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91】我正在努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两人从四点多一直聊到林依然要起床准备返城,张扬看了下时间,已过七点,就也起床洗漱。本↘书↘首↘发↘求.书.帮↘http://m.qiushubang.com/

    吃早饭的时候,张扬一直在打哈欠,张守一有些奇怪,“昨晚没睡好吗”

    张扬点点头,张守一歪着头打量他几眼,“脸色还好,就是眼睛好像有点肿你要不吃完饭再睡一会”

    张扬一边扒稀饭一边道:“我就这样想的。”

    张微不满道:“我也想睡觉。”

    张守一“噫”了一声,“你哪能跟你哥比这个你等考完试,想睡再睡。”

    “到时候谁还爱睡啊”

    张微撅着嘴咕哝道,“而且我还不知道你们,考前是宝,考后是草,真考完了你们就变一副态度了。”

    她夹了一根凉拌的青萝卜,咯吱咯吱地嚼着,哼哼两声,“不要忘记了,我还有高考呢,你们要是态度反差太大,到时候我就不好好复习”

    一家人都笑,方浅雪一边笑一边斥道:“你考试是给谁考的还你不好好复习你不好好复习吓唬谁想睡你吃完饭也睡去,我跟你爸保准不叫你。”

    “你们不叫我也不睡。”

    张微翻个白眼,“我又不像我哥那么懒。”

    张扬懒得搭理心里不平衡的小丫头,吃罢饭回房间去睡觉,一觉醒来,拿手机看一下时间,已过十点。

    没有林依然的消息。

    张扬躺床上发了会呆,放下手机,咕哝一声:“你不发我也不发。”

    然后起床穿衣,发现空调不知道啥时候被打开了,先关上空调,正准备出门,又回身拿了手机。

    方浅雪正在客厅拖地,见他出来,问了声:“怎么睡这么久”

    “中午就不用睡了。”

    张扬去卫生间洗脸,“张微呢”

    “跟小溪去图书馆了,你把空调关了吗”

    “关了。”

    张扬洗了脸出来,在书房门前瞥了眼,见老爹正伏案书写,就没进去,在老妈的嫌弃声中跳到沙发前靠着,给林依然发消息:“敲打”

    一直到中午饭时,才收到她的回复:“敲打敲打”

    张扬:“敲打敲打敲打”

    林依然:“敲打敲打敲打敲打”

    张扬:“敲打敲打敲打”

    林依然:“敲打敲打敲打”

    张扬还要再发,张守一提醒道:“好好吃饭,好好吃饭,吃完再玩手机。”

    张扬还没说话,方浅雪就道:“你别管他。”

    张守一身子微微后倾,眼睛睁圆,表情惊诧地看着媳fù:“不是你一直强调吃饭的时候不要玩手机”

    方浅雪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瞪了丈夫一眼,“你以为他在跟谁聊天呢”

    张守一瞅瞅媳fù,再瞧瞧张扬,很小心地问张扬:“跟谁聊天呢”

    张扬放下手机,埋头吃饭。

    “你看他刚刚那笑的,还能是谁”

    方浅雪很嫌弃地叹了口气,“得亏你儿子不像你,不然一辈子光棍。”

    张守一望了眼媳fù,然后端起饭碗,低着头笑,“那我也没打光棍啊。”

    张扬扒完饭,拿着手机起身回房间,张守一在后面喊道:“你不吃了啊”

    “吃狗粮饱了。”

    张扬关上门,继续给林依然发消息:“刚刚手机被我妈抢走了,你到哪了”

    林一天:“杭州,刚出机场。”

    张扬:“中转”

    林依然:“算吧,珊珊想在这里玩几天。”

    张扬:“那你回来我估计已经在京城了。”

    林依然:“去录节目吗我都忘了问,你节目录制怎么样了”

    张扬:“我选了凌然组,节目组通知月底到京城参加集训,接下来是组内淘汰赛。”

    林依然:“这个我好像不太懂”

    张扬:“我懂就行了骄傲”

    林依然:“白眼”

    林依然:“你准备一直唱自己写的歌吗”

    张扬:“我只唱自己的歌。”

    林依然:“导师会同意吗”

    张扬:“跟她商量呗,说到底选择权在我,她最多把我淘汰。”

    林依然:“有道理,你到时候就这样跟她讲:有本事你就把我淘汰掉啊”

    张扬:“你当我傻啊”

    林依然:“微笑”

    林依然:“对方拒绝接收你的消息,并向你扔了一只企鹅。”

    张扬:“对方接住了你扔的企鹅,并且把它烤熟吃了,味道很好。”

    林依然:“企鹅能吃吗疑问”

    张扬:“不知道,反正先烤熟了试试呗。”

    林依然:“敲打”

    张扬:“敲打”

    林依然:“你还敢还手敲打敲打”

    张扬没找到挨打的表情包,只好发了三个字过去:“满头包”

    林依然:“疑问”

    张扬:“被你敲的。”

    林依然:“活该”

    林依然:“你录制的这一期什么时候会播啊”

    张扬:“还不知道,应该是盲选最后一期吧。”

    林依然:“那刚好,我回家再看。”

    张扬:“你不要搬去京城吗”

    林依然:“估计还要晚一段时间,我妈妈还有点事。”

    张扬:“嗯。”

    张扬:“你们接下来去哪玩”

    林依然:“西湖呗,不过要过一会儿才能到。”

    张扬:“吃饭了吗”

    林依然:“没有委屈”

    张扬:“哈哈哈,我吃饱了”

    林依然:“左哼哼”

    张扬:“右哼哼”

    张扬:“先找地方吃饭吧。”

    林依然:“我们正在商量去哪里吃呢。”

    张扬:“嗯,你还困吗”

    林依然:“不困,但眼睛有点不舒服。”

    张扬:“那应该是玩手机太久了,你休息一会儿吧,吃完饭好好玩,我再回桌上吃点。”

    林依然:“你不是吃饱了吗还吃”

    林依然:“猪头”

    张扬:“刚刚我爸我妈秀恩爱,我被狗粮噎着了,现在消化完了。”

    林依然:“狗粮是什么意思”

    张扬:“当着单身狗秀恩爱的行为,被称作撒狗粮。”

    林依然:“白眼”

    林依然:“以后你也可以给他们撒狗粮,给现在的自己报个仇。”

    张扬:“我正在努力。”

    林依然:“怎么努力呀”

    张扬:“以后你就知道了。”

    林依然:“嘁,我又不想知道。”

    林依然:“你知道什么时候要播了,记得提醒我呀。”

    张扬:“嗯,你先休息一下吧,养养神,不要总玩手机。”

    林依然:“恶人先告状敲打”

    张扬:“给你打”

    张扬:“好啦,我先去扒点菜。”

    林依然:“嗯。”

    爸妈吃饭都慢,从小也教育张扬和张微兄妹俩吃饭细嚼慢咽,张扬回到客厅的时候,二老正一边吃饭一边闲聊。

    张扬听到一句“那以后同一个城市也方便”,只好装没听到,坐下吃饭。

    方浅雪道:“你不是吃饱了吗”

    张扬笑道:“您做得饭菜太好吃,我再吃点。”

    方浅雪又问:“林依然知道你去录制节目的事情吗”

    “知道。”

    方浅雪问:“你告诉她的”

    张守一道:“那肯定是啊,不然人家怎么会知道”

    “不是我说的。”

    张扬一边夹菜一边道,“是周帆,这家伙一点原则底线都没有,被林依然买通了,整天透露我的动向给林依然。”

    “你说她找周帆打听你”

    张守一惊奇的连饭都不吃了,筷子举在空中,点了点头,“周帆这事做得对。”

    方浅雪则把筷子往碗上房,把「诚」字抄一百遍。”

    “不是,凭啥啊”

    张扬这个郁闷,“受欢迎也有错啊”

    “一百五十遍”

    “不是,妈,你就这么信不过您儿子的魅”

    “两百遍”

    “妈我错了,我不该撒谎,不该虚荣,是我跟她显摆的。”

    方浅雪点点头,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两百五十遍。”

    “为啥”

    “自己想。”

    张扬本准备30号去京城,但张守一说那天是六月初一,不利出行,所以非要他提前一天过去,张扬无奈,只好买了29号的高铁票。

    林依然20号回到了青城,但一直到张扬赴京,两人都没有见过面,反倒是26号中考后,唐言蹊来家里两次,感谢他送的签名版shè雕。

    张微在旁纠正那是自己送的,跟张扬一点关系都没有,被老妈数落了两句,就赌气拉着唐言蹊出去玩了。

    离家前,高考成绩揭晓,算上诗词附加题,总分七百一,张扬考了655,比他预期还要高出二十分。

    林依然649。

    张扬得知她语文只考了129分,心想:“看吧,就说跑题了”不过聊天的时候自然不提,免得她尴尬。

    张扬抵达京城的这个周六,7月4号,音超联赛第二季第四期播放。

    半句五转

    诗词才子

    经过第一季的积淀,音超联赛如今堪称国民级的影响力,加上三国演义和诗词大会的铺垫,音乐、诗词双才子光环的加持下,张扬这个名字几乎在一夜之间传遍华夏。

    搜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