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26】恐怖的票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喜欢就分享

    “接下来有请张扬,给我们带来他的原创歌曲听妈妈的话。免-费-首-发→【求】【书】【帮】”

    张扬出道以来,几乎每首歌都有故事,同桌的你晴天写给喜欢的女孩,清明雨上缅怀nǎinǎi,婚礼写给失恋女孩,霍宗侠纪念先烈,娘子尝试新的曲风

    而由于刚刚的千里之外合唱,林依然的到场,使得所有人都下意识地觉得张扬唱的歌,多半还与林依然有关,要么爱情,要么中国风。

    所以樱姿报幕之后,只歌名就令许多人大感意外,而后又觉得恍然。

    这才合理嘛

    张扬给那么多人写了歌,怎么可以忽视自己的妈妈呢

    “妈,写给你的哎”

    张微他们都不知道这事,听到这个歌名的时候,就格外意外与惊喜。

    虽然不是听爸爸的话,但儿子能记挂着老妈,张守一这个当爹的也与有荣焉,十分开心,尤其是听到周启航慨叹说:“张扬这孩子确实有心”就更开心了。

    周启航也是看着张扬长大的,同样感到十分欣慰,又瞪了一眼周帆,愈发觉得这混小子不省心。

    周帆清楚地从老爹的眼神里读出了“看看人家,再看看你”的意味,撇了撇嘴,懒得搭理。

    “写给他妈妈的歌吗”

    楚瑜也有些意外,转头瞅瞅杨雨婷,担心不是中国风,她耍小xìng子,不愿意帮自己举灯牌,却见杨雨婷怔在那儿,担心她想到伤心事,就用手肘碰了碰她的手臂,道:“帮我举起来。”

    杨雨婷看她一眼,想了一想,点头道:“好吧,看在他一片孝心,我就再做一回苦力。”

    “听妈妈的话”

    另一片前排区域里,林沧海、苏徽和从后台返回观众席的林依然坐在一块,旁边还有刘婵和王珊珊。

    听到这个歌名,苏徽跟着复述了一遍,也觉得有些意外,转头看林依然,问道:“是写给他妈妈的吗”

    “不是。”

    林依然从重返舞台的张扬身上收回目光,向老妈解释道:“张扬觉得他的歌应该更受年轻人欢迎,而这些人可能会跟父母发生一些观念分歧,所以特意写一首歌,劝导大家,尽量听妈妈的话。”

    这个解释很得父母长辈的欢心,就连林沧海,听罢闺女的解释,对张扬带着自己闺女上台唱歌的怨气都消散了不少。

    而在这个网络已经逐渐开始普及起来的时代里,电视的绝大部分观众,其实都是中老年人,尤其是计划生育以来,都是独生子女,长辈的占比就更大了。

    张扬一句歌词没唱,就这一个歌名,就获得了许多中老年观众的好感。

    “妈妈妈,你快来快来,这首歌你肯定爱听”

    京城某个小区的客厅里,许诺大声嚷着因为上一期两首歌而对张扬产生心里yīn影的老妈。

    从家里有了电脑以来,许诺就很少再看电视,后来有了智能手机,看的就更少了,就连音超还是爸妈推荐她看的,从第一季就开始推荐,她跟着看了两期就弃了。

    第二季开播后,爸妈就又开始推荐,特意渲染了“谁谁谁为了喜欢的女孩子写歌”,许诺嗤之以鼻,这种不顾别人前途,满脑子恋爱的男生能写出什么来

    不就是情啊爱啊什么的,再抱一把吉他装忧郁,还能有什么新花样

    结果老爹又说人家一个是临江仙作者,一个是诗词大会冠军,这才本着“学霸居然也会早恋”的好奇心,在网上找了视频去看。

    后来就换了她每周六催爸妈追看音超,清明雨上和婚礼的两期都很和谐,一家子张扬吹,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爸妈总会感慨“别人家的孩子怎么培养出来的”

    许诺倒不怎么介怀,她本身长得好看,成绩比不得学霸,却也不差,每回爸妈说,她也就回一句:“这世界上这么多人,总有几个开挂的”

    直到上期半决赛,张扬的霍宗侠和娘子,她简直爱死了那种旋律节奏,而爸妈则本,神,全听不来。

    霍宗侠倒还好,毕竟有民乐和戏腔的情怀加成,而娘子则直接导致爸妈差点「脱粉」。

    好在刚刚的千里之外又拉了回来。

    老妈倒不是故意不听张扬的歌,她还指望着张扬能再唱一首中国风呢,只是外婆打了电话来,没空看电视。

    许诺连喊好几声,老妈才从房间出来,问道:“喊什么呀”

    “这首歌叫听妈妈的话,您不听哪行呀”

    许诺笑嘻嘻地拉了老妈坐下来,又惊叫道:“差点忘了,投票投票”

    张扬站在舞台上,歌曲前奏已经响了起来,许诺却没心思听,眼睛盯着电视一角的投票通道,拿手机短信投了票,又汲着拖鞋往书房跑,叫道:“爸妈你们赶紧投票啊,我去网上再投一票。”

    这时张扬已经开始唱歌,许父许母一见又是说唱,有些不喜,不过还是跟着字幕听了一段。

    “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为什么别人在那看漫画”

    “我却在学画画,对着钢琴说话”

    “别人在玩游戏,我却靠在墙壁背我的abc”

    许父许母都属于早富起来的政策受益者,本身并无多高的文化,对于子女的要求自然高,又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自小要求严厉,除了补课之外,还给她报了不少特长班。

    挺巧,当初给许诺补习最多的,就是英语和钢琴。

    孩子贪玩是天xìng,小时候许诺被bī着补习,学这学那,没少闹过哭过,夫妻俩虽说bī着孩子学习,看着她每天不情不愿地硬挨着,哪能不心疼

    许母背地里不知哭过多少次,可为了孩子的未来,只能硬下心肠继续bī着她学下去。

    后来总算熬了出来,许诺成绩越来越好不说,高中时还拿过区里钢琴比赛的二等奖,能考入重点大学,这也是一个加分项。

    因而哪怕不喜欢这种曲风,唱的太快,也不大能听清楚歌词,但看着字幕,夫妻俩仍不由自主地受到触动。

    “为什么要听妈妈的话”

    “长大后你就会开始懂了这段话”

    看到这两句歌词之后,许母默默地拿出手机,按照电视屏幕上给出的投票方法,发送了投票短信,许父同样默默地投了票。

    许诺早已经在别人唱歌的时候,在网络上打开了投票页面,因而很快投了票,又嗖嗖嗖地跑了回来,家里养的猫还以为在陪它玩,也跟着嗖嗖嗖地跑到了过来,往沙发上一跳,蹭着小主人雪白光滑的大腿。

    许诺在猫咪脑袋上拍了一下,问知爸妈已经投了票,这才专注听歌。

    “又是这种叽叽呱呱的歌”

    像是掩饰着什么似地,先主动投票的许母十分不满地抱怨。

    “长大后我开始明白,为什么我跑得比别人快飞得比别人高”

    “将来大家看得都是我写的漫画,大家唱得都是我写的歌”

    “妈妈的辛苦不让你看见,温暖的食谱在她心里面“

    许诺一边跟着歌曲旋律,轻轻拍打着猫咪的脑袋,一边解释道:“都说让听妈妈的话,那肯定是写给我们这个年纪,还有比我们小的人听得呀,对不对当然要让我们喜欢才行都是你们那种歌,唱给谁听啊”

    “好像也有点道理”

    张守一和方浅雪听了张微和周帆的解释,也觉得有点释然,这时听得间奏过去,张扬站在台上,遥遥往这里看了过来。

    再开口的时候,唱法瞬间大改,能听清歌词了:

    “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

    “想快快长大,才能保护她”

    “美丽的白发,幸福中发芽”

    此前的歌词,方浅雪都是跟着字幕看,能勉强听得懂儿子唱什么,虽然并非每句歌词都能对的上,但情感与意义却能理解。

    多年含辛茹苦,也吵过骂过打过,这会儿眼见儿子站在这样的舞台上,万众瞩目,从小说到诗词,再到唱歌,没一步都出乎预料乃至于想象,却是亲眼看着他变得越来越优秀,这种骄傲、自豪、欣慰,是旁人不亲身经历,绝难以感同身后,更不是语言所能形容的。

    此时听到那句“想快快长大,才能保护她”,更觉得心情激dàng,眼泪止不住地涌了出来,她不愿让丈夫和闺女发觉,想要偷偷擦泪。

    张微却已先一步发现,往老妈手里塞了张纸巾。

    方浅雪擦去眼泪,看看舞台上的儿子,再看一眼眼前的女儿,眼泪又止不住地涌了出来,拍拍张微的手掌,留出一个欣慰欢喜的笑容。

    张微本无多少感触,只是因为老妈的流泪而有些无措,看着老妈欣慰的笑容,却莫名觉得也想哭,眼泪刷地落了下来。

    方浅雪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忙给她擦泪,自己反倒止了泪,继续听张扬唱歌。

    听妈妈的话歌词里,有两处「周润发」「张学友」的名字需要改动,反正周杰lún的歌旋律节奏才是重点,歌词在次,押韵都不用,他自己临场乱改歌词更是常事,张扬自不在意纠结,直接换了两个这世界的明星。

    “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

    “想快快长大,才能保护她”

    歌曲在温暖柔和的唱腔中缓缓落幕。

    许诺又抽出两张纸巾,给老妈递了过去,许母擦掉眼泪,终于舒了口气,看着已经快要大学毕业的女儿,笑了笑道:“妈没事。”

    许诺用力眨了眨眼,扭过头去,努力掩住鼻音,道:“我知道啊也不知道张扬能有多少票”

    许父道:“之前最少的票好像也有十几万,张扬总不可能比这个还低吧”

    许诺一听,立即没了那些多愁善感,斩钉截铁地道:“那怎么可能”

    顿了一顿,“那个谁都八十多万了,张扬怎么也得比他多吧”

    “我哥有多少票啊”

    张微也被张扬的第一轮得票数给转移了注意力,探着脑袋看主持人拿着的手卡,自然不可能看得到的。

    实际上手卡上也没有得票数,票数是导演组通过耳麦实时告诉主持人的。

    张守一有些担忧地道:“不可能被淘汰吧”

    “那不可能”

    张微和周帆都还没说话,方浅雪就第一个反对了,嗔道:“你也不说点好话”

    张守一辩解道:“我这不是担心嘛,又不是想让他被淘汰”

    “好,我们数据组终于统计出来了,张扬第一轮演唱后的得票数,是”

    这时楚河终于收到了导演组的后台统计数据,实时直播画面中,他的表情明显有点震动,声音也随之拔高,显得振奋激昂:

    “七百六十二”

    听到这里,许多人都觉得心跳像是暂停了一下,随后意识到不可能这么低的,又激动的想要暂停

    楚河很讨人嫌的顿了一下之后,语调再次拔高,语速飞快一气喊出:“七百六十二万八千四百九十三票”

    “恭喜张扬获得音超联赛第二季总决赛目前最高的得票数”

    喜欢就分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