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4、Chapter 34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chater34

    顾衍书的体质很特殊,可以说是沾酒就醉。

    想起记忆里那几次顾衍书醉酒的样子,沈决加快了步伐,生怕晚到就出了什么事。

    等推门进去,看见房间内安安静静,只有被子鼓鼓囊囊一团的时候,才略微松了口气。

    和主人家jiāo代几句后,反锁上房门,走到床边。

    偌大就把自己裹成严严实实一小团蜷缩在角落里。

    清冷苍白的面容在暖色调的灯光下变得柔和起来,睫翼安静垂着,在下眼睑拓出一层浅淡的yīn翳,勾着眼尾上挑处泛着的异样潮红,显出了眉眼间那份平日里被冷淡所压下的招惹人的漂亮艳醴。

    沈决摸了摸小漂亮的额头。

    还好,不烫。

    看样子应该是睡着了。

    放下心来,脱掉外衣,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上了床。

    他倒不是担心顾衍书耍酒疯,相反,他还挺喜欢顾衍书喝醉酒后的样子,但喜欢归喜欢,这么孤男寡男共处又闹一次,他未必招架得住,也未必把持得住。

    毕竟他还没把人追到手,真把持不住了,又不能怎么样,最后顾衍书醒来翻脸不认人,受折磨的只有他自己。

    所以睡着了也挺好的。

    然而主人家只准备了一床被子,沈决刚刚挤进被窝,本来睡得晕晕乎乎的顾衍书就被闹醒了,睁开眼,懵懂地看着沈决。

    沈决盖被子的动作做到一半,没动了。

    顾衍书偏着脑袋看着他,眨了眨眼。

    沈决低着头,看着他,眨了眨眼。

    半晌,顾衍书突然“喵”了一声。

    沈决:?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顾衍书这声喵是什么意思,顾衍书就已经坐起身勾住了他的脖子,然后把脑袋埋进了他的颈窝,蹭来蹭去,喵喵呜呜的。

    沈决被喵得心都化了,一手圈住他的腰,一手揉着他的脑袋,低声问道:“你喵什么?”

    因为你喜欢小猫。

    顾衍书想回答,但是大脑钝钝的,一片混乱,嘴巴不听使唤,想回答又回答不出来,索xìng不回答了,就紧紧抱着沈决,不肯撒手。

    得抱住,不抱住沈决就又要不在了。

    沈决不在了他就又是没人要的小猫了。

    他不想当没人要的小猫。

    想着,他把沈决抱得更紧了,整个单薄的身躯紧紧贴了上去,似乎是打算把自己融进沈决的体温里。

    因为室内暖和,两个人上衣都只穿了一件短袖t恤,这么一抱,体温就隔着薄薄的布料传了过来,小脑袋蹭来蹭去,湿润的发梢挠得沈决脖颈处的皮肤yǎng酥酥的,手掌下的细腰还不挺扭来扭去,剐蹭着沈决的小腹,蹭得沈决心猿意马。

    作为一个身强体壮的青年男xìng,再被喜欢的人这么蹭下去,擦qiāng走火是必然情况。

    沈决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君子,只是他觉得这个时机和这个地点都有些不合适。

    于是低声哄道:“顾小猫乖,别动了,我们睡觉好不好。”

    “好。”顾衍书乖乖的,“但我要抱着你睡觉觉。”

    “抱可以抱,但不准乱蹭。”

    “我没有乱蹭。”似乎觉得自己被冤枉了,顾衍书委屈起来,蹭得更厉害了。

    沈决无奈道:“你还没有。”

    “我就没有!”

    “你就有!”

    “你凶我!”

    “”

    我哪儿凶你了?

    沈决好气又好笑,把顾衍书从自己怀里拎出来,捧起他的脸,故作凶狠,“我就凶你,怎么了?”

    顾衍书嘴巴被他捧成小鸡嘴,凶巴巴答道:“那我打你。”

    哎呦,好凶,简直吓死我了。

    沈决被他可爱得不行,轻笑道:“好,那你来打我。”

    顾衍书没动。

    抿着嘴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整个人又软耷耷地埋回沈决怀里:“不行,你对我最好了,我不能打你。”

    那么一瞬间,沈决突然觉得心里酸软得厉害。

    好乖。

    顾衍书怎么可以这么乖。

    然后下就抬起了头,看着他,认真道:“所以我要亲你。”

    “?”

    沈决受宠若惊,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顾衍书认真解释:“你对我好,所以我要亲你。”

    沈决看着他的眼睛,低声诱哄道:“因为我对你好,你就要亲我,那假如别人对你好,你是不是也要亲别人?”

    顾衍书眨了眨眼睛。

    大脑费力地运转。

    别人对他好。妈妈对他好。小时候他亲过妈妈的脸蛋。

    于是乖乖点头:“嗯。”

    沈决:“”

    想掐死这个小王八蛋。

    而小王八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顺势骑到了他的身上,勾着他的脖子,凑过脸,软软道:“给我亲一下嘛。”

    “不行。”

    “要亲。”

    “不行。你不能因为我对你好就亲我。你要喜欢我才能亲我。所以你喜不喜欢我?”沈决看着顾衍书,深邃乌沉的眉眼耐心而温柔。

    顾衍书却好像没听到他的问题一样,就贴在他身上,贴得严丝合缝,撒娇道:“你让我亲嘛。”

    沈决再畜生也有原则,不能不明不白地就这么让顾衍书亲了,偏过头:“你先说你喜不喜欢我。”

    “你让我亲嘛。”顾衍书有点急了,使劲一蹭,想去够沈决的脸。

    然而这一蹭,大腿在沈决下腹处来回一摩挲,顿时一股火气就从下腹蹿了起来。

    沈决发出一声闷哼,摁住了他:“别动。”

    嗓音喑哑磁沉,有一刹的失控。

    这种失控的感觉他想起了顾衍书第一次喝醉时的情形。

    应该是七年前的春节,他和家里闹别扭,就没回家,顾衍书舍不得路费,也没回去。

    于是宿舍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就点了外卖配了几罐啤酒,算是过节。

    在那之前他和顾衍书的关系已经很好,但是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对顾衍书是什么感情,只觉得心疼他,想照顾他,想看着他高高兴兴的,以为就是普通朋友和兄弟之间的感情。

    直到那天晚上顾衍书喝了一小罐啤酒后,平时冷冷淡淡别别扭扭的小孩儿,突然变成了黏黏糊糊软软糯糯的一只小猫,非抱着他不撒手,抱也就算了,还是整个人压在身上蹭来蹭去的抱,也不分部位,哪里都会蹭到。

    蹭得人难受死了,偏偏清清冷冷的一张小脸还染着红,漂亮得让人无法拒绝。

    于是沈决第一次对着别人起了生理反应。

    不单单是物理层面的,还有心理层面的。

    当少年的漂亮和róuruǎn匍匐在他身上的时候,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情yù,什么叫企图侵略和占有。也是第一次有了抓住某人的脚踝,禁锢住他的腰肢,把他摁在身下看他低低哭泣的想法。

    那时候都是未经人事的年轻男孩,对于这种同xìng之间突如其来产生的,感到震惊又不知所措,甚至还有一种浓烈的负罪感。

    尤其是在做了的绮丽的梦后,第二天沈决根本不敢面对顾衍书。

    他躲了顾衍书整整到底算是什么情感。

    直到在某个综艺上看见顾衍书和其他人亲近jiāo谈还有肢体接触时,那种强烈的占有yù和嫉妒才让他笃定了他喜欢顾衍书。

    是会有,会有贪恋,想要独占的那种喜欢。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而顾衍书本人却对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自己躲他,他也不生气,自己因为他和别的队友搂搂抱抱发脾气,他还冷着脸说自己无理取闹。

    现在想想,简直是没良心透了。

    而且这种酒后翻脸不认人的事情某人做了还不止一次。

    总该让小赖皮付出点代价。

    沈决想着,把顾衍书从自己怀里拎了出来,看着他,低声问道:“想抱我?”

    “嗯。”顾衍书乖乖点头。

    “还想亲我?”

    “嗯。”顾衍书还是乖乖点点头。

    “那先一个人坐好。”

    “不要。”

    “一个人坐好了我就让你抱,抱一晚上。”

    顾衍书乖乖地坐端正。

    沈决唇角勾起一抹笑。

    真的是太乖了,显得他接下来的行为像个畜生一样。

    但是就算是畜生,也得做,不然某人再耍赖,这笔账得算到什么时候去。

    下了床,拿出手机,打开录像,然后镜头对准顾衍书小朋友:“今天我们来对一个酒后肇事逃逸的惯犯做一个独家专属采访。请问这位小朋友叫什么?”

    小朋友软乎乎答道:“顾衍书。”

    “好,今年多大了?”

    “三岁。”

    “”

    也行。

    “知道我是谁吗?”

    “队长。”

    “我对你好不好?”

    “好。”

    “那今天晚上是不是你要主动抱我的?”

    “是。”

    “是不是你要主动亲我的?”

    “是。”

    “亲我是不是因为喜欢我?”

    “”

    突然不说话了。

    沈决换了个问题:“那你最喜欢的人是谁呢?”

    顾衍书抿着唇,低垂着眼睫,不开口。

    沈决又低柔着嗓子重复了一遍:“乖,告诉队长你最喜欢的人是谁?”

    顾衍书轻轻摇了摇头:“不能说。”

    语气听上去好像有些难过。

    沈决语气更温柔了:“为什么不能说?”

    “就是不能说。”

    顾衍书咬住唇角,垂下了脑袋。

    “这是秘密。”

    灯光从房顶打下,在墙角透出一片单薄的侧影,看上去倔强又可怜。

    短暂的沉默。

    顾衍书哑着嗓音开了口:“说了会有人难过的。我不能让她难过。”

    那一瞬间,沈决心里突然抽痛了这么不愿意去面对自己心里的想法,连喝醉酒失去了清醒理智后,潜意识里的本能也让他对此守口如瓶,像是唯恐触犯某种禁忌。

    顾衍书很难过。

    所以他不打算再问了,他不能这么欺负人。

    反正七年都等过来了,他再等愿意打开心扉坦诚面对,又不是等不起。

    他刚准备放下手机,去哄哄顾衍书。

    顾衍书却已经抬起了头,眼角泛着潮气,声音也有点哽咽:“你说了要抱我的,为什么还不抱我,你抱抱我怎么了嘛,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全是藏不住的委屈。

    沈决顿时慌了,连录像都来不及退出,就把手机,低声哄道:“我没有不抱你,我也没有不要你。”

    “你就有,你就是不要我了。”顾衍书把脸埋在他的肩头上,嗓音带着细微的哭腔,“我生日穿得漂漂亮亮的你也不来,妈妈走了你也不来,我腿好疼你也不管我,我嗓子好疼你也不管我,他们欺负我你也不管我,你说了要一直陪着我的,你是大骗子,骗子”

    沈决感觉有yè体浸湿了自己肩头的布料。

    他紧紧把顾衍书搂在怀里,用自己的力量和温度包裹着他,低声道:“我没有不要你。你生日穿得漂漂亮亮的我看到了,那身小西装很好看,白色的,还有小燕尾。妈妈走的那天我也去了,雨下得特别大,我陪了你一晚上,我没有不要你。”

    “你明明没有来,妈妈走了,你也不要我了,我没人要了,沈决,我没人要了。”顾衍书哽咽得厉害,带出了哭腔。

    听得沈决心里的脸,指尖轻轻摩挲着他潮红的眼角:“我来了的,我真的没有不要你。”

    沈决把自己左肩被洇湿的衣领往下一拽,露出肩膀上的手指搭了上去:“你还记得这个吗?下面藏的是你的牙印。你说你这小牙齿怎么长的,咬得这么深,都留疤了。”

    顾衍书指尖轻轻摩挲着那处纹身,眸子茫然无辜。

    沈决低声解释道:“那天我到的时候,你喝了酒,抱着我哭了一晚上,还咬了我。只是后来你说讨厌我,要赶我走,我就走了,这点你不能赖账。”

    吧嗒——

    一滴眼泪砸了上去。

    顾衍书低下头,嘴唇含住了那滴眼泪,然后牙齿覆上了那处文身,闭上眼,像是在回忆那时候的场景。

    沈决微吸了一口冷气,没躲:“想咬就咬吧。是我不好,我该早点来找你的。但是顾衍书,我真的没有不要你。我只是以为你不喜欢我。”

    顿了顿,声音微哑:“而且明明是你先说的不要见面,也是你说的不喜欢我,你怎么能说我不要你了呢。”

    其实沈决曾经想过很多次,他为什么会舍得离开顾衍书。

    他想或许是因为父亲沈继的威胁,他不回家,不妥协,那顾衍书就不能和平解约,也不能给妈妈做手术。

    又或许是因为那的母亲说“小书,妈妈就希望你可以结婚生子,拥有最平凡的幸福”,而顾衍书回答她“放心吧,妈,我不喜欢沈决,你别担心,你快好起来。”

    于是那时候的他想,他能让顾衍书过得好吗。

    这个世界是现实的,少数群体的xìng取向,家人的不理解,巨额的债务,昂贵的医疗费用,还有十几岁少年一生漫长的梦想。

    他可以过得不好,可是他的顾衍书不能过得不好。

    永远练习最刻苦的少年应该得到他的舞台,认认真真记下每一页笔记的少年应该回到他的校园,漂亮善良的少年也应该拥有爱他的好姑娘。

    这的。

    他想喜欢和爱就是一种成全,成全那个人一生的平安喜乐。

    如果顾衍书不喜欢他,那他就戒掉顾衍书好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五年的戒断,因为一次见面就前功尽弃。

    顾衍书母亲葬礼的那天晚上,顾衍书抱着他哭得绝望又悲痛,也是像今天一样,说沈决不要他了,哭得歇斯底里,委屈至极,而在肩头咬下的时候像是某种深入骨髓的怨恨。

    他回家后,几乎整整为什么会这样,他在想顾衍书有没有可能也和自己想念他一样想念自己。

    于是他加快了拿回自己股权的进程,也加速累积可以和沈继对抗的筹码,等顾衍书再一次酒后打来电话的时候,他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他什么都不在乎,他就想要看看顾衍书有没有可能喜欢他。

    就像罂粟花的文身下那行小小的英文。

    ican‘tityou

    他戒不掉顾衍书。

    哪怕再久不见,哪怕彼此形同陌路,只要顾衍书看他一眼,他就会重新上瘾。

    “所以顾衍书,我从来没有不要你,我只是在等你一句喜欢我,你明白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