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59】青梅竹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自杨过与小龙女相逢之后,夺武林盟主,查复仇,斗公孙止,绝情丹,抗蒙古……一系列的剧情,波折起伏,紧扣心弦,导致不少人在追看的过程之中,都已经忘记了小龙女的失贞事件。

    然而既然埋下了雷,早晚都是要bào的。

    《神雕》连载至今,十月三号连载的二十四回「惊心动魄」,绝对可以位列最悬心、最想砍死作者的章回之一。

    悬心的地方在于,杨过因郭芙出言侮辱小龙女,扇了她一巴掌,结果昏厥多日,手脚无力,打不过郭芙,剑被击飞,无力反抗,郭芙一剑砍下……

    然后转到了小龙女这边视角,就再也没有转回去。

    如果小龙女这边是好事,那也就罢了,偏偏小龙女听到了尹志平与赵志敬的对话,得知了当日的真相,还被郭芙鄙夷——她自不在意郭芙的态度,但广大读者却不能不在意。

    什么时候轮到郭芙这个废物来鄙夷小龙女了?

    可偏偏郭芙在这方面的鄙夷还真理直气壮,这就导致很多人愈发气愤、不平,怨气无处宣泄,只能去骂作者。

    的,声势简直比当初第七回「终南山下」时还要夸张。

    那个时候,绝大多数人都只是喜欢小龙女,因为她的遭遇而心痛、愤怒,而到了如今,小龙女和杨过的关系已经明确,作为女主角,竟然遭到这样的不幸——你张牧之总不可能才知道小龙女就是女主吧?

    这个时候揭开伤疤,无异于往读者心口狠chuō刀子……不骂就怪了。

    林依然自然不会到网上去骂张扬,又不愿这个时候打扰他,所以就到网上看讨论,有骂张扬的,就点赞,有骂得太狠的,就举报。

    国庆假期,国内肯定是不好找外景的,因而张扬的主要拍摄地点都在大和、高丽和欧洲,忙了一整个假期,其实真正拍摄的时间,也还不到五天,加上军训期间在影棚里断断续续的拍摄,《印第安老斑鸠》《听妈妈的话》《婚礼的祝福》《葡萄成熟时》五首歌v里的张扬个人镜头基本完成。

    而《晴天》《同桌的你》《东风破》《一生有你》《清明雨上》《千里之外》《娘子》《霍宗侠》这几首歌,有好多首的剧本都还没完成。

    张扬提出了许多个建议与想法,大多都被采用,不过有些他自己也拿不定主意,最为难的就是《晴天》和《同桌的你》。

    《同桌的你》v,张扬其实与林依然提起过,她当时说想要演「未来的妻」,不过张扬与导演说了之后,却被导演卫湘驳回,理由是同桌是林依然,几乎举国皆知,如果让她来演未来的妻子,同桌反而让别人来演,担心观众会出戏。

    张扬心知这是实情,多少有些为难,所以回国之后,第二天中午与林依然一块吃饭的时候,就跟她说起了这件事情。

    校里面除了几个食堂之外,另外还有一些餐厅,价位从低到高都有,只不过张扬以前都不知道——军训都快要结束了,见他还是每天带林依然去吃食堂,富帅等人实在忍无可忍,才提醒了张扬这件事情。

    华兴大学里不乏富家子弟,有几个餐厅价位颇高,味道服务确实也不错,中餐、西餐、料理等其他地区的特色菜都有,林依然倒不挑剔,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也没有嫌弃过,不过能有好点的地方吃饭,自然不会刻意要去食堂,张扬如今说不上大富大贵,却也不用计较这些,军训后面几天,两人就大多都是在这边吃饭了。

    她不大吃ròu——倒不是不爱、不吃,而是每次吃都不多,为了庆贺小别重逢,中午难得奢侈,点了两荤一素,大多都进了张扬的肚子。

    外面酷热难当,餐厅里面环境不错,吃饱喝足,张扬也不急着回去,要了壶庐山云雾茶,与林依然对坐闲聊,见她心情不错,才说起这事。

    “你想让我演同桌?”

    “是跟你商量。”

    张扬把导演的顾虑,还有自己的想法讲给她听,“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当然希望你来演啊,不过如果你不喜欢,那就算了——放心,整个v最近的距离,就是坐在,没有任何肢体接触。”

    “你把我想的那么小气呀?”林依然听他说完,有些不满地撇撇嘴。

    “所以你的意思是,可以改剧本,增加一些肢体互动?”

    “你敢!”

    林依然瞪他一眼,抿了口茶,又想了想,蹙眉道:“我已经演《千里之外》了,再演同桌,会不会不大好?”

    “《千里之外》你是歌手,参演当然是应该的,至于同桌……知道这首歌的,有几个不知道同桌是你?”

    这句话虽然有些夸张,却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实情。

    林依然犹豫了一下,又问:“会有几个女生出场?”

    张扬知道她想问什么,笑道:“如果你来演的话,v里就只有学校里面的情况,关于未来的歌词,就用单人镜头,其他人出场都是作为教室里的背景。”

    “卫导的意思是,如果你愿意参演的话,可以把这首歌的

    背景设定为男女主角长大之后,比如那句「我也会有我的妻」,明显就是还是单身嘛,就是两个人都已经毕业,处于彼此思念或者暗恋的情况,末尾可以安排两个人在一次聚会上相逢……”

    林依然想了想,终于点点头,又问:“什么时候开始拍?”

    “你答应了?”

    张扬有些惊喜,在桌上握住她的手,笑道:“我想回我们学校拍,先打个电话问一下,如果可以的话,肯定越快越好。”

    “学校让拍吗?”

    林依然有些意外,以张扬如今的人气,去学校里面拍v,很多学校多半抢着让他去拍,但这些学校里面绝不包括青城二中,《音超联赛》火成那样,又有麒麟台的面子,想去拍几个镜头,都被毫无犹豫地拒绝了,张扬想去学校里面拍v……学校能答应吗?

    “还不知道,我等下打个电话,问一下,让拍就拍,不让拍就练习别的学校呗,在京城拍的话,还能省点路费。”

    林依然白他一眼,又道:“那《千里之外》和《同桌的你》,就两个了,其他的我就不拍了……其实我挺想拍《东风破》的。”

    张扬笑道:“那你就拍呗。”

    “多了的话,我怕我妈妈不同意,再说了……”

    林依然抿了抿唇,横他一眼,“我去拍了,你那位青梅竹马怎么办呀?”

    “谁?”

    张扬有点懵,“我哪来的青梅竹马?”

    林依然晶晶闪亮的大眼望着他,轻轻哼道:“犹记得那年我们都还很年幼,而如今琴声悠悠,我的等候你没听过……谁没听过呀?”

    “呃……”

    张扬十分无语,“这是词!词!虚构的好不好?”

    林依然很狐疑地盯着他,打量了两秒钟,像是要确认他是不是在说谎,“《同桌的你》不是虚构的,《晴天》不是虚构的,《清明雨上》不是虚构的,《婚礼的祝福》不是虚构的……《东风破》就成虚构的了?”

    张扬翻个白眼,没好气地道:“照你这么说,还有《千里之外》呢!”

    说完之后,就见林依然似乎得到了什么提醒,略一思索,脸上似乎掠过恍然之色,随后眼望着他,拖着尾音“哦——”了一声。

    张扬心里一个咯噔,有种很不妙的预感。

    “我还以为就写了一首歌呢,原来是两首。”

    林依然盯着他,眼神似笑非笑,气鼓鼓的样子,“这样就对上了!《千里之外》是送她离开,《东风破》是在她离开之后,怀念她写的,是吧?”

    “不是!”

    张扬恨不得钻进她脑袋里面去,看看她到底怎么脑补出来的,虽然听着似乎还蛮合理的,但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啊。

    “都跟你说了是虚构,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好不好?”

    张扬义正辞严,正气凛然,拿自己以前的辉煌经历来佐证,“我小时候整天就跟周帆混在一块,他倒是整天勾三搭四,我简直比纯净水还纯,初中的时候,有个女孩子给我写情书,我都没看懂……”

    林依然斜睨着他,抬起下巴,“嘁”了一声,哼道:“我才不信呢!”

    “真的,一方面她写的比较委婉,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我根本就没往那方面想过,或者更准确的说,再遇见你之前,我都没有……”

    张扬还要解释,就见林依然很嫌弃地翻了个白眼,道:“我是说,我才不信有人给你写过情书呢!”

    “呃……你这就属于睁眼说瞎话了,照你这么说,你做我女朋友,岂不是一朵鲜花……”

    林依然有些好笑地在他手臂上打了一下,嗔道:“哪有你这样比喻的呀……真有人给你写情书啊?”

    “当然!”

    张扬也在笑,下意识地回答,随后就见林依然明净眼神一凝,笑容愈发娇甜起来,“她人呢?”

    “呃……”

    张扬这才发现好像又给她提供了一个可以发散思考的素材,有点郁闷,“高中就分开了,我哪知道。”

    林依然晶亮大眼眯了起来,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语气温柔,复述着问:“高中就分开了?”

    “高中就分开了,意思是说,高中之后,在不同的学校……”

    林依然截断道:“然后就分开了,对吧?”

    “对你的头!”

    张扬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如此「讷于言」,有点解释不清了,作势要敲她。

    林依然立即捂住额头,往后仰了仰,好似抓住了什么了不得的证据,伸着一根纤细白嫩的手指,指住了他,语气中很有些欠收拾的骄傲,“你看,你看,我猜对了吧,你还想杀人灭口?”

    “杀人灭口?我就算恼羞成怒,也是先……”

    张扬说到一半,醒悟过来,立即住口,却见林依然眼神由疑惑转羞嗔,似是猜到了他要说什么,就笑吟吟地接了个“后……”,却也不说下面的。

    “不要脸!”

    他话没说完,意思却已经分明,林依

    然羞得脸蛋通红,却仍不肯罢休,“你别想转移话题,《东风破》和《千里之外》,是不是写给她的?”

    顿了一顿,又认真地道:“你实话实话,我保证不生气。”

    “你就算生气,这两首歌也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林依然见他抵死不认,明眸圆睁,凶巴巴地瞪他道:“你说不说?”

    “我已经说了啊!”

    张扬郁闷的想要用头撞桌子,“这哪跟哪啊,怎么就跑出来一个青梅竹马?”

    “那《东风破》和《千里之外》写的是谁?”

    “虚构的!”

    “那《晴天》《同桌的你》还有《清明雨上》呢?”

    “……都是虚构的!”

    “那也是虚构的?爷爷也是虚构的啦?”

    “这几首歌不是虚构的,不代表所有的歌词都得是亲身经历啊?”

    “为啥那几首都不是虚构的,这两首就是虚构的?”

    “懒得理你!”

    张扬哑口无言,茶也不喝了,起身就走,走出包厢,见刚刚聊天时已经得知是学姐兼职的漂亮服务员看着自己,笑了笑道:“买单。”

    回头一看,林依然没跟出来,就又笑了笑,道:“稍等,落东西了。”

    转身回到包厢,林依然还坐在那不动,气鼓鼓地瞪着他,张扬走过去,握着手将她拉了起来,低声笑道:“把媳fù落下了。”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