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65】父母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林依然顺着张扬的目光,也看到了挽着手走过来的张微与唐言蹊,犹豫一下,低声问张扬:“我要不要下去啊?”

    张扬笑道:“都行——是真的都行,打招呼也行,不打招呼也行,又不是我爸妈,也不算失礼。”

    林依然犹豫一下,在矜持与热情中间找出一条合适的线,道:“那你下去吧,我就不下去了,在车上跟她们打个招呼就好了。”

    张扬点点头,打开车门下去,见张微和唐言蹊也正看过来,朝唐言蹊笑着点了点头,问张微:“这是干嘛去了?”

    这时已是晚上,好在袁通并未开大灯,又有路灯,不至于发生张微和唐言蹊认不清是谁的情况,唐言蹊依旧如过去那样,欠了欠身,笑道:“学长好。”

    张微则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这么晚了,你还回来干嘛?”

    张扬“嘁”一声,“我又不是来看你的,爸妈总不会现在就睡了吧?”

    张微懒得理他,眼睛打量着依旧发动起来,朝这边驶过来的车子,林依然已经落下车窗,也不知该叫什么,就朝张微和唐言蹊笑着挥了挥手。

    唐言蹊对张扬没好气,对林依然还是很礼貌和热情的,也跟着挥了挥手,甜甜笑道:“嫂子好!”

    林依然羞得满脸通红,又不好否认,只好不看她,见唐言蹊站在路灯下,眼望着自己,那个瞬间,觉得这个小女孩眼神似乎有些奇怪,却也想不出哪里奇怪。

    她被张微那声“嫂子”喊的又羞又喜,车转过弯,就把唐言蹊忘到了脑后,偷偷笑两下,压抑住欢喜浮跃的心情,给爸妈回电话。

    张微要被唐言蹊到公jiāo站台等车回家,张扬打了招呼,就先自己回去,还没到家门楼下,就碰到了五六个要合影要签名的,虽然都不认识,但显然都是一个小区里的,他只好耐着xìng子,做出我就是“个普通住户,以后时间长着呢,没有必要这样激动”的态度来,有求必应。

    张微送走了唐言蹊,经过的时候,张扬还被人围着,好不容易到应付完了这些热情的粉丝,以及更多凑热闹的群众,进了楼道,低着头一口气奔到家门前。

    一摸口袋,没带钥匙。

    张扬只好敲门,耳朵贴在门上,隐隐听到里面有爸妈的说话声。

    张守一:“这么晚了,谁还过来?”

    张微:“开门不就知道了。”

    方浅雪:“那你还站着?开门去。”

    张微:“爸,我妈让你开门呢。”

    张扬躲在门外一侧,准备等着门开之后,忽然跳出去,把大概率来开门的老爹吓一跳,结果正凝神听着动静,就听到旁边忽然传来一声惊讶大叫:“张扬!!”

    张扬心差点没跳出来,转头才见是对面门开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站在门外,手里还拎着个粉色垃圾袋,很惊喜地看着自己。

    张扬家已经在这里住了十多年,对门也是如此,不过两家家长偶有聊天,还算熟悉,子女却只是处于互相之间知道,但哪怕打个照面,也未必会招呼的状态,张扬连这女孩叫什么都不知道,这时见她一副惊喜jiāo集的表情,也不知道该说啥,赶紧站直,维持好自己作为万千少女心之所系的形象。

    “哇,你居然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等下帮我签个名可以吗?我跟我同学说你是我家邻居,好多人托我给他们要签名呢。”

    张守一带着几分期许与不敢置信,打开家门,探出半个身子,看到张扬,哪怕有了刚刚的「预警」,也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张扬朝对门的女孩挥了挥手,“没问题,明天给你送去,我先回家了,再见。”

    他进了家门,方浅雪也已经走到了门前,看到张扬,都是一副怀疑时空穿梭的表情,张守一问道:“怎么回来了?”

    “想你跟我妈了呗,就回来看看你们。”

    张扬进了客厅,把背着的包放在沙发上,张微还坐在沙发上,翻着白眼揭穿真相,“才不是呢,他回来拍v的,在我们学校。”

    方浅雪道:“那你早不说?”

    “他不让我说,要给你们一个惊喜。”

    张守一问:“你吃饭了吗?”

    “在飞机上吃了一点,不过还有点饿,有什么剩菜?”

    张微嘿嘿笑道:“没啦,都倒掉了,一点都没给你剩下。”

    方浅雪道:“谁知道你这个时候回来,原本剩了点菜,都没人吃……”

    张扬无语道:“我是问有没有剩菜,又不是说专吃剩菜,算了,您给我下碗面条吧。”

    原本国庆假期之前,张守一和方浅雪就问他能不能回来,听他说要出国去拍v,虽然没说什么,失望确实肯定的。

    这次再见,二老欢喜之情溢于言表,张守一记挂着老爷子,问他能不能多留两天,去看看老爷子,得知张扬周日晚上

    就要走,有点遗憾,不过也知道他现在忙,并没说什么。

    方浅雪在厨房烧了水,出来之后,很随意地问张扬:“拍什么,要回学

    校里面拍?”

    张扬多少有点尴尬,张微已经撇着嘴巴道:“还能是什么,《同桌的你》呗。”

    方浅雪显然早就猜到了,也不是为了问这个,望着张扬,又问:“跟谁一起拍?”

    “还能是谁。”

    张微又在刷存在感,“林依然呗,我哥又是坐她的车来的,我刚刚送小蹊去,刚好遇见,林依然还跟我们打招呼呢。”

    “她爸妈不是都去京城嘛,住哪里?”

    “她爷爷nǎinǎi在青城,又不会住在我们家。”

    “你这孩子……谁说让她住在我们家了?”

    “二中不是不接受电视电影什么取景吗?上次音超不是也被拒绝了?”

    “可能因为我跟林依然都是从二中毕业的吧,而且还是傅老师帮忙联系的。”

    “张微怎么说她也要去拍?”

    “她觉得新鲜,想凑热闹呗,反正都是当背景,谁去都一样。”

    “什么都一样,这关系到我们学校的形象好不好?”

    “关系到学校形象,那就不该用你了。”

    ……

    张扬吃着面条,陪爸妈闲聊,将一些电话中并没有说,或者没有说清楚的事情,一一告诉他们听,不论工作室、投资电视剧,这些事情,都已经超过了张守一和方浅雪两个人的接触范围,或者说,以他们的认知,对张扬这种行为多少都是有些抵触的。

    在他们看来,拿在手里的,存在卡上的,那才是自己的钱,留着生利息,都比投资好——至少安全。

    张守一原本大概想要教训一下他,让他不要轻易这样花钱,却被方浅雪打断,讲他反正年轻,大不了从头再来而已。

    这些工作上的事情掠过,接下来大多就只是说一些学校里面,以及林依然的事情,方浅雪连他每天不同的情况下怎么吃饭都要问,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方浅雪催张扬赶紧洗澡睡觉,张微也去他们房间洗澡。

    客厅里只剩下夫妻俩,张守一才又抱怨,说张扬不能这样花钱,方浅雪皱着眉头,似乎也有些担心,过了一会儿,才道:“你儿子跟你可不是一样的xìng子,从武侠,到音超,再到现在自己开公司,他想的早就比我们远了……这些事情,我们两个又不懂,就别乱搀和了。”

    她说着,却又叹了口气,看着丈夫,有点担心地道:“你刚刚没听他说么,公司……是跟林依然一起的。”

    张守一有些不理解她为什么担心这个,奇道:“这不是挺好的吗?他们两个现在一起,张扬又没什么经验,还有林依然的妈妈那边公司有人来帮忙……人家又不至于贪张扬的钱。”

    “这不是钱不钱的事情……”

    方浅雪说了一半,又临时改口,叹道:“也不是这个意思,关键是……”

    她看了眼卫生间房间,往张守一身旁靠了靠,才压低了声音道:“他们两个才多大?现在在一起,你好我好,什么都好,要是以后……谁能做这样的保证?如果哪天不好了……林依然跟张扬一样,都是一半的股份,但往公司里面投钱,他们两个连账都不分的……以后牵扯不清!”

    张守一皱眉道:“哪有你这样当妈的?人家两个才刚谈恋爱,就盼着他们分开?”

    方浅雪有点气,嗔道:“我是盼他们分开吗?但这种事情,你能保证,我能保证,还是他们两个就能保证?保证有用吗?我不盼他们两个好好的?这种事情谁能说得准?”

    大概意识到自己语气有些急了,方浅雪听了一下,舒缓了一下语气,张守一也握着她的手,示意她不用着急。

    夫妻俩沉默了几秒钟,方浅雪才道:“你儿子的野心你还没看出来?他不是单纯的想当明星,还想当老板,人家说商场如战场,他才多大啊?我们两个又帮不上他什么,要是大哥还……”

    说到这里,猛地住口,瞧着张守一的表情,张守一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方浅雪笑了笑,才又道:“那天张微说的新闻,你也看了,林依然家可不止是有钱……张扬想当老板,恐怕跟这个也有关系,要是成不了,他们两个能在一起吗?”

    “退一步说,就算成了,他现在什么都没开始呢,就忙成这样,等真有事业了,他们两个人能有多少时间见面?”

    方浅雪叹了口气,“不挣钱娶不了林依然,挣钱又没时间——就算明白张扬整天忙来忙去,能理解……”

    她望着张守一,迟疑着道:“以人家的家庭、条件,肯定就是从小就被周围所有人宠着长大的,能受得了这种委屈吗?她爸妈又会怎么想?能好聚好散还罢了,要是……咱怎么跟人家比?”

    张守一“哎”了一声,道:“你这就想太多了,别把人家想那么坏,

    你不是见过她妈妈吗?再说了,看林依然那样子,也不像是你说的那种人……”

    “我这不是跟你闲聊嘛。”

    方浅雪嗔道,“要是能一直耗下去,我当然也喜欢,但哪能事事如意?总要提前有点准备。”

    张守一想了想,道:“那你

    回头跟张扬说说。”

    “我能说什么?让他防着点林依然?这不是挑拨离间嘛!”

    “那怎么半?”

    “不知道……”

    方浅雪继续叹息,“我哪有什么办法,就是发愁呗,又不能让我一个人发愁,所以……”

    张守一面无表情地道:“让我跟你一块发愁?”

    “你儿子,你不替他发愁,谁替他发愁?”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