’,有共同的目标,自然信任度要比旁人高得多。

    很快,苏君琰就坐着容逸的车,直奔竹子岭的方向而去,因竹子岭是在郊区,而且眼下都已经快凌晨十二点了,行驶在郊区的车辆并不多,越发缩短了行车时间,原本至少需要一个半小时的路程,愣是只用了五十五分钟就赶到了,但容逸刚把车子靠路边停下,他跟苏君琰就看到了另一辆从另一个方向驶出的银色迈巴赫,迈巴赫里面坐着两个许久不见的老熟人,一者是大玥国北皇宫北漠,另一者当然就是宫北漠的弟弟,嵇王宫羽漠了。

    彼时,坐在驾驶位,负责开车的是宫北漠,而宫羽漠则是坐在驾驶位上,四人一打照面,表情都显得有些诡异,谁都没有率先下车,只是神色戒备地打量着彼此,时间在黑暗中缓缓流逝,最终还是宫北漠先推开车门,他将腰间的安全带解开,而后干脆利落地下了车,斜倚着车门,双臂环xiōng,表情很是玩味地看着不远处的苏君琰跟容逸,轻扯薄唇道,“好久不见,两位。”

    宫北漠下车之后,宫羽漠也赶忙从车里下来,不过他却绕到另外一边,径直朝着苏君琰跟容逸的劳斯莱斯幻影走去。

    宫北漠站在原地,黑眸精光乍现,落在宫羽漠身上的视线有些隐晦莫名,不过很快,他又将目光转向已经从车里下来的苏君琰跟容逸两人身上,而后再度扬眉道,“你们大半夜来竹子岭,是不是也是因为听闻了血刃在此地出现的消息,所以才过来凑热闹?嗯?”

    讲真,以前北皇说话都是夹qiāng带棒,各种隐晦不明,哪曾像如今这般开门见山过,所以苏君琰跟容逸二人一度都有些不太适应,反倒是嵇王宫羽漠全程都表现得比较淡定,毕竟他已经习惯了他家皇兄的……转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