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2】写的真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晚上凌然组全体成员聚餐,算是给被淘汰的六个学员践行,张扬在出发前先给爸妈打了个电话。免-费-首-发→【求】【书】【帮】

    老爷子并非整十大寿,自然也就没有什么cāo办,也就一家人吃顿饭而已,张扬往年也没有准备过礼物,但今年连饭都没办法去吃,多少还是有些内疚。

    打电话的时候,张守一、方浅雪和张微已经在老爷子哪里了,张扬略略讲了晋级的情况,然后电话就jiāo给了老爷子。

    张从对他没办法过来的事情倒不遗憾,反倒十分欣慰,讲:“在外面好,在外面好,不要跟你爸你叔叔他们学,男孩子就要走出去,走出去了才能有出息”

    得知张扬今天唱了一首关于自己跟老伴的歌,老爷子语气十分嫌弃:“有什么好写的有这心思不如给你爸你妈写两首歌,让他们也开心一下,我都要入土的人了,还有什么好写的”

    顿了一顿,又问:“什么时候播”

    张扬说了时间,老爷子依旧很嫌弃:“那么晚我都睡了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到时候有精神的话就看看,你忙吧,你忙吧。”

    张扬挂掉了电话,到隔壁石剑军房间,林果儿、上官祺钰正与石剑军和另外一个男生闲聊,张扬便也跟着聊些有的没的,然后一块去凌然定好的餐厅吃饭。

    到了餐厅,张扬才醒悟过来一件事情:跟林依然打电话其实用的是wifi,确实不用花钱,于是趁着找座位的时候,又给她发了条消息,强调这件事情。

    林依然很快回复:“白眼”

    张扬:“哈哈哈我先吃饭啦”

    林依然:“猪头”

    送别六个学员后,翌日上午,留下来的张扬等人又要开始准备第二轮淘汰赛,张扬的两首歌已经选定,分别是婚礼的祝福和葡萄成熟时。

    对于张扬来讲,这两首歌都不好唱,相对而言,葡萄成熟时的难度又要更大一些,因为它是粤语歌。

    张扬多少懂一些粤语,这主要因为nǎinǎi洛青的自小就说粤语,普通话反而说得不大标准,小时候张扬与nǎinǎi对话多是粤语,不过自打老人家去世,就再也没有说过了。

    老爷子笔名「洛生咏」其实与此也有一定关系。

    「洛生咏」生的咏叹声,指东晋时的北方官话东晋朝廷偏安江左,但掌权的多是自中原迁来的世家大族,崇尚的官话就是洛生咏。

    北方由于数次战乱与民族大融合,千百年后,语音已与古时大异,反倒是南方的一些地区方言保留了不少当时洛生咏的特点,比如重浊音。

    老爷子以「洛生咏」为笔名,其实指的就是媳fù的乡音。

    nǎinǎi去世的时候,张扬才十二岁,到了如今,粤语早已经生疏,好在练习几遍之后,开始慢慢地找到了感觉,发音倒还算标准,不过唱歌还是需要大量的练习。

    第二轮淘汰赛在20号,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时间紧迫,张扬自然不敢放松。

    转眼又到周六,神雕连载第十三回「武林盟主」。

    上一回末,金轮法王带着徒弟前来争夺武林盟主之位,约定「代师出手,三局两胜」,这一周时间里,许多人都在推测张牧之给出这样设定的用意。

    而小龙女恰在这时出现,她又是杨过的师傅,自然不乏有人猜想杨过多半要登场的,许多人已经忍了一周,就为了看杨过如何一展身手、扬眉吐气。

    楚瑜为了能专心看今天的连载,特意推掉了两个邀约,老爹和老哥的两分报纸送来,她早饭都没吃完,就抢走了一份,自己上楼看去了。

    大概由于自己喜欢舞蹈不被家中长辈认可,相较于shè雕,她对神雕更加喜爱,觉得杨过简直就是男版的自己,聪明好看,人见人爱,可就是不被长辈们理解。

    她曾幻想过好多次自己在舞蹈上取得了如何如何耀眼的成就,让家人长辈刮目相看,有两回熟睡中梦到,开心到笑醒,半天睡不着。

    不过她如今舞蹈虽然不差,但距离“耀眼的成就”无疑还差得多,所以就更加期待看到杨过证明自己的场景了。

    她在上楼的途中就迫不及待地展开了文学报,熟练地在头版找到神雕侠侣四字,一眼扫过「第十三回武林盟主」的副标题,开始看正文。

    书接上回,开篇朱子柳与霍都依旧在打斗,黄蓉却注意到了杨过与小龙女相逢后的亲热场景,原文中有一段关于小龙女的描写。

    讲她如今年已过二十,但生活在古墓,少见阳光,且自幼断绝七情六yù,过两年只如常人一年,又兼不谙世事,举止稚拙,外貌似十六七岁少女,比杨过还要小。

    楚瑜三句上一个台阶,走得极慢,看到这儿,很不屑地“嗤”了一声,暗想这肯定是那个张扬的臆想,他希望有个这样容颜不老的漂亮媳fù,说不定就是按那个林依然写的。

    她心里呵呵一声:男人

    随后又忍不住跳出来一个念头,如果这样的话,为什么要写小龙女

    正想到这儿,听到“咚”的一声,脑袋、鼻子几乎同时传来痛感,她眼泪差点出来,泪光朦胧,仍想要继续看接下来的内容,但模糊地看不清,只好先擦掉眼泪,缓了好一会儿,才忿忿地一脚踢在门上。

    楚瑜打开房门,在书桌前坐下,继续往下看。

    同一时间,林依然也看到这里,但她最为关注的却是其中一段关于杨过的心里描写:

    他与小龙女同在古墓数年,实不知自己对她已是刻骨铭心、生死以之。当日小龙女问他是否要自己做他妻子,只以突然而发,他心中从未想过此事,竟是愕然不知所对,事后小龙女影踪不见,他在心中已不知说了几千百遍:“我要的,我要的。宁可我立时死了,也要姑姑做我妻子。”

    林依然将这一段文字反复看了十多遍,越看越觉得这是张扬化用了他自己思想历程:

    高考前他确实想过要放弃,甚至决定要放弃了的,所以才有欢送会上那首同桌的你。但正如杨过与小龙女分别后才意识到是爱她的,张扬想必也是在决定告别,或者是高考后,真的要分别的时候,才意识到他对自己的感情这样深

    她这样想着,有些羞,更多却是抑不住的甜蜜、欢喜,再看接下来那一段文字:他与小龙女之间的情意,两人都是不知不觉而萌发,及至相别,这才蓬蓬勃勃不可抑制。

    这简直就是自己与他之间的真实写照

    林依然恍然间忆起高考前后两人的关系变化,愈发肯定了这样的想法,心中欢喜,接下来的许多内容都是草草看过,并没有留意。

    直到小龙女被桨片砸中脚趾,杨过大怒,去找霍都算账,她仿佛间好似觉得那是张扬在为自己出头,又看得认真起来。

    杨过先是戏耍霍都,又在与霍都的比试中得黄蓉指点「打狗棒法」,bī得霍都不得不以口舌之辩让杨过弃打狗棒法不用,林依然看着,心里更是欢喜骄傲。

    杨过要以古墓派剑法迎敌,开口向群雄借剑,孙不二以王重阳所传宝剑相借,杨过记起在全真派的屈辱遭遇,置之不理,反借了一把锈迹斑斑的剑来对敌。

    林依然已把杨过代入了张扬,看到这里,下意识地觉得铁骨铮铮,但很快回过神来,意识到杨过xìng子激愤,不仅没有因为对方的主动善意而缓解关系,反而使得双方关系恶化,心中隐隐有些忧虑。

    娱乐圈鱼龙混杂,她虽然了解不多,但多少有些耳闻,这会儿把杨过的态度代入张扬,自然想得多,觉着表明了他绝不与娱乐圈中种种污浊同流合污的决心

    这样一来,对杨过的激愤举动反而喜欢起来。

    接着再看,杨过以金针胜了霍都,但偏偏几次开口提醒“暗器”,玩了个“实则虚之,虚则实之”,不禁好笑,而后见黄蓉再次指点杨过以「移魂大法」制敌,又与郭靖夸赞杨过,感动之余,更觉骄傲。

    写的真好

    搜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