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4】花旦戏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林依然晚上跟老妈一块睡,张扬没人陪,只好找洛神聊天,但洛神既没有林依然那么可爱,也没有林依然那么热情,很快就没了兴致,索xìng一个人躺床上发呆。免-费-首-发→【求】【书】【帮】

    在参加音超联赛之前,张扬就对这个圈子里的现状有所预料,也做了心里准备,事实上他自己也清楚,他今天所经历的,与这个圈子里每天发生的事情相比,什么都算不上。

    但依旧有一口气憋在心里,发不出来。

    在可以想象的未来里,除非有一天他拥有了足够强大的实力,否则类似于这样,以及比这样过分的事情,依旧会发生。

    张扬正想着,刚刚还对他爱答不理的洛神忽然叹息一声,轻声道:“恭喜宿主获得歌曲蜗牛。”

    “这也行”

    张扬没想到还有个意外惊喜,“我忽然想到一个捷径,你说我要是去演戏,体验各种情绪,是不是就能一直获得各种歌曲”

    “你有那个演技吗”

    “你不是说我付出就会有回报吗”

    “你可以去试一下。”

    张扬畅想了一番,而后不得不回到现实里来。

    事已如此,怨天尤人没有意义,只能积极地准备接下来的比赛。

    决赛共有十个名额,五个黄金席位占掉一半,剩下五组各三人,共十五人,一同争夺最后五个决赛名额。

    每人两首歌。

    张扬此前对于半决赛的两首歌已经有了腹案,但经过今天,却有了要换歌的想法,斟酌一夜之后,他敲定了霍元甲和娘子。

    前者源于霍宗侠事迹,后者则是近来「听歌记谱」,洛神给出的四首歌之一,另外三首分别是印第安老斑鸠、爱在西元前和东风破。

    这两首歌对他来讲难度都极大,在比赛中唱无疑要冒很大的风险,所以张扬昨天心里憋了一股劲想要换歌,真选定了新歌后,却又有些犹豫起来。

    不过犹豫归犹豫,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也只能一条路往前走,吃罢早饭,张扬将两首歌的词曲记下,去找夏海。

    张扬此前五首歌,不论风格还是水平的差异都颇大,比如从晴天到清明雨上就有很显然的落差,不过张扬并非科班出身,而且在「创作」上显然十分随xìng,加上这都是「存稿」,可以拿时间差来掩护,所以夏海虽然奇怪,却也是震惊居多。

    这次见张扬又拿来两首风格迥异的歌曲,饶是他自觉已经该麻木了,还是止不住的震惊,把张扬晾在办公室里一个多小时,就在那反复地看两首歌。

    霍宗侠这首歌同样是中国风,但与清明雨上完全不像是一个领域,更不像是同一个人写出来的,民乐、中国风居然能跟金属摇滚、嘻哈结合在一块

    夏海耳目一新的惊艳之余,也有种说不出来的荒谬感。

    当今乐坛,绝大多数的歌手都在学习或者模仿西方,少数人在坚持本地化和中西结合,真正做出成绩的人不多,在「中西结合」上做出成效尤难。

    而这首霍宗侠,简直就是在发教科书,而且居然加入了彻底刷新了他对中文说唱印象的ra片段这样一首歌,出现在一个选秀节目里面

    当初晴天的时候,夏海就隐隐有过这样的的惶恐感,而这一次更甚。

    而第二首娘子,坦白地将,带给他的震动比晴天和霍宗侠加在一块还要更甚,主要因为:太颠覆了

    娘子这首歌传唱度不高,堪称是周杰lún最被低估的作品,在许多人心里甚至可以不用加之一。

    从和声、旋律到配器全部打破乃至于颠覆常规,明明是中国风歌曲,明明是古文作词,但整首歌没有使用一件民族乐器,却又用吉他「造假」了一段琵琶声。

    颠覆认知的和声配器、颠覆想象的断句旋律,都与前面那首同样中国风的霍宗侠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对比,带给夏海这种音乐人的震撼更是堪称核弹级别的。

    这两首歌可以说彻底地颠覆了他此前对于中式说唱的所有印象,说唱源于黑人,他们的发音最为适合这种音乐风格,其他的哪怕是美式发音都难以驾驭,而至于力求吐字清晰的中式发音,想要找到一条适合的中式说唱之路更是难如登天。

    这些年来,许多华语歌手都曾尝试过中式说唱,但从没有谁拿出过真正水平线上的作品,而张扬这两首歌都有说唱。

    尤其是那首娘子,可以说彻底改变了以往中式说唱「依字行腔」的唱法,转为「依旋律行腔」。

    夏海反复研究多遍,隐约地意识到了一条中式说唱可行的前路:在不改变发音的情况提高语速,以此来契合乐曲

    他照着曲谱试着唱了几句,很快抬起头,盯着张扬:“你确定能唱”

    “试一下吧,多练练总能唱出来的。”

    张扬其实记谱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试着唱过,确实有些吃力,不过反正有金手指在,只要有时间,就不怕驾驭不了。

    夏海又看了一遍谱子,平复了一下呼吸,感觉有点心潮澎湃,起身道:“走,去试一下”

    麒麟电台虽然财大气粗,但专业伴奏并非什么节目都要用,不可能养一个专业的团队,有需要的时候联系就好了,此前的时候五个导师的分组淘汰赛轮流录制,找伴奏很容易。

    而现在分组淘汰赛都已经结束,距离半决赛的彩排还早,伴奏团队不在,不过夏海从事音乐行业多年,自然不会被这点事难住,一边拉着张扬出门,一边打了个电话,直奔海鸥国际大楼。

    张扬对这家公司有些印象,一来江沫昨天刚提起过,二来当初电视里报道林素媛新专辑的时候,就说过,林素媛就是这家公司的。

    两人来到海鸥国际的录音室,这边的人员已经基本准备就绪,得益于林素媛一直尝试中国风,这里各类民族乐器都很齐全,不过有单鼓,却没有排鼓,导致张扬的霍宗侠只唱了个半成品。

    当然这跟鼓没关系,主要是他没学过京腔,对于原版中的那段花旦戏腔无能无力。

    当张扬提出要加入戏腔的时候,夏海差点没疯掉,就眼下这情况,想要在半决赛的时候完成都是地狱级别的难度,还特么要加京腔

    不过他深吸了一口气,还是道:“行,我试一下,但这玩意不可能速成,你有个心理准备。”

    张扬自然明白夏海的难处,见对方如此包容,真心感激,反倒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夏海见他表情,刚刚涌起的情绪彻底彻底平复下来,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道:“行啦,坦白的说,能碰到你,是我的运气你要是觉得我还算尽心,就好好的唱,让我看看这首歌到底能达到什么程度。”

    海鸥国际这边负责接待的是一位主管,名叫吴起,据夏海说是他多年老友,身材瘦高,有点贼眉鼠眼,且眉毛与眼睛距离有点大,看着有些滑稽,。

    这时候听两人对话,吴起也感慨道:“难怪夏海一直夸你,说你十年后绝对是一代巨星”他抬着一只手,顿了一顿,似乎在措辞,最后却只说了句:“不夸张,不夸张。”

    这家伙一本正经的时候反而更加显得滑稽,张扬忍着想笑的感觉,连声说不敢,正想着才试一遍娘子的时候,瞥见一个有些眼熟的漂亮女人走了进来。

    早有伴奏的师傅与她打招呼,看着都颇为熟悉,口称“素媛”,张扬这才醒悟这位就是早闻其名的林素媛。

    夏海与林素媛似也相熟,打了招呼,又帮张扬引荐,林素媛已打量了张扬一眼,伸出一只素白如玉的手掌,含笑道:“早就想见见啦,晴天跟清明雨上都写得超级好,有多的歌记得想着我呀。”

    张扬只得继续谦逊,与她握了下手,还得弯腰。

    这位人气正值巅峰的小天后穿着牛仔短裤和雪纺中袖上衣,披着一头长发,肌肤雪白,身姿婀娜,比屏幕中看着要漂亮的多。

    不过有林依然珠玉在前,张扬可谓曾经沧海,自不会有什么惊艳之感,略略han暄几句,吴起忽然道:“素媛你不是练过京腔吗”

    转头对张扬和夏海道:“要不让素媛唱一下这段试试”

    张扬自无意见。

    林素媛盯着谱子看了半晌,抬头看看张扬,表情惊疑难定:“这是你写的”

    “是。”张扬点了下头。

    吴起问道:“怎么样能唱吗”

    林素媛踟蹰道:“能唱倒是能唱,但我唱出来,跟张扬想要的效果肯定不一样,这样吧,我先唱一段试试,你要不嫌弃,我可以教一下你怎么发音算了,你们什么时候比赛我这就给梅老师打电话,问她有没有空是花旦吗”

    她没等张扬回答,就转身扬声喊助理,接过手机,打了个电话,说了几句之后,对张扬道:“下午有空吗我带你一块去梅老师家。”

    作为一个音乐白痴,写这种内容实在吃力,有错处请见谅,大家指出来,我酌情修改。

    后天就要上架了,这一章写了一整天,更是作死,一个字的存稿都没有啊我明天就进入上架状态,努力多写,大家的票要留住呀。

    搜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