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17】试一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高考结束的那晚,林依然曾在ktv里唱过一首坏人,当时洛神就说过林依然的嗓音很适合与张扬合唱。★看★最★新★章★节★百★度★搜★求★书★帮★

    张扬同样深知林依然的嗓音很适合唱歌,仅以天赋而论,她还要超过音超中绝大多数学员,也就比自己差点。

    这些天一直为难不知道请谁来合,张扬脑海中未尝没有闪现过这个念头,但都被他下意识的忽略了。

    就如同两人如今关系只差那层窗户纸,他却始终都没有勇气捅破一样。

    要是跟她一起合唱最浪漫的事,那不就是直接捅破了

    “不行,她又不是歌手。”

    张扬断然拒绝,“再说了,这种事情她爸妈也不会同意。”

    “你不问问怎么知道”

    “为什么要问我又不想让她跟我一块合唱。”

    “如果你是因为最浪漫的事这首歌不合适的话,可以换一首,她不是喜欢中国风吗惊鸿一面千里之外,甚至青花瓷都可以改成对唱。”

    张扬微觉心动,洛神这意思是,只要他愿意说服林依然一块合唱,可以让他任意挑歌啊。

    “你老实说,为什么总想要撮合我跟林依然”

    洛神“呵呵”一声,“还用我撮合你一大早爬起来就偷偷摸摸去洗澡,以为我不知道为啥”

    “你知不知道尊重隐私”

    张扬恼羞成怒,这是他如今最大的困扰,因为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独处空间,总不能一个人的时候就光着pì gǔ吧

    咦,为什么不可以

    不过即便如此,鬼知道她是真避嫌还是假避嫌,或许就是为了麻痹自己也说不准。

    而且现在就自己一个人,等以后跟林依然在一起了

    这样一想,张扬恨不得立即就能把洛神从脑袋里揪出来,随便往哪个垃圾桶里一丢,谁爱捡谁捡走。

    “若要我不知,除非你莫为,但知道并不代表侵犯,我又没有跑你梦中去偷看。”

    “你还有理了”

    “没你做春梦有理。”

    “”

    张扬有点气急败坏,“关你屁事我又没梦到你”

    他不再搭理洛神,给林依然回消息:“那我今天训练完了之后,一块去看看吧。”

    林依然这些天找了好些套房子,张扬有点挑花了眼,不知道该怎样选择,于是询问她,小妮子其实也有点茫然,不过林默然的朋友自然也非富即贵,这些房子户型、装修都不差。

    她于是按照位置和环境,选了两套自己比较喜欢的,很委婉的建议:“我觉得这两套都还不错。”

    张扬随后半天没回,她还以为张扬不喜欢,有点委屈,不过想着自己反正也不住,还是以他为主,于是又努力回忆这些天看过的房子。

    正要再给他发,见张扬回了消息,心里一喜,回复道:“你几点训练完啊我陪你一块去吧。”

    “好。”

    下午林依然偷偷摸摸过来的时候,张扬正在练听妈妈的话。

    这首歌同样难唱,好在有了霍元甲娘子的苦练,张扬对于周氏旋律节奏多少有了些经验,练的还算顺畅。

    他跟着训练唱词,下意识地律动着身体,看到负责播放设备的工作人员眼神古怪,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就见林依然穿着深灰色的翻领长款衬衫裙,秀发散落,肌肤胜雪,俏生生地立在进门墙边,大大的眼睛晶晶闪亮,朝他眨眼而笑。

    空气里都似乎因此而弥漫着淡淡甜香。

    张扬微笑着回过头,继续唱接下来的歌,一边唱着,一边伸手指向林依然:“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想快快长大,才能保护她”

    林依然没好气瞪他一眼,挪了一个位置,张扬唱了一段,回头见她居然跑了,于是重新指她,继续唱:“妈妈的辛苦不让你看见,温暖的食谱在她心里面”

    两人一个指一个躲,好似在以六脉神剑斗法,林依然跟个螃蟹似的,横着沿墙挪来挪去,哪怕长得再好看,也多少有些滑稽。

    几个工作人员忍俊不禁,又是羡慕又是好笑。

    林依然跑到哪他指到哪,又是好笑又是羞气,恨不得想把鞋子脱掉丢他脸上,不过当着外人,自然不好这样,索xìng站那不动,气鼓鼓地瞪他。

    张扬把歌唱完,道了谢道了别,与林依然并肩走出训练室,见袁通等在走廊里,先与他打了招呼,迎面又看到上官祺钰,同样笑着摆了摆手道别。

    两人以往照面,都是如此。

    不过今天他身边有林依然,上官祺钰不免有些惊奇,她把张扬视为这次音超夺冠的最强大对手,自然做过一定的了解,也认得林依然。

    半决赛排练时林依然就已经来过,但上官祺钰并未遇见,这是第一次见林依然,她打小就自视甚高,自觉不论形象气质都是顶级,才放着好好的富家千金不做,想要去混娱乐圈。

    这时见了林依然,上下打量她一眼,目光jiāo接的刹那,竟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笑着朝她点了点头,伸出一只手,“看诗词大会的时候就好喜欢你,今天终于借着张扬的光见到zhēn rén啦,我是上官祺钰。”

    林依然与她握了握手,笑道:“你好,我也早想见见你啦,好喜欢你唱的红尘。”

    “不打扰你们啦。”

    上官祺钰朝她摆摆手,又向张扬挤了挤眼睛,这才离开。

    林依然有点脸红,瞥了眼张扬,张扬朝她摊摊手,示意这话不是我指使的,林依然白他一眼,一块走向电梯。

    她又想起刚刚的事情,嗔道:“你刚刚干嘛指我我又不是你妈妈”

    张扬“嘿嘿”笑了两声,却不答话。

    袁通站在旁边装工具人。

    张扬问:“对了,那几只猫怎么样了”

    林依然笑道:“已经有两只找到人愿意收养了,不过它们现在还有点小,让大猫再养一段时间,他们就来把猫接走,有个人还想把大猫一块收养。”

    “那就是说还剩下两只”

    “嗯。”

    林依然有些忧心地道,“那两只长得好看,基本有人问,都是问那两只,剩下的两只长得都没那两只可爱,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人愿意养。”

    “没事,慢慢找呗。”

    林依然选的两套房子都是三室,但其中房来装修的,严格来讲,与张扬「两室」的要求并不相违。

    钥匙都在袁通手里,到了地方直接开门进去。

    三室两卫两厅一厨,南北通透,整户型,大阳台,而且去年刚装修好,家具家电全新,还没有人住过,张扬看得十分满意,一边溜达着不住地点头,夸赞自己果然有眼光

    林依然横眸看过来的时候,他不慌不忙,继续自言自语:“就是会挑人”

    小妮子红着脸扭过头去,装作没听到。

    张扬看了一圈,决定第二套不用看,就选这套了,从厨房出来,见林依然正站在客厅左右打量,似乎在盘算着什么,奇道:“你看什么呢”

    林依然立即摇头,问道:“看完啦怎么样”

    张扬笑道:“挺好的,要不就这套”

    林依然白他一眼,“你自己住,问我干嘛”

    张扬笑道:“那就这套了”

    “好。”

    林依然轻快地应了一声,“那我回头就联系房东签合同,你方便露面吗”

    “这有什么,又不是不敢见人,而且以后每天出入,总不能还蒙着脸吧说不定人家是我粉丝,还会给我减房租呢。”

    林依然“嘁”了一声,与他一块走出房门,正见电梯门打开,一个年约三十许的中年fù人抱着个纸箱子出来,看到张扬和林依然三人,似乎有些意外,露出一个和善笑容,转身走向对门。

    那纸箱似乎颇为沉重,中年fù人抱着箱子走了两步,手一滑,眼见着箱子就要砸落下来。

    袁通在最后锁门,张扬离得较近,见状两步上前,帮忙接住了箱子,fù人松了口气,忙不迭的道谢。

    “没事。”

    箱子约莫二十斤左右,张扬又不是要抱多远,这点重量根本不在意,帮着搬到了对面门前,这才在fù人的感谢声中离开。

    林依然等他回来,一块进了电梯,笑道:“对面好像也是刚搬过来的,我前天来的时候,看到有人往里面搬东西,还有个小女孩,长得好可爱。”

    “有你可爱吗”

    林依然歪头想了一下,抿着嘴笑道:“没有。”

    张扬“嘿”了一声,笑道:“你还真诚实。”

    林依然轻轻“哼”一声,嗔道:“真的很可爱很可爱。”

    顿了顿,补充道:“我是说那个小女孩。”

    张扬笑道:“你不说我也以为是她。”

    林依然没好气地在他胳膊上拍了一下,嗔道:“讨厌”

    又问:“对了,你的伴唱嘉宾有没有决定啊”

    “没有,正头疼呢。”

    张扬摇了摇头,眼望着她,“怎么,你有什么建议”

    林依然道:“没有啊,就是问问你,要不就让凌然帮你随便选一个吧,她选的怎么都不会差到哪里去,不然是不是来不及了”

    张扬犹豫了一下,看着她道:“其实我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就是怕她不答应。”

    “谁呀”

    林依然疑惑地眨了眨眼,又鼓励道:“不论人家会不会答应,都要试一下嘛,总比这样一直拖着要好,对不对”

    张扬想了一想,点点头道:“有道理,那我试一下。”

    搜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