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33】拍出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八月三号,shè雕连载第四回「黑风双煞」,梅超风和陈玄风登场,东邪黄yào师和天南段氏由此而被提了一笔,并没有很多读者注意到,因为接下来江南七怪和黑风双煞的打斗描写实在太精彩了

    以往武侠小说对于打斗的描写大多都还属于格斗技击的范畴,shè雕之前丘处机、江南七怪的打斗,就已经将其远远甩开,而在这一回里,江南七怪和黑风双煞斗智斗勇,其中对于人物心理的描写、打斗氛围的烘托都堪称到达了巅峰,令一种读者看得大呼过瘾。免-费-首-发→【求】【书】【帮】一

    而打斗的结局更加精彩:强大的陈玄风竟然yīn差阳错地被小郭靖给捅死了

    此外,陈玄风和梅超风所练的「九yīn白骨爪」同样颠覆以往所有武侠小说的武功描述,名字yīn森就罢了,居然还要用人的头骨来练功

    楚瑜看这段的时候就有一种看恐怖片的感觉,怕的有点发毛,但更想往下看下去于是愈发坚定地认为自己的品味确实变差了。

    这一期han窗已经把发行量增加到了宋雅风作品连载时的数目,但仅仅四天,就全部脱销。

    han窗文学上下各个精神振奋,不少工作人员同时也是这部小说的忠实读者,而金榜和侠客,也已经把这个「张牧之」的重视程度一提再提。

    “这个张牧之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

    侠客文学总部编辑部,主编李绍刚的语气多少有些恼火,“一点有用的资料都查不出来”

    下属沉默了一会儿后才小心地道:“会不会真是个新人”

    “不可能”

    李绍刚的语气很是笃定,“这份笔力绝不是一个新人能有的,就算是传统文学转武侠,也不可能第一部作品就有这样的火候,传统跟武侠的写法是两个轨道。”

    “会不会是一个老作者换了笔名”

    “应该只有这一种可能了,或者是某个传统作家闭门琢磨了好几年后才换笔名写的”

    “我倒是听说了一件事情”

    有人迟疑了着说了半句,然后在李绍刚的示意下,才继续道:“听说汪祺远前段时间去了趟洛生咏那里这会不会是他复出之作”

    李绍刚点了一根烟,走到落地窗前,沉默了好半晌才道:“应该不是,老师既然说了封笔,就不大可能复出,汪祺远没那个能耐说动他,而去这也不是仓促间就能写出来的。”

    偌大的办公室再次陷入沉默,气氛显得十分压抑,李绍刚有些烦躁地挥了挥手,“各忙各的吧。”

    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迟疑了一下之后,拨通了谷梁刀的电话,侠客文学虽然底蕴深厚,有许多笔力不俗的老作者,但真正能扛大梁的,还是这位四大家之一。

    “喂,老梁,shè雕第四回看了吗”多年旧识,李绍刚自不客套,开门见山。

    “刚看完”

    谷梁刀本也是个传统作家,但混的并不怎么样,后来经李绍刚劝说,才改写武侠,笔力老健,尤善于人物塑造,对于女xìng角色的塑造更是公认的四大家之首。

    李绍刚见他停顿,等了一下后,正要开口,谷梁刀长叹了口气,道:“自愧不如啊,写了这么多年武侠,第一次知道武侠还能这样写”

    李绍刚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能学吗”

    谷梁刀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道:“学肯定能学,但不好学我把手上这本金线银镖写完,得闭关一段时间,好好揣摩一下,哪些能借鉴,哪些不能这是武侠小说的革命啊,跟不上就成过去了。”

    “我相信你。”

    李绍刚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上的压力,因为他身上承受的压力只大不小。

    shè雕连载之初,他就已经提高了警惕,但接下来这几回的内容仍然大大地出乎了他的预料,其格局超出现今武侠小说太多了。

    如今才连载到第四回,鬼才知道后面还有怎样的惊喜等着自己

    他其实很期待与希望对方由于格局太大而中后期崩盘,但理智告诉他,凭对方前四回里表现出来的文字与剧情驾驭能力,这个可能xìng不能说没有,但极小。

    只要中后期不崩,甚至只是小崩,这都会是一部对于武侠小说来讲具有「革旧鼎新」意义的划时代作品。

    而han窗文学报对此居然没有任何宣传

    这绝不是失误,而是在等待最佳时机。

    shè雕格局还没有真正铺开,剧情同样没有到gāocháo而一旦到了那个时候,不论和金榜还是侠客,都将承受到来自这部小说的巨大压力。

    不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谷梁刀的身上

    李绍刚很不喜欢这种被动的感觉,又抽了两根烟后,他拨通了另外一个的电话,将状况简单地讲了一下后,电话中那个颇为年轻的青年嗓音道:“那你给我打电话的意思是”

    李绍刚道:“您这边的路子肯定比我广,我想让您帮忙查一下,能不能找到这个张牧之。”

    “你想拉拢”

    “嗯。”

    张绍刚坦白承认,“这有可能是这个张牧之的第一部武侠小说,就算不是,我也认为这人的创作巅峰仍在未来,我感觉”

    他说到这里,踟蹰了一下,但还是继续讲了下去,“这个张牧之,很有可能直接影响甚至改变现在武侠市场三足鼎立的局面,将他拉拢过来,哪怕付出一定的代价,也肯定是值得的”

    张扬自然不可能知道远在千里之外的京城发生的事情,事实上他连今天shè雕连载第四回都没有怎么在意,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

    今天是他十八岁的生日

    劳资终于又成年了,可以那啥那啥了

    张扬以往的xìng格谈不上八面玲珑,而且每年生日都在暑假,同学里知道的不多,只有三四人发了祝福短信,其中包括刘禅和王珊珊。

    周帆晚上应该会过来,这家伙放假后就直接去学驾照了,放出豪言说一个月内拿到驾照,前两天还打来电话,问张扬想要什么礼物,张扬自然也不与他客套,直接说要个乐器,品类不限,不用太贵,一两万就差不多了。

    周帆回了句你在想屁吃。

    吃罢早饭,张扬接到了林依然的电话,这让他多少有些奇怪,没想到她也会特意打电话来祝贺。

    他回了自己房间,接通电话,笑道:“难得呀,你居然给我打电话。”

    “怎么就难得了”

    “都放假一个月了,你给我打过电话吗”

    “你也没有给我打过啊。”

    女孩儿嗓音平静从容,听不出半点怨气,“再说了,打了你也不会接。”

    张扬暗暗抹汗,都过去这么久了,她还记着这事呢,“我什么时候不接你电话了”

    “你不记得”

    话语依旧平静从容,“那就当我没打过好了。”

    “你是说我住院的时候”

    张扬恍然地“噢”了一声,“我那会儿住院呢,手机在我妹妹那,她挂掉的,我后来还骂了她一顿,又挨我妈一顿训,怕你知道了会内疚,都没敢跟你讲。”

    “那我还得谢谢您老的体贴啦。”

    “不用不用,咱俩还客气什么。”

    张扬赶紧转移话题,“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林依然迟疑了一下,才踟蹰道:“我想跟你说一件事情。”

    “什么”

    林依然道:“你还记得那天我们说音超联赛,然后你说诗词也能做节目的事情吗”

    张扬接到电话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猜到她是为自己生日才打电话来的,却没想到她居然提起这事,一时有些错愕,“记得啊,怎么了”

    “那个”

    林依然说话忽然有些支吾起来,“我跟我妈妈聊天的时候,无意间说起过这个事情”

    “所以呢”

    “我妈妈后来跟别人聊天,也说起了这事。”

    “然后呢”

    “那个人又告诉了别人。”

    张扬有些无奈,“你一次说完行不行”

    “就是那个我妈妈朋友的朋友,她觉得这个创意很好,想把这个节目做出来”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