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06】出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想到这里,张扬爽快地笑道:“行啊,您别嫌弃就好。本↘书↘首↘发↘求.书.帮↘http://m.qiushubang.com/ΨΨ”一边说着,一边从床头拿起笔记本递过去。

    两人以往几次打jiāo道,彼此虽无恶意,却都称不上和谐友善,老头难得见他说话这样客气,态度也和善起来,忙说:“你别动,你别动。”让老伴去接过来。

    张扬打着点滴呢,原本也就是做个姿态,陪护38床那渣的女孩子见状给接了过去,看了一眼,又递给了老太太,随后传到了老头的手里。

    张扬内心丝毫不慌,笔记本递过去,提醒了一声“从后面开始写的”,就继续闭目听课。

    老头要看小说,一来确实闲得无聊,二来也是因为前段时间刚住院,来看望他的人络绎不绝,明眼人都瞧得出来那些访客都有些身份,所以连护士都不太敢提醒,这小子竟然能「仗义执言」,这几天老头面上跟他不太对付,心里还是存了一些欣赏的。

    当然,欣赏的是年轻人的朝气,对于小说质量老头是没什么期待值的,不过瞧他这么淡定,没有半点对别人即将看自己作品的忐忑或者期待,就多少有些意外了。

    “年纪不大,养气功夫还不错”

    老头咕哝一声,他听到了张扬的提醒,但反正不着急看小说,还是顺手从正面翻开笔记本。

    见前几页都是学习笔记,内容不懂,字还不错,工整大气,老头粗略翻了翻,很快合上,又从后面翻开。

    没有名字,没有章回,开篇就是正文,以钢笔行楷书写,字迹略显潦草,观感却不俗,舒展大方,比前面的学习笔记更佳。

    老头颇为意外,不过还是迅速地把注意力挪到了内容上:

    钱塘江浩浩江水,日日夜夜无穷无休的从两浙西路临安府牛家村边绕过,东流入海。江畔一排数十株乌柏树,叶子似火烧般红,正是八月天时。村前村后的野草刚起始变黄,一抹斜阳映照之下,更增了几分萧索。两株大松树下围着一堆村民

    老头无意识地吸了口气,虽然第一段都没看完,但只这简短的一段描写,遣词造句,用笔老辣,这份文字驾驭能力和表达能力,比之当今四大家都不逊色。

    这笔力怎么都不像是一个高中生能有的啊

    老头耐住了xìng子,继续往下看,把张十五说书这段看完,终于忍不住了,抬头问:“小伙子,这真是你写的”

    老太太和38床的两位几乎同时转头,看了老头一眼,然后又转过去,看向张扬。

    张扬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质疑,并不意外,笑道:“是啊,怎么了”

    老头看他一眼,却又不说话了,低头继续看,内心的吃惊与震动随着时间不断地增加。

    作为一个退休老人,他闲暇时间很多,对武侠小说谈不上喜爱,但消磨时间,也读过不少,武侠四大家的作品都有涉猎,其中不乏精彩之作。

    但从没有哪一部武侠小说,开篇就给了他这样新颖大气的感觉。

    事实上,他这会儿不过刚看到丘处机登场而已,加上此前的张十五说书、曲三盗宝,只有三个小剧情,篇幅不多,但却已经令他感到十分震撼。

    这倒不是因为文字老辣凝练了,而是这短短篇幅之中,无处不在的家国之念。

    张十五对金人残暴的描述、郭杨两人的忠烈爱国豪情、丘处机千里追杀手刃jiān臣、曲三入皇宫盗宝这些都给了老头很大的冲击感。

    没有帮派仇杀,没有擂台技击,文中人物身份各异,张十五是个漂泊说书人,郭杨两兄弟是农家,曲三是个开酒馆的,丘处机是个隐世出家人却都心心念念家国天下

    这是与他印象之中的武侠小说完全不同。

    随着情节推进,郭杨两家惨遭横祸,家破人亡,这多少让老头找到了一些以往武侠小说的味道,不过还是被故事情节、人物命运牵动着心神,正寻思着主角应该是包惜弱腹中孩儿、猜测着颜烈的来历和目的时候

    没了。

    故事虽然颇为精彩,但老人一生阅历,养气功夫和耐xìng都是不缺的,倒不至于急着知道后续的剧情。

    老头坐在床头回了回味,抬头见张扬的点滴已经打完,那个长相挺齐整的护士正在给他拔输yè管,忍不住又问了一遍:“小伙子,这真是你写的”

    老太太和38床的两位再次转头看来,又很快看向张扬,护士小姐姐也有些奇怪地看着这些病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扬笑道:“怎么了您以前看过”

    老头道:“没有看过,但这文笔可不像是年轻人能写出来的。”

    “王勃二十岁写「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王维十七岁写「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元好问十六岁写「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于谦十二岁”

    张扬说到这里,醒悟过来,赶紧住嘴,好在病房内的人都被他的狂言给惊住,听到一个陌生的名字也没在意,只当自己孤陋寡闻。

    张扬迅速改口,续道:“骆宾王七岁写「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我今年十八岁了。”

    老头显然没有想到他有这么大的口气、这么高的心气,竟然敢跟这些传诵千古的名字去比,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护士小姐姐见没有人接话,笑着打趣道:“出口成章呀。”

    老头则问:“你在哪个学校念书”

    “二中。”

    这两个字比张扬刚刚那番狂言还要更有效果,连38床一直埋头打游戏的渣男都抬头看了他一眼,老头咕哝了一句:“二中的,难怪”

    青城二中作为百年名校,在整个华夏都颇有盛名,老头话语之中的意外和释然,大概是觉得居然是二中的学生,那难怪有这样的口气了。

    张扬并未接话,他如今仍是宿慧记忆的心态,一来没觉得考上二中与自己有多大关系,二来心理年龄摆在那,这样回答也不是为了显摆。

    护士离去后,老头让老伴把笔记本还给张扬,又问:“还有吗”

    “没想好呢。”

    张扬接过笔记本,躺下来继续听课。

    老头见他不爱搭理自己,也不去讨没趣,咂咂嘴,又不由自主地回味了一下刚刚那万余字,发现有些期待这本小说的后续内容。

    如果能一直保持这样的水平展开,后续的画卷堪称大气磅礴啊

    听完四个小时的乐理课后,张扬晚上继续听写,写完准备休息的时候,向来早睡的老头不知道是一直等着,还是刚好起夜,很凑巧地经过,又把笔记本给借了去。

    第一回结束,第二回中,江南七怪陆续出场,七人武功、兵器、描写都与他以往所看过的武侠小说人物形象迥异,尤其是金人也牵扯其中,夹杂着南宋官员卑躬屈膝的表现,看得老头兴味大增。

    但可惜的是,第二天,也就是六月二十七号这天,林轩接到医院通知,可以出院了。

    中午张守一来送饭,张扬告知了他这件事情,但医院中午下班,没有办法结账出院,只好下午上完课再多来一趟。

    中午周帆打来了电话,问张扬什么出院,张扬告知了他下午就能出院的事情,随后下午一边为了不浪费钱继续打点滴,一边接受洛神填鸭的时候,就接到了周启航的电话,说他在医院楼下了,问张扬在哪个病房。

    周帆是张扬这个世界里的发小死党,他爹周启航与张守一是老同学,几十年的老jiāo情。

    人都来了,张扬也不客套,说了地址,周启航上来打了个照面,就去结账办出院。

    点滴打完,不知姓名的漂亮护士过来给他拆留置针,有些调侃地笑道:“你终于要出院啦”

    张扬道:“对啊,明天你就见不到我了。”

    “本来就见不到你,我明天休假。”

    “为什么”

    “好久没休息过了,休息一天约会去呀。”

    张扬笑道:“果然漂亮女孩都有男朋友了。”

    护士小姐姐瞟了他一眼,笑道:“我这样也叫漂亮呀你妹妹才漂亮呢,还有让你跳楼梯自杀的那个同学,是不是更漂亮”

    “我是摔倒,不小心从楼梯滚下去的”

    “好吧,摔倒,摔倒,我知道啦。”

    漂亮护士小心而熟练地把绑在他手腕上近一个月的留置针拆掉,纱布绷带都放进托盘,笑道:“不管是不是,以后都千万不要犯傻,好好念书,到大学里美女才多呢。”

    她亲和而随意地叮嘱着,把东西都放到托盘里,起身如常离去,“走啦。”

    陌生人间往往更容易感受到善意,张扬微笑着挥了挥手,“拜拜。”

    “拜拜。”

    周启航很快回来,张扬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与两床病友简单道别,老头给了他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串电话号码,叮嘱他这本小说很不错,可以去投稿,发表后打这个电话,告知他一声,准备看下去。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