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91】好人好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诶,张扬又来我们医院了。”

    白芷刚回到护士台,就听同事神秘兮兮地说,她怔了一下,“啊?”

    “我刚在群里看到。”

    同事悄悄拿出手机给她看,是群里发出来的,一张别科室里的同事发的朋友圈截图。

    “傍晚送过来的,跳到护城河里救一个自杀的小姑娘,俩人都被送医院里来啦。”

    “啊?”

    白芷又一惊,忙认真看朋友圈截图,截图里面又有一张照片,是偷拍的,并不是很清晰,但能认出是张扬,穿着病号服裹着被子,她曾「照顾」张扬一个多月,又不时关注,一眼就认出确实是张扬。

    “自杀那女孩怎么样了?”

    “也没事。”

    自杀者无恙,因而同事的心思更多还是在八卦上,“我看群里说张扬被人送到医院,还戴着口罩呢,后来被认出来了,而且得换衣服,没办法,才承认是自己……诶!我还是第一次见这种明星呢?”

    白芷莫名其妙地觉得自己心里一暖,道:“前年那时候你不也在嘛,张扬本来xìng格就挺好的……”

    “人家现在是大明星啊,上过春晚的……听人说他劝人没劝住,见那女孩跳下去,立即就跟着跳下去了,结果要不是路边有人扔绳子拉上来,差点自己搭进去……这天河里面得多冷啊?”

    白芷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又一个同事过来,于是又一番:“你听说了吗?张扬又被送我们医院来啦?”

    “啊?”

    “……”

    “我傍晚的时候在病房里面,还看到这个新闻了呢!就是不知道那个人是张扬……真是他啊?”

    “这有照片,你看!”

    “诶!有新消息,让不要外传,张扬好像是要保密,上面让大家别乱发呢。”

    ……

    这时的网络新媒体仍在发展初期,不过由于微博近两年的火bào,不少媒体,包括一些官媒也开始入驻,青城官方就有「青城发布」「青城公安」「青城天气」「青城jiāo警」等近十个账号。

    如果只是一起自杀事件,多半要压一下,调查清楚再发布,但变成见义勇为,且两人都平安,就是一件正能量事件了,因而发布就比较快,电视台那边播出后,很快「青城公安」「青城发布」两个账号都发布了这则新闻,内容与电视台基本一致。

    说起来,不论医院,还是电视台过来的记者,以及民警,对张扬不愿张扬的要求,虽然不解,倒都还是选择尊重,不过与电视台那边沟通的时候,就被告知评论里面已经有人认出来了。

    这时候仍处于「疑似张扬」的程度,但渴求关注和点击,没事还要找噱头的广大媒体不管啊,吃瓜群众们还在讨论到底是不是,青城这边的娱乐媒体已经转发了过去。

    「女孩大年初一跳河自杀,救人者疑似张扬!」

    「年轻女孩大年初一跳河自杀未遂,神秘救人者全程佩戴口罩」

    然后更多媒体跟着转发,有直接转发的,也有自己编辑的,转来转去,标题里面的「疑似」都给转没了,不少媒体发布的新闻就直接变成了「这才是正能量偶像,张扬大年初一跳河救人」等等。

    事情已经这样,张扬总不可能再去「辟谣」,索xìng先不管这些,也顾不得洛神了,换上爸妈带来的衣服,直接回家去。

    临走时不忘让民警和记者转告:“我就不过去了,告诉那个女孩子,生命只有一次,不要再做傻事。”

    坐上车,张守一和方浅雪还没来得及骂儿子,张扬电话就响了起来,周帆打来的。

    “你在哪呢?”

    “怎么了?”

    “你真跳河了?”

    “我那叫救人,你从哪看到的?”

    “网上啊,先别说这个,你还在医院吗?”

    “刚下楼回家。”

    “那行,我跟我爸直接往你家去了,刚好蹭顿饭。”

    “不……”

    张扬还要再说,周帆已经挂掉了电话,张守一刚把车驶出医院停车场,正要开口,坐在后排的方浅雪已道:“看看,大过年的,折腾的都过不好……”

    张扬赔笑道:“那不是刚好赶上了吗?总不能看着人家跳进去没了吧?”

    “你差点都没了怎么不说?”

    方浅雪难得地发脾气,话还没说完,声音已经有点更咽,显然还是后怕,张扬想要解释,她又道:“妈不是不让你救人,你得有自知之明,你会游泳吗?”

    “会……”

    “你那叫会游泳?游泳池里面扑腾几下,就觉得自己能救人了?这么冷的天,跳进去还能动弹吗?救人怎么救你知道吗就往里面挑?”

    “……”

    “你不会喊人?不会报警吗?不行像人家那样找根绳子扔下去也行啊!”

    张扬不敢再顶嘴,老老实实地挨训,张守一大概担心媳fù训狠了,又打圆场道:“诶,行了,勇气还是值得夸赞的。”

    张微见

    老哥挨完了骂,也抱着老妈的胳膊劝道:“好啦妈,没事啦,我哥不是没事嘛。”

    “没你的事。”

    “哦。”

    张微也挨了训,松开老妈的胳膊,pì gǔ往旁边一挪,委屈吧啦地不说话了。

    “我知道错了,知道错了。”

    “我说你错了吗?”

    “没有没有,我反思,下次遇见这种事情我一定在岸上喊人……或者我回头多去练练游泳。”

    张扬怕老妈还要再骂,赶紧拿出手机,“我给依依回个电话。”

    方浅雪只是被听说的情况给吓到了,事实上作为一个刚离开讲台的多年教师,对这种行为自然是赞扬甚至感到骄傲的,只不过作为一个母亲,她更害怕万一的后果。

    “嘟——嘟——”

    电话响了两声,很快被接通,林依然轻轻“喂~”了一声,短脆甜美,听起来心情不错。

    张扬心里一松,看样子没上网,还不知道这事,“你干嘛呢?”

    “我在nǎinǎi家,准备吃饭呀,怎么啦?”

    “没事,好半天没跟你说过话了。”当着爸妈呢,张扬不好说的太直白,很委婉地表达我想你的意思。

    “哪有半天呀。”

    林依然轻轻哼哼两声,嗓音甜腻腻,“不是刚说过嘛。”

    “行啦,听到你说话就好了,你吃饭去吧,我也要吃饭了。”

    “嗯,好。”

    “拜拜。”

    “拜拜。”

    挂掉电话,爸妈都不说话,张扬试着想要缓和下氛围,手机又响起来,是颜兮兮。

    “喂,兮兮姐。”

    “张扬你没事吧?”

    “没事啊,你也看到了?”

    “嗯……我刚告诉了南姐,要回应吗?”

    “别了,放放吧,这不是放假嘛。”

    “要联系媒体吗?”

    “先别了,大过年的,先过年,就别管了,实在不行我自个发个微博就好了,没什么大事。”

    “……那好,有事的话你再叫我。”

    “嗯。”

    “你真没事吧?”

    “没事,已经回家了。”

    挂掉电话,爸妈还是不说话,张扬试着想要缓和下氛围,手机又响起来,是林依然。

    接通电话,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林依然嗓音冲破手机传出来:“你干嘛去啦?你干嘛去啦?”

    “别激动,别激动……”

    “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告诉我?”

    “我刚刚不是给你打电话报平安了嘛……”

    “你在哪呢?”

    “回家路上呢,我爸妈都在,注意一下你乖媳fù的形象啊。”

    “……阿姨肯定会骂你的。”

    “你跟我妈还真是心有灵犀,刚挨完骂,行啦,真没事,就是去医院换了身衣服,马上就回家吃饭了,没事啦,乖,好好吃饭去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道:“那等你吃完饭,我去找你。”

    张扬想了想,反正洛神在医院躺着也没啥事,她还得先应付完警察才行,现在自己还不好主动介入,道:“行,那我等会给你打电话。”

    “嗯。”

    挂掉电话,方浅雪终于开口了:“我说话没用,女朋友说话总有用了吧?”

    “我又不是做什么坏事,您不至于这样吧?”

    方浅雪大概消了气,顿了顿问:“刚刚是公司的人找你吗?”

    “嗯,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当时住院隔壁床的那个女孩。”

    他曾当做缘分与爸妈说起过颜兮兮的事情,爸妈当初似乎也曾对隔壁床的传说有所耳闻,对颜兮兮印象不错。

    “那怎么处理?”

    “不用处理,又不是坏事,最多关注一下,看情况要不要做个澄清,或者发个声明就好了。”

    张微道:“已经热搜第三了。”

    “这么快?”

    这种劲bào新闻,基本就只有发酵和bào发两个阶段,只要上了热搜榜被注意到,热度就会几何倍飙升。

    张扬也拿手机看了一下,主要是关注评论,因为没有官方信息,许多人还是持怀疑态度,不过对这件事情本身还是称赞的。

    回到家中,刚坐下没两分钟,周启航和周帆也到了,刚煮好了饺子,正准备吃饭,南雪又打来电话,说青城市政新闻办公室,也就是「青城发布」账号的部门,没他的联系方式,只得联系了工作室,考虑到现在的舆论情况,准备做一个声明,来与他商议。

    如果是电视台发声明,张扬多少有点怀疑,既然是真正的官方,他自然配合,两边很快敲定,做了一个简短的电话录音,也算是张扬的正式回应。

    张扬饭吃了半截,先到自个房间录完了不到一分钟的电话采访,然后再去吃饭。

    「车祸」方案被否决后,谨慎起见,张扬特意先去了周帆家,回家的途中

    ,才又顺路救了洛神,周启航与张守一、方浅雪的态度差不多,也是觉得他方式不对,没那本事不该冒险,不过也没多说,反劝张守一和方浅雪。

    张扬还记挂着林依然,吃完饭后给她打了个电话,约定之后,应着爸妈的叮嘱,开车出门,去接林依然,途中又收到了洛神的「语音」。

    “你就把我丢医院了?”

    “我现在也没法过去啊,你那怎么样了?”

    “我跟他们讲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们信了?”

    “当然不信啊,怀疑我撒谎,似乎担心我是什么逃犯似的。”

    已经见了zhēn rén的情况下,再听着她脆嫩甜美的嗓音,张扬总能想出她说这话时的模样,感觉怪怪的,“来历不明,人家要保证社会安定的,当然怀疑你啊。”

    “他们等会应该会去找你核实。”

    “你跟他们说什么了?”

    “就什么都不记得啊。”

    “连怎么自杀的都不记得?”

    “昂。”

    昂你妹啊,张扬有点想把她揪过来打一顿,以前只能想想,现在似乎可以有机会实践,“你演偶像剧呢?”

    “她们现在怀疑我被人下yào了,正在调监控查,还有检查……不过因为我没钱,也找不到人付钱,所以好像还在商量。”

    “所以你准备让我找机会当冤大头?”

    “你有空的话可以带林依然来看我。”

    “什么意思?”

    张扬皱了皱眉头,“跟依依有什么关系?”

    “她总要见的啊,你跳河救了个漂亮姑娘,然后又添钱又给办户口,还想雇她当员工,就不怕误会?”

    “见了你她就不误会了?”

    张扬记起前两年的事情,洛神似乎总有意撮合自己跟林依然,觉得这里面似乎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内幕。

    洛神没有回答,只是道:“等会儿警察应该会去找你了解情况,你就可以顺便提出来看我了,记住带她一块来。”

    “你真看不到我现在的情况了?”

    “?”

    “我现在正出门去接她呢。”

    “所以呢?”

    “觉得有点太巧了。”

    “你小说看多了。”

    虽然已经见过家长,但大过年的跑到她爷爷nǎinǎi家,还是有点不尴不尬,进门不合适不进门也不合适,所以商议之后,还是隐瞒了张扬去接她的情况,只说她回家。

    到她爷爷nǎinǎi所居的小区外等着,路灯下很快看到她走了出来,白色高领毛衣,外罩一件红色大衣,眼睛往这一瞥,似乎是鼓了鼓腮,小高跟的短靴踩着路面,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

    “咦,你穿红色还挺好看。”

    她刚上车,张扬就堆着笑脸说实话,林依然却只从鼻子里轻轻哼一声,眼睛瞟着他,上下打量着,确认他真没事,才道:“有你救的那女孩漂亮吗?这么奋不顾身。”

    张扬无奈道:“就算是个男的,我也……呃,还真不一定。”

    “看嘛,就是看人家长得好看才脑子一热往下跳。”

    林依然得着了理,皱着鼻子,愈发yīn阳怪气,又伸着小手来摸他额头。

    “我是说男的力气大,不好救,河里救人得先把人制住,不然只会被拖着一起死……放心吧,在医院都量过了,没感冒也没发烧,我身体好着呢。”

    “身体好还要人家用绳子救上来?”

    林依然摸摸他额头,又摸摸自己额头,放下心来,没生病,就可以专心找茬了。

    “什么救上来啊,没绳子我也能自己上来。”

    “嘁。”

    张扬抓住她一只小手,没了洛神碍事,真觉得像是孙悟空去掉紧箍咒一样的爽kuài gǎn,正想好好安慰安慰她,手机又响起来,是南雪,说警方联系,说有事情想要请他帮忙。

    张扬明白是洛神的事情,自然配合,按南雪给的座机号码打了过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