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4章 第 84 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隔日,山脉中的禁制消失。

    琴灵将魔域的担子彻底放在了凌洵一人身上,百花会不是什么小打小闹的场合,饶是她,都得分出全部心神来应对。

    晌午,几个人聚在一起喝茶。

    山风徐徐,花香不绝,不知名的野雀叽叽喳喳地叫唤,飞上树枝头站着,成群结队,拿眼偷偷看扶桑肩膀上神气活现的渺渺。

    渺渺扑棱着翅膀,把它们赶到一边,又赶回来,那副模样,和从前那只犯二又贪财的小红雀完美重合。

    余瑶看得抽了抽嘴角,扭头望向扶桑。

    扶桑冲她笑了笑,摆手,声音里多少有些无奈:“从前就是这样的xìng子,才恢复记忆这几天,眼看着稳重了些,没好上多久,就又克制不住了。”

    余瑶看着向闪电一样来回蹿的红色残影,轻声道:“这样挺好的。”

    茶壶吊在半空,火堆慢慢地烧,时不时啪的一声,zhà开一朵火花,雅淡的茶香随之散漫开来。

    蒲叶听说顾昀析收了百花金帖,来兴趣地凑上前问:“昀析这次还是上去露个脸就走吗?”

    汾坷伸了个懒腰,道:“瑶瑶在呢,他走到哪里去?”

    余瑶任他们说,她搬着个小凳子,挨着顾昀析坐着,有点犯困,后来,干脆把头蹭到他的肩膀上,有些惬意地眯起了眼睛。

    蒲叶眼睛里像是扎进了小针,但又发作不能,转而问琴灵:“另外九位评审,都定了哪些人?”

    “就历届的那几个,不过我将天族的名额给撤了下来。”琴灵拿出一纸金贴,在他眼前晃了晃,问:“接不接?”

    蒲叶长指夹住那份不轻不重的帖子,抬了抬眸,声音清朗,蕴着些似有似无的揶揄笑意:“光十三重天,就占两个名额,那些老东西,不会又有意见?”

    “意见?对帝子有意见,还是对你有意见?”琴灵绑着高马尾,一身劲装,英姿飒爽,“谁有意见谁给我滚,搁在眼前看着都不舒服,一天到晚这人不对那人不行,也没见他们干出点什么事来,整日一张嘴不停,仗着活得久,什么都想chā一手。”

    “真要什么事都让他们去出头充个,又得哭天喊地,倚老卖老,烦死人。”

    这话说得,蒲叶连着笑了两声。

    “我们这边两个名额,七大顶级世家,一人一个,还有一个名额,我给了南宫世家。”

    余瑶听到南宫世家时,稍微来了些精神,她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问:“是我想的那个南宫世家吗?”

    琴灵颔首。

    余瑶笑了一声,声音含着些微困意的哑:“南宫家的家主,有点意思。”

    晚些时候,就开始陆陆续续有人进入山脉。

    琴灵拉着余瑶站上首山山巅,她一身红色劲装,曲线窈窕,气质绝佳,余瑶站在她身边,也丝毫没被比下去。

    一人如山柏青竹,一人如云岚流水。

    各有各的不同韵味。

    天色骤然暗下来,凶兽的喘息声如闷雷,一条千丈庞大的蛟龙从极远之地飞来,不过瞬息,就已到了眼前。蛟龙身上,还稳稳地站着十几人,清一色的白衣长袍,男女皆有,为首者是两名老妪,每根头发丝都泛着银光,很精神,看着慈眉善目,并不严厉。

    蛟龙在山谷外盘旋,缩小,化chéng rén形。

    一行人步行入山。

    侍者前去问安,给他们引路。

    “祖母,何故下来步行?”老妪身后的青年男子抱着剑皱眉,言语之中,隐有不解。

    这些世家贵族里养出的天才,有眼界,有实力,有后台,唯独没有敬人尊人之心。

    那两名老妪并没有先回答孙辈的问话,而是朝着山巅的方向略一颔首,像是行过一礼,后面跟着的子孙才注意到云巅之上的两抹倩影。

    “蛟龙为何不肯继续前行,百花会历来藏龙卧虎,是六界盛事,这次琴灵神女做东,比往届更热闹,来时族长就再三跟你们嘱咐强调过,万事低调,眼比天高的毛病都给我收住,能来这的,哪家都不比我们弱。”说话的老妪姓王,是族里辈分较大的长老,她说话时,语气并不严厉,可吐出的字眼,却像是一根根针,成功让心比天高的小辈们闭了嘴。

    方才唤她祖母的青年,这会沉下心来认真感应,神识扩散出去,发现东南西北,无论哪一边,都有像山一样无法撼动的气息,他不信邪地向中间方向试探。

    然后直接被打了回来。

    他身躯一震,哇的一声吐出血来,其他人一愣,紧接着将他围住。

    王长老手中握着的龙头拐杖猛的触动,她伸手,扼住青年的手腕,将他强硬地拉起来,朝着主峰的方向弯身欠腰,面上一片凝重,她声音有些难听,像是沙砾相互摩擦一样,“小辈不懂事,冒犯大人,请大人见谅。”

    良久,也没有声响。

    王长老这才拉着自己那得了教训的长孙起来。

    “幸而大人不同你一介小辈计较,并未下狠手,再有下次,你这条命,就jiāo代在这里了。”她恨铁不成钢,怒声道。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山巅上的琴灵和余瑶。

    琴灵:“又是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这些世家子弟,说了也听不进去,被打了才老实些。”

    余瑶遥遥看了那边一眼,手指上开了一朵小花,又很快的消失了,她问:“方才那是谁?”

    “汾坷。他心情不好,在屋子里修炼,方才那个人非要将神识探进去,不被打回来才怪。”

    余瑶想起顾昀析昨夜说的那句有得吵,知道他为何心情不好了。

    问就是一句话。

    美人难养。

    到了晚上,该来的基本上都来齐了,就更为热闹。

    山峰上,各人选下住宅后,就开始按照自己的心意布置,花朵肆意开成了扭曲的姿态,有的甚至有百丈庞大,将整个屋子拢了进去,有的干脆施展法术,搬着被褥歇在空心竹里。

    深夜,犼声撼天震地,余瑶被吵得在床上滚了一圈,抱着软枕去了有结界的隔壁。

    顾昀析正在修炼。

    她也不去吵他,直接揉着眼睛去了塌上歇息,没过多久,感觉身侧的位置,沉了下去。

    冰凉的指尖抚上她的眉眼。

    余瑶伸手打开,旋即,将脸捂得严严实实。

    “脾气倒是越来越大了。”半晌后,顾昀析长臂一揽,抱了抱陷在被褥里的小姑娘,声音清冷,带着些微的笑意。

    翌日一早,余瑶醒来的时候,顾昀析还未睁眼。

    难得,他并未彻夜修炼,合衣陪她歇了一宿。

    “析析。”余瑶吸了吸鼻子,不想动弹,手指却像有自己的意识一样,去勾了勾他垂在身侧的小指。

    无人应答。

    余瑶艰难地翻了个身,掩唇打了个哈欠,透过窗子透进来的光亮,她往外一瞅,发现天已然大亮。

    百花会,正式开始了。

    外面应当很热闹。

    但屋外设了结界,什么也听不到,十分安静,只有小院树上的山雀不时啾啾地叫唤两声。

    余瑶想着出去帮忙,睁着眼睛看着头顶默念了无声,才艰难地起身,才坐起来,就被一股力道带得又趟了回去。

    “去做什么?”顾昀析蹙着眉头,将头蹭在余瑶温热的颈窝处,声音十分沙哑,带着些晨起的困意和被闹醒的恼意。

    余瑶被他蹭得有些yǎng。

    她手腕骨纤细,顾昀析身子一动,如绸缎般的长发就倾泻下来,浓墨般的颜色铺就在耀目的白上,现出一种重彩染写的惊心动魄来。

    “我怕琴灵一个人忙不过来,去帮会忙。”余瑶嗓子有些不舒服,她咳了一声,又接着道:“你再躺会吧,外面肯定闹翻了天,你不喜欢,便别去了。”

    顾昀析便又躺了回去。

    他眼皮动了动,最终,伸手摁了摁跳动的眉心,道:“我和你一起。”

    余瑶想了一会,也没再多说什么。

    ===

    每回的百花会,都是六界的盛事,青年一辈对此热衷,许多有头有脸的人物,也乐得给个面子,来凑这么一回热闹。

    究其原因,不过也是为了后辈的亲事。

    能来百花会的家族,都是在六界排得上号的,族中子弟天赋异禀,血脉纯正,一旦结亲,便是门当户对,没有高攀不配之说,彼此都知根知底,免了许多的麻烦。

    因而一些贵族掌权的夫人,也都会亲自来相看。

    双方觉得合适,两人也满意,那便成了一桩美事,从下帖到成亲,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的讲究,就是一两月的功夫。

    百花会一共三日。

    分为两个大环节。

    即才艺,比武。

    才艺,大多是舞剑,音律。

    比武是将愿意玩的世家公子和姑娘的名字刻在竹签上,摇到谁,便对上谁,男女不忌,大道之路上,姑娘们十分出色,上一届新人实力排行榜上,前五名便有三名是女子。

    更有xìng子烈的姑娘,直言不讳,谁赢了,便跟谁议亲,结果愣是将一干起哄的青年挑飞,又美又飒,实力还强。

    音律也不是人间宴会那样单纯的吟诗作赋,弹琴歌舞,而是实打实的硬碰,拼的是音律之道,南宫世家的一名少年天才,便是以音入道,一根玉笛,杀人无形,被奉为年轻一辈音律第一人。

    而第一天,基本都是相互接触,熟悉,跟着长辈们到处串门,拜访完一个长辈,又奔赴下一处,反正一天到晚下来,都在行礼和问安。

    余瑶今日穿了件水蓝色长裙,裙角被风吹得动dàng,衣裳衬得她肌肤雪白,脖颈修长,再加上她并不显眼的修为,不认得她的人,都会以为是哪个世家的年轻小姐。

    而事实上,真正的年轻一辈,见了她,还得行个长辈礼。

    顾昀析站在她身边,神情慵懒,满身风华,清贵出尘,是那种一眼,就能令人倾心的长相。

    余瑶看着他,突然就有些难过,她压了压唇角,道:“我都七万岁了。”

    “析析,我老了。”

    “我年轻的时候,怎么就从来不知道有这么一个百花会呢。”

    顾昀析眼珠动了动,而后落在她的身上。

    “但是看到你,我又不难过了。”余瑶踮着脚,拍了拍他的肩,有些感慨地道:“你比我大了五万岁,也照旧不显老,乍一看,还是很年轻。”

    顾昀析阖眼,突然笑了一声。

    “余瑶,欠打了你。”

    余瑶一愣,转身就跑。

    又被提着揪了回来。

    “析析。”余瑶将一张小脸蛋送到他跟前,看着楚楚可怜,随时要哭一样,圆圆的杏眸里却盛着满满的笑意。

    顾昀析捉了她的手,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声音低沉,慢慢悠悠地道:“比你大五万岁,又如何?”

    他顿了顿,狭长的眼尾眯了眯,罕见地给她科普,“以鲲鹏一族的寿命来算,我才成年不久。”

    说这么多,无疑是在向她传递一个讯息。

    他不老,相反,还是年轻人。

    “嗯,不久,也才成年两万年而已。”余瑶笑得将脸埋到他的衣襟里,肩膀连连耸动,“在别人眼中,都是活了无数年的老祖宗了。”

    这下,顾昀析彻底懒得理她了。

    随她闹。

    越理越来劲。

    ——

    另一边,汾坷的院子外,无声无息地站着一个人。

    红衣,长发,身边还蹲着一只憨态可掬的白色小兽。

    没过多久,汾坷就走了出来,他亲自拉开一扇带刺的荆棘门,脸色虽然不好看,但语气是温和的,他道:“进来说话吧。”

    秋女颔首,将垂下来的碎发挽到耳后,又半蹲下身,拍了拍身边的小兽,道:“八两,你自己去玩一会。”

    那只小兽人xìng化地点了点头,嗖的一下跑没了影。

    荆棘门开,又很快地关上了。

    “汾坷神君。”秋女拉开裙摆,冲他盈盈一拜,保持了不远不近的距离,她眉目间满是风情,却又给人一种清冷疏离的错觉。

    汾坷昨夜和夙湟吵过,回去之后就不得劲了,先是才长出一片小嫩叶的闺女不让摸了,一碰,就猛的缩回去,好半天都不再露头,摆明了不想理他。

    紧接着,修炼的时候,老是觉得自己身边有很淡的幽冥花香,就像她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看着一样。

    险些走火入魔。

    最后倒在床榻上,翻来覆去的就是合不上眼。

    见了鬼了。

    “坐吧。”汾坷挑了个离她不远不近的椅子坐下。

    秋女神情坦dàng,问:“神君准备何时公布与女皇的婚讯?”

    言下之意,什么时候澄清我们没关系。

    一提到女皇和婚讯这两个字眼,汾坷就有些头疼,他伸手压了压突突跳动的太阳xué,道:“婚讯还早。”

    “明日,音律之争结束后,不知神君可有时间出面?”秋女撩了撩长发,声音婉转动听。

    对于这个天道乱扯的姻缘,汾坷显然也是有心想要早点结束,他二话没多说,点头,说了句行。

    “我……”秋女才说了一个字,就见夙湟淡漠着脸,倚在门外,准备踏步进来,显然也是有事说。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jiāo汇。

    秋女弯了弯红唇,接着说方才没说完的话:“我年龄也摆着了,拖了这么久,突然想成亲了。”

    夙湟转身就走。

    秋女朝汾坷略施一礼,招来那个叫八两的小兽,身影消失在半空。

    作者有话要说:给大家推一本我很喜欢的太太开的新文,疯狂安利!!!(突然化身迷妹)

    赫连菲菲《偏宠无度》

    文案

    瑗宛自幼就和表哥弼时定亲,家中出了变故后,就被舅舅接去锦城抚养。外祖母疼爱,舅父舅母呵宠,又有玉树临风的表哥护着,原以为她的生活就会一直这样过下去。

    转眼她到了适婚之龄,舅母却渐渐流露出嫌弃之意,更莫名其妙的被人推下假山险些毁容丧命,瑗宛这才发现,原来她的日子从来不是风平浪静。

    恰逢某公奉命送嫁路过锦城,瑗宛被舅母设计送入那太监房中。

    一夜过后,舅母等人等待着瑗宛被太监收用的“好消息”,熟料大门推开,却见一身材高大威压迫人脸上写着“不好惹”三字的男子携瑗宛走出来。

    瑗宛撑着酸疼的腰,含羞介绍:“这位是当今摄政王。”

    小剧场

    夏奕偶然路过锦城,与幕僚密谋之时遇见了一个疑似“探子”的姑娘,下属不放心,叫人跟踪姑娘并每日向他回禀姑娘的动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