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六十五章:谁是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不过大脑关机于江复庭而言,只是在意识受到外界的剧烈冲击时,为了自我保护做出的本能反应。

    好歹他的意识曾经经历过了亿万年的千锤百炼,光靠这种残暴的力量就妄图将他现在的灵魂和神识冲垮是不可能的。

    哪怕躯体力量不够,被彻底毁灭了,光凭现有强大的神识他也依然能在这个世界里搅动的风生水起。

    等四周充满威胁的力量渐渐消退时,他开始强迫自己醒来。

    结果等他艰难睁开酸涩的双眼,他发现自己居然被人乘人之危,强行共情了。

    思维短暂的惊异了一下,很快适应下当前的状态,他开始顺着仅有的视线,查探现在的处境。

    但因为拥有记忆的身体此刻正躺着,江复庭除了天花板,什么也看不到。

    但光凭借天花板上陈旧的灰尘,他隐隐约约也能猜到,自己就处在孤儿院里。

    难道是刚才一直压在他头顶上,那个东西的记忆?

    至于那个人,似乎并不是睡眠状态,他好像处在一个半睡半醒的状态。

    虚弱又绵长的喘息声一直环绕在耳边,如同一个不甘心,却不得不走向消亡的濒死的人。

    江复庭从起伏的xiōng腔,感受到一阵阵牵扯着神经的疼痛。

    这人受伤了?不对!

    他猛然一怔,彻底反应过来了什么。

    自己一定是被一个在孤儿院待过,却不幸死掉的人强行共情了。

    将他拉进来看的记忆,刚好是被虐过后的。而此时,身体的主人好巧不巧的准备起床。

    这具身体甚至还没完全起来,只是腰腹稍稍使了一点劲,原本就隐隐作痛的xiōng腔,就好像被一把巨锤硬生生的砸开,疼痛顿时上头。

    身体的主人剧烈的喘息着,借此来缓解自己身上的痛感。

    看样子刚才那如同野兽垂死的呼吸,也是因为身体的疼痛太不舒服,想要缓解造成的。

    接着,江复庭感觉自己的视野晃dàng了两下,他活了那么久以来,第一次感觉到起床这件事是充满折磨的。

    只是还不等他在扩散开的视野里,看清周边的环境,从身体的右手手腕处,就bào发开令人难以形容的痛。

    这种感觉像是手腕被人拦腰折断,他甚至可以肯定,这个右手一定是断了。

    显然身体的主人也意识到什么,本就脆弱的身体,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害怕,开始颤抖。

    此时的视线也顺着身体的低头,聚焦在了右手上,而江复庭整个灵魂,都随着视线停留的地方,为之一震。

    从体型和轮廓上可以简单的猜测到,这个身体不过才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

    但这个并不是令他震撼的。

    他震撼的是,孩子的手腕到手肘的那片地方,几乎没有一片完好的肌肤

    。

    隆起的淤青,和一圈圈皮下出血的红印,狰狞地jiāo错在一起。

    最让他难受的是手腕,手腕不知道到底是骨折还是脱臼,还是两者皆有。

    右手的手掌无力的低垂着,好像没有骨头似,看起来软绵绵的。

    手腕关节的地方肿得像一颗馒头,可以清晰的看到皮下毛细血管破裂开后的血丝,像蜘蛛网一样在肿起的地方凌乱jiāo错。

    江复庭甚至已经震惊到对疼痛的反应出现了痛感。

    当时,光是看他们被虐待的视频,就已经相当折磨了,更不用说现在亲眼看到,被虐待完的景象。

    他开始自我催眠着自己,自己共情的确实是一个孩子的记忆,是吧?

    接着他的右手开始剧烈颤抖,江复庭能清楚的体会到身体主人的害怕与惊慌。

    他似乎在竭力去控制自己的右手,但右手好像是坏了,变得不再属于他自己。

    他努力了半天,始终都没有将右手抬起来,随之整个身体都开始剧烈颤抖。

    江复庭听到了从这个身体里,发出极为忍耐的,像野兽一样的低唔声,随后,身体的主人忍着巨大的疼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他用另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拖着那只受伤的手,就在他好不容易提起来时,“咔”开门声突然响起。

    身体的主人扭动着僵硬的脖子,江复庭顺着移动的视线,看清了此刻站在门口的人,心神骤然一紧,这是一张令他印象深刻的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