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0章 第 110 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第一百一十章

    不管是做为法医生还是做为一个接触过各种常识和冷知识的现代妹纸,楠笙都必须用现代人都知道的科普知识说一句——人类的心脏长在xiōng腔正中间的概率,不到千万分之一。

    所以别说什么婆婆处好了就一定跟亲妈似的,那是自欺欺人。

    既然不是自己的亲妈,又凭什么要求人家要像对自己亲生的崽子一样对自己呢?

    反之,没生没养过,就因为嫁个人就要求儿媳fù对婆婆像亲妈一样孝顺,恭敬所谓的孝道和那被人称颂良好美德,难道不是一种道德绑架?

    什么无yù无求,无怨无悔,啧,说这话前还是搬把椅子坐着说吧,以免腰疼。

    →_→

    此时看到薛姨妈这般模样,楠笙没有任何不满,也没有任何负面情绪,毕竟在她看来,她未必会是这位太太的好媳fù,小棉袄。

    而且将心比心,都是养崽的人,她更能理解这种自己养大的果子转天就被人摘了的酸爽滋味。

    不过好在她养的是女娃娃,而薛姨妈养的男崽子。

    若是将来她的黛玉也能遇到这样一个心里眼里都是她的人,那她就放心了。当然,若是黛玉得了薛蟠这种恋爱脑的病,她怕是不会比薛姨妈好多少。

    呃陆游和唐婉的故事告诉楠笙,婆婆是真的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所以给黛玉找夫家,必须是没有婆婆的那种。或是脑后生反骨,娶了媳fù忘了娘的男人。

    不过不管哪一种,都是必须没有表姐表妹这种生物的后生。

    薛姨妈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人,她所有的高兴和不满都能叫人看出来。以前没有订下这门亲事时,每每提起楠笙都因为楠笙的命运多舛而带着几分疼惜之情。对楠笙和黛玉这对姐妹也多有照顾。

    而自打订下这门亲事,香味的亲事,一边又对楠笙多了几分挑剔之意。

    这个体弱多病,还给前未婚夫守孝的姑娘和她儿子真的般配?对了,之前不是还听说这样八字硬的姑娘都容易克人的吗?

    会不会克着她儿子?

    于是越想这些负面的东西,薛姨妈就对楠笙不满。然后当看到楠笙的天赋能力和想到以前相处的点点滴滴,薛姨妈的不满又被压了下去。

    她儿子虽然读书做画不行,还憨得浑然天成,但儿媳fù不憨不说,还特别的有内秀,将来她薛家的子子孙孙一定能比她儿子有出息。

    说不定她将来的大孙子也能考个状元探花回来光耀薛家门楣呢。

    时间一长,薛姨妈左右摇摆的纠结情绪,就像得了某种精神分裂症似的~

    让人无奈,又有些好笑。

    薛姨妈还有个好处,那便是极护短和溺爱孩子。

    就好比今天的事,虽然楠笙已经和薛蟠订了亲事,但尚未成亲就不算是薛家的媳fù。可薛姨妈在回避贾家之事时,还是将楠笙当成自己家的人,连带着黛玉都被她划到了这边的打包带离了是非圈。

    有些热闹不是想看就能看的,躲远点,躲远点。

    不但如此,除了年节应该有的礼数,薛姨妈从来不差事。就算平时得了什么好东西,也会想着给楠笙和黛玉挑好的送过去。

    然后当听说她儿子比她还‘孝顺’媳fù时,就又要酸上几天。

    所以说做为一个没甚经验的婆婆,薛姨妈好时是真的好,犯起执拗的情绪时也真是让人头疼。

    这些都是人之常情,但做为亲闺女的宝钗虽然也理解自家老娘的心态,但却担心因此han了楠笙的心,彼此再生嫌隙。

    宝钗虽然还是个云英未嫁的闺阁女儿,却明白不少事。有时候同样的一句话,亲妈骂出来,做为女儿虽然当时会生气,但却不会记自己亲娘的仇。但婆婆若是这样骂儿媳fù,不但会生气,还会记一笔仇债。

    自家哥哥是个粗心的直肠子,又对楠笙一往情深。母亲虽然仗着辈份身份能拿捏儿媳fù,但到底不是心思深沉之人。

    而楠笙呢。

    待人和气,蜜语甜言。看似通情达理,但却是个xìng子刚硬的。

    旁的不提,只提之前端午大闹荣庆堂的事,便可知其xìng子如何。

    凤凰蛋一样的宝玉还不是一样低头认错,吃了亏。

    再者,如今细细想来,这对表姐妹两次入京城,无论林大人是否在世,这姐妹俩竟是半点亏都不曾吃过。

    虽然有楠笙画画之故,但荣国府是个什么情形,住的久了谁还看不出来呢。

    欺软怕硬,得寸进尺。

    若心无丘壑,手段算计,怕是被人利用还得受人闲气呢。

    也因此,宝钗是真的担心自家老娘得罪了不应该得罪的人。

    再有,都说枕头风厉害,若母亲以后还是如此,宝钗怕楠笙心生不满之余再离间母亲和哥哥的母子情份。那时母亲的处境该有多艰难呀。

    他日若是能进宫,不知何时才能熬到省亲归家。若是梦碎紫禁城外,倒能觅个普通人家,若同在一处,还能照扶家里。若相隔两地,怕是也顾及不上。

    所以自家老娘和未来嫂子一定要和和睦睦才好。

    还有一点最重要,那就是她不想跟未来的嫂子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不上事起任何的冲突。

    女子若与娘家生疏,无论是在宫里还是在宫外,在成长起来之前都是孤掌难鸣,艰难行进。

    就算成长进来,也不应该让自己过成孤雁,身无退路,依靠

    天地君亲师,明旨赐婚竟然还有人想要假死遁逃,这也是一般人想像不到的。

    所以说虽然宝钗考虑的长远,但她却压根就没想过楠笙会不会嫁给她哥。

    而楠笙也正是因为从来没打算在这个时空成亲,所以对薛姨妈的态度也更温和。

    毕竟这位不是自己的对手,敌人,犯不着为了不相干的人将自己活着刺猬。

    所以此时,看着与儿子相携走进屋子的薛姨妈,楠笙牵着黛玉的手和落后一步与她并排前行的宝钗一块进了屋子。

    屋子里烧着地龙不说,堂屋的正中间还摆了个沉重古朴的熏笼。一进屋子暖意直扑周身,叫刚刚吹了好久冷风的脸都有些返霜湿润起来。

    由着丫头解下身上的斗篷披风的同时,楠笙还将一直握在手心里的暖手炉一并递给了丫头。

    这么热的屋子再抱个暖手炉,一会儿手心非得出汗不可。

    京城隶属北方,房间里都铺了火炕。到了冬天不管是自己人还是客人都喜欢坐在炕上打发时间。不过此时屋里的五个主子,四个是纯粹的江南人,只有楠笙无论前世还是今生都不算是江南人。

    也因此,在屋里烧得极暖和的情况下,薛姨妈并未叫人炕上坐。

    一时五人在堂屋各自坐了,丫头上了茶水干果便都退了出去。因没人说话,屋子里到是安静的有些尴尬。

    楠笙低头抿茶,能不抬头便不抬头。黛玉端着茶碗,一会儿看看楠笙,一会儿再看看薛姨妈和宝钗,最后收回视线时再狠狠的剜薛憨憨一眼。

    若是眼睫毛能杀人,薛憨憨估计此时已经壮烈了。

    ╮(╯▽╰)╭

    薛憨憨知道自家老娘没事后,心思便整个都放到了楠笙身上。

    一会儿看一眼,一会儿再看一眼。然后期间又得了薛姨妈和黛玉无数个白眼。

    在这方面,这二人倒是挺合拍哒。

    听薛姨妈说得了些江南的玩意叫她们姐妹过来挑时,薛憨憨怔了一下,然后傻愣愣的看向薛姨妈,“诶,我咋不知道江南那边又送东西过来了?”

    薛姨妈:“”

    楠笙黛玉宝钗:“”

    憨成这样,一定是实心的吧?

    薛姨妈没好气的白了儿子一眼,抬手像打发叫花子似的撵薛蟠哪凉快去哪呆着去。

    薛蟠也不是真的憨成实心的了,他只是一心二用,一时没反应过来罢了。看着薛姨妈打发他走,这位只挠着头发对着薛姨妈傻笑。

    打定主意赖在这里不走了。

    薛姨妈也不是不心疼儿子,心里明白他那点心思,到底没真将人撵出去。而是转头和楠笙几人聊起了家常。

    在薛姨妈看来,这屋子除了黛玉外,都是薛家自己人。而黛玉虽然姓林,却也算是半个薛家人。所以薛姨妈到是没避讳的聊起了刚刚荣庆堂院外的事。

    虽然不知道这件事凤姐儿是怎么cāo作的,但那婆子拿出来的娃娃楠笙却是眼熟的很。心里清楚这事是怎么发生的,但却不知道这事的后绪会如何发展。此时听到薛姨妈提起来,倒是装出一副震惊和诧异以及唏嘘不已的神情来。

    真是想不到呀。

    楠笙做这事时没瞒着黛玉,而且黛玉还给楠笙出了主意,所以她也算是个知情人。此时见楠笙一副好演技的在那里忽悠人,心里不由有些好笑。

    装的真像。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诌狗烹。”宝钗轻轻叹了一长口气,猜测这件事情的走向,“老太太怕是”

    怕是什么?

    除了薛憨憨没动他那短筋的脑袋瓜子,旁人都顺着宝钗的话往下想了下去。

    活到老太太这个年纪,已经不需要对她了解甚深的赖家了。

    所以无论怎么处置,赖家都是在劫难逃。

    不过这事明显不单纯,也不知道是谁在背后算计赖家。

    会是凤姐儿所在的大房,还是有了皇妃的二房?

    宝钗想以老太太的偏心程度,会动手收拾赖家的人也应该是大房。

    “好在咱们家赶在赖家出事前,买下了小观园。”掰开一颗烤花生,薛蟠往嘴里丢了粒花生米,然后一脸庆幸,“如今京城的地皮还没落价呢,这点银子想要买一处那么好的园子可不容易。”

    “你就没想过赖家为什么要卖园子吗?”楠笙差点被薛蟠的话呛到,咽下盖杯很认真的问薛蟠。

    薛蟠见楠笙问他,又见楠笙一双漂亮的大眼里满满都是他,心里欢喜,直接藏不住的将这事的来龙去脉说与‘不知情’的几人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