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2】儿媳登门前的小意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腊月二十五,张扬和张洪康回到青城,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半路拐到了银蛇汽车品牌店,把前几天回家颁奖时订购的车提走。

    车其实昨天就已经到了,但张守一虽然拿了驾照,却不敢开,知道张扬今天回来,干脆让张扬把车开回去……当然,张扬驾照都还没拿到,张守一谨小慎微的xìng子,自然更不会让张扬开,所以准确的说,是让张洪康开回去。

    于张扬如今而言,有能力买更好的车,但这车主要还是给爸妈用,如果买太贵的,二老反而不安,xìng能、舒适度而言,银蛇都已经足够,没有必要非要去追求团龙、火凰。

    事实上,就连买车,张守一起初也都觉得没有必要,还是方浅雪劝说之下,才答应去考驾照,如今驾照刚拿到手,正在为难等儿子把车提回家,自己该怎么开,要真是出了什么事情该怎么办……一家人啊!

    方浅雪劝说的理由,自然是张扬如今不适合再每天坐公jiāo地铁或者出租,倒不是自矜身份,而是会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车里还有些淡淡的气味,不过看着里面的装饰,还是觉得心里有些隐隐的雀跃和欢喜,明知马上就要回家,张扬还是用手机拍了视频和照片,发在家庭群组里面,但并没有收到感慨、惊叹,反而是张守一琐碎的叮嘱,要他小心一点,不要影响到张洪康开车。

    张扬很郁闷地回复:“我是拍照,又不是用手机砸他,怎么会影响他开车?”

    张微很快冒了出来:“昨天晚上爸让周叔带他练车,回来抱怨,说周叔在旁边一直说话,一边说话,手还在乱晃悠,让他没有办法专心开车,可能老爸以为所有人开车都跟自己一样吧哈哈哈哈哈”

    张守一:“哪有这回事!我是说你周叔太啰嗦了。”

    张微:“[微笑]”

    张扬:“没事,等爸真开始新手上路,痛苦的日子才刚刚到来。”

    他其实很想自己开车把张洪康送回家,自己再开车回去,但无奈没有证,只好让张洪康把车送到家里——小区里面停车位不够用,好在里面道路还算宽敞,所以这几年许多住户新买了车,都直接靠着一边停在小区里面路边,目前还算和谐。

    车牌申请下来之后,张守一已经在物业那边登记过,所以张洪康开着停在楼下,并没有遇到什么波折,张扬跟他道别,也就不再管张洪康,反正大男人一个,也不会跑丢,自个上楼去了。

    刚到家坐下,没过两分钟,就又跟着爸妈还有张微一块下来了。

    看车。

    上楼的时候,张扬已经经历了小规模的围观,下来之后,一家人在一块,很快引起了更多人的围观,张守一和方浅雪态度谦和地与人闲聊,难掩心里的欢喜与自豪。

    第二天一大早,张守一开车,一家人去看望老爷子,车还没出小区,张守一就提醒了三遍:“你们别说话!你们别说话!我开车分心!”

    方浅雪无奈地叹道:“哪有你这样开车的?一车人都不许说话!”

    张守一道:“我这不是刚开始嘛,等熟了就好了。”

    张扬坐在副驾驶位,给老爸看来往车辆,替老爸解释道:“新手嘛,可以理解,等变成老司机就行了。”

    车慢腾腾地驶出小区,张守一全身绷紧,手上都出汗了,通过左侧后视镜,远远地看到一辆车迅速靠近过来,紧紧踩住刹车。

    张微问:“怎么不开呀?”

    张守一道:“有车!等人家走了,我们载过去。”

    张扬赞道:“果然,我爸开车就是稳。”

    后面那辆车很快驶过,张扬本以为老爸要起步了,很关心地帮忙看后面的路况,但等了一会儿,却见老爸还紧张地注视着后视镜。

    “爸,可以走了。”

    “有车!有车!”

    张守一连说两声,“等人家走了,我们再过去。”

    坐在后排左侧的张微忍不住打开车窗,看后面的车,撅着嘴道:“那不是好远呢吗?”

    张守一道:“很快,很快,我在这看着呢。”

    五分钟后,张扬再次提醒,“爸,可以走了,后面那辆车远着呢。”

    “它开得很快,我这里能看到,一直在靠近过来。”

    张守一双手紧紧抓着方向盘,脚上踩紧了刹车,“等人家走了,我们再过去,不然容易出事!”

    方浅雪以后扶额,无奈地叹了口气。

    张微靠在老妈肩膀上,一脸的生无可恋,仰头看着老妈,有气无力地道:“妈,要不还是让我哥开吧?我怕这样的话,等天黑了我们也到不了爷爷家。”

    张守一“噫”了一声,“你哥连驾驶证都没有,怎么能开车?”

    张扬也摊在座位上,无奈地道:“我没驾照,这会儿也早到路口了。”

    张守一依旧紧张地注视着后视镜,还不忘教训儿子:“你这样哪行,开车不能争,不能抢,更不能赌气!人家教练都说,宁慢三分,不争一秒……”

    张微咕哝道:“我们都在这等快十分钟了!”

    张守一道:“路上一直有车啊!”

    方浅雪道:“你还能让人一整条路都给你让出来啊!”

    “不是……”

    张守一还要辩解,跟在后面的车按了两下喇叭,然后在“嗡嗡嗡”的加速声中,从左侧超了过去,驶入了道路上。

    张微道:“爸!你看,人家都已经开过去了!”

    张守一“噫”了一声,道:“这也敢开?你看他刚到路上,后面那辆车就过来了吧……”

    又等了两三分钟,终于等到了后视镜里都看不到车辆的空隙,张守一这才启动了车子,驶上道路。

    一家四口同时舒了口气。

    从张扬家到老爷子那儿,坐公jiāo大概半三四十分钟左右,驾车正常三十分钟,而张守一开了九十分钟,比公jiāo车最慢速度还要慢一倍有余。

    终于在老爷子家门口停下后,张微一跳下床,就对方浅雪道:“妈,我求求你了,你去学车吧,这样的话我爸有竞争压力,就不会再这样有恃无恐了。”

    方浅雪有些好笑地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你哥考完就能拿到证了。”

    张微不满地道:“他又靠不住……”

    见张扬看过来,又甜甜一笑,补充道:“我哥平时不在家嘛。”

    方浅雪笑道:“那你自己学,等你高考完了,年纪够了,就自己去学,想开多快就开多快。”

    张微如今已经上了高中,但由于是女孩,且在家里年纪最小,方浅雪显然还是哄小孩子的语气,有些好笑而宠溺地回答她。

    老爷子看到张扬,明显也十分开心,又听说买了车,特意出来,围着车转悠了一圈,张微让爷爷坐上去看看,老爷子却不愿意上车,只是说:“车嘛,不就那样,有什么可看的……”背着手回了院子。

    过了一会儿,院子里找不见人,找到门外,就看老爷子依旧背着手,正围绕着车转着圈看。

    这大概是老张家这么多代人下来,第一次家里人买了车,所以等小叔一家来了之后,也表现的十分稀罕,张宇还跑到车上坐了一会儿。

    傍晚回去的时候,下起了小雪,并且在途中慢慢地变大了起来,张守一于是开得更加小心翼翼起来,方浅雪看着窗外的雪花,却笑着感慨一声:“下雨、下雪的时候,有车还是挺好的。”

    张扬正与林依然闲聊,说着买车、开车的趣事,她明天上午抵达青城,今天正在纠结给哈哈带些什么东西回来。

    张扬自然劝她一切从简,把猫带回来就行,林依然又说在家里装猫爬架,她想要弄一个直通天花板的那种柱子。

    琐琐碎碎的闲聊中,张扬又问起她要不要到自己家来,林依然于是给他盘算了一下时间,明天二十七到家,二十八去看望爷爷nǎinǎi,二十九去看望外公外婆,然后就是大年三十了,总不能过年去他家……

    然后聊着聊着,她又想起来,明天到青城的时候还没到中午,可以直接去爷爷nǎinǎi家,这样的话,二十八去看望外公外婆,二十九就能空出来一天……

    张扬于是很霸道地拍了板,定下了她二十九中午来自己家吃饭的事情。

    不过到了晚上,再与爸妈提起这事的时候,自然就换了一副说辞,先说林依然明天回青城,随口提起了暑假时对老妈的承诺,讲林依然今天下午还说想来家里见见你们,提前拜个年,免得春节后来拜年有要红包的嫌疑。

    “当然,这还得看你们的意思,你们要是同意,我就让她来,你们要是不同意,我就让她继续在家待着。”

    张扬说话的时候,语气十分淡定平静,却在无形之中,从容地表达出一种“我说的话,林依然只有乖乖听从的份”的意思来。

    张守一显得十分吃惊,“噫”了一声,皱眉道:“哪能这样说话?”

    方浅雪也有些意外,她不似丈夫那样儿子说什么就信什么,不过张扬既然敢这样说,至少林依然要来自己家拜访总是真的,问道:“你让林依然来的吗?”

    张扬道:“不是啊,前两天我们一块去玩嘛,在湖上划船的时候,她就问过年的时候,要不要互相给对方的爸妈拜个年之类……然后就说到这里了。”

    张守一问:“那你也要去她家吗?”

    张扬道:“对啊,不然她来咱家了,我不去她家,也不是那回事,不过她是女孩子,我是男生,所以春节后去她家拜年也没什么事,至少不用担心被她爸妈误会是来要红包的。”

    张守一看看媳fù,然后又问张扬:“那……你们两个是什么意思?”

    张扬一看老爸这表情,就知道他想复杂了,忙解释道:“就是礼貌地拜个年,没有其他任何意思,不是要谈婚论嫁,就是她觉得我们两个人现在确定关系了,如果过年一点表示都没有,心里面会过意不去,就来拜个年……您别乱想啊。”

    “哎!”

    张守一笑着摆摆手,“不乱想,不乱想,这有什么好乱想的……那行,回头我跟你妈商量一下,看做点什么好吃的……她喜欢吃什么?”

    张扬想了想道:“好像什么都爱吃……她口味比较淡,不要太咸就好,就我妈平时做的那种就可以。”

    方浅雪道:“那也总有爱吃的东西吧?你这还男朋友呢,连人家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

    张扬想了想,道:“火锅算不?”

    张守一皱眉道:“哪有人家女孩子第一次登门,给人家煮火锅的?”

    “那就笋,我听她说过一种水竹笋,不过我不知道咱们这里有没有卖,没有就算了,还有青椒土豆丝……炒茄子,红烧ròu……这几个就够了吧,又不是她一个人吃饭。”

    方浅雪道:“你先说说又不碍事。”

    两人确定关系已经近半年,张扬也听林依然说起过一些她爱吃的东西,有些很寻常,比如土豆丝、红烧ròu之类,也有些常人很难吃到,比如一些对食材有要求的,黑猪ròu、松露,这两样是比较耳熟的,还能记得,多数都是听过就忘的,比如什么鹅、什么蟹……

    这都是两人闲聊时说起的,林依然说起的时候,大多都是“我吃过这个,觉得很好吃,以后我们两个一块去吃”、“我吃过那个,觉得很好吃,以后我们两个一块去吃”,张扬当时听得开心,也答应的幸福,但她恨不得把自己吃过的、经过的所有好吃的、开心的,都想要带张扬去试一遍,张扬却不可能全都记下来。

    毕竟又没给开这样的外挂。

    张扬努力回忆,又给老妈推荐了凉拌藕片土豆牛ròu上汤娃娃菜……方浅雪一一记下,还要追问,张扬无奈道:“您就算把她当猪养,她也吃不了这么多啊……到时候您有空自个问她吧,就是认个门,拜个年,不用这样大张旗鼓。”

    他说归说,却显然不可能打消道爸妈对于儿媳登门的xìngfèn、欢喜、期待,张守一还为此特意推掉了二十九那天中午一个学校同事家里的喜事酒席,在家等着见儿媳fù。

    不过在这天上午,林依然到来之前,却发生了一件小小的意外。

    林依然要来家里吃饭的事情,张扬和爸妈都没有刻意避着张微,却大概都以为旁人会告诉,所以都也并没有刻意地告诉她,所以二十九这天,张扬还没去接林依然,一大早出门的张微,却把唐言蹊领回家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