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3】野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真短”

    楚瑜放下已经看了两遍的连载内容,有些不满地抱怨道,吐了口气,想了想,还是又拿起来看了一遍,速度较第一遍自然快了许多。★看★最★新★章★节★百★度★搜★求★书★帮★

    不一会儿,看完了第三遍,她瞅着最后那段,想象着待会儿大家会怎样怎样的夸赞杨过,心里yǎngyǎng的难受,咕哝一声:“一周才一次,还这么短”

    忽然想到了什么,她左右瞅了瞅,没看到手机,于是蹬蹬蹬跑下楼,拿了手机就又蹬蹬蹬地跑回来,往床上一趴,打开手机通讯录。

    里面有个备注「张扬」的号码,是她给外公换手机存资料的时候偷偷记下来的。

    她犹豫了一会儿,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将那串号码复制了,然后打开微信,正要去试一下这个号码有没有绑定的账号,手机轻轻震了震,有人发来消息。

    备注名字是「楚楚」,内容则是一段语音。

    楚瑜点了一下,就听一个娇柔悦耳的嗓音,拖着微微的尾音,有些撒娇的味道:“鱼儿姐姐,我好无聊呀,我们去钓鱼吧,我想吃烤鱼。”

    楚瑜按着语音键没好气地道:“不去”

    “为什么呀”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哎呀,又不是要吃你,我们去钓鱼,好不好我都快发霉了。”

    楚瑜终究舍不得拒绝,无奈地道:“好吧好吧,不过这会儿太热了,我们等傍晚的时候再去吧,你要是出了点什么意外,我可担不起责任。”

    “哎呀放心啦,我又不是雪堆的,天一热就会融化。”

    “我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不准讨价还价”

    “好嘛好嘛,那你现在在哪里呀我去找你好不好”

    楚瑜想了想,回道:“算了,还是我去找你吧。”

    对方很快回复过来:“好,我刚从老师这里回去,肯定比你先到。”

    “行啦,我这就过去。”

    楚瑜拿起手机下楼,正与上楼来的老哥打了个照面,楚琦奇道:“你干嘛去”

    楚瑜脚步不停,长腿错落,从老哥身旁蹬蹬蹬地下去,“找雨婷。”

    “别胡闹啊。”

    楚琦不放心地叮嘱一声,想了一下,又喊道:“要不我让人送你去吧,你不要自己开车。”

    “哎呀放心吧,我开车技术很好的”楚瑜清脆声音逐渐远去。

    张扬近来一直都在闭关练歌,时间在缓慢的煎熬中飞逝,如果不是林依然与他提起,他几乎忘记神雕连载的事情。

    不过聊完后,很快也就忘了。

    周一第二轮淘汰赛录制,节目组提出过要他爸妈过来,张扬也与爸妈提起,但二老都在补课,不想耽误祖国花朵的成长,只得暂且搁置。

    好在张扬自信不至于这轮被淘汰,接下来还有机会。

    这周六晚音超第六期,播放的是陆远组、肖靖宇组的第一轮,凌然组要到下周六,也就是25号才会播放,晚上张扬并没有看节目,继续去练歌。

    两天时间眨眼过去,第二轮淘汰赛在20号录制,张扬无惊无险晋级,遗憾处是并没有能够拿到直接晋级决赛的黄金席位。

    凌然将这个晋级名额给了上官祺钰。

    坦白的讲,张扬对此多少有些不太舒服,其他导师与学员对此也有些吃惊。

    第二轮淘汰赛虽然依旧是组内,但不再是各自导师的一言堂,而是打分制,每唱完一首歌后,五个导师分别打分,最高十分,总分累加,得分最低者淘汰。

    每人准备两首歌,一首歌淘汰一人。

    而黄金席位则完全由导师自己决定。

    在凌然宣布黄金席位前,陆远很直白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坦言讲:“照理来讲,黄金席位的分配我们不该干涉的,但我确实想提一个建议我个人觉得,这个席位更适合张扬,因为他到现在都是原创歌曲参赛,我想接下来应该也是,所以我觉得给他比较合适。”

    陆远这番话多少显得有些突兀,但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对张扬的欣赏甚至是推崇,自然不会觉得他说这话有多过分,反倒觉得他提携后进,很有前辈风范。

    凌然犹豫良久,最终还是把黄金席位给了上官祺钰,不过随后也给出了解释:“张扬的才华与天分我们所有人有目共睹,但就演唱和今天的发挥而言,祺钰更胜一筹,而且我这样的安排,还有一点私心我想看一下张扬的潜力,我相信你不会令我失望的。”

    张扬自然是欠身表达感谢。

    录制结束后,他回到酒店,临睡前接到了江沫的电话。

    “对今天的结果有没有什么感想”

    “能留下来就很好了。”

    “行吧,你说不说实话,反正结果已经这样了,我打这个电话,也不是为了关心你或者安慰你的,只是觉得你既然想进这个圈子,还是告诉你一点事情比较好。”

    “您说。”

    “上官家跟我家一样,都有麒麟电视台的股份,这个黄金席位给她是早就安排好的事情,这件事情几个导师都心知肚明,但上官祺钰本身条件实力都压得住,不论到哪一组,导师给黄金席位都不心虚。”

    “不过你会选凌然组,确实是个意外,不过对于上官祺钰来讲,这自然是好事,你越厉害,她这个黄金席位的含金量就越高。”

    “凌然人脉能量不差,但跟整个麒麟台对着干还差太多,也犯不着,她对你的欣赏不是假的,但不要说为了你得罪麒麟台,就是得罪某个导师,都不现实。”

    “你不要觉得陆远今天这样说就是为你好,因为你写了个中国风歌曲,帮他老师发扬中国风,就对你有好感,他知道凌然不可能把黄金席位给你,这样说一来给观众卖个好,二来给凌然一点难堪。”

    “你还没真走进这个圈子,遇到事情多想一点,总没有坏处。”

    张扬沉默了两秒钟,才道:“谢谢您。”

    江沫又问:“还有没有什么想问的”

    张扬想了想,问道:“是不是说冠军也已经定了”

    “差不多。”

    江沫并不隐瞒,很坦然地道:“但并不是什么暗箱cāo作,我们可是五大电视台之一,脸还是要的。”

    她笑了笑,不知道是调侃还是自嘲,“有剧本也绝对写在赛制里面,如果你看了上一季的总决赛,就会知道,总决赛最后有一个场外明星拉票的环节,如果有人想捧谁,很简单,自己找明星发动粉丝帮忙拉票就行了,反正手付费投票,拉票多了,我们又不亏。”

    “您的意思是,总决赛的时候,上官祺钰家里会让很多明星帮她拉票”

    “嗯,学员再有人气,总不可能比得过成名明星的多年积累,何况还不止一位,所以基本不会有什么悬念的,当然,如果你想找个靠山,那也随你,这些天应该已经有公司给你打过电话了吧”

    “嗯。”

    “都拒绝了”

    “我都说没有想好,又决定了会回电话的。”

    “你准备签哪家公司要不要我给点建议”

    “呃求之不得。”

    “海鸥国际,深蓝,天籁,这三家都算是比较守规矩的,规模也可以,如果有人联系你的话,条件适合,不妨考虑一下当然,成绩越好,条件越优渥,这点你心里应该清楚。”

    “如果我自己开个工作室,您觉得可行吗”

    “什么意思”

    前世这个时候,大陆娱乐圈才刚开始试行签约制,而这个世界里都已经开始招练习生了,提前了不止一点半点,但工作室模式还没有出现过。

    “就是说我自己弄个工作室,挂靠在某个公司旗下,公司提供资源,拿工作室收入的分成,差不多就这样,可行吗”

    江沫沉吟半晌才道:“不大好说,你想要的其实是自主权对吧”

    “嗯。”

    “混好了就独立”

    “呃如果发展好的话,我肯定想自己试一下。”

    “这个我还真不好说,你怎么会想出来这个法子的”

    “就瞎琢磨呗。”

    “可以试一下,不过你能量越大,话语权才越重,这个方法的可行xìng也就越高,多努力吧。”

    “我会的,谢谢您。”

    江沫挂掉电话,望着天花板想了好一会儿,在床上翻了个身,又拿起手机,给苏徽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很快就被接通,苏徽轻轻“喂”了一声,“沫沫,怎么了”

    江沫把刚刚电话里张扬的话说了一遍,道:“这小子年纪不大,野心不小嘛,你说我们要不要帮他一把”

    苏徽笑道:“不用,帮了反而才可能会坏事。”

    江沫奇道:“你怕他心里不平衡啊”

    “与这无关,只是没有必要做多余的事情。成了是他的本事,不成对他的发展也未必没有好处,真有过不去的事情”

    苏徽叹了口气,瞥了眼躺在被窝里玩手机,实则很显然在偷听的闺女,微笑道:“不用咱们主动,就有人会张嘴的。”

    林依然脸颊一红,横了老妈一眼,没敢瞪她,扭过头继续玩手机,装没听到。

    江沫奇道:“你这意思,依依真喜欢他啦”

    苏徽无奈道:“看小说都能看的一会脸红一会傻笑,你说呢”

    林依然干脆放下手机,脑袋缩进被窝里装鸵鸟,只余一头乌黑丰盛的长发铺散在外,苏徽看的好笑,隔着被子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

    林依然重新从被窝里弹出脑袋,不知是闷的还是羞的,美丽容颜红扑扑的,煞是可爱,撅着嘴巴看一眼老妈,然后翻了个身,趴在老妈怀里,继续听她跟小姨讨论张扬的事情。

    搜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