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0章 欺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gnefuiqnaud

许岚其实还有点没睡醒,她坐在陆良辰旁边,听陆良辰和闻安的对话,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一半是还没彻底醒盹儿,一半是真的不知道陆良辰和闻安在说些什么。

    她静静地等待着陆良辰打完了电话,然后坐在原地,等待着陆良辰主动开口。

    陆良辰和闻安确定好了时间,就挂断了电话,在寂静又黑暗的客厅里,他透过窗外shè来的月光,看着许岚的侧脸,低声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许岚却摇了摇头:“我想听你讲。”

    “你没有想知道的吗?”陆良辰却觉得有些奇怪,“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许岚还没彻底醒,但是她下意识往陆良辰的方向凑了凑,就像一个冷极了的人在寻找热源,甚至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你在以为什么?”

    陆良辰却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许岚手脚并用的在沙发上下来,站起来,站在陆良辰的对面,然后伸出手抵着陆良辰的肩膀,把陆良辰压在了沙发上,自己则直接跨坐在了陆良辰的大腿上,她的两只胳膊就搭在了陆良辰的肩膀上。

    这是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最喜欢的姿势,坐在陆良辰的大腿上时,许岚可以看到陆良辰,陆良辰也可以看到他,两个人肌肤相贴,即使只是单纯的抱着,也让许岚生出了许多的安全感。

    她一直对“拥有了陆良辰”这件事没有什么实感,她身上有太多的东西都是陆良辰给予甚至施舍给她的,或许陆良辰在她身上花费时间和金钱会给她一个“你值得”的答案,但是许岚认为这样远远不够。

    “陆良辰,你觉得我算你的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陆良辰平静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些费解,他似乎很难理解许岚为什么会问出这个问题。

    “你算我的什么?”陆良辰伸出手捏了捏许岚的脸,“如果你忘了,可以把我们的结婚证拿出来再回忆一下。”

    许岚垂下眼睛,认真的看着陆良辰,一字一句的说道:“可是我们还没有办过婚礼。”

    陆良辰的动作停顿了几秒:“你想要婚礼吗?”

    “你不想要吗?”许岚反问道。

    其实陆良辰并不在意这些形式上的东西,对他来说最没用的就是徒有其表的人,但是,如果是婚礼的话,陆良辰却突然有了些兴趣。

    如果有一个仪式可以昭告天下,许岚属于她,陆良辰并不会觉得这个仪式过于繁琐而无足轻重,相反,他应该会在这个看似没有意义的仪式上下很多功夫。

    想到这里,陆良辰认真无比的说道:“我想要。”

    这个答案似乎在许岚的意料之外,她难得沉默了一会儿,又继续开口:“我还有别的问题。”

    陆良辰并没有犹豫:“你说。”

    “那天,你为什么会和我上g?”

    其实这个问题,许岚一直都很想问。

    在和陆良辰公开之前,她一直以为是陆良辰喝多了,一切都是巧合,但是是巧合也无所谓,因为两个人走到了现在。

    但是在那次采访的时候,陆良辰却说,他一早就看到了许岚。

    这让许岚生出了一些小小的自信,或许是陆良辰喝醉了,情难自禁?

    不过她也并不敢直接说出这个可能,因为凭她对陆良辰的了解,在第一次观察许岚的时候,陆良辰应该只是对她有兴趣或者感到好奇,说到“喜欢”,应该还不到这个程度。

    但是一些微小的好感,应该还是存在的,或许她可以更自信一点,认为陆良辰那天晚上的行为,其实是他内心的某种投shè。

    但是许岚的这个问题,却让陆良辰突然冷静了下来。

    他认真的思考着说真话的后果,如果他真的告诉许岚,一切都是陆鞍的设计,许岚会怎么想?

    他并不是不知道许岚一直都对自己和这段关系缺乏自信,现在他看起来正在低谷,无论如何,陆良辰不能接受自己用许岚和自己的关系冒险。

    于是,陆良辰决定撒谎。

    “都是凑巧的,其实那个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许岚坐在他身上,挡住了窗外的月光,许岚并不能看清陆良辰此时的表情,但是她猜测陆良辰现在的样子一定很温柔,“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许岚愣愣的听着陆良辰的话,两年来,她一直都在等着这些话。

    直到陆良辰捏着许岚脸颊的手传来了湿热的触感,陆良辰才后知后觉的发问:“你哭了?”

    “没有。”

    虽然许岚否定了陆良辰的话,但是她声音中压抑不住的哭腔还是出卖了她。

    陆良辰此时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心疼还是该笑,他表情复杂的把许岚的头压到了自己的肩膀上,问道:“哭什么?”

    许岚还是想要守护住自己最后的尊严:“我没哭!”

    陆良辰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小骗子。”

    许岚报复xìng的在陆良辰的肩膀上咬了一口,陆良辰有些吃痛的皱了皱眉头,却还是笑了出来:“许岚。”

    “嗯?”许岚的声音还是带着浓重的鼻音。

    “我现在一无所有,只有你了。”

    许岚才不相信陆良辰的鬼话:“你才是大骗子。”

    听陆良辰刚刚和闻安说话的样子,肯定是有后手的。但是陆良辰没有告诉她,还一直故意卖惨。

    陆良辰也没打算瞒住许岚,他见许岚的情绪稳定下来,便一只手揽着许岚的腰,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拍打的许岚的背部,慢条斯理的说道:“现在看我的账户的话,的确很容易会觉得我是个穷光蛋。”

    “然后呢?”许岚才不信陆良辰的鬼话,“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

    陆良辰苦笑道:“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会比较好,这是我对你的保护。”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

    许岚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气愤的从陆良辰的身上挺起了腰:“我是你的老婆!”

    从一开始,陆良辰就把许岚当成了一个被保护者,却从来没有问过许岚的意愿,没有问许岚是否愿意永远留在他的羽翼下,做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豌豆公主。

    许岚希望两个人的关系,是平等的,互相扶持的,她不想永远的作为被给予方,单方面的接受陆良辰的好。因为如果这样,当陆良辰不爱她的时候,也可以随时扔掉她。

    陆良辰沉默的看着许岚,他叹了口气——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叹了多少次气了。

    “许岚,你要对我更有信心一点,对你也是。”陆良辰低声说道,“我不需要你帮我做什么,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陆良辰甚至希望许岚做自己一辈子的金丝雀,他不需要许岚的眼睛里再装下别人的身影,在看到许岚和周烨、许洲的照片的时候,陆良辰用了很长时间,才忍下了把许岚锁在家里,彻底软禁她的疯狂念头。

    虽然陆良辰也永远不会告诉许岚,许岚喜欢的男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控制狂,一切的温柔和关爱都是表面现象,她是一只在狮子窝中的兔子,这只狮子只是在兔子看的到的地方面前压抑住自己的本xìng吃草罢了,本质还是一个捕猎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