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祸心(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gnefuiqnaud

一个橙色衣裳的公子引着我上楼去找杜无诗,从东阁到西阁,期间见证了无数对恩爱男子的打情骂俏,最甚的已经衣裳半褪准备做某事。★首★发★求★书★帮★

    我老脸一红,慌忙低下头去,再不敢乱看。

    青天白日,这么明晃晃,让人怪不好意思的。

    虽然我是个好男色的,但平时姐姐管得严,垂涎杜无诗美色的时候像个老色鬼,其实是个连小本子和春画册都未曾看过的童子鸡。

    想到这里,我心中一阵泛酸,倒是冲淡了不少羞窘之感。

    羞涩褪去,脸皮也重新厚了回来,我抬头看着橙衣公子,试探地问道:“大哥哥,无诗那儿,现在有客人吗?”

    一想到我等一下可能会看见杜无诗和其他人做刚才那种少儿不宜的事情,突然就好难过哦。

    听到我的问题,橙衣公子脸色有些奇怪,迟疑了一下,还是回答了我:“无诗公子那里不会有客人。”

    “哦。”我嘴角忍不住上扬,脑子里满是欢欣雀跃,自然分不出一丝心思来深思他说的这句话。

    那里不会有客人?是刚好这个时间段不会有,还是,从来都没有?

    有些东西,从一开始就明白地摆在我的面前,只可惜人只有一颗心,一但被什么人或物装得满满当当,就再也顾不得其他的了。

    “无诗公子就在里面,沈小少爷请便。”到了地方,橙衣公子对我微微一笑,说完话后也不等我回句什么,自行转身走了。

    看着关闭的房门,我深呼了一口气,闭着眼睛双手用力一推。

    两扇门吱呀呀地打开,房内家具整齐干净,到处都是我所熟悉的、属于杜无诗的那种甜甜的水香,虽然里面空无一人,但可以确定是他的卧室。

    我关上门,左右看了一下,做贼似地小声喊:“杜无诗,杜公子,无诗,小诗诗……”

    没人应我。

    我正yù再喊,一道凉凉的声音却突兀地横chā进来:“屏风后面。”

    是杜无诗的声音。

    语气很无奈,大概翻了个白眼。

    “看见了!”我兴冲冲地绕过绘着雾绕青山的屏风,只见垂地的珠帘背后,一个宽大的露台出现在眼前。

    今日天气颇好,亮堂的阳光毫不吝啬地洒满每个角落,清风拂过,扬起层层青纱。

    露台的栏杆边铺着软厚的垫子,旁边的小桌子上放置着酒壶杯子,杜无诗跪坐在垫子上,仰着头,不知是在看什么。

    我也学他脱了鞋子跪坐上去,抬着头,眼睛胡乱地瞟着。

    要是说杜无诗仰头是如仙鹤般优雅,那我就是一只伸长了脖子嘎嘎叫的鹅,滑稽得不行。

    大鹅嘎嘎叫了半天,仙鹤终于肯扭头看他,轻声问:“你在看什么?”

    我:“我在看你在看的东西。”

    杜无诗笑了笑,又问:“那你知道我在看什么吗?”

    我老实摇头:“不知道。”

    杜无诗将右手伸了出去,像是要触摸什么:“我在看天。”

    我不解道:“天有什么好看的?”

    杜无诗眯着眼,淡淡道:“天上是神仙住的地方,宫阙万间、仙雾缭绕,美妙得很。”

    我问:“无诗是想要去仙界吗?”

    杜无诗收回手,眉眼间神色平淡,没说想,也没说不想。

    但我隐隐觉得,他是想去的,方才那样向往的眼神,要是真的给他一个去仙界的机会,就算是让他付出一切也会愿意的吧。

    “今天怎么想起来来找我了?”他转身倒了一杯酒递给我,结束了方才那个话题。

    害怕杜无诗是在怪我没有早点来找他,我赶紧道:“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早就想来看你了,但姐姐一直担心我的腿伤没好,不放我出门。”

    杜无诗看着我的小腿,唔了一声:“既然都放你出来了,那一定已经好透了。”

    我猛点头:“早就好了。”

    杜无诗开玩笑似地问:“带了什么好东西来感谢恩人啊?”

    我:“……”

    完了,慌着来见美人,根本就什么都没准备好嘛!

    杜无诗眉尾一挑,眼底的笑容越发的戏谑。

    我捏着杯子尬笑:“哈哈,要不下次补上?”

    杜无诗叹气:“也罢!我也没指望着你这个小笨蛋会记得,正好今日无聊,你就和我说说话解解闷吧,就当做是救你的谢礼了。”

    没被赶走还能继续和他聊天,我求之不得:“好呀好呀,无诗想聊什么?”

    “唔,要不说说你和你的家人吧。”

    我差点被酒呛到。

    无诗居然想了解我和我的家人,天啊,他不会是喜欢我吧?他一定是喜欢我吧?他就是喜欢我!

    我羞涩一笑,不打算揭穿他的小把戏,一边喝酒一边和他讲沈家的事。

    从沈家一代又一代的创业史说到我父母、姐姐姐夫的爱情,杜无诗听得很认真,手指轻轻在杯口点着,表情正经。

    “我爷爷是个特别厉害的人,因为我是早产儿,小时候身体很不好,三天两头的生病,算命的说我此生注定短命,决计活不过十七岁……但我爷爷不信,他说他一生光明磊落,从小就信奉神明,上天不可能会这样降灾于沈家。”

    “我五岁那年夏天,他说出门办事,结果一个月都没回来,音讯全无,我和姐姐担心得都哭了,派人出去找也没结果,就在我们快放弃的时候,爷爷自己回来了。”

    我笑着,眼神里满是崇拜:“那是一个大雨天,门房大喊着老爷回来了,我和姐姐站在门口,看着爷爷穿过茫茫雨幕,像天神一样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大笑着抱住我,一直说‘小星儿,我找到救你的yào了,是神明眷顾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