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9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哐当”一声,朱红色的殿门被重重拉开,段贵妃奔了出来。

    她一张脸比纸还苍白。

    “你说什么?!”

    她紧紧攒住宫婢的手,“你说什么了?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婢子,婢子今日旧照卯时去的内库,却听内库的人在私下议论,说,说……大殿下当年没死,却是死遁离了宫。”

    “正是那个江南逆首。”

    “已伏法了!”

    “为殿下所诛。……”

    明晃晃的日头映在庑廊下,贵妃一阵眼晕,赵嬷嬷花白眉头紧皱:“先别胡说!这,这真的假的?”

    宫婢咽了咽唾沫:“婢子想着,……会不会是真的?”

    主要是能到行宫来。

    空xué不来风,行宫是什么地方,素来幽静,这外头的传闻无缘无故传起来,显然是说给贵妃听的。

    但留在妙法观里的,绝大部分都是她当年的陪嫁侍女,尤其管事。眼前这个,更曾是她的贴身丫鬟,事关大殿下,故在闻讯的第一时间,就飞奔回来禀报。

    “还有!还有曲嬷嬷!”

    宫婢想起一事,忙道:“说是曲嬷嬷已被擒住,正关在刑部的大牢里!”

    “嬷嬷,嬷嬷……”

    赵嬷嬷还没来及说什么,段贵妃转身握住她的手,急切:“你进城去,你去查查,你不是有个外甥在刑部吗?”

    赵嬷嬷妹妹早年外嫁良民,生了儿子,其中一个现正在刑部当个小吏。

    “不要骗我。”

    贵妃想起先前使人去段家问的话。

    对上贵妃一双带慌乱的明澈眼眸,紧紧盯着她,赵嬷嬷咬咬牙,点了点头。

    匆匆去了。

    在城里留了一夜,翌日归来。

    “殿下押解回来的,确实有一个女犯。”

    是个老fù,很老了,七旬以上,干枯瘦削,赵嬷嬷很艰难地说:“……说是姓曲。”

    “怎么会这样?”

    良久,贵妃喃喃。

    秋日的艳阳映在廊下,她如坠冰窖,怔怔靠在廊柱上,“……怎么会这样呢?”

    ……

    段贵妃移居洛山行宫,已经二十年了。

    这二十年来,她从没踏出过行宫半步。

    车马司备着仪仗轿辇,年年汰换,年年翻新,可从来就没用过一回。

    在这个普普通通的秋日午后,段贵妃离开了洛山行宫,直奔京城。

    车辇赶得很快,驾车太监被一再催促,只得不顾颠簸,连连扬鞭驱赶马。

    申末时分,贵妃车驾进了城门,直奔皇城。

    没有进宫,而是停在昭训门外。

    昭训门外左侧,是御前禁军营房。沿着御前禁军营房最末端的一条小巷进去,就是刑部大牢。

    这个只用来羁押重犯要犯的地方,一反素日冷清,人满为患,刑部和禁军都不得不增派人手看管。

    里三层,外三层。

    车驾停下,一身素色鹤氅的贵妃下了车,她要进去。

    守卫面面相觑,弄清楚这真的是贵妃之后,所有人都愣了。就很为难,这是刑部大牢啊,没有后宫妃嫔涉足前朝的旧例,更甭提进刑部大牢了。

    可眼前这个是贵妃,宠冠后宫的段贵妃啊!

    段贵妃没有说话,她径直往里。

    众人不敢拦,当值校尉一咬牙,只得赶紧使人报讯,自己匆匆跟上。

    ……

    大青石堆砌的大牢,年头久远,墙面发黑角落长满青苔,森森然,初秋的炙阳到了这里都仿佛失去了温度。

    在小巷的尽头,正关着这次叛逆案中唯一一个女xìng重犯,干枯瘦削,头发花白蓬乱,时不时嘶哑尖锐的怒骂诅咒,一双浑浊老眼红得像要滴血似的。

    蓬乱的茅草,一个老妪盘腿坐在中央,听得脚步声,曲嬷嬷回过头去,果然来了!

    纤细单薄的身躯披一身素色鹤氅,很急带乱的步伐,段贵妃匆匆走到长巷尽头,曲嬷嬷盯着她一张柔美依旧的面庞,冷笑:“贵妃娘娘来了?”

    贵妃步伐一滞,这话从昭明太子旧人嘴里说出,无限讽刺。

    她低下头,急急抬起,“曲嬷嬷,你……”

    曲嬷嬷是昭明太子的rǔ母,抚育太子长大,太子视为半母,xìng情极严肃板正,旧时段贵妃都得敬着略畏。

    此刻对上,有些怯,但心中急切把一切都压下了,她急忙问:“曲嬷嬷,琰儿,琰儿他没死,他出宫了是真的吗?”

    惶惶而急切,慌茫又带悲,她抓住栅栏门,殷切看着曲嬷嬷,喃喃:“为什么,……”

    其实在看到曲嬷嬷那一刻,她心里就明白这该是真的,可为什么呢?

    她喃喃:“怎么会这样,……”

    “呵!”

    “你竟还敢提大殿下?!!”

    曲嬷嬷一下子就被激怒了,深深压抑了二十年的怨恨瞬间bào发,“你还敢问为什么?!”

    “你这个寡廉鲜耻的贱fù!人尽可夫!!无耻至极!!”

    曲嬷嬷bī近:“你竟然还敢问为什么?”

    “你不是只惦记着和小叔子私通吗?你可曾看过你儿子一眼?!”

    这些话,曲嬷嬷憋了二十年了,若非当年不敢声张,她真敢不管不顾撕破这贱fù的脸皮。

    “殿下祭礼之上,你竟敢就和他眉来眼去了?!啊?!”

    “先帝爷啊先帝爷!您真是瞎了眼,挑了选去,给我家殿下挑了这么一个水xìng杨花的女人!!”

    曲嬷嬷泣血悲鸣!

    说起叔伯私通,段贵妃羞愧低下头,可后面,她慌乱摇头:“不,不!我没有!!”

    她没有在祭礼上和皇帝眉来眼去,只是当时压抑已久,两人目光对上情感翻涌,控制不住,可她慌忙撇头了。当时,她真的没想过和再和他在一起的。

    是真的!她只是想守着儿子好好过日子。

    他多次来寻,她都不愿,只是后来,在他反复纠缠之下,她心神失守压抑不住情感,这才……

    她承认她那段时间心乱如麻,想得多有些精神恍惚,可她真的没有不顾儿子的!她每天都会去看儿子,询问饮食,夜里看着儿子睡下了,她才会回去的。

    段贵妃拼命地摇头。

    “呵呵!”

    曲嬷嬷冷笑:“那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死遁离宫吗?你知道我们准备了多久吗?”

    “你可知道你儿子已命在旦夕了吗?”

    段贵妃愣住了,命在旦夕?

    曲嬷嬷一双手伸过铁栅栏,握住贵妃的肩膀,鸡爪一样瘦削精锐的十指紧紧扣住肩胛骨,入骨般刺痛,但段贵妃完全没有留意到,她惊愕看着曲嬷嬷。

    曲嬷嬷俯下身来,对她说:“是你那情郎!”

    dú蛇一般的钻进她耳朵里,“我们大殿下是正统皇室嫡长血脉,那人岂能容他?”

    “早在祭礼之时,那人就心生杀意!”

    “轰隆”一声,贵妃目眩神晕,她跪倒在地,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否则,我家大殿下岂能舍弃身份,去这般苦苦筹谋吗?!”

    大钟重敲,眼前发黑。

    “哐当”一声巨响,铁链撞在精铁栅栏上,曲嬷嬷双目红得似要滴血。

    “而你在干什么呢?!”

    “你竟全然不知!!”

    “你还在和那狗皇帝纠缠私通,那榻也不知赤条条滚了几回!!”

    “你有何面目见我们殿下!!你这个贱婢!!……”

    “娘娘,娘娘……”

    ……

    被惊得眼前发昏的赵嬷嬷奔上前,高声喊人,混乱中,有人使劲按贵妃人中,她这才悠悠醒转过来。

    她推开宫婢,往外飞奔。

    泪珠洒下,提起鹤氅下摆,段贵妃奔出了石牢大门,往紫宸殿方向狂奔而去。

    被晒得滚烫的汉白玉地面,她一路奔至紫宸殿的陛阶下,御前禁军立即上前去挡,被飞奔而下的张太监喝住:“停下,岂敢对贵妃娘娘无礼!!”

    段贵妃越过张太监,飞奔了上去。

    她在跨上陛阶最顶端的时候,遇上了皇帝。

    皇帝闻讯,匆忙赶出:“淑儿!”

    他上前一步,段贵妃退后一步。

    她愣愣地看着他,“……为什么?”

    她哑声:“你为什么要害我儿子xìng命?”

    “是真的吗?”

    曲嬷嬷说的是真的吗?

    但不用再问下去了,皇帝一窒,瞬间的慌乱已告诉了她答案。

    “淑儿!你听我说!”

    皇帝慌忙上前,她蹬蹬连退。她拼命摇头,泪如雨下,你不要过来。

    日光明晃晃的,她感觉不到半分温度,刺目的艳阳让她眼前发黑,晃了晃,后背碰到栏杆,勉强扶住。

    “为什么?”

    “为什么?!”

    悲怆极了,她掩面痛哭,半晌,她转身跄跄踉踉冲了下去。

    “淑儿,淑儿!”

    皇帝急了,赶紧追了上去!

    “你不要跟着我。”

    “我让你不要跟着我!!”

    “你滚!!我让你滚!!”

    淑妃挣脱他拉她的手,悲声厉喝。

    皇帝不敢再跟,只能眼睁睁看着她飞奔离去。

    他的心很慌,急忙吩咐张太监:“快!快使人跟上去,务必将贵妃娘娘安全送回行宫!”

    “还有,传旨去永城伯府,让段家女眷,还有老太太,去劝慰她,快去!”

    “是,是!!”

    ……

    段贵妃没有去别的地方。

    登上车辇,回了行宫。

    她痛哭失声。

    前半生尽数成灰烬,她对不住他。

    “我错了,我错了!”

    赵嬷嬷心如刀绞,轻拍着自己nǎi大的姑娘:“姑娘,人谁无过,您也是不知的。”

    段贵妃拼命摇头,痛哭失声。

    都是她的不好。

    哭了很久很久,泪水不尽,她谁也没见,从黄昏到半夜,双目浮肿,声音嘶哑。

    赵嬷嬷一再苦劝,“娘娘,别想太多了,即便……”没了陛下,“您还有三殿下呢。”

    段贵妃慢慢撑着身:“……嬷嬷,你去找迟儿。”

    泪水滑下,“把他放在殿下身边吧,让他陪着他父王。”

    声音又沙又哑,盯着烛火默默落泪,许久,她说:“嬷嬷你出去,我想安静一下。”

    ……

    段贵妃坚持,赵嬷嬷不得不掩上殿门退出来了。

    她很担心。

    但赵嬷嬷年纪很大了,她是和曲嬷嬷一样年纪的人,这一日来回颠簸近百里的路,情绪波动太大,又痛哭了许久,人老了,身体受不住。

    眼前发黑,她扶着廊柱,只能勉力撑着叮嘱宫婢务必守着,每隔一刻钟就得敲一次门,发现有什么不妥立即入内察看。

    两个宫婢架着,小心将赵嬷嬷扶进抱厦。

    赵嬷嬷抹了一把泪,扶着圈椅慢慢坐下,宫婢赶紧取了薄荷油。

    清凉的薄荷油抹在太阳xué上,感觉才略好了些。

    赵嬷嬷到底牵挂,坐了一阵,勉强扶着要站起身,谁知忽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不好了!!”

    整个妙法观乱作一团,宫婢太监惶惶奔走,赵嬷嬷冲上前一把推来半掩的内殿门。

    一条素白绫缎。

    两只纤细的绣鞋尖微微晃动。

    赵嬷嬷天旋地转,霍地栽倒在地。

    ……

    两匹快马飞奔入京。

    一匹直奔往皇宫,另一匹赶往王宁王府。

    夜色,马蹄声急促。

    奔近宁王府大门,整个门房都乱了起来了。

    而此时的嘉熙堂。

    还亮着灯。

    回到京来,卸下一身疲倦,萧迟和裴月明连续睡了整整一日。

    睡得骨头都酥了,两眼惺忪醒过来,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噗呲一笑,正要手牵手去洗漱。

    被急促狂奔的脚步声打断了。

    “不好了!”

    “洛山急报,娘娘薨了!”

    “三更时分,娘娘她,她自缢身亡。”

    萧迟怔怔片刻,骤一把推开伺候梳洗的王鉴,冲了出去。

    “怎么回事这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