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56】面煎青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林依然明净眸子睁大,很意外与惊奇的看着他,但很快就似是想到了什么,露出谨慎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道:“能吃吗”

    “开玩笑。免-费-首-发→【求】【书】【帮】﹢书﹢”

    张扬信心满满地道,“我厨艺比我妈都不差,只是我平常懒得做而已,你家厨房在哪我给你露一手,就当jiāo学费了。”

    他站起身来,林依然还坐那不动,很狐疑地看着他,“真要做啊”

    “那当然。”

    林依然这才起身,将信将疑地带着他下楼,到一楼厨房,张扬瞅了瞅,毕竟是经常做饭的,一应用品齐全不说,厨房比自己卧室都大。

    林依然打开保鲜柜瞅了瞅,张扬也凑了过来,见里面空dàngdàng的,只剩两个青椒,再打开旁边冰箱,同样空dàngdàng的,只剩下一个鸡蛋。

    林依然转头看着张扬,表情很无辜地解释道:“孔姨不在,没人买菜”

    张扬笑道:“还挺押韵。”

    林依然忍俊不禁地笑起来,“好啦,叫外卖好了,我妈妈跟孔姨都不在的时候,我爸经常跟我一块叫外卖,很快的,味道也好。”

    “行吧,那你叫俩菜,我再做一个。”

    “啊”

    林依然看着他,表情质疑而又嫌弃,“你还做啊”

    她转头瞅了瞅冰箱,再瞅瞅保险柜,“做什么青椒炒鸡蛋”

    “俩青椒一个蛋怎么炒”

    张扬摆摆手,“你放心就行,保管好吃,不跟你露一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新世纪好男学生,水管灯泡都能换,电脑手机都会选,进得了厨房上得了床咳,那个你吃米饭还是馒头”

    某个不该说的字只吐出半个音就被他收了回去,林依然并未听清,也没在意他的闲扯,道:“我都可以。”

    “那米饭吧,你让餐厅送来好了,免得麻烦。”

    “你有忌口的东西吗”

    “不吃葱、姜、蒜和香菜。”

    “那你干脆吃白米饭好了。”

    “其实我不挑食,客随主便就行。”

    “一份烧茄子,一份煎牛肋,然后再要一份番茄金针菇冬瓜汤,可以吗”

    “你是不是忘了我这里还有个菜呢”

    “我没忘啊。”

    林依然朝他甜甜一笑,补充道:“就是不敢报什么希望。”

    “不蒸馒头争口气,我今天非得给你露一手。”

    张扬把青椒去梗去籽,开始清洗,“你点俩就行。”

    林依然也不坚持,“嗯”地沉吟一下,道:“那我把冬瓜汤去掉,你应该不爱喝,然后把煎牛肋换成炖牛ròu,怎么样”

    “可以,大概多久送到”

    “我问一下。”

    林依然就在厨房门前站着,拨通电话,“喂,你好嗯,是我一份炖牛ròu,一份烧茄子,多久能送来啊好的,谢谢你啦。”

    她挂掉电话,对张扬道:“他们说牛ròu要炖久一点,大概四十分钟左右。”

    “那不急,慢慢弄。”

    张扬一边洗青椒,一边问道:“你连地址都没跟人说啊”

    “接电话的人知道。”

    “经常叫外卖”

    “也不是经常,偶尔吧,不过那个餐厅的人应该把我电话存下来了,知道是我。”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林依然看着张扬把青椒去籽清洗干净,然后一刀一刀切成细细的丝,惊叹道:“你真会做饭啊”

    “那是,看我这刀工就知道”

    张扬毕竟不经常做菜,还谈不上刀工,但他有意显摆,切得认真,也就比往常更加齐整,“我不是跟你说过嘛,有时候我爸妈都忙着补课,都是我给张微做吃的。”

    “我记得啊,但是我以为你就是会下下面条煮点粥稀饭啦什么的,没想到你还会炒菜你到底要做什么”

    “等下就知道了。”

    张扬把青椒切碎,然后放到盆里,加盐拌匀,两人又翻箱倒柜地找到面粉,张扬舀了大半勺,一手慢慢往盆里倒,一手搅拌。

    林依然跟个好奇宝宝似地,探身身子瞧着,问:“是要煎饼吗”

    “煎饼那是早餐,不是菜。”

    张扬见她求知yùbào棚的模样,笑道:“你帮我往里面倒,每次倒一点。”

    “好。”

    林依然伸手接过来,两只手端着,看着他搅拌的差不多了,就抖一抖,洒一点进去,看着青椒碎粒逐渐被面粉裹住,表情雀跃,眸子晶晶闪亮,xìngfèn而欢喜的模样可爱又可笑。

    张扬无奈道:“这是做饭呢,你严肃点成不”

    林依然鼓着腮帮横他一眼,“哦”了一声,见洁白的面粉在搅拌中消失,就抖一下,抖一下,再抖一下。

    “行了行了。”

    见每粒青椒都被裹住,张扬制止了她要继续抖面粉的动作,让她把面粉放回去,然后把唯一的一颗鸡蛋打碎放进去,继续搅拌均匀,然后放一边。

    打开天然气,烧热锅之后放菜油,再把搅拌好的面糊倒进去,在滋滋滋的响声中翻炒起来,因为是小火,所以过了好一会儿才有香气散发出来。

    林依然对两个青椒能炒出什么菜并不报什么希望,所以闻到香气的时候格外惊喜,还嗅了一嗅,惊叹道:“好神奇啊,为什么面糊和青椒在一块炒会这么香”

    “这叫煎,不叫炒。”

    “都一样。”

    “要是一样的话,为什么要创造出来两个不同的字呢”

    林依然气呼呼地瞪他一眼,“讨厌”

    张扬一边小心地继续翻炒,一边笑道:“这可是我看家的手艺,轻易不外露,连我爸妈都没吃过几次。”

    “那还是我的荣幸啦”

    “那当然。”

    随着翻炒,原本掺杂了鸡蛋的面粉逐渐透出金黄色,衬着翠绿的青椒格外喜人,张扬用铲子盛出一小块,吹了吹,递到林依然面前道:“尝一下,可以的话就出锅了。”

    林依然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地伸出食指和拇指,小心地捏住。

    青椒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只是佐料,所以当以它为主料,佐以鸡蛋和面粉竟然会散发出这样的诱人香气时,就给人以巨大的惊喜感。

    林依然怀着\u0010期待轻轻咬了一口,外脆里香,她嚼了几下,咽入腹中,忙不迭地朝张扬点头,“嗯嗯”地道:“熟了熟了,很好吃。”

    “那起锅。”

    张扬拎起炒锅,将里面的面煎青椒盛入盘中,让林依然端出去,自己则把锅和灶台都又收拾了一遍,正要出去,见林依然又回到了厨房门前,就道:“你拿碗筷,我坐着等。”

    “好。”

    林依然应了一声,张扬到餐厅桌前坐着,她很快跟了过来,见张扬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也没提醒,自己到对面,也就是往常孔姨坐的位置上坐定,把碗筷够给他,问道:“估计还要等一会儿,我们先吃还是等等”

    张扬笑道:“我客随主便,你要是想吃就吃,不饿就等等。”

    “那我再尝尝。”

    林依然嘻地一笑,拿着筷子又夹了一块,慢慢地嚼着,“真的很好吃,你太厉害了。”

    “难得啊,居然能听到你夸我厉害。”

    张扬也夹了一筷子,一边品尝自己的手艺一边道:“实在没想到,滚滚长江东逝水,千磨万击还坚劲,不拘一格降人才这些诗词到头来居然还不如一盘面煎青椒。”

    “你不要诬陷我啊,我什么时候这样讲过”

    “那我写这玩意的时候也没见你夸过我啊。”

    林依然嗔他一眼,“那样不好夸嘛。”

    “现在吃人嘴短,就好意思夸了对吧”

    “谁吃人嘴软啦,我还点了两个菜呢,比你多。”

    “好吧,今天是得多谢谢你,改天有空请你吃饭。”

    林依然眉眼盈盈含笑,横他一眼,轻轻哼道:“你想得美”

    张扬也笑,“想当然要想得美啊,愿望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那你就继续想吧。”

    林依然低着头吃东西,张扬还没来得及感谢她的鼓励,旁边的电话响了起来,林依然说了声“应该是到了”,放下筷子去接电话。

    门卫放行之后,餐厅送餐的员工很快到了门前,张扬想去帮忙拎东西,林依然却没让,他知道这家餐厅的员工多半认得她或者她爹,为免她不好跟爸妈解释,也就不坚持。

    林依然拎着食盒过来,两道菜都用铝制饭盒盛着,有些烫,张扬帮忙放到桌上,啧啧道:“餐厅还挺贴心,这盒子成本也不低呀。”

    “他们明天会有人来回收的。”

    林依然重新在餐桌前坐下,嗅了嗅牛ròu的浓香,拿起筷子,“开吃。”

    张扬夹了一块牛ròu,很快吃掉,又夹了一块茄子,发现林依然居然也跟自己一样。

    “我的面煎青椒不好吃吗”

    “好吃啊。”

    “那你怎么不吃”

    “那你怎么不吃”

    “我是客你是主,我当然得给你面子,多吃你点的菜了。”

    “又不是我做的,你要是想给我面子,就把我家的辣椒和面还有鸡蛋吃光吧。”

    “不是,你刚刚不是说很好吃吗”

    “是很好吃啊。”

    “那你怎么不吃”

    “那你怎么不吃”

    “我又没说好吃。”

    “咦你觉得不好吃的东西,居然让我吃”

    “那不是你说好吃吗”

    “是很好吃啊。”

    “那你怎么不吃”

    “那你怎么不吃”

    “呵,女人”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