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47】绝对音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张扬正在图书馆里写作业,不论前世今生,他都是除了聊天软件外所有通知全关,找他的人也不多,不担心被sāo扰,所以哪怕看书的时候,手机也放在旁边。免-费-首-发→【求】【书】【帮】看

    “嗡嗡”

    手机震了两下,张扬拿了过来,看到是林依然的头像,嘴角就下意识地露出了些许笑容,随后才看内容:“我通过啦。”

    他“哒哒哒”地打字,发觉这手机质感真的很好,打字的震动反馈也极其舒适,于是心情愈发愉悦,“那恭喜啦。”

    林依然很快又回:“只是有参加录制的资格而已啦。有好些年纪比较大的叔叔阿姨,听说还有诗词杂志的专业编辑,感觉都好厉害。”

    张扬:“难道你还对自己有什么成绩上的期待”

    林依然:“「发怒」”

    张扬:“好吧,梦想还是要有的,最好拿个诗词大会的冠军回来,到时候跟我坐同桌就不会这样黯然失色了。”

    林依然:“那真是不好意思呀,这么久一直拖您老的后腿啦。”

    张扬:“没事,我这人一向大度,而且谦逊低调,不会跟你计较,更不会因为我很有才华就瞧不起你。”

    林依然:“「敲打」”

    张扬陪她闲聊了一会儿,看了下时间,收拾东西回家,路上继续听洛神「播放」的旋律,努力将它们听清记下。

    音乐可谓是最看重天分的行业之一,歌手如此,原创歌手尤其如此。

    当初接受协议的时候,洛神曾经对张扬说过,选择了他,在他身上就不再存在门槛和天花板。

    当时张扬并未很在意,但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听旋律,终于隐约地意识到了这句话的含义,并且感受到了开挂的爽感。

    洛神讲这些旋律都是从作品库里随机抽取的,所以不可能出现难度一直降低的情况,但他却一直觉得难度在持续降低。

    真相只有一个:他的乐感一直在持续提升

    虽然依旧没有办法不劳而获,还得苦bī地继续看书学习,但这种能力已经极其变态了,可以说是无数音乐人梦寐以求的多少人被天赋桎梏,无论再如何努力都没有办法前行一步

    张扬知道绝对音感,但就他自己目前的判断,距离那个程度似乎还有一些距离,不过好在距离高考还有半年多的时间,高考之后,海阔凭鱼跃的时候,未必不能达到那样的程度。

    周一来到学校,林依然在几乎没有惊动班上其他同学的情况下,与傅泉艺请了长假,月考之后,就会直接去京城录制诗词大会。

    她临走之前,把生活委员的重任移jiāo给了张扬。

    林依然离校之后,二中并没有因为少了这个「除了长得好看之外一无所长」的学生而有什么变化,张扬倒是立即察觉到了不一样的地方:一个人占两个人的座位真的hǎoshuǎng

    不过时间久了,就慢慢地觉得形单影只,有点孤独,不由想起那首雁丘词里的词句: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han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写得真好。

    好可惜,不能抄。

    11月6号,永远只在节日出现的楚楚过生日,特意给他发了消息。

    张扬发了生日祝福,又闲聊两句,然后给她推荐shè雕英雄传,说这本小说注定要名载史册,要她千万不可错过,就算是给她的生日礼物了。

    楚楚回了个表情,然后就好一段时间再也没上线过。

    在这期间,张扬参加了一场篮球赛,还有一次围棋比赛,赚了点课外分,每天上课、作业、学音乐、听旋律,还有听写shè雕,时间缓慢而飞快地流逝。

    十一月下旬,节目录制到了临近结束的时候,张扬接到了林依然的电话。

    这段时间两人房码字,老爸就在旁边写教案,于是赶紧溜回了自己的房间,一边关上房门,一边接通电话,轻轻“喂”了一声。

    “喂,张扬。”

    张扬在房间书桌前坐下,笑道:“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啦”

    林依然迟疑道:“跟你说件事情。”

    “啥”

    “我在飞花令的时候不小心说了你写的诗。”

    “就这”

    张扬哑然,“放心吧,我不会找你要版权费的,再说这也要不了版权费啊,不用谢我,当然我也不会给你广告费,也不谢你,算扯平了。”

    林依然忍俊不禁地笑起来,“你就想着收费啊”

    张扬笑道:“能收费肯定最好啊。”

    林依然一时未接话,两人相顾无言,张扬终于福至心灵,反应过来,自己的关注点有些奇怪,人家打电话来根本不是觉得侵权,更不是为了道歉好不好

    “咦,我才反应过来,你进飞花令了啊,这么厉害”

    “没有啦,比我厉害的有很多人,不过今天运气好。”

    “啧啧,还挺谦虚,跟你说你再谦虚,我就不夸你啦。”

    “那你夸吧。”

    “嘿,你还挺不客气”

    林依然嘻地一笑,“好啦,我签了保密协议的,不能跟你说太多的,不然要违约了。”

    张扬暗暗吐槽那你给我打什么电话,不过接到她的电话心中自然也是很欢喜的,随意聊了些之前聊天时没有提起的事前,郊游啦,篮球赛啦,班费啦,舞蹈社谁谁跳舞很好看啦等等。

    闲聊起来没察觉到时间流逝,张微想要玩手机,推开门见他还在打电话,于是又默默地关了门,张扬这才想起来看时间,一见都快四十分钟了,有点替林依然心疼电话费,于是换了个话题,问她啥时候录制结束。

    “还有两期,很快就结束了。”

    两人都说是录制结束,都不提你啥时候回来我什么时候回去这种话,心里反倒有些享受这种互相小心翼翼的感觉,又沉默了一会儿后,林依然说我要去洗澡啦,张扬说这么巧我也要去洗澡。

    于是挂了电话,然后同时去洗澡。

    张扬洗完澡出来,张微拿着他的手机玩一个类似于切水果的游戏,爸妈则在客厅看电视,见他从卫生间出来,张守一问:“跟谁打电话,聊这么久”

    张扬用干毛巾擦拭着shīlùlù的头发,随意地答道:“周帆啊,他想参加英语演讲比赛,又太菜,让我指导一下。”

    张守一板起脸,“你周叔刚给我打过电话,说给周帆请了家教补习英语,结果他说人家家教水平不够,刚把人气走。”

    张微抬头看着哥哥,眼神里透出明显的幸灾乐祸。

    “对啊。”

    张扬面不改色,还奇怪地看着老爸,“他把老师气走了,又被他爸骂了一顿,所以给我打电话抱怨嘛,我还劝他来着。”

    方浅雪面色不善地瞅着他,淡淡地道:“你躲在房间里面打电话的时候,我都能从你爸手机里听到周帆在哪嚷嚷,怎么,你们聊了四十多分钟,就没听到”

    “哎呀”

    张扬立即露出讨好的笑脸,“我这不是想逗您开心一下嘛,其实是我们学校的一个女孩子,这段时间总跟我套近乎,我怕您误会就没敢跟您说。”

    他语速飞快,义正严辞,“不过您放心,我刚刚已经很明确地跟她表明了我的态度,努力学习,提升自己,这才是我现在这个年龄应该做的事情,别说现在还是高中,就算进了大学,毕业前我都不考虑谈恋爱的事情谁再想追我,就是想害我”

    方浅雪走过去,房,“就在这坐着,把「诚实」的「诚」给我抄一百遍跟你爸你妈都开始说瞎话了,以后还得了”

    “妈,妈,妈,我错了,我就是开个玩笑,让您开心一下,不算说瞎话”

    “两百遍”

    “我抄我抄您放心,一百个诚字我保证一个都不少,绝对不敢在您面前耍滑头”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