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4】取景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与李长歌的谈话持续了近一个半小时,离开的时候,已近晚上十点,张扬手机上有三个未接电话,分别来自老妈、周帆。

    张扬先给老妈回了电话,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只是如常的家庭闲话,问张扬在做什么,与林依然怎么样了之类,闲聊了一路,到张扬下了车,才叮嘱张扬早点睡觉,有空给老爷子打个电话。

    张扬挂掉了电话,再给周帆回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两人说话自然不用客套,张扬直接问:“怎么了?”

    周帆道:“你干嘛去了?”

    “应酬呗。”

    “行吧。”

    周帆也不多问,“我也没啥事,就找你聊聊天,你最近忙什么呢?”

    “上课,谈恋爱,拍v,还在想怎么拍电视剧,是不是很充实?”

    周帆叹了口气,“咱这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我在学校里面整天都要烦死了,都是一堆看不懂的课,好在同学跟学姐都长得漂亮,不然我都该后悔报这学校了。”

    “你又祸害谁了?”

    “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能叫祸害呢?”

    周帆嘿嘿一笑,又压低了声音问:“你在哪呢?”

    “电梯。”

    “旁边有人吗?”

    “没啊,怎么了?”

    周帆颇为猥琐地笑了笑,道:“我跟你纠正一个事情。”

    “什么事?”

    “我当初想报考导演的时候,不是跟你说不管品行好坏,只要长得漂亮,身材好,床上都一样,对吧?”

    张扬想了想,“好像是。”

    “这就属于想当然了,属于思维误区。”

    周帆一本正经地自我反思,“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不一样!哪怕长相身材都差不多,感觉也完全不一样!我以前都觉得小说里写的那些玩意都是假的,经过实践才发现自己以前有多年轻……这才叫实践出真知!”

    “我这几天深思熟虑,总结出来了一点看面相的规律,一般人我真不告诉他……”

    “滚!”

    张扬没好气地骂了声,心里愈发痛恨洛神。

    “你不听可别后悔啊我告诉你。”

    “后悔你妹!”

    周帆“嘁”了一声,“对了,你跟林依然进展怎么样?”

    “关你屁事?”

    “我靠,你别告诉我林依然这长相,你居然没做什么禽兽的事情?”

    “你还是cāo心你自己吧,哪天铁杵磨成针哭都来不及。”

    张扬不大想跟他扯这些,道:“刚好有个事,你们学校好请假不?”

    “我能被录取进来,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老实的跟你在林依然面前一样,哪敢请假?”

    周帆先唠叨几句,才问:“什么事?”

    “你回头问一下吧。”

    张扬推开家门,打开灯,照例先瞅瞅哈哈趴在哪,“我下周或者再下周,可能会拍个v,场景挺大,你要是有空的话,可以跟着看看,多少得有点用吧?”

    周帆奇道:“你不是拍v吗?能拍什么大场面?”

    “应该会有几个大场面,你到时候来就知道了。”

    “你连时间都不说,我怎么请假?”

    “下周四周五两天。”

    “行,我回头问问,就算学不到什么,见个面也不亏,你这整天忙来忙去,面都见不着。”

    “我不忙你也见不着,陪女朋友都来不及,哪有空你。”

    “你见色忘义也没见有什么进展啊。”

    “滚蛋!不跟你扯了,我给依依回个电话。”

    “那行,挂了。”

    张扬挂掉电话,溜达房电脑主机上找到哈哈,给它拍了张照片发给林依然,也不打搅它,回到客厅,林依然就回了视频电话过来。

    张扬点击接通,手机屏幕上很快出现林依然的身影,似乎在卧室里,穿着淡蓝色的棉质睡衣,肌肤如雪,容颜如玉,颀长雪颈往下,衣领里露出一截精致的锁骨,隐在光影之间。

    脱俗似精灵、剔透如水晶般的女孩儿,尚未褪尽稚气,但已在少女美感中透出隐隐的娇媚。

    张扬想起周帆刚刚的那番闲扯,不觉心里一热,赶紧平心静气,毕竟看得着吃不着,真乱想难受的还是自己。

    林依然不知他心里所想,甜甜笑问:“你到家啦?”

    “嗯。”

    “那你路上都不给我发消息。”

    林依然撅了撅嘴,“我从洗完澡等到现在了。”

    这话有点让人浮想联翩,张扬心里一跳,如果在往常,多半也顺势调戏两句,这时反倒担心自己乱想,打着哈欠道:“先给我妈回电话,再给周帆回电话,刚挂掉,就赶紧给你拍了张哈哈的傻照。”

    “阿姨找你干嘛呀?”

    “闲聊呗,还让我记得给爷爷打个电话,估计是想我了。”

    林依然点点头,道:“我也好些天没给我爷爷nǎinǎi打电话了,还有外公外婆,不过他们睡觉早,明天再打好了。”

    “嗯。对了,下周拍《菊花台》v,我叫周帆过来跟组观摩一下,你要不要一块吃顿饭?”

    林依然嘴角露出一抹甜甜笑容,眨着大眼,娇声问:“我干嘛要一起呀?”

    张扬笑道:“正式介绍呗。”

    林依然抬了抬下巴,鼻孔出气地“哼”一声,“又不是不认识,还要你来介绍呀?”

    “以前认识的是同学林依然,现在认识的是张扬的女朋友林依然,能一样吗?”

    张扬回想了一下,“我们俩确定关系之后,好像还真没怎么跟以前同学正式介绍过,好像就一块跟刘婵、珊珊她们俩吃过饭吧?”

    “谁让你国庆不在呀,好多人来京城,你都不在。”

    “所以这次弥补嘛。”

    张扬有一搭没一搭地陪她闲聊,正准备要去洗澡,林依然道:“对了,我跟你说一件事情。”

    “什么?”

    “后天中午你有空吗?”

    张扬想了想道:“明天去江宁看场地,后天应该没什么事,怎么了?”

    “鱼儿姐姐后天生日,二十岁的大生日,邀我们两个人一块去,就让我问问你有没有空。”

    她迟疑一下,道:“因为有她爸妈请的人,所以葛隆也会去。”

    张扬笑道:“他不会又想打我吧?”

    林依然翻个白眼,嗔道:“没跟你开玩笑,你说我们到底去不去呀?不去的话不大好,但去的话,我又担心那个葛隆再找茬……不是怕他,是怕到时候鱼儿姐姐难做。”

    张扬想了想道:“应该不至于,楚瑜既然请了,说明肯定是有叮嘱过的,再说葛隆不是在追楚瑜吗?应该不至于在她的生日会上生事。”

    张扬所说,林依然必定也知道,只不过把决定权给张扬,这也是她了解张扬xìng格,恋爱中示弱的一些小心思,听张扬这么说,就点点头,道:“那我们去?”

    “去呗,混顿饭吃也好。”

    “不要送礼物的呀?”

    张扬叹息道:“她们两个生日都没赶到好时候,不然每人一张签名专辑多好,又省钱又有意义。”

    “哪有你这样的呀?”

    林依然忍俊不禁地嗔道,“我刚刚已经想好了,送鱼儿姐姐一双舞蹈鞋,怎么样?”

    张扬点点头道:“可以,要不我后天陪你一块去买?”

    林依然想了想道:“我明天先去逛逛,有合适的就买,如果没有合适的话,后天你再陪我一块去吧,不然要是后天买不好,不就麻烦了?”

    “实在不行,我就找张专辑送她呗,或者书也行。”

    “讨厌!”

    林依然有些好笑地嗔了句,又道:“好像还真可以,那要不两个都送吧?”

    “我们两个要送两份礼物吗?”

    杨雨婷生日宴的时候,两人就共送了一份礼物,这次自然也循上例,林依然翻个白眼,不理他了,问:“哈哈呢?”

    “在电脑上睡觉呢。”

    “你别让它睡,不然它晚上又不睡了。”

    “它现在不睡,不也一样闹腾?”

    “那总比晚上闹好吧?”

    “都一样,反正我睡得沉,也听不见。”

    “猪!”

    这世的京城有不少古建筑保存,白玉京所在的王府已经可以列入其中顶级规格,少有胜出者,杨牧所推荐的是这个世界里的故宫,最初是张士诚所建,北周两度中兴之时又被两度重建,所以保存比较完整。

    之所以定为周四周五两天开放,就是因为为了保证周末可以正常开放,卫湘对于这个消息可谓是喜出望外,已经早早地根据三维图景做了一些道具布景安排,不过正门、广场的取景都好安排,一些殿内、室内的场景还是要实地考察一下才有谱。

    早上七点,张扬终于被闹钟吵醒,强撑着爬起来,穿衣洗漱下楼,张洪康已经接了颜兮兮来到楼下,两人都已经吃过早饭,还给张扬带了一份。

    张扬在车上吃罢,到机场前给周帆打了个电话,响了好半天才被接通,周帆明显带着困倦睡意的声音问:“大早上的,干嘛啊?”

    旁边似乎还有个女生嗓音疑惑地问:“谁呀?”

    张扬暗暗骂了一声禽兽,没好气道:“我十点半到江宁机场,晚上八点走,你有空请我吃饭没?”

    “你发什么神经?”

    周帆直接挂掉了电话,张扬把手机拿开一些,看看屏幕,确实被挂掉了,于是一边给林依然回消息,一边暗暗诅咒周帆这个渣。

    没过两分钟,手机又响了起来。

    “干嘛?”

    “你真来江宁,还是逗我玩呢?”

    “劳资一大早起来,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了,你说我真去假去?”

    “你昨天晚上打电话怎么不说?”

    “给你个惊喜。”

    “惊你个蛋蛋!”

    “……十点半到。”

    “知道了。”

    “你要是不想来机场的话,直接去江宁故宫也行。”

    “你跑江宁故宫干嘛去?”

    “考察取景地啊。”

    “卧槽!真的假的?”

    “你说真的假的?”

    “行吧,我知道了。”

    “别光知道了,赶紧起来。”

    “你不是十点半才到吗?我再睡会。”

    “我就是不想让你睡觉,才这么早给你打电话。”

    “滚!”

    京城到江宁两个小时飞机,张扬大多在补觉,醒了后陪卫湘闲聊几句,也就落地了。

    登机之前,周帆已经发来消息,说机场太远,又怕被他的名气连累,所以干脆在江宁故宫等他,所以落地之后,一行人就直接上车前往江宁故宫。

    刚上车不久,张扬正听卫湘与前来接人的工作人员聊天,手机又响了起来,却是个陌生号码发来短信:“我是葛隆,有空回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