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14】恶性事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张扬在大半个班级的注视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免-费-首-发→【求】【书】【帮】看

    林依然起身让开位置的时候,他多少有些尴尬地道:“我活着回来了,就是呃,抱歉,没能把你的手机也带回来,等我回头下课再去找傅老头,肯定给你要回来。”

    林依然看着倒不是很在意,笑道:“没事的,反正我平常也没什么大用,放在手里还总想玩,耽误复习,这样更好。”

    张扬坐下来道:“也有道理,但不管怎么说,都是我害的你手机被没收,你也不用谢我,咱们算扯平了。”

    林依然白了他。

    下周期末考试,张扬对于语文历史之流都不怎么担心,而数学、物理这些还是要小心应对的,拿出书本来认真地复习,尤其是这段时间住院拉下的课程。\u0010

    不知不觉下课铃打响,因为都是刚来学校,除了需要解决生理问题的,大多数人依旧留在教室里看书或者闲聊。

    张扬今天出院返校,本就惹人注意,刚刚又被没收了手机,没多大会,就又好几个同学跑过来询问。

    周帆也过来,坐在林依然后面赵毅的桌上,脑袋则往张扬那伸,问道:“林依然的手机被没收了”

    张扬正很认真地复习物理,闻言应了。

    坐在张扬前桌的王谨淑回过头来,有些惊奇地道:“林依然,那是你的手机啊我还纳闷张扬换手机了呢,你什么时候换手机啦”

    林依然笑了笑道:“前段时间。”

    坐在两人前桌的是一对兄妹,在学校里称得上是有一定名气的人,都是学霸。

    哥哥王谨孝入校以来,大小考试基本都保持在年纪前十,在竞争极其激烈的二中可谓十分难得,也是年纪第一的有力竞争者。

    妹妹王谨淑去年暑假开学的时候,刚刚进入二中,下学期就升了高二,而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跳级了。

    此外,还有传言讲他们老爹是市里的大领导。

    王谨淑是很为自己能跳级而感到骄傲的,开学没几天,就把每个人的年龄问了个遍,对于大家普遍都十七八岁,而自己只有十五岁的事情很自豪。

    唯一没有满足她这样心思的,大概就只有林依然了。

    她七六年二月生,而林依然七五年六月生,相差才八个月,还不到一年,四舍五入就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这让一直都习惯了同学都比自己年纪大两三岁的小姑娘立即记住了她。

    而后第一次月考,王谨淑刚刚跳级,成绩不甚理想,五十个人排在三十八,而林依然排在十二,这让她看林依然愈发地不顺眼了。

    跟自己差不多的年龄,跟自己同班,考试成绩比自己好,长得还那么好看,这也就罢了偏偏她是女孩子自己也是女孩子

    自己要是男孩子,还能把她追到手,可自己也是女孩子,那怎么办就只能处处跟她较劲,希望能够压她一筹了。

    因为这个缘故,两人的关系一直都不算好,否则王谨淑就算坐在前排,林依然换新手机这么久了,哪怕在学校用的不多,她也不可能一点都没有察觉。

    与林依然关系极好的刘婵也走了过来,趴在林依然的桌上又问了一遍:“依然你的手机被收走了”

    林依然只好又“嗯”了一声。

    刘婵又问:“你平常上课都不玩手机的啊,怎么会被收走”

    话说的委婉,但意思清楚,明着把矛头指向张扬了,张扬也不装死,带着歉意道:“是我借来用的,不小心被傅老师看到了,放学我再去找他试一下,看能不能要回来。”

    他说的坦白,刘婵一时间也不好再说什么,说起来她与张扬原本关系也不错,就是这次「表白失败跳楼梯自杀」传的沸沸扬扬,才让她有些不满,借机发作。

    林依然道:“没事,我平常也不怎么用。”

    刘婵原本都不想说什么了,见林依然居然替张扬讲话,就又道:“要是有什么急事呢”

    张扬道:“我会尽量今天放学前就找傅老师要回来。”

    刘婵并非不知进退的人,不再说什么。

    韩永泰大概去了厕所回来,从前门进来,他座位在另一边,却往这里走来,隔着一段距离就扬声笑道:“呀,跳楼明志的大情圣回来啦,这次有没有什么新花样啊”

    这货倒不是情敌当然,是不是暗恋林依然还不好说,但明面上追求者里没有这号人物,不过曾与张扬和周帆在篮球场上有过冲突,这是摆明了来挑衅了。

    说起来,张扬表白的事情闹成这样,这货要负很大一部分的责任。

    六月一号儿童节,是林依然的生日,恰是周六,她晚上要与家人一块,于是刘婵牵头,就组了几个比较要好的朋友,中午吃了饭,一块去ktv里玩,给她庆生日。

    张扬与林依然向来关系不错,又一直心存爱慕,有些按捺不住的蠢蠢yù动,想要找机会表白,途中林依然去卫生间,他脑子一热,也跟出去了。

    他知道女孩子去卫生间都慢,在男厕里磨蹭半天,滴滴沥尽后,这才出去洗手,心想着要是洗完手她还没出来,那就算了,否则就是上天暗示自己可以表白。

    于是他在那差点把手搓掉一层皮的时候,林依然出来了。

    张扬按照上苍指示,向她吐露心迹,林依然显然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情况,错愕之后,有些为难,但还是委婉而明确地表示了拒绝。

    两人都是中正平和的xìng子,不会走极端,只要张扬稍微冷静一些,就能慢慢地回到原本的相处氛围之中,或许会拉开一些距离,但绝不至于闹得僵了。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明明没有受邀的韩永泰居然也在那,而且无巧不巧地看到了那一幕他是不是听到了表白与拒绝的过程,是会唇语,还是纯属猜测污蔑,都无从得知。

    但据周帆随后查到的消息,这家伙确实在许多个聊天群里传播张扬向林依然表白被拒的事情。

    于是周一开学的时候,「林依然的同桌」向她表白,并且被拒绝的消息就已经传得满天飞,像是短短两天的时间,半个学校都知道了一样。

    当天上午第二节课后的大课间,张扬下楼梯的时候,一不留神,从楼梯上滚了下去,然后在医院躺到了现在。

    在这期间,由于「表白失败」和「跳楼梯自杀」组合在一块的增幅效果,另外半个学校也很快知道了这件事情,并且随后扩散到了校外。

    张扬表白那天是看到了韩永泰的,后来学校流言满天,就算不用查也知道与他有关,包括后来的「不慎从楼梯滚落」被传播成了「跳楼梯自杀」,多半也跟韩永泰脱不了关系。

    周帆个傻缺不知道究竟,还帮忙散播,以为在帮张扬造势。

    在此之前,周帆刚因为韩永泰恶意传播张扬表白被拒的事情,在球场上找茬跟他打了一架,他人高马大,又是练过的,当时一打二还略占了些便宜,很是威风了一把。

    张扬记得当初周帆说韩永泰眼睛都破皮了,但这会儿看,应该是已经养好了,还是那副骄气的嘴脸。

    周帆见他还敢过来找茬,立即站了起来,瞪眼道:“关你屁事该滚哪滚哪去。”

    韩永泰冷笑道:“我跟你讲话了吗,你就跳出来,你是他的狗吗”

    青城二中总体来讲校风优良,但学生这个年纪正是热血冲动的时候,又有许多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弟,一些学生间的冲突时有发生

    据传几年前还发生过一次影响极其恶劣的强暴事件,不过被压了下来,外界所知不多,学生内部也是一届一届地往下传言。

    学校对于此类恶xìng事件处理极其严格,二中的影响力在那摆着,哪怕家中有些能量,搞定学校高层也不是容易的事前,真闹出乱子基本谁都讨不了好,这么多年下来,学生之间早已形成潜规则,能自己找回来的就轻易不会告老师,但谁也不敢过分,因为对方哪怕什么都不如你,手里也还有告老师这一底牌在。

    韩永泰家里经商,耳濡目染之下,年纪不大,却多少有些心机手腕,他知道张扬和周帆两个人都练过武,但他这次过来还真不怕对方两人动手。

    他们敢动手,他就敢挨揍

    教室动手不比篮球场上冲突,挨两下至少换个处分,这是会直接影响到明年报考大学的。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