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7章 医院陪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gnefuiqnaud

叶婉儿眼底闪过了一丝坚决和yīn冷,看向对面的叶枫彭,“爸,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听她这么说,叶枫彭面色才缓和了几分,冲她摆了摆手,轻声道,“行了,你心里有数,爸爸也就放心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叶婉儿温顺的点了点头,起身离开,回了房间。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有些不安心,想了想,还是翻出了通讯录,给秦医生发了一则消息,“秦医生,今天多谢配合,钱明天可以到账,关于我的“病情”,改天我们见面谈一谈……”

    短信发出去以后,很快,她就收到了回信,和秦医生确定了见面的时间地点之后,她这才暗中松了口气。

    只要能得到默哥哥,无论做什么,她都在所不惜!

    阮诗诗在重症监护室外面守了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阮教授才慢慢醒了过来。

    医生过来做了检查,这才从监护室里出来。

    阮诗诗和刘女士不约而同的迎了上去,询问情况,“医生,情况怎么样?”

    “指数还算正常,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不过现在他的身体很虚弱,心脏的状况也不容乐观,需要静养。”

    听到医生这么说,阮诗诗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喜是忧,心情顿时复杂了许多。

    旁边的刘女士忍不住问,“那什么时候能从重症监护室转出来?”

    “今天就可以,家人准备一些日常用品,准备陪床吧,恢复期间还需要再观察。”

    刘女士闻声,连忙道,“明白明白,谢谢医生。”

    待医生离开,她这才松了口气,抬手拍了拍旁边的阮诗诗,轻声道,“总算可以放心了。”

    阮诗诗没那么乐观,但是心头沉重的大石头也轻了一些,她扶着墙,身子有些发软。

    昨天一晚上她几乎都没怎么闭眼,一直以来神经都紧绷着,再加上她没什么胃口,也没吃多少东西,以至于她现在看着格外的憔悴。

    “诗诗,你回家休息一下吧。”刘女士抬手扶着她,心疼的不得了,“还有你公司那边,你请个假,今天就别去了。”

    听到刘女士提起公司,阮诗诗这才猛然间想起来她还没跟公司请假,如果无故旷工太久了,说不定连工作都保不住了!

    可是现在,她要挣钱还喻以默的钱,不能没有工作!

    她咬了咬牙,看向刘女士问道,“妈,病房里有充电器吗?”

    “有,就在床头放着。”

    闻言,她立刻赶往病房,给自动关机的手机充电。

    打开手机,里面有好几个未接来电,有两个竟然是兰姐打过来的!

    阮诗诗心头一紧,也不敢多想,立刻给她拨了回去。

    “喂?”

    听到那头兰姐的声音,阮诗诗有些紧张,“兰姐,我……”

    “不用说了,我听说了,你家里出了点状况,而且上面已经批准了,公司这边的事情你放心,我会安排的。”

    兰姐语气和善,竟然没有半点怪罪她的意思。

    阮诗诗惊讶的张了张嘴,诧异的说不上话来,片刻后,她才反应过来,连声道,“谢谢兰姐……”

    “不用谢,你忙吧,就这样。”

    电话挂断,阮诗诗还有些难以置信,分明上次她找兰姐时,她的态度很明确,怎么这次突然变了口风,还说上面已经批准了?

    难道,是喻以默?

    可她分明已经和喻以默说了跟他划清界限的,他也没必要帮她……

    各种疑问堵在心头,她也想不明白,她叹了口气,干脆不再想那么多。

    没过多久,阮教授就从重症监护室转回病房,看着躺在床上虚弱的父亲,阮诗诗心头泛起阵阵酸楚。

    “爸……你好点了吗?”

    阮诗诗趴在床头,强忍着泪水。

    阮教授无力的抬起手,碰了碰她的脸颊,眼底闪出喜悦的泪光,“诗诗……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阮诗诗心头感触,连声道,“爸,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阮教授刚醒过来,精神状态不太好,没过多久就要休息,看着床上睡熟的人,刘女士拉着阮诗诗走出了病房。

    房门关上,刘女士才忍不住开口问道,“诗诗,你公司那边的事怎么样了?”

    “我已经请假了。”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最近这段时间我都会在医院里陪着爸,他身体好了我才安心。”

    刘女士闻言,眸光闪烁,yù言又止,“诗诗,在这里太苦,晚上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要我说……”

    阮诗诗听得出她话中劝她的意思,不等她说完,她就已经伸手拉住了她,“妈,我不怕苦,只要能看着爸爸康复,我没问题的。”

    看她态度异常坚定,刘女士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点点头,“好吧。”

    她心中清楚阮诗诗孝顺,可是在医院照顾病人不是那么轻松,她又何尝不心疼女儿?

    算了,等过个一两天,让她经历一下,到时候再劝说不定还能劝的动她。

    可谁知,一连两天,阮诗诗醒的最早,睡得最早,照顾阮教授任劳任怨,在椅子上连睡了两天,脸上的黑眼圈都快赶上熊猫了,可她愣是没喊一声累。

    终于,刘女士看不下去了,想着法劝阮诗诗回家休息一下,“诗诗,你这都两天了,回家洗个澡睡一觉,明天再过来!”

    “妈,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阮诗诗笑笑,拿起空的保温壶就走出了病房。

    她心里也清楚,刘女士是想让她休息休息才这么说的。

    没走几步,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阮诗诗顿了顿,摸出来一看,是宋韵安打过来的。

    犹豫了一瞬,她按下了接听键,放至耳边,“喂?”

    那头传来宋韵安带着几分抱怨的声音,“诗诗,你怎么回事?这几天像消失了一样,压根就联系不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