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0】拉近关系的最有效方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张扬有点吃惊,倒不是吃惊尚文方的仗义疏财,而是吃惊他哪来底气说出这么豪气的话。

    从尚文方的经历来看,显然不是富贵家庭出身,如今虽是《诗词》主编,地位、收入不低,也达不到面对电视剧投资,说出“缺钱,我有!”的程度吧?

    大概看出了张扬心中的疑惑,尚文方解释道:“你不要误会,我没有那么多钱,我老婆有。”

    张扬心里暗暗钦佩,自己要是也有他这样的脸皮就好了,还奋斗什么?抱紧林依然的大腿就行了。

    这种钦佩之情自然不能表露出来,张扬诚恳道:“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一定找您。”

    尚文方点点头,让人很难想不明白靠什么傍上富婆的清瘦脸庞上难得地流露出一丝笑容,笑道:“年纪轻轻,有天分,有才华,有努力,有志气……以后早晚有你出头的一天。林沧海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要靠助学补助金才能吃得饱饭,谁能想得到他能有今时今日的风光?”

    张扬知道林沧海是林复的后人,由于家道中落,小时候过得并不富裕,却不知道竟然落魄到这个程度。

    不过老丈人落魄经历不大好打听,他笑了笑道:“我只想力所能及地做些事情,没有想那么多。”

    尚文方道:“我在老师那里看到你的几首诗词,都写得极好,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准备跟你的专访一起登上。”

    张扬笑道:“这是我的荣幸。”

    尚文方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表示赞同,还是表示这事谈妥了,亦或者别的什么意思。

    两人对坐沉默一会儿,张扬见他没有话要说了,便即告辞,尚文方也不挽留,起身送到电梯厅,才道别离去。

    回去的途中,张扬把与尚文方的谈话内容大略与林依然说了,林依然笑着打趣道:“人家都是有了项目,到处找不到投资,你倒好,自己都没定好什么时候拍呢,就到处有人想要给你送钱,先是上官祺钰,再是尚主编,不会又冒出来谁吧?”

    张扬笑道:“人家又不傻,肯定觉得有原作者的噱头在,怎么都不至于亏钱,才愿意投资的,否则钱再多,也没有乱撒的道理。”

    顿了一顿,又笑:“如果他们知道我是打算自己掌舵,估计就要后悔说那样的话了吧?”

    这世界中华夏影视项目与前世类似,基本都是导演中心制。大多数情况下,出品人、导演、制片三方构成一个影视项目中的金字塔顶尖,出品方追求利润,制片平衡各方利益,而这个项目怎么拍,则几乎都是导演说了算。

    而至于制片人式导演,就张扬所了解的情况,还没有出现。

    张扬并没有导一部戏的能力,他也不打算去学这个,他自己想要的影视项目,或者说剧组,有些类似于国外所谓的制片人中心制,即制片人全权负责某个影视项目,全权负责剧本、导演、演员、预算、发行等决策工作。

    当然,张扬自身并没有这样的能力,所以他理想的情况,是导演负责拍戏,制片负责项目管理,但怎么拍……都得听他的!

    所以他才一直纠结怎么找人,肯听话的大概率没本事,有能力的多半有脾气,不过娱乐圈这么大,有能力肯听话的肯定也有,毕竟遭受的dú打多了,肯定懂得有钱就是大爷的道理。

    问题在于,张扬并不想要找一个太听话的,因为担心自己犯了错也没有人提醒。

    这种要求之下,能轻易找到合适的人选才有鬼!

    “要对自己有信心嘛。”

    林依然从他掌中抽出自己的手,又反握住他的手,眼望着他,柔声说道:“你是原作者,在对原著的理解上,谁还能比你更清楚?”

    说到这儿,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道:“我在网上看到了好多讨论,你写的时候,真的考虑了这么多吗?”

    张扬笑道:“没错,都是我说的……不是,我想好的。”

    又问:“都讨论什么?”

    “好多啊!”

    林依然拿出手机,给他翻找一些讨论内容,张扬凑过去看,见是一个《shè雕英雄传》中,有那些你觉得有意思,或者很喜欢的地方?的帖子,林依然翻找到一个回复,给他看。

    被郭靖shè下的一只雕:看了许多回答,发现居然没有人提五绝的名字,我自己来讲一下吧。

    《shè雕》世界里,东邪、西dú、南帝、北丐、中神通是武功最厉害的五个人,除了王重阳被公认为天下第友都提出过自己的看法,但没有谁的说法能让所有人都信服。

    前两天重读《shè雕》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原来五绝的武功高低、排名,张大侠早就已经明明白白的写出来了,或者说每个人出场的时候,就已经写明白了,只是我们许多人都没有注意到而已。

    接下来划重点!

    首先,先看名字,东邪黄yào师、西dú欧阳锋、南帝一灯、北丐洪七公、中神通王重阳,有没有发现什么规律?

    东方属木,尚青,青龙甲乙木,所以黄yào师名字里有木,喜欢穿青袍;

    西方属金,尚白,白虎庚辛金,所以欧阳锋名字里有金,说话有金属铿锵之音,且叔侄俩包括白驼山的侍女们都穿白衣;

    南方属火,尚赤,朱雀丙丁火,所以一灯大师法号里有火,五行之中,火主升腾之象,所以一灯大师入世是帝王,出世是高僧;

    北方属水,尚黑,玄武壬癸水,所谓水往低处流,所以洪七公是乞丐,是五绝中身份最为卑下的一位。

    中央属土,尚黄,蝰蛇戊己土,所以王重阳建活死人墓。

    五行相生相克,南火克西金,应在一灯大师有一阳指、先天功两门绝技克制欧阳锋;东木克中土,应在黄老邪谋划全真教的《九yīn真经》,还把周伯通打断腿囚禁在桃花岛里;西金克东木,应在欧阳锋在桃花岛大开杀戒;中土克北水,应在洪七公出场时就自认不如中神通,而且他也武功尽失,也可以归结为被周伯通连累,上了那条黄老邪用来海葬的船。

    至于北水克南火,小说里并没有类似的情节,不过《神雕》里面,一灯大师门下的武氏兄弟却成了郭靖的弟子。

    五行相生相克,并没有严格的高低之分,但土位于中央,所以还是王重阳更强一些。

    不得不说,张大侠传统文学底蕴之深厚远超我的想象,只有膜拜的份。

    就凭这一点,我敢打赌,张大侠的作品或许比不得四大名著,但绝对是可以流传下去的,不敢说几百年,几十年肯定没有问题,如果能拍成电视剧、电影,影响力不会比四大名著差多少。

    这个回复下面,有不少人的评论:

    “雕兄果然还是雕兄,你不说我真的都没有注意到!”

    “我靠,就这份底蕴、构思,难怪能开新武侠先河啊,什么四大家跟张大侠比差了不是一点半点啊!”

    “我有点怀疑,张牧之写的时候就想到这些了吗?”

    “这难道还能是巧合?”

    “雕兄对不起,我背叛了你,已经把这半年来落下的《神雕》全都补完了,真的很好看,你要不也去补一下,然后顺便解读解读?”

    “加一!我就想知道小龙女怎么才能活下去,不会真的要被写死了吧?”

    ……

    张扬看到这里,识趣地没有再继续往下看,林依然见他看罢,问道:“你真是写的时候就已经想好这些了?”

    “这些细节都不重要。”

    张扬说得云淡风轻,“最重要的还是故事要讲好,不然大家都不爱看,谁有兴趣研究这些?”

    他担心小妮子继续追问,拿起手机,继续翻看别的回答。

    缘木求鱼:郭靖称呼江南七怪总是说七位师父,但实际上张阿生什么也没有来得及教他,只在临死之前,叮嘱了他一句话。

    “你一生为人,要侠义为先。”

    郭靖做到了。

    华清池里的水:有一段情节记得很深,轩辕台上,裘千仞与丐帮冲突,杨康拿着打狗棒假装丐帮帮主,让黎生和余兆兴向裘千仞赔罪,原文是这样写的:

    黎生和余兆兴对望一眼,气愤填膺,若不赔罪,那是违了帮主之命,若去赔罪,这口气实在难咽。黎生大声叫道:“众位兄弟,要是老帮主在世,决不能让咱们丢这个脸。今日小弟宁死不辱!”从里腿中抽出一把短刀,一刀chā在自己心里,立时气绝。余兆兴扑上去抢起短刀,在自己xiōng口也是一刀,死在黎生身上。

    一路沉烟:《shè雕》第二回江南七怪出场的时候,描写过一段韩宝驹吃酒的场景,是说韩宝驹先给银子,掌柜让他先收着,慢慢再算,韩宝驹翻白眼,怪声说:“怎么?喝酒不用钱?你当韩老三是光棍混混,吃白食的吗?”掌柜和伙计都笑嘻嘻的。

    《神雕》开头也有一段描述,柯镇恶欠了一群地痞流氓的躲债,不敢回嘉兴,到桃花岛躲债,后来郭靖黄蓉偷偷帮他把债还了,他才高高兴兴地回老家。

    江南七怪在黄老邪、沙通天这些人面前,只能算是小角色,但放眼整个江湖而论,都已经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他们并没有因此而仗势、仗武欺人,不止是对百姓,就连对流氓地痞也是这样,否则柯镇恶打不过黄yào师,收拾几个地痞流氓还不跟玩得一样?

    前面有人调侃柯镇恶,说他“嘴没输过,手没赢过”,不过柯大侠人品还是杠杠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还有,钱是郭靖黄蓉偷偷还的!

    江南七怪对郭靖可以说有再造之恩,郭靖富(主要是黄蓉有钱),柯镇恶穷,找徒弟要点银子还债,绝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但郭靖主动帮柯镇恶还钱,柯镇恶不假惺惺的推脱,开开心心地承了情回老家,却绝不主动要钱。

    这不是死要面子,而是不愿意挟恩求报,你主动报答,我高兴接受,你不报答,我也不主动要你报答。

    再有,为了同一个赌约,丘处机付出多少?江南七怪付出多少?如果换过来,让丘处机在鸟不生蛋的沙漠里呆十几年,他愿意吗?以丘处机的xìng情,我觉得还是要打一个问号的。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论武功,江南七怪在《shè雕》两部曲里属于垫底,但论侠,我觉得可以排在前几。

    ……

    张扬翻看这些讨论,不知不觉到了楼下,与林依然一块上楼,都还想着这些评论,尤其是与尚文方的那番话结合起来,莫名其妙的,居然真觉得有什么东西沉甸甸地压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林依然见他又在沉思,也就不打扰他,自己陪哈哈玩。

    张扬回过神来时,她正站在客厅中央,晃着逗猫棒哄哈哈玩,微微弯下腰,纤腰盈盈一握,凹凸有致的身段愈发显得婀娜动人。

    哈哈四脚朝天地躺在地板上,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逗猫棒上的小球转,不时伸着小爪子挠两下,憨态可掬,十分可爱。

    张扬忍不住笑了笑,又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道:“依依,你小姨在电视台,应该认识一些导演或者制片吧?”

    林依然转头看他一眼,展颜笑道:“我回头问问她。”

    张扬点点头,想了想,又道:“李长歌这么大的导演,应该也有认识的吧?不过我跟他不大熟,找他是不是有点唐突了?”

    林依然大大的眼睛望着他,眸子晶晶闪亮,笑道:“终于想通啦?”

    哈哈趁她不动,两只爪子抱住了逗猫棒,林依然索xìng把逗猫棒丢给它自己玩,走到张扬身旁坐下,张扬握住她的手,笑道:“想通了,只要能拍好,欠点人情不怕什么……不亏钱才是关键。”

    林依然靠在他肩上,眼睛盯着他,气鼓鼓地道:“我以为你一直过不了心里的坎呢。”

    张扬顺势揽住她,笑道:“没办法,你爸妈太厉害,总觉得靠你家的关系……嗯,也不是那个意思,就是有点过意不去。”

    林依然白他一眼,嗔道:“好啦,我懂!”

    又道:“小姨没有负责过什么电视剧,应该不认识多少这一类的导演,李长歌是拍电视剧的,应该知道的更清楚一点,要不导演的人选,还是找他问问吧。”

    张扬点点头,笑道:“我也是这样想的——那我等下给他打个电话。”

    林依然看着他的表情,柔声笑道:“你别怕欠人家人情,你现在是潜力股,但毕竟没有什么根基,你不主动联系人家,总不能让人家主动联系你吧?”

    “再说了,很多时候,拉近关系的最有效方式,不是帮人家,而是请人家帮你,这样人家觉得有恩与你,就会觉得你对他亲近,自然也就对你亲近了。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大人情,放心好啦。”

    张扬想了想道:“好像有点道理。”

    林依然望着他,眼神似乎有些羞涩,张扬正觉奇怪,见她坐起身来,打开电视,微嗔道:“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个呀。”

    张扬笑道:“不是不知道,是不大清楚。”

    林依然手按着遥控器调台,转头横他一眼,嗔道:“你以前找我帮忙,不是挺自然的吗?”

    “你指什么?”

    张扬怔了怔,快速思索了一下,“钢琴我是真的不会,其他就好像没有什么找你帮过忙了吧?你总不能说我故意把你手机让傅老师收走,然后让你觉得我欠你人情,让你心里对我亲近吧?”

    “我可什么都没有说……”

    “你这脑补能力,不写小说也太可惜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