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2】免死金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谨记我们的网址,祝大家阅读愉快!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

    林复是一百多年前的古人了,如果是他的临终亲笔,那么这两张纸多少都能算是古董了。

    张扬听顾玉堂叮嘱,干脆都不敢把那两张纸拿起来,转了个方位,看第一张纸上所写的内容,由于没有标点符号,得自己断句,又是繁体,所以看得十分仔细认真。

    字是行楷,顾玉堂说这是林复临终亲笔,但单从字迹来看,很难想象是将死之人写出来的,端秀洒逸,极有风骨神韵:

    子曰生而知之者为上,韩昌黎曰人非生而知之者,夫生而知之者非人耶?

    金溪民方仲永,世隶耕。仲永生五年,未尝识书具,忽啼求之。父异焉,借旁近与之,即书诗四句,并自为其名。其诗以养父母、收族为意,传一乡秀才观之。自是指物作诗立就,其文理皆有可观者。

    十二三矣,令作诗,不能称前时之闻。又七年,泯然众人矣。

    岂非生而知之者?父不使学,无源而竭矣。

    第一页只有这些内容,张扬反复看了三遍,再读《伤仲永》的原文时,心里就充满了「这特么不就是个穿越者库存用完的悲伤故事么!」的感慨!

    他小心翼翼地将第一张纸放到一旁,再看第二张,不禁一愕。

    这一张的内容上,依旧繁体行楷,竟有标点符号,但却并不是现代通用的标点,而是「?」,「▍」,「○」,「●」,「▲」,「」,「、」之类,有的陌生,有的熟悉。

    张扬根据语境,自动转换为了自己习惯的现代标点符号:

    丰盛三年,元夕酒醒,不知此身此境,真耶?幻耶?梦耶?忽忽五十有七年矣!

    终于要死了,老子能讲实话了吧?

    君权民授,还权于民才是正途,人家都工业革命啦,你们这群煞笔还在争权,尤其是你,张元,还想中兴?等着被刻在耻辱柱上吧傻屌!

    我特么就是个生而知之者!爱信不信!

    围棋座子会废掉,被压迫的人们会站起来,虽然仍有人会踩在你们头上,但至少不敢像以前那样堂而皇之拉屎拉尿,月亮上没有嫦娥没有桂树,只有坑坑洼洼。「举杯邀明月」「举头望明月」「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写的真好,可惜可惜!

    十二金钗除了林黛玉薛宝钗还有谁来着?滚滚长江东逝水浪什么浪?

    泱泱华夏,哪怕时空变换,仍能孕育出同样灿若星河的文明瑰宝,但偶有沧海遗珠,总是憾事,希望还有后来者。

    我就是个下棋的啊!除了风声雨声读书声、各领风sāo数百年,就只记得朕与将军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飞流直下三千尺,菊残犹有傲霜枝,轻拢慢捻抹复挑,从此君王不早朝了。

    林元抚绝笔。

    张扬看罢,抬头看一眼顾玉堂,老人目光清澈,苍老的脸庞上露出一丝和蔼的笑容,并未说话。

    张扬复又把这一张纸上内容看了两遍,,却在脑海中问洛神:“你不是说不可能有第二个宿慧者吗?”

    洛神道:“他都死了一百多年了。”

    张扬道:“可他留了信啊,这句滚滚长江东逝水,我该怎么解释?”

    洛神淡淡地提醒道:“你怎么知道他只留下两张信?”

    张扬心中一凛,“你的意思是说,让我跟顾玉堂说实话?”

    洛神略一沉吟,“你自己来决定吧。”

    张扬有点郁闷,“那你有什么用?”

    “这不是写歌、听写、练字的时候了?”

    张扬不跟她一般见识,抬起头来,见顾玉堂正凝望着他,那双不像这个年纪老人的眼睛里,似乎隐隐有些他多年积淀都掩不住的激动与期许。

    张扬笑了笑道:“您想知道什么?”

    顾玉堂微微沉思,才道:“丰盛三年,林元抚十六岁——你认为这信上说的,可信吗?”

    张扬想了想,小心地问:“这信……真是林元抚写的吗?”

    顾玉堂笑道:“依依家中有林元抚的字画,你回头可以去看一看。”

    张扬点了点头,笑道:“围棋座子,还权于民,工业歌名,还有登月,这些都已经变成事实了,所以……应该是可信的吧。”

    顾玉堂道:“可是生而知之,谁也没有见过啊。”

    张扬笑道:“方仲永,不就是先例吗?”

    顾玉堂叹息一声,“谁也不能证明啊。”

    张扬迟疑了一会儿,朝老人笑道:“我相信是真的。”

    顾玉堂名声极佳,可谓德高望重,又有林沧海父女的这层关系在,但张扬仍不敢轻易授人以柄,所以回答的模棱两可。

    不过对于顾玉堂来讲,这个答案已经足够了。

    老人嘴唇哆嗦两下,没

    能说出话来,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这才缓缓点了点头:“好!好啊!以后空了闲了的时候,多过来坐坐,陪我聊天——不是要送客,就是叮嘱你一声,有什么好词好句,想

    到了什么,也记得给我瞧瞧,说给我听听,有谁说什么,都有我呢。”

    老头这摆明了的包庇,让张扬又是欢喜又是羞惭,喜的是以顾玉堂的身份名望,有他这几句话在,那就是一块免死金牌!

    至于羞,那则是一个勉强拥有正向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大好青年的正常反应,不过他还不至于把送上门的好事往外推,面露诚恳感激之色,道:“那以后就烦请您多多费心了。”

    顾玉堂笑着点了点头,又问:“有别的诗词文章吗?”

    张扬略一迟疑,笑道:“我写给您看吧。”

    顾玉堂点头笑道:“好。”

    小心地将林复的那两张信收了起来,仍放回原处,回到书桌前坐下来,看着张扬研墨书写。

    “多的我一时也记不起来,这一首《绮怀》我给依依念了两句,没敢给她念完,写给您看看。”

    “还有一首是考试时写过的,但外面应该没有流传。”

    张扬写了一首黄景仁的《绮怀》,一首袁枚的《马嵬》,顾玉堂读罢《绮怀》,再看《马嵬》,呵呵笑道:“这首依依写给我看过了,写得很好。”

    又问:“还有吗?”

    不等张扬回答,老人失笑道:“够了,够了,人不能太贪心。”

    张扬笑道:“我再给您写一首吧。”

    他说话仍是提了些小心,这样即便顾玉堂真有坏心,他也不至于被一棒子敲死

    ——当然,以顾玉堂的地位、名望,真对他有什么歹意,实在用不着这样麻烦,不过他本xìng如此,哪怕曾多次劝说自己「以诚待人」,还是劣xìng难改。

    顾玉堂看他又写的这首,是《长相思》词。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老人站在书桌前,细细读着,不住点头,好半晌才抬起头来,带着几分揶揄问:“行军词啊,准备怎么说?”

    张扬有点尴尬,干咳一声,迅速地在心中衡量了一下,才道:“准备以后写本小说,可能会有行军的情节,您要是觉得这首词写的不错……”

    顾玉堂何等样人,见他表情,就知道了他想要说什么,摆了摆手,示意他多心了,又笑道:“骆宾王七岁写白毛浮绿水,黄庭坚七岁写多少长安名利客,王勃写《滕王阁序》的时候,有的说才十四岁,林元抚写江山代有才人出,当湖十局击败陆停云成为国手,也才十六岁而已……有谁说过什么?”

    顿了一顿,目光炯炯盯着张扬,似乎想要说什么,又叹息一声,道:“行了,你先出去吧,我这就出去。”

    张扬应了一声,正要出门,又回头问:“对了,您认得第二张上面的标点符号吗?”

    顾玉堂笑道:“是古代的一种标点符号,华夏最早的标点符号,在甲骨文的时候就有了,但并没有统一标准,所以后来也引进了西方的标点符号,这种标点符号大概出现在春秋战国,在东晋之后消失。”

    张扬点了点头,走出书房,又问洛神:“这个林复,该不会是另一个世界里的宿慧者吧?”

    洛神淡淡道:“有可能。”

    张扬不满地道:“什么叫做有可能?”

    洛神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对这个林复知道多少,我就知道多少,他写繁体,用的标点符号也跟你不一样,确实有一定可能跟你的宿慧记忆不是出自于同源。”

    “那他怎么知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怎么知道十二金钗?”

    “那我就不知道了。”

    张扬撇撇嘴,心里面暗暗腹诽了一句:“真没用!”

    书房里面,看到张扬出门离去,将门关上,顾玉堂才起身,将装了两张林复临终亲笔信的布袋放回书架旁的角落,却又取出了另外桌前,又从里面取出了两张纸。

    纸上记着一些散碎词句:

    粉身碎骨浑不怕

    似此星辰非昨夜

    众里嫣然○一顾

    人生若只如初见

    当时只道是寻常

    亲率三千子弟兵

    东来志岂在封侯

    君且去,不须顾

    读书人的事,能叫偷么

    ……

    老人看着这些散碎词句,一声叹息,又看一眼张扬刚刚所写的三首诗词,又一声叹息。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